卷四 山穷水尽 柳暗花明  第83章 半碗凉面

章节字数:2985  更新时间:12-04-13 1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奕坐起来拿枕头垫到身后,静静看着陆小酒。

    屋里很安静,他感觉到很放松,也很自然,他知道天亮之后,这种美好的感觉就会消失。

    李奕不贪心,只要和陆小酒再多待两个小时,他就很满足了。

    李奕的反常,让陆小酒困惑,尽管被戏弄了却生气不起来。

    静默了一会儿,陆小酒淡淡地说:“要没什么事,我就走了,李经理。”

    李奕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厚着脸皮商量道:“小酒,我有点饿了,要不你陪我吃碗面再走吧?呵呵,今天中午吃的,好像都消化掉了?”

    原来李奕没吃晚饭,只喝酒能不醉人么?陆小酒微皱着眉,想想还是同意了。

    李奕这么做,无非是希望陆小酒能多陪陪他而已。

    笨拙的方式让人觉得可笑,又莫名的升出一点怜惜,就顺顺他吧!过了今天,就不再过多亏欠这个男人了!

    见陆小酒点头,李奕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陆小酒摸摸额头,看他下了床。

    轻微的晕眩,身形晃了晃,似乎体内还残留一点醉意,李奕看见陆小酒担忧的眼神,摇摇头以示安慰。

    李奕从冰箱里拿出几种蔬菜,商量陆小酒要吃什么?时间凌晨两点过,即便吃了晚饭人也差不多饿了。

    陆小酒浅笑着说:“随意随意,你决定吧!”

    李奕又笑了,很温柔道:“你不爱吃肉,现在这个时候了,我们就吃点清淡的哈!”

    见陆小酒点头,李奕好心情地开始摘菜,淘洗,动作却有点生硬,还把过水菜盆碰到了地上。

    陆小酒忙过去,捡起菜盆,说:“还是让我来吧!”

    “好吧!”李奕笑着说,他指着橱柜里的面条,问:“咱吃宽面,还是细面?”

    “你们山东人,喜爱吃什么?”

    “感觉一样的,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李奕说。

    陆小酒浅笑着说:“那就宽面吧!”

    平淡的说话却透着暖人的温馨,李奕看着陆小酒忙东忙西的身影,暗自在心里微微叹息。

    陆小酒洗菜切菜,啪大蒜,倒水加热等锅开,一切有条不紊,心思却飞到了别处,这场景让她想起了郝非,好像是去年,他们两人刚把心意互相说开,在一起过的那个周末,郝非也是这样下厨给她做了一顿好吃的。

    而这时候,她却在别的男人厨房里,给别的男人煮面!

    陆小酒轻轻摇头,告诉自己不要胡乱想,因为她问心无愧,她也没做任何对不起郝非的事来!

    两碗面摆上餐桌,香菇青椒汤面,热腾腾香扑扑地,让人食欲大动。

    李奕将筷子递给陆小酒,猛吸气大为称赞道:“真香!”

    “呵呵,吃吃看!”陆小酒接过筷子坐了下来。

    这餐桌是圆的,两张椅子挨在一起,陆小酒不知道这是刘雨特意这么摆放的,她的小心思就是即便是吃饭也要和李奕贴得很近。

    李奕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这么近的距离让陆小酒觉着有点尴尬,李奕似乎觉察到了,忙往旁边挪了一些,还陪笑了一声。

    “快吃吧,李经理!”陆小酒轻笑着。

    李奕吃得很认真,呼噜了几口,还端起碗喝下两口热汤,这吃面的动作很像郝非,陆小酒微微笑了笑。

    “哈,笑什么?”李奕注意到,狐疑问她,偏头想了想,又问:“是不是觉得我吃饭很粗鲁?”

    “呵呵,没有。”

    “是这样的吧,有些女生吃饭。”李奕说着,他用筷子挑起面一圈圈缠绕着,然后把面放进嘴里,还不碰到嘴唇,因为嘴张得太大了疼得他抽了口气,然后他又轻嚼了几下再慢慢咽下去,一系列动作惹得陆小酒忍俊不禁。

    李奕笑着问:“是吧?呵呵!我就纳闷了,就吃个饭用得着这样么,面还没到嘴里都凉了,能吃得香吗?”说着,他又挑起面大大吸溜了一口。

    “呵……”

    李奕几口面下去,这一碗面大半就没了,他突然意识到了这点就放缓了速度,东扯西聊地和陆小酒说话,事实上都是他用心找的一些轻松话题,而对于自己怎么会去杭州楼外楼,他绝口不提,后来为何陆小酒会来接他,他也不做发问。

    经常是陆小酒一边吃着面一边抬头接话,李奕隔着热汽俯看她的眼睛,似乎清亮中也带着点湿意,李奕看得有点呆,他的脸上堆起了笑容,心里却有些怅然若失。

    “在想什么?李经理……”陆小酒轻声问。

    “没有,呵呵!”李奕又拿起了筷子,忍不住赞道:“小酒,你做饭好吃,估计是男人都想娶你当老婆。”

    陆小酒没说话,隔了一会儿,轻松笑道:“啊哈,我不会做饭的,真的不会!我只把煮粥和煮面学会了,炒菜什么的做得都不尽人意。”

    “呵呵……”李奕轻笑着。

    陆小酒渐渐停了筷子,好生打量李奕,只觉得他一会儿笑得真,一会儿笑得假。

    想了想,她提道:“李经理,今天我要送一个朋友去机场,就赶不上你的订婚宴了。”

    “呵……原来!”李奕说。

    “真是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那等我和小刘结婚的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啊!哈!”李奕笑着,佯装半嗔道。

    这笑容,陆小酒看着都觉得累,她亦轻笑道:“好,好!”

    隔了一会儿,李奕吃干净了碗里的面,递了陆小酒餐巾纸,他问:“小酒,今天这事儿你告没告诉郝非?”

    “什么?”陆小酒猜出几分,不确定问道。

    “你来见我这事。”李奕淡淡道。

    “没跟他说呢……”陆小酒低低地说道,疑惑看着李奕。

    “那我建议你就别说了!以我作为男人的角度来想问题,这事的性质很严重。”李奕说,见陆小酒没有答话,他又加重语气叮嘱道:“这大半夜的,你可不能随便去男人家,尤其是单身的,知不知道?”

    “我知道,李经理,只是你为人光明磊落,我信你!”陆小酒看着李奕狭长又漂亮的眼睛,认认真真道。

    李奕听得心里胀痛,半天没有说出别的话来。

    陆小酒信任他,他感激!而有些事,他不愿回想,因为生情所以伤痛,也一直在心里苦闷,他恨不得有个水落石出,他也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能够和陆小酒这样促膝而谈。

    李奕看着陆小酒清亮的眼睛,叹道问道:“小酒,我一直不明白去年我出事的前一个星期,我们都还好好的,怎么我一回北京就变了呢?你说你和郝非谈恋爱了,我想问问,你们确定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陆小酒微闭了眼睛,然后睁开,有些痛楚道:“你是星期一出的事,而我和郝非在一起,是你出事的前一天,那个星期日的上午。”

    那天发生的所有事,点点滴滴都刻在了脑海里,陆小酒想忘记也忘不掉,她记得那天她彻底绝望了,也是在那天,她那还没开花就已凋败的爱情,却也绝境逢生了!

    李奕嘴角溢出苦涩地笑,支手抵在额头掩饰着他的凄怆,许久都维持着这个动作。

    一次又一次,与她生生地错过,而李奕只能往前走了,他没有回头路,他也不再容忍自己的放纵。

    陆小酒说不得劝慰的话,隔了半晌也没见李奕再多说话,便试着轻松问道:“面吃完了吗?我去洗碗吧。”

    李奕缓缓摇头,淡淡地说:“不用。”

    屋里安静得异常,空气像是凝固了,陆小酒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才能调和这冷场的气氛,她能做的,也只有静静地陪李奕坐着了。

    又过一会儿,陆小酒想起来什么,便轻声问道:“李经理,你知道宽面,另一个叫法是什么吗?”

    见李奕疑惑,陆小酒又说道:“叫宽心面,因为它的面心很宽。”

    李奕挤不出笑容。

    陆小酒又劝道:“宽心宽心,有些事放宽了心,事也就过去了,没必要再过多较真!”

    李奕没说话,陆小酒暗暗咂舌,只觉得自己说话不妥,李奕比自己大了一轮,不说吃过的盐比自己吃过的米多,只要李奕真的放宽心了,那谁也比不过他那活脱脱的劲儿。

    李奕冷冷睨了一眼陆小酒吃剩下的那碗面,他也不说话,径自端过来,拿起筷子就一口一口狠狠吃了起来。

    伴着一阵阵疼痛,和陆小酒哽咽的低泣,李奕的眼角跟着微微发红了。

    十多个小时没有吃饭,让这男人的胃承受不住超重的负荷,李奕痛苦的神情一一写在脸上,竟像铁锤般狠狠捶打着陆小酒的胸口,她只怕再多坐半分钟,就要做出什么错事。

    随着大门被重重关上,客厅又恢复了安静,李奕只略微停了一下,又大口吃起那碗早已冷掉的汤面。

    一圈一圈,橙色吊灯的光晕,寂寂地洒落在这个男人身上,渐渐他停了动作,随即将碗堆到一边,就在那儿端坐着,什么也不想,一个人等着天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