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终篇  第116章 收不收手

章节字数:2982  更新时间:12-06-07 19: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后来各自散了,陆小酒搭车回去,没有醉后发自内心的愉悦,反而心上、眉间始终淡不去浓浓的愁绪。

    天空下起了小雨,惭惭淋湿衣服,有强光忽然照过来,她看见有人从车里走出。

    清逸的身姿,银灰色西服。

    段青走近,紧抓住陆小酒的手腕,神情满是焦躁和担忧,他闻到她呼吸间浓浓的酒味,问:“去哪儿了?喝酒了?”

    陆小酒应声,站在原地。

    “手机怎么也关机了?”段青连忙将西装脱下来,双手撑起替她挡雨,微埋怨道。

    “没电了。”陆小酒淡淡地说,她看见这外套,明明也是湿的。

    “不说这些了,快上去吧,这一下雨,天就冷了!”段青说。

    陆小酒抬头看了一眼,段青英俊的脸就近在咫尺,还有他的外套俨然为自己撑起一小片天空,微微恍然,随后她轻声问道:“怎么现在过来了?”

    “联系不上你,有些担心。”段青蹙眉道。

    这男人说话总是这般轻言浅语,陆小酒摇头,心想可能这次又喝醉了,才这般多愁善感,想了想,说:“今天公司同事找我吃了个饭,又喝了些酒,没事,呵呵!”

    段青不悦,说:“我送你上去。”

    陆小酒看他一眼,转身段青跟她上了楼。

    在客厅给手机充着电,开机,一下蹦出好几条信息,陆小酒也没管这些,就去卧室换衣服,擦干头发。

    郝非打来电话,段青看着那绿色接通键有些迟疑,他又别过脸就让它一直响着。

    陆小酒在房间也听见了手机响,弄好后她给段青倒了一杯热水,去拿手机看通话记录,还有段青发的几条信息:怎么关机了?怎么了?见信回。

    陆小酒给郝非回电话,腻了一会儿,问他过几天就五一了,他们放不放假?过了一会儿,郝非告诉她不放假。

    陆小酒说:“挺想你的,老公,要不过些天我去找你吧?”

    “好啊!我也想你了,老婆!不过你们平时有假期么?”郝非问。

    “我不想上班了,要你养我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年前就想让你来我这边的,那打算什么时候过来?”

    “还没决定,到时候再看吧!”

    “那好吧!”

    从郝非说话的语气中,听得出他的失落,陆小酒轻呼出一口气,又陪段青坐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趣味就回了自己房间,往门口瞅了一眼。

    门外没人,段青没有跟来。

    段青独自坐在沙发上,潮湿的西裤粘着大腿,感觉都是冰凉的湿意,不过这远不及内心的寒冷。

    其实,是自己把陆小酒想得太脆弱了,联系不到就会担心至极满世界地找,而她即便喝了很多酒也不会有任何差池。

    陆小酒对郝非说的一句话,“挺想你的,老公,要不过些天我去找你吧?”,就这简单一句就将段青打回原形。

    一直做着男朋友该做的事,却从来都是越俎代庖!

    本以为终于等来了一线希望却又骤然消逝,巨大的落差也让他清醒,陆小酒并不是不再抗拒他的靠近,而是不得已用离开的方式来断绝他所有念想。

    终究,无论怎么做,她都无动于衷!

    她始终认定郝非是她的归宿,而别人都不行!

    段青走过去,面无表情地,跟陆小酒说:“我先走了。”

    外面沙沙雨声,陆小酒“噢”了一声,把雨伞拿给他。

    段青没接,人就走了。

    大门关上,陆小酒回房间,愣了一会儿,后来又找到房屋租赁合同,截止到七月底合同才到期,提前走的话房东不会退租金,差不多到时要亏六、七千块!

    她又打开电脑上工行网,查了下银行卡里的余额,差不多还有十二万,去年和今年挣的钱都没给家里,自陆青云病世后,很多事谢一蓉都让陆小酒拿主意,陆小酒的工资,谢一蓉也没说再替她管着,就让她自己去做理财,要舍不得花就去存定期。

    看着这数字,陆小酒微微出神,她工资只有月四千五左右,现在房租都三千五一月,如果不是去年的年终奖和平日得的一些奖金,除去花销,即便过得很节俭也不会剩这么多。

    有时候段青会额外给她一些“奖金”,每次八百、一千、一千二不等,加班或者跟着出差,随意找个理由就把这钱给她了,一开始陆小酒不要,他说:“给你就拿着,好好工作是正事!”,陆小酒只得收下,做事一直尽心尽力。

    细算一下,段青私自给她的钱,也不会小于两万了吧?

    窗外雨声大了起来,陆小酒思绪很乱,想得多又繁杂,脑子里尽是以前模糊的记忆片段,大多都是关于她和段青的。

    她强迫自己做事,把房间好好打扫一遍,洗澡,看书,再睡觉。

    凌晨两点,头昏昏沉沉的,翻着手机信息看,又爬起来,睡衣没得换就拿着伞急急往楼下去了。

    外面幕色沉沉,只有哗哗雨声和雨中朦胧的路灯,社区里的花卉和树木被雨水洗得湿嗒嗒的一直往下淌水,大滴雨水撞击砸在空空湿滑的路面上,顿然粉身碎骨!

    段青的车不在,陆小酒心里依旧不安生,悻悻回去,辗转难眠。

    这晚,段青自陆小酒家离去,去外面买了一个深醉,这些年了,第一次醉得一塌糊涂。

    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候,有人骂他厚颜无耻当第三者,也仿佛任靖回到了身边,再次轻声提点他:“你我无缘,你和她也无缘。”

    凌晨一点多,李奕接到段青将他送回了家。平日仪态庄重、风度蹁跹的男人,这次却颓丧狼狈得不成样子,眼神亦绝望孤寂透顶。

    “离开北京……就真的,没……希望了!”

    “没有可能了……”

    “不走,不走……”

    ……

    呢声断断续续,反复这几句,亦模糊得无法让人听明白,李奕试着叫醒他,却根本不可能!

    呼哧呼哧,将段青背回了家,扔到床上后,见这男人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李奕想起来,给陆小酒发了条信息,见她回了就打了电话。

    “小酒,你是不是跟段青说了什么?”

    “什么,怎么了?”陆小酒接起电话。

    “醉得要死不活的……”李奕侧头瞅了段青一眼,叹息说:“好像挺难过……”

    “没说什么,没事我就挂了,有些困了。”陆小酒说。

    李奕叹息说:“那你睡吧。”

    第二天一大早段青就醒酒了,一阵头痛后依稀还记得昨日种种,他摁了摁眉心起床去冲凉。

    李奕听见浴室水声也跟着醒了,要开段青的车去上地,段青说:“别了,你打车吧!”

    “嘿,大晚上我好心接你回家,你就这样回报我啊!”说着,李奕去拿段青的车钥匙。

    段青想了想,说:“我给你另一辆车的钥匙,比那马自达好多了,一会儿我还要去接陆小酒上班。”

    “老段,你醒没醒酒?在说梦话吧?”

    段青不理会,拿浴巾一裹,用毛巾擦了擦毛发,去换衣服。

    “我听说她已经离职了,怎么还去上班?”

    “不像你,她走的是正常程序。”段青瞅他一眼,在衣柜里选了一套衣服丢在床上,依旧是雪白衬衫,银灰色西装,只是暗纹和昨日有些微差别。

    “那也不用去接她,还真把自己当她男朋友了?”

    这话猛地扎了下人,段青停了动作,稍瞬神情又恢复往常,问:“我去接她,你不高兴?”

    “你愿意做什么都与我无关。”李奕说。

    去车库,段青将他平时出去玩才使用的那辆悍马车钥匙给了李奕,李奕掂了掂钥匙,冷笑了声:“昨天哭丧着个脸,真可惜没给你拍下来……”

    段青瞥一眼李奕,问:“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李奕过去拍他的肩膀:“你要是总在小酒那碰壁,真受不了了收手也是好事!”

    段青没立即接话,李奕说:“昨天见你那样儿,我看了都挺心酸,浑身湿漉漉的,衣服又湿又皱,还有你有没有细看过自己的脸,咱都老了,一笑眼睛都有细纹了。我错了,你先别拍我!我承认自己以前有私心,你有能力我认为你可以照顾陆小酒就让了步!可现在看你这样子也挺遭罪……缓过来了么?一晚上时间就能缓过劲儿,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吗?我不相信,算了,好好过日子吧,真的,老段!别再挥毫自己的岁月……”

    “呵!你认同不认同,我都会做我觉得该做的!我要做什么,你也阻止不了!况且,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受不了的!还有昨晚醉酒的事,跟她没关系,只是我自己心烦!”段青轻松笑道。

    李奕冷哼一声,说:“昨晚我跟她说你大醉,她好像什么反应都没有,也许,你在她心中从来就没把你当回事!”

    段青转身就走,末了,背对他说着不相关的话:“大晚上的,你不该给她打电话吵她休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