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终篇  第98章 我已经有郝非了!

章节字数:2923  更新时间:12-05-14 2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强见李奕从段青房门出来,心里石头落了地,“原来你在对面啊?!”

    李奕看着张强下身仅裹着一白色浴巾,上半身还光裸着,直直的头发上,有水流还在往下淌,并且这么晚了还去找陆小酒,语气很不善道:“你在干嘛?”

    张强陪笑着,过来搂住李奕肩膀,“没事没事,走,回屋了!”

    陆小酒被吵醒,门外几人,各在自己房门处站着,她满脸疑惑:“刚才谁找我?”

    段青关了门,张强忙说:“刚才敲错了门!不好意思!”

    李奕被拉着回了屋,冷声问道:“你以为我去找陆小酒了,对吗?”

    “呵呵!”张强暗自摸一把冷汗,本来在洗澡,一出来发现李奕不在,不知为何,他第一时间就想到李奕去找陆小酒了!

    说实话,真担心出什么事呢!

    “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关心她了?”

    张强假装听不懂,一脸茫然状。

    “少装蒜!我记得以前,是谁恨她咬牙切齿的?”李奕心里有气,自己在张强心里就没个好人样么?真他妈的后悔了,为啥大晚上要去找段青替他说好话。

    张强贴坐过去,“小酒,是不错的!我……唉,李哥,这次我误会你了!要打要骂,你随意!”

    李奕不屑踢了他一脚,示意离得远些。

    “我只是觉得那酒喝了,人就没多少理智了!我也觉得你没真正放下她,一着急什么都没想,人就冲出去了!”

    李奕侧头看他一眼,隔了一会儿,他隐约听见外面响起两声关门的声音,又皱紧了眉头。

    张强知道李奕不生气了,坐到窗户旁边的软椅上,问:“真的被我说中了?”

    “以后都别提这些了!”李奕躺下来背对着他,不愿回答。

    张强说:“李哥,你变化真大!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隔了一会儿,才听到男人应了一声。

    张强放大胆子,轻声问:“你是要禁欲了么?现在又恢复单身了,跟我们出去,却从来都不玩女人!”

    “你已经有小丽了!张强,以前你乱来我不说啥,但你们俩现在都住一起了,要是以后对她不好,我这经理的位置,即便让给外人,也不会给你!”

    “嘿!我哪敢啊?爱她还来不及呢!我是说你!到底是谁改变了你?!是刘雨,还是陆小酒?”

    李奕默不作声,一会儿打起了呼噜,被张强推了推,也没有应答。

    张强摇头,李奕轻轻睁开了眼睛,想起前些天,跟有业务往来的相关负责人出入声色场所时,不知为何,心中的确那般格格不入,身在心不在亦寂寥十分,也许真的老了,他再经不起折腾!

    想要平淡的感情,与合适的人过简单的日子。

    若得之则泰然,不得亦淡然!这种变化,到底是谁改变了谁?

    李奕觉得,不是张强所说的其中任何一人!或许,只是经历,让人做了改变!

    张强去拉窗帘,却见到楼下,路灯下一男一女看着特眼熟,忙探出身子从五楼往下望去,那两人并排走着,不是段青和陆小酒还能是谁?

    想必,刚才两人约出去散步了,真如公司里大家私传的这般,亲眼见到,还是惊了一下。

    “唉,李哥!”

    “别叹了!”

    “我说你是大傻子!”张强气不打一处来。

    “睡吧!”

    “你和段青现在一样的机会,凭什么就不争取了?以前你的那些锐气都上哪儿去了?”

    李奕僵了一下,将被子扯过盖住了头,露出一截小腿。

    张强走过去,狠狠拍打李奕的脚,才稍微解了气。

    陆小酒跟着段青,男人也不说话,那背影修身长立,不知为何,当他在屋里短信问起:“要不要出去走走?”

    她一边敲着“太晚了,很困!”,一边又全部删掉,改成:“好!”

    街上的车很少,凌晨一点多,周围很安静,空气比白天好许多,没那么燥热,偶尔也有清风吹拂。

    段青轻声问:“怎么不说话?”

    “您……你约我出来,有事?”

    陆小酒口气的改变,段青不知是喜还是该悲,“只是睡不着,叫你陪我出来,扰了你休息。”

    “没有,我也睡不着!”

    “是想着他所以才睡不着了?”段青突然问起。

    “啊!”陆小酒犹豫了,然后回答说:“嗯。”

    仔仔细细,盯着段青的眼睛,瞧着他的每一个神情微妙的变化,陆小酒的心里突然黯了下去,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涌上心头。

    这仲夏之夜,其实不热的,凌晨的空气还些凉!

    默默走了一段,段青侧身站定,揽着陆小酒的手轻轻握住了,感觉到她退却的目光和挣脱的手劲,他又重新握在手里。

    这下,陆小酒顺了他的意,谁也没说话。

    她的手心里,渐渐沁出了汗,段青却没有松开她,在沉默间听到陆小酒给他安排了合适的理由,“主管,你走路有些晃!”

    “有吗?”段青试着轻笑着问。

    “没有!”陆小酒轻摇头,“走路并不晃,人是应该醉了!”

    段青本应该缩回手去,却借着她说的酒意,胡言乱语:“你一直都这般细腻精致,聪明又灵利!叫我怎么舍得松手?”

    陆小酒安安静静地。

    什么时候,竟走到了这一步?

    没有人能给出答案,恍然间,早已情随事迁!

    “什么时候明白的?”

    “才明白过来!”陆小酒抬头看着段青,小心翼翼地说:“明白了任靖,便明白了你!”

    段青将她的小手举在胸前,握得更紧了,解释道:“小陆,我对她……我跟她没有什么!”

    陆小酒说:“我没有想多,只是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以前不敢想太多,可这些天我总是一个人待着,又听别人说了一些,慢慢就明白了过来。”

    段青感觉到陆小酒客套的疏远,只怕再不说清楚,便没任何机会了!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李奕问我为什么去年跟他打架时不说实话!其实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或许……或许,和任靖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千想万想,也没想到会是今天这样一个局面,曾经还想过等陆小酒和郝非散了,他再找时机开口,可谁想……会这般始料不及。

    陆小酒长呼了一口气,想转过身去,那双手却被握得很紧。

    陆小酒低下的眉眼,那眼睫上湿漉漉的。

    可段青还是不想松开手来。

    “对不起,段主管!我已经有郝非了!”

    段青觉得呼吸很困难,不再说话。

    “走路的时候,他会一直牵着我的手!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是握着的!他说会拉着我的手,一起走一辈子……”

    每一个字落进耳朵里,也砸在胸口,段青盯着握着陆小酒的自己的手,终究狠狠用力,又松开了!

    白晳的手背勒出红痕,段青知道一定弄疼她了,叹息说:“像你说的,今天我喝醉了!你就当什么事没发生过吧,走,我送你回去!”

    段青情动的话响在耳边,这是陆小酒第一次见他这般赤诚,很快这男人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情!

    陆小酒没想到,本来说做朋友的,却只有一天的时间!

    反过来回想,自己枉自给两人不明不白的关系贴上一个标签,就以为什么都正常了,有这种想法还真是幼稚!

    科研所欠的款项在未来十天后,全部转进长兴的账户。

    因为回北京晚了,第一次段青被刘承恩请进老总办公室,那个张口闭口,一声一声叫着他“小叔小叔”的小孩,却也温声软语地指出段青这次做事有欠妥,他没说什么,却听到司机老张主动请辞的消息,相继,公司另外两个司机也在没多久就重新换了人……

    李奕预料准了,刘承恩做事绝不如表面那性子般温和,他要大力整顿长兴,竟有些迫不及待了!

    段青冷眼旁观,亦充耳不闻,他要看看这刘承恩到底有多大本事,将他的目标做到何种地步。

    而陆小酒在郝非从家里回来后,两人短暂相聚两天,她就要送他走。

    郝非知道平日陆小酒不好请假,便特意定的周日的机票,上午8:30起飞,从北京到重庆,到了之后再转大巴,坐上四个小时长途就到他所在部队。

    那个周五下午,郝非早早在长兴门口等着,一到下班时间,整座大厦的人陆续而出,这个帅气逼人的男人引来不少惊异的目光,而这些他一点都不在乎。

    陆小酒走出来,迎着那和煦的笑容,如沐春光。

    两人相拥牵手并一起离开,段青从里面走出有片刻惆怅却稍纵即逝!

    远处那道风景确实羡煞旁人,李奕收回目光拍着段青的臂膀,“晚上又喝酒去?”

    段青甩头,快速离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