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山穷水尽 柳暗花明  第85章 离别之际(2)

章节字数:2597  更新时间:12-04-06 11: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只是任靖开不了口,在不确定心里燃烧着的,是不是“爱”之前,她不再轻易犯错。

    等吴平赶到时,任靖他们也刚到不久,她看见这男人跑得满头大汗,眼睛里还布有血丝,她想递他一张餐巾纸拭汗,想想却没这么做。

    任靖朋友和同事见到这个年轻英俊的男人,都感到很吃惊,还和任靖开起了大尺度的玩笑。

    吴平有些不自然,心里微泛着甜。

    没一会儿,大家识趣地走了,陆小酒想了想,暂时留了下来。

    站在某一咨询台附近,陆小酒说:“你们俩去办手续!我有点累了,就在这儿等你们!”

    吴平朝她眨眼以示感激,又跟任靖说:“那我们先去!”

    任靖点头,她以为吴平会跟她说些什么,可男人除了帮她拎行李,什么多余的话也没说。

    想必,男人是给她留了面子。任靖这么想着,笑了一声。

    吴平看在眼里,“怎么了?”

    “没事。”任靖说。

    没多久,事就办完了,时间还早,任靖提议去星巴克坐坐,陆小酒想了想,说:“不了,姐,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还是没定,先过去看看。”

    “噢,知道了。”陆小酒微低了眉。

    吴平站在一旁,静静看着这两人,他也没说话。任靖双手握住陆小酒的手,紧了紧,说:“到了我妈那儿,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好的。”

    隔了一会儿,陆小酒说:“那就先这样吧,我就不等你上飞机了。”

    任靖想了想,说:“行,小酒,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养好精神,看你憔悴的。”

    陆小酒应了一声,又看了一眼吴平,见他轻点了头,便招呼完就走了。

    没走多远,任靖在陆小酒身后喊了一声,见陆小酒转身疑惑着看她,没有别的丰富表情,她才呼了口气稍加安心。

    “任姐你是怕我哭吧?”陆小酒问道。

    “呵呵,没有。”任靖说,“对了,我卧室那盆仙人球,你就先帮我照顾着了啊!暂时就放你电脑旁边吧,也不知道能不能抗辐射,当个摆设也不错的。”

    “嗯,还有什么要求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陆小酒说。

    “没了没了,你就照顾好自己吧!走吧!”任靖挥挥手。

    陆小酒最后一次细看了任靖的眼神,只觉得那愁绪的眼眸深处,似乎透着一丝诀别的意味?她宁愿相信那是她的错觉,只身坚定地离开。

    吴平轻叹了一声,问任靖:“其实,你没有必要把话说得那么不确定,不是已经打定主意了吗?”

    “是,那怎么了?”

    “什么时候回来?”

    “没定。”一样的答案。

    “一年还是两年?”

    “……”任靖不说话。

    有广播时不时播报着,航班起飞或误点,旅客检机的各种温馨提示,人群来来往往,行色匆匆。

    “我决定等你了。”吴平看向远处,对身边的任靖说道。

    任靖惊讶着抬头看他,只看到男人的下颌曲线,还有饱满的下巴,她问道:“这是我认识的吴平吗?”

    “我还是我。”吴平说。

    任靖没再接话,在喧杂的环境中,两人却觉得气氛出奇的宁静。

    隔了一会儿,吴平低下头来,凝视着任靖的眼眸,说:“我说我等你,但是只到今年十月底。”

    任靖困惑着,吴平轻握住了她的手,并没见她一点推拒,他说:“还记得不?三月中旬那会儿,有个周日还下着雨,咱们去爬香山了?”

    “怎么了?”任靖是记得的,那次陆小酒去了陆航学院,而她和吴平去登山了,雷打不动。

    “我们登山的时候,你说香山的红叶区,一直没有勇气一个人去。你跟我说,枫叶每年都会如期红透,满山遍野,就像用生命诠释着一种等与被等的爱情。”

    任靖突然忆起了往日种种,似乎昨日还在欢歌笑语,和他在一起的那些个美好记忆,像是在做梦又让人沉溺。

    吴平握紧了她冰凉的手,看着她说:“你还问我,这世上真的有人像这叶子般,痴痴傻傻地永远爱着一个人吗?我说应该没有吧,至少身边的没见到过。可我答应你等到了这个深秋,就陪你去看一整天的红叶,都还记得不?”

    好半天,任靖才迎上男人殷切的目光,冷漠地说:“我只记得有过这么个事,说过的话过后都忘了……”

    吴平身体微僵,但他的眼波依旧深远,“无论你忘没忘记,我都等你。陪你去红叶林,是我承诺过的事,我会去做,至于你到时候回不回来,都随你。”

    顿然任靖眼中酸涩,听到广播说飞往萨克拉门托的航班开始检机了,她微吸了口气,轻声说:“我要走了。”

    吴平的手反而握紧了,他的神情显得黯淡,有些怅然道:“我想,今年秋天北京的叶子都掉光了,或许我也就不再等了。”

    任靖仿若未闻般,试着抽手,依旧说:“我真的要走了。”

    吴平皱着眉问她:“就这么急着去登机口,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儿坐两小时?或者就这么不想和我多待?”

    任靖微仰头看着他,男人说话很硬很伤人,却字字戳到她心上,让她痛让她清醒也让她动摇,只是她依旧冷漠道:“你到是什么都明白。”

    “我什么都明白,我也什么都做不了。不不,我能做的,就是看着你走。以前是看着你往别的男人那儿跑,现在是看着你玩消失……”吴平轻甩甩头苦涩道。

    “你在说什么?”任靖疑惑着,似乎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不知道在他心里,她任靖到底是哪种人?

    吴平僵笑了一下,没多说话,任靖急着追问:“你刚才说了什么?我往谁那儿跑了?”

    “段青。上次陆小酒醉酒,我送她回来之后,我跟他一起回去,我看着你追他去了。”

    任靖如被电击,身体不由微颤,哆嗦着嘴唇发抖却被她用力咬住,终究没做任何解释。

    这一刻,她突然醒悟了,这么多年得过且过的活着,之所以还一直单身,是因为即便有爱情经过了,她也不擅于把握。

    其实再怎么解释,那天她的确是想去追段青,她只想送他一场,尽管和那男人交往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无论哪次,他都是亲自送她回的家。

    吴平感觉到任靖的手在颤抖,此刻他只觉得身心乏力。

    说了这么多他和她的过去,她却始终无动于衷,而他只是支言片语略微提过那男人的名字,就惹得她的情绪如此波动,吴平不再无谓的执着了,或许,他应该回归到最初的自我。

    惭惭放开她,吴平再不说话。

    任靖没有看他,过了检机口也没有再回头。如他所说,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候机区,看着来往的旅客和冰冷的建筑,她希望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却控制不住。

    吴平知道她去追段青,却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地爱着她,就像他说的,他说不介意,就真的没有介意!

    尽管他心里藏着疼痛,却依旧咬着牙来作最后的挽留。

    或许,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如此包容她的任性、花心和枉妄。

    这一刻,任靖突然觉得,她真的错失了一个很好的男人。

    吴平站在大厅里,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走了出去。

    晴天艳阳的,他看着头顶上的飞机越飞越远,只觉得眼睛刺痛,微眯了眼睛准备去停车场取车,又吃惊地看见一辆机场大巴附近,排成一条龙的人群中,有个人影看着特熟悉,他忙低头拨了手机。

    “喂?你在哪儿呢?”

    “呃……在家呢。”陆小酒说。

    “你转个身来我看看。”

    陆小酒听话地转了个身,顿时吓了一跳。吴平扔了手机,微挑眉,冲她挥了挥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