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终篇  第108章 最后一滴泪

章节字数:2890  更新时间:12-05-24 16: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说起家里的很多事,陆青云几乎一辈子都在外地工作,长年在外很少回家,可父母的感情一直都特别好!

    很久很久,依旧无法入睡,两人翻看着家里的相册集,看得出来他们全家过得很幸福,到后面甚至还留有陆小酒出生几个月后的泛黄照片,照片上她坐在一个木盆里,因为坐不稳胳膊被母亲从后面架着,那小脸圆嘟嘟的,胳膊成连藕状,表情很呆。

    郝非问起:“小时候很胖,好可爱!怎么长大了,就这么瘦呢?”

    “听我妈说,小时候我身上爱长包,她就总背着我去街里打针切刀,人是痛瘦了……她说每次我一坐车就可高兴了,可快到看病的那地方就会哇哇大哭……那时候也就一岁!”

    “条件反射?之后就再也没有胖过了吗?”

    “嗯,给你看我脑袋上的疤印!”说着,陆小酒撩起头发右侧一边给郝非看。

    那里有很小一块没有头发,光光的,郝非摸了摸,说:“这印子从那时候到现在都没消下去,当时一定很疼了!”

    “估计是吧,现在后背那儿还有一个疤印,别的都消没了!”

    “我知道。”

    陆小酒很疑惑,郝非眼神不定,低了语气:“夏天的时候,有一回睡觉你穿的睡裙,我不小心摸到过……”

    “不小心?”

    “不是不小心,是不自觉!”郝非微窘,他将相册放回抽屉,发现里面摆着几本书,还有一个粉色礼品盒。

    陆小酒忙伸手去挡,郝非起了好奇,说:“哦?是秘密不能看?”

    “真要看也行!”陆小酒摊手。

    里面叠了淡色小卡纸,有好看的字,也有稍显稚气的,不同的署名、日期外加一些心型图案。

    原来是以前收过的情书。

    郝非打量陆小酒,问起:“这么多人里,老婆就没有喜欢过的吗?”

    陆小酒摇头,又抬头看着郝非的眼睛:“大学的时候,就你让我心脏乱跳过……”

    郝非轻抚她的头发,“感觉今天晚上,你离我很近!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靠近……”

    一直无睡意,郝非借着黯淡的光线,凝视陆小酒熟睡的模样,许久许久。

    他又开始想很久之前,就思考过很多遍的问题——能不能给陆小酒幸福,真正的幸福?

    可以说,陆小酒不乏被关爱,可在这样近乎单亲的家庭长大,对她来说父爱就像无法触及的星子,永远都是遥远的……信里,电话里陆青云的关怀,让她渴望却很少感受到,而越这样,她对这些就会越看重。

    当初陆小酒说起:因为他给她夹了菜,就喜欢上他的话来?以前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有些荒唐,现在却完全可以理解了!

    她要的很简单,很多时候郝非是有心,却近乎没有什么机会去做……

    在部队的时候,总听她嚷嚷这里小病那里小痛的,却一直不肯调理身体,而一旦出了什么大事,她从来不肯跟人说,什么都自己承认着。

    这样的她,又让郝非欲罢不能!

    第二日清晨,郝非双眼充满血丝,陆小酒问起他是不是没睡好,择床了?

    郝非说没有,将她拥在怀里越发用力。

    出了门,周围白茫茫一片,才知道昨夜竟然下大雪了,地上厚厚一层白,天空灰蒙蒙的,还飘着雪片。

    进病房,就见谢一蓉正扶着陆青云在床边走动,郝非忙走过去帮忙扶住。

    陪护了一上午,陆小酒出去给段青打了一个电话,段青问起陆青云的身体状况,她说:“看起来精神还好,体温也正常,就是人现在特别瘦!每天都有检查,一直打着保护胃粘膜、保肝的药水,还有抗生素……”

    “嗯,什么时候能出院?”段青问起。

    “医生没有说,真希望他能早些出院!还有郝非,昨天他过来了,休的年假!”

    段青不由皱眉,又说:“那你们好好陪护!”

    “嗯,主管,现在咱们财务部人手够吗?”陆小酒询问起,这十二月下旬,一年之中就属这时间最繁忙。

    “请了两个实习的过来,这些你就别担心了!什么时候回北京,跟我打电话!”

    窗外飘着小雪,北方大幅降温,强冷空气对流,想必通辽那边下大雪了,段青揉着眉心,恍然记起去年这时候,他与陆小酒在一起发生的一些小事,不知不觉这一年已悄然过去。

    郝非坐在陆青云、谢一蓉旁边,陪着说话解闷,两位长辈说话不多,很多都提到陆小酒:“有时候她耍小孩子脾气,你就多让让她……”

    “没有了,她很好!”郝非说:“其实她就希望我能在她身边……”

    “以后你们怎么打算的?”陆青云问。

    “以前说她去我那边工作,也没听她再说起,到时候再看看吧!”

    “现在年轻人,异地很多都经不住,你们最好还是想办法往一块儿凑!”谢一蓉说。

    郝非点头,往门口瞧了几眼,陆小酒打完电话走进来,他便招手将陆小酒叫到了身边,满满的宠溺。

    陆小酒很不好意思,往边上站了站,惹得他们一阵笑声。

    就在全家其乐融融时,陆青云体温开始陡升,内科主任本是晚上倒班休息的,却整夜留了下来。

    到凌晨,病人体温惭惭恢复正常,而随后新的病症又有了,体内又出现腹水,持续高烧又无法饮食,嘴里干涸得无法言语,肝、肾、呼吸开始衰竭,神智迟缓惭昏迷……

    持续的使用抗菌药物,依旧控制不住体内感染,医生又下了病危通知书,将病人家属叫到一边,说提前准备好后事吧,病人随时可能……

    顿然,谢一蓉险些晕厥,谁想会这般始料不及,短短四天时间,一切已天悬地隔。

    “怎么会?怎么可能?”谢一蓉惊骇。

    “其实这病感染在体内,不通过化验数据是看不出来的。病人看起来精神一直挺好,其实是他毅力很强,一直在硬撑着……”

    “医生,还有别的方法能救救我爸吗?”陆小酒哽咽道。

    医生摇头,建议放弃治疗,越到最后所需医疗费用越高,病人也越痛苦,一切毫无意义。

    谢一蓉始终摇头,“就算我砸锅卖铁,那些药也不能停!”

    各种医疗设备又重新用上,病人严重贫血,就挂上了血浆,而打针的地方一直在淌血,肝脏的凝血功能也不行了,郝非拿棉签一直摁在那个位置,陆青云毫无意识,一直处于昏迷中,胳膊时不时会不自主抖动,似乎极痛苦。

    陆小酒极力克制住情绪,试着轻声叫陆青云,“爸……爸爸!”

    对方一直没有睁眼,只有急促的呼吸、灼热的体温,不规律的脉搏告诉家人,他的生命还在维持。

    深夜医院药房拿不了药,陆小酒走出大门去对面药店买退烧药,夜里极寒,街上早已挂满各种明亮的灯光,大雪连着下了几天终于停了,到处洋溢着将过元旦的新气象。

    陆小酒鼻间刺痛,周遭的一切变得模糊朦胧,她却始终克制着情绪。

    药片被放进体内,高烧依旧不退,没多久,病人下身开始渗出暗红的渍迹。

    每一个症状都符合医生提前所说,谢一蓉也渐渐清醒,怔怔道:“小酒,我们去收拾下,给你爸办出院手续吧!我想,他肯定不希望总在医院待着。”

    陆小酒声音很低:“好,都听妈妈的。”

    与郝非一起,陆小酒将各种手续都办完,进门时,见谢一蓉将陆青云扶起,替他穿上平日穿的那件厚外套,摸着他的发烫的额头,喃声道:“老头子,咱回家啊!医院待久了,人都待不住了!回家后,咱再慢慢养身体……”

    顿然,陆小酒弯下了腰,不可遏止一阵阵心痛,郝非忙将她扶住,大手在她后背来回揉抚。

    陆青云口中溢出白沫,谢一蓉大惊失色,陆小酒忙过去扶住陆青云,慌乱伸手去擦拭他的嘴角,莫名的恐惧感巨然来袭,低声咽噎道:“爸,爸爸……爸爸……”

    郝非随谢一蓉急急出去了,陆小酒扶着她父亲躺下,轻轻握着他的手,依旧一直低声唤他。

    陆青云嘴角不再溢沫,缓缓地,他睁开了双眼。

    满是疲倦地,无神地看了陆小酒一眼,那眼中淌出了一滴热泪,又缓缓地、永久地阖上了双眼。

    陆小酒抑制着声音,伸手去抹掉那滴泪水,父亲的面颊很烫,那泪水也好烫……她低低地,轻声喊了最后一声:“爸……”

    慢慢,她转头看了一下时间,认真地记下那一刻钟,又将双手慢慢探进被子中,轻轻覆在陆青云的大腿上,无声的流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