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一入宫门清锁寒  第4章 入宫

章节字数:4299  更新时间:12-01-16 23: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姐,京城到了。”

    骑马随在车外的虔子绪敲了下窗,说道。

    掀开车帘,清晨隐约泛着金色的雾霭间隐约能望见远处耸立着的外郭城墙。高大城墙下部的基石漆以玄色,上部则漆以朱色。

    城墙左右绵延,即使站在这样远的地方也望不到尽头。末城外西北方向,连绵起伏着的丘陵,正是灵场极强的太清山。

    大宣国三大江之一的乌名江,蜿蜒穿过太清山间,经末城南一路向东,奔腾入海。

    北圜祭坛的天极就位于太清山最靠近末城的九燕峰峰顶。只是隔着雾,还完全看不清。

    南明门外整齐地立着一列兵士。

    放下车帘。

    紫堇紧紧地攥着我的袖角。

    这孩子,又紧张了。

    马车渐趋渐进,终于停下。

    “羽林军昭武校尉周远奉圣命等候于此,见过寒妃娘娘。”

    “劳烦大人。”

    我正声回道。

    “起。”

    一声令下。马鞭声响。马车震了一下,又开始缓缓向前。

    末城中轴南北向的清晏大街,从南明门起经内城景安门直抵宫城正南的朱雀门。

    “小姐,册封礼是在后天吧……这两天我们真的就住进宫了吗?不可以在外面停留两天再入宫么?”

    紫堇一手拉着窗帘向外望着,一副可惜了的表情叹道。

    “册封普通妃子的礼仪虽然简单,但宫里规矩多,早些去也方便熟悉一下。”

    各种食物热腾腾的香气钻入鼻内,晨雾还未完全散去的街道,已是相当热闹。

    “等安稳下来一定要找机会出宫看看。”

    紫堇边望着,可怜兮兮的样子自言自语着。

    “啊,小姐你看那里!”

    顺她视线望过去,只见不远处一家店的门前聚了不少人,像是在等着什么。

    “南宫药房。”

    紫堇轻轻念了出声。

    南宫药房。

    许多人聚着的那家店门上的匾额黑底红字地这样写着。

    南宫?

    虔子绪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策马离开护送队伍向药房的方向过去了。

    等过了景安门,虔子绪才回来,靠近马车只轻声道,“那药房今年才刚开张,不论是掌柜的还是店里的伙计都不认识那个人。”

    是巧合吗。

    还是真的被骗了。

    不过本来也不指望第一次就能知道他的真名。

    “那药房最近每天早上都有二十份的免费药膳。”

    虔子绪继续道。

    所以人才聚得那么多。

    “至于汐……”

    虔子绪犹豫着说了这三个字,却不再说了。

    “汐?怎么了?”

    我压低了声问。

    “没什么。”

    虔子绪意义不明地笑了一下,策马走开了。

    熙熙攘攘的宣帝国最繁华街道,就这样一点点从窗外掠过。

    雾气渐散的天空,低低地盘旋着几只羽目鸟。

    听说宫中专门有一座塔楼养着这些翅膀下长着另一对眼睛的灵鸟。

    羽目鸟昼伏夜出,专为宣帝侦察帝国的每一个角落。

    在庐城的时候,偶尔也能见天空中飞过这种灰羽灵鸟。

    马车顿了一下,停了下来。

    “小姐,照顾好自己。不要太勉强了。”

    虔子绪的声音很轻,隔着窗帘,突然间遥远得有些可怖。

    即使想得再清楚不过了,也还会怕吗。

    我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掀开帘,巍峨耸立的朱雀门楼不过就在面前五丈远的地方。

    “请娘娘移步换乘宫里的马车。”

    羽林军校尉周远说着走到马车边。已有太监俯身跪在车边的石板地上。

    脚踩到那太监的背上时,心底没来由地颤了一下。

    只能控制着自己不让眉皱起。

    “有劳公公了。”

    很小声的话,不知他能不能听见。

    其实也不过是安慰自己。

    姚晗忙着和宫里来的太监侍女们一起整理带来的行李。

    虔子绪牵着马,站在城墙边,静静地望着这里。

    冷着的脸,没有表情。

    还没来得及再问他,八年前的那件事。

    一路上,虔子绪棱角分明的脸完全没有过任何异样的波动。

    哪怕是最细微的,也没有。

    踏上宫里来的马车前,最后回头望了一眼这座才刚经过的城池。

    晨雾已完全散去。

    无数炊烟袅袅,人声鼎沸。

    “走吧。”

    在绣着芙蓉的垫子上坐下,端正了姿势,清了声说道。

    车轮缓缓压过石板路面。

    每一道缝隙,细微的震动,都能明晰地感受到。

    城门在车后重重关上。

    沉闷的声响。

    到了宣德门前时,马车又再次停下了。

    “末将只能送娘娘到这里了。”

    羽林军校尉的声音之后,紧接着又是厚重城门缓缓关上的沉闷声响。

    马车继续缓缓向前。

    在车内闭着眼休息了一个多时辰,马车才终于再次停下。

    马车经过的路线,每一次转弯,距离长短,都已在心中记了下来。

    过了宣德门之后,便一路向东,大约一直走到宫城最东面,转弯向北,之后虽然绕来绕去,最后到了的这个地方,应该靠近宫城的东北角。

    北圜祭坛就在末城的正北方向。

    是考虑到了这个所以这样安排的吧。

    “请娘娘下车。”

    再次掀开车帘,景色已与刚才完全不同。

    黛色屋瓦的高大殿宇豁然眼前。

    “奴才延喜给寒妃娘娘请安。”

    跪在最前面的小太监说着,恭敬地磕了头。

    “起来吧。”

    低着头的太监、宫女们起来后整齐地分站到了道的两侧。

    “延喜?很喜庆的名字啊。”

    紫堇走过去,仔细地打量了一圈那些太监、宫女。

    “谢这位姑娘夸奖。不知……”

    “紫堇还小,不懂事,还要麻烦延公公多照顾她。”

    我微笑了下,示意紫堇过来扶我。

    “不敢不敢。寒妃娘娘若不嫌弃,叫小的小喜子就好了。”

    延喜笑着,开始走在前边引路。

    “娘娘就住这露申宫内西边的瑞香阁,离这里不远。”

    “延公公,这露申宫可还有其他妃子住着?”

    紫堇问道。

    “紫姑娘如不嫌弃,也只叫小的小喜子就好了。”延喜笑道,接着望了下露申宫正殿后正北的方向,“那里还有个木芙馆,刘美人就住在那里。”

    “除了刘美人,就没有别的妃子了?”

    紫堇问。

    “这……”延喜微皱了眉,是在想要怎么说才好吧。

    “这露申宫在宫城北边,清冷些也是难怪的。”

    我说道。

    “不过这露申宫就在太液池边,风景倒也应还不错吧?”

    “娘娘说的是。这瑞香阁就临着太液池。娘娘到之前,小喜子自己还琢磨着这里风景可比从前好太多了。”

    “小喜子原来是?”

    “小的原在浣衣局管事。不过本来过来瑞香阁的也轮不到小的。”

    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过了浓墨书写着千里金香四字的梨形院门,站在楼前身着碧蓝色棉袄的宫女迎了上来,弯下腰深深福了一福。

    “奴婢春儿给娘娘请安。”

    “抬头。”

    我说道。

    春儿楞了一下,慢慢地把头抬了起来。

    眉间一点红痣。

    面容相当清丽。

    “从今日起,你就改名叫梧桐。”

    我微笑着说完,从她身边走过。

    “是。谢娘娘。”声音有些惶恐。

    看她刚才的礼数,倒也算落落大方。

    瑞香阁共有两层,楼门正对着南面。隔着宫墙,外面应该就是太液池最北边了。

    推开雕花木门,暖香扑面。

    “从前日起,火道【1】里就已通了火。”小喜子笑道。

    主厅的正中立着花样繁复的鎏金熏笼。八面柱脚,孰湖兽半收拢着翅昂首向天。

    瑞香阁虽然在宫城北,各样东西倒也都可以。

    这样的距离。不远。不近。

    以后,也只要继续这样下去就好。

    “娘娘,楼上已备了三间房,娘娘是……”

    “临着太液池的那间就好。”

    “是。”

    延喜回道,深深鞠了一躬,吩咐了梧桐几句。

    梧桐点点头,带了两个宫女上楼去了。

    “我乏了。诺儿,你去取些带来的玉兰花茶,我就在这里歇会儿。”

    临着屋内西南角放着一套紫檀木桌椅。

    坐下后,抬眼只见素白的西面墙上挂着一幅纯墨玉兰图。

    “这玉兰图挂在这里有些年头了。只唯独上面的署名像是被水泼过,看不清楚。小的也不知如何是好,娘娘要是不喜欢,小的就把这画拿下来。”

    “这样放着就好。”

    纯墨玉兰。

    月色氤氲。

    虽不知是何人何年所作,但画工醇美,看似随意的笔锋间意蕴表达得淋漓尽致,算的是一副难得的上乘之作。

    说话间诺儿拿了玉兰花茶回来了。

    紫堇走过去接过锦袋装裹的小茶袋。

    斟茶的动作,熟悉如往日,背景却已不再。

    就这样坐了近半个时辰,听紫堇和小喜子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娘娘,浴汤已备好。”

    梧桐走近福了福身,道。

    我点点头,跟在她身后向屋后走去。

    末城温泉遍布。瑞香阁后洗浴馆里的这一眼温泉并不大,但细细水流汩汩而出,甚是可爱。

    嫣红欲滴的玫瑰花瓣散着,漂浮在波纹微漾的水面。

    “下去吧。”

    “是。”

    梧桐福了一福,退出了房间。

    如玉般温润的温泉水滑过肌肤。暖暖的,清水香气。

    跋涉千里,不过是掀开厚重幕布的一角。

    连台上有些什么,都还看不见。

    我苦笑了下,静静地放自己沉下去。

    直到视界完全被晃动的水影淹没。

    ======================================================================

    “娘娘的水灵术真是厉害。”

    我没有理会延喜的话,只望着窗外渐渐升腾起水雾的太液池。

    和宣使塔楼使用的灵蔽咒场有些相似,但我用的不过是隔开了外面冰冷的空气而已。

    夕阳不过刚沉入山那里,天就暗的这样快了。

    烟波浩渺的太液池,南面尽头的宫墙再过去,远远能望见明政殿的灯火。

    大宣帝国皇帝凌弋,此刻应该就在那里。

    宫女太监们已经遣散了回去吃饭休息,只留下紫堇、延喜和梧桐。

    “梧桐,你下去把那本西经拿来。”

    我吩咐道。

    等梧桐关上房间门,过了一会儿,才转回身唤延喜过来。

    “小喜子,你知不知道这京城中有什么人叫汐的?或者有什么地方是叫这个名?”

    延喜听到汐字的时候愣了一下,看样子有些尴尬。

    “娘娘说的汐字,若是这样写法,”延喜说着在空气中比划了下,“小喜子倒是知道。”

    我点点头。

    虽然我也不清楚那人说的到底是不是这样写,但先听再说。

    “这汐字是京中雁声楼头牌,汐夫人的名。”

    竟是青楼女子的名?

    “这汐夫人到底叫什么名字,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单字一个汐。”

    延喜解释完,有些困惑地望了望我,又望了望紫堇。

    紫堇也是一脸疑惑。

    “只是来时的路上听到有人说起。偶然想起,随便一问。”

    我微笑道。

    悠扬的笛声拂过冻青的水面。

    听声音的方向,应该就是住在木芙馆的刘美人。

    只是今日舟车劳顿,歇了一日,择日再去拜访,准备也比较周全。

    “小喜子,这刘美人可是最近入宫的?”

    我问道。

    “倒不是,小的来的时候就听说这露申宫后边住着位冷面美人。隐约听前辈提起,这刘美人好像是皇上登基后选入宫的第一批秀女。”

    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这刘美人难得外出。一年中好像也就元日圣上家宴的时候,才勉强出这露申宫。至少小的在宫里这三年,也只在元日那天见过她。”

    一直到茶半凉,延喜也没再说什么。

    关于这位冷面美人,到底如何,拜访那日就知道了。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后日的册封礼。

    普通妃子的册封礼不过是到宫城东面的宣礼殿。宣帝日理万机,应该也不会去的。

    前年的东苑之乱,朱皇后被赐死,如今宫中掌事的是晓仪宫徐德妃。

    册封那日,除了礼部的官员外,应该还能见到这位以贤良之名闻宫内外的德妃。

    “梧桐和小喜子下去吧。”我说着站起身,紫堇走过来关了窗,“我要休息了。”

    灯灭以后,只剩放在脚踏边包裹着洛平炭的暖脚炉内的星点红光。

    虔子绪还会在京城停留几日才出发。

    但只是这样待在这里,只怕宫外发生的事,很难知晓了。

    被衾很暖。

    蜷腿抱着被子,倚墙静静坐着。

    左侧锁骨下方的蝶形封印,轮廓在黑暗中微微泛着红。

    ======================================================================

    【1】在紫禁城内一些宫殿的地面下都挖有火道,添火的门设在殿外廊子下,是两个一人多深的坑洞,即灶口,这就是有名的暖阁结构。另,秦长乐宫遗址曾发现火墙做法,即用两块筒瓦相扣,做成管道,包于墙内,与灶相通,用来取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