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南去人北望  第66章 劫匪(2)

章节字数:2177  更新时间:07-09-24 18: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哥——”正当我想携了他的手回去祥谈一番,顺便制定个教学计划之类时,突然远远传了一个娇嫩的声音,渐行渐近。不一会儿,一个身着桃红刻丝灰鼠袄,盘金彩绣绿锦裙,外套大红羽缎镶毛披肩的美貌艳装女子应声飘了过来。

    “怎么啃都不啃一声,就去了这么久,害我好找。”艳装女子旁若无人,奔至李延边上,浓墨重彩的小脸向上一仰,嘴巴一撅,一脸不悦。我侧目细看,繁复的飞花逐叶髻边插着的,正是我那支白玉兰花簪,细碎的流苏垂下来,随着她小脸的转动,左右晃动,煞是好看。看钗识人,不是李娃,却是何人。

    “妹妹看这是谁?”李延见了妹子,目光柔顺,一脸宠溺,向着我一指,笑盈盈地看着她。

    “白姐姐!”李娃乍见了我,倒也是一脸喜色,亲热地叫了起来,甜甜糯糯,如夏日里融化的冰淇淋,倒也让人受用。未等我插嘴回答,忽偏头对着李延“扑哧”一笑,转动了黑亮的眼睛看着李延,又看了看我,笑道:“哥哥天天念叨的人,可不终于见到了。难怪刚才要英雄救美了。只怪我自己学艺不精,目力没你强,刚才还没看清是白姐姐呢!”

    我的脸上一阵尴尬,不知李娃所说是玩笑还是认真,一时间也不好搭话。李延听了妹子的口无遮拦,面上一红,表情颇不自然,忙斥责妹子:“不可胡闹,唐突了悠悠。”

    “这就是刚才那个抢你东西的小偷啊!”李娃见哥哥不悦,忙向我吐了吐舌头,目光触到我身边的少年,忽挑了挑柳叶眉,轻慢地转移话题。

    少年听了李娃的话,面上一凛,身子也僵了一僵,注视着她的目光忽然变得嫌恶了起来。李娃也正上下打量着他,忽被他透着冷气的目光一打探,如掉进了数九寒冬的冰窖里,浑身打了个哆嗦,想开口说点什么,对着他的锐气的小脸,终只是蠕动了下嘴唇,将所有的话语都和着唾沫咽了下去。

    我知他的敏感脆弱,定是李娃的话语伤到了他千疮百孔尚未愈合的心,忙伸手牵过他的小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心因为愤怒和屈辱渗着密密的汗珠子,拉上去粘糊糊的,触到我的手心,面色才渐渐地平复,将脸瞥向一边,再不肯说话。

    我怕再和李氏兄妹相处下去,他保不定就会负气甩手而去,我的脚刚才扭到还无暇顾及,完万再奔跑不得,忙行了礼,敛身向他们两人告退。

    李延见说,殷殷地要送我回营,我正要开口拒绝,却见李娃眼睛一亮,叫嚷着要一起送我回家,并转头吩咐后跟来的丫鬟伙计先行回家,不必跟随。他兄妹二人目光殷殷,身体力行,实让我不好意思一再推托,只好一路执了少年的手,由着他们送我回了倚梅园。

    彼时天色已晚,因是上元佳节,军营各处亦难免张灯结彩,故此一营明亮,道路并非难走。岁寒,而知松柏之后雕。梅花早过了他的全盛花期,而春花还未开始烂漫,只有一院的松柏犹知劲节,自顾长得郁郁葱葱。不浸风寒。

    岳母携了三个孩子早已归来,并做了元宵等我。岳云见我夜色初霁才回,手中又牵了个陌生少年,一张脸臭臭的,不肯和说话,唬得岳雷和安娘一副欲言又止,想叫又不敢理我的模样。我心中暗自偷笑,这小家伙,管我比他爹还烦,小大人一个。

    只一问才知,岳飞此时还在营中,并未归来,李延倒是既来之,则安之,略坐着和我们一起用了元宵。温文有礼地和岳母说着一行四人在清屏镇的一见如故,只李娃没见岳飞,失望之情跃然之上,手中的一碗汤圆全被她用勺子划破剁烂了,而进得口的,却并未几口。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个丫头不会是看上岳大哥那根榆木疙瘩了。只这千斤小姐的脾气,不知道岳大哥这样的谦谦君子是否会被他折腾地唯唯诺诺,步步后退,继而丢盔卸甲,落荒而逃。

    岳母素来慈爱,自是菩萨心肠,虽见我带了个肮脏少年回来,亦没有多问,不动声色地吩咐新来的丫鬟锦瑟给他添了碗汤圆。

    少年明显一楞,有了李延兄妹鲜明的态度对比,面对着岳母投过来慈母般关爱的目光,颇有点耐人寻味,我留心他的反映,却见他冷漠的眼角潮湿了一片,趁大家埋头攻占碗中的汤圆,悄悄用袖子掩了脸去试擦了眼角。

    “这个哥哥衣服破了!和安儿没娘的时候一样!”座中最小的安娘,在偷眼观察了半日之后,终于用她清脆丁冬的童音将她发现的小秘密公之与众,想必她对自己在娘亲抛却自己,奶奶卧床不起的那段黑暗岁月记忆深刻,孤此一看到衣衫破烂的少年就想到自己过的苦日子。

    李延和李娃没有亲眼所见当日惨况,两个衔银匙出生的天之骄子自是无法和我们感同身受,而岳云和岳雷闻言,两张小脸却都变了颜色,既是对母亲不负责任的伤感,亦是对流金岁月的缅怀。而岳母望了望少年,又望了望三个孩子,面上亦流露出伤感之色,眼含泪花,沉默不语。

    李延却道是他们对少年的来历颇感兴趣,便要将我在街市遭人抢劫之事和盘托出,才开了个头,我已瞥见少年的小手攥成了一个拳头,小脸绷得紧紧的,似是十分紧张的样子。我忙出口制止了李延的绘声绘色,只说这是我在街市上看到的一个孤苦无依的少年,怜其饥寒,一念之下便带了回来。李延虽是一楞,却也顺着我的话,帮衬着我。李娃的小心眼藏不住事情,待要张口指正,却被李延连忙制止。

    不多时,李延兄妹亦都告退。岳母自带了三个孩子去睡觉。岳云虽想留下与我说话,岳母因见我还要照顾刚带来的少年,强行将他带了去,惹得他更是一脸的不忿。

    我吩咐锦瑟清扫了一间房间,在床上铺好厚厚的棉被,将取暖的炭盆烧得旺旺的。想了想,又让厨房给烧了一大桶热水抬到他房间。我自带了少年,来到给他收拾好的房间。温言告诉他干净衣服就放在左边的细纱屏风上,转身便要出门。

    那少年忽抓了我的手臂,盯着我的脸,一字一顿地说:“冷枫。我的名字。我十四了,已经不是孩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