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千灯绘梦相合欢  第55章 上巳(4)

章节字数:2634  更新时间:12-06-08 1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周真印微一发愣,也只好再一揖手道,“姑娘言重了。姑娘没有摔疼了哪里罢?”

    梧桐轻摇了摇头,回过身,低了头一路小快步跑了回来。

    周真印望得出神,视线紧追了梧桐至此,猛然间才发觉站在我身后的凌弋,神色一敛,迅即跪伏请安道,“恭请圣上万安。适才鄙臣不知圣上在此,请圣上责罚。”

    “无妨,免礼。”凌弋冷冷地回了句,转身便走。

    至望春楼院外,近侍牵了一匹身形俊逸、漆眸澄亮的乌红枣马过来,那马见了凌弋高兴得仰头长嘶一声,步踏却优雅平稳依旧,自蕴了一番雍容气度。

    凌弋座驾名驹“挟翼”[1],今日方得一见。挟翼过去曾随凌弋沙场驰骋,至凌弋登基即位后,四方复渐安泰,凌弋专为挟翼在末城外西北圈地建了一处【广容苑】。想是因国事繁忙,平日极少听说凌弋过去。

    挟翼为半灵兽,其身上水灵脉传自其母——一只孰湖灵兽。传闻中,挟翼跃起腾空之时,前腹两侧将生双翼,飞转迅疾,丝毫不逊于孰湖。

    凌弋抬手抚了抚挟翼脖颈,侧过身道,“朕与挟翼先回。寒妃身体不适,坐了马车回去罢。”

    “是。谢皇上。”

    屈膝福身间,凌弋已纵身上马,疾驰了出去。其身后近侍亦跃上马紧追其后,一时沙土迷眼。

    转身向了夕渊,轻声道,“夕大人,这般紧急,究竟发生何事?”

    夕渊只微微一笑,连眼也未眨一下,踏出半步,消失在了空气中。

    由梧桐扶了上了马车起行回宫。

    “梧桐,韩司珍偷了陈妃何物?”待马车走了一段,低声问道。

    “奴婢来时打听得……是一方御赐小铜镜。”

    偷盗本是重罪,又是御赐之物……

    “铜镜可在韩司珍处搜得了?”

    梧桐摇了摇头,压低了声回道,“陈妃说定是被韩司珍藏到了隐秘之处,这时候司珍司该正热闹着。”

    既未搜得……

    深吸一口气,交手端坐,合了眼静歇。

    “娘娘,回了宫之后……该如何行事?”梧桐压低了声问道。

    闻言,睁了眼,掀了绣缎帘子一角,向外望了一眼。

    因乘的是宁意宫马车,虽未清道,所经之地,百姓也都停了手中活计,躬身静立。

    “过了延良门,诺儿便随你先回露申宫。你若得法,先向宫正司打听着消息,若真太过分了,也无妨,万不可出言,更不可扰乱。这话也仔细交代了瑞香阁众人,在我回去之前,万不可造次。此事面上与我并无干系,决不可贸然行动,免得落人话柄。”

    “是。”梧桐点头应声,眉间仍凝了几分犹豫。

    我知她想问些什么,轻声道,“我先过去修宜宫一趟。”

    “……修宜宫?”梧桐、诺儿皆吃了一惊,圆睁了眼,忍不住出声道。

    我轻点了下头,唇角扯过一丝笑意,“陈妃现下定不在修宜宫中,梧桐、诺儿不必担心。”

    此去修宜宫中,并不为寻陈妃。

    梧桐会意,道,“奴婢便先回露申宫,等着娘娘消息。”

    诺儿仍是一脸疑惑,不过此时还是不说为宜,待她与梧桐回了露申宫,梧桐自会和她说解了。

    那日商大人交予我的那方绣了古琴谱的丝帕,每日皆随身藏着,一直未寻得机会给她。周贵嫔平日总待在修宜宫中,并不似赵芳仪那般喜欢四处走动,为人又极低调,礼数规范,每在宴席上总不多说话,又兼了是与陈妃同居一宫,面容虽端正,在这莺燕后宫之中,却并不惹人注意。

    过了延良门,下了马车,往西走了一段,四下打量无人,灵脉逆行,解了结界束缚,行遁空咒,只一踏步,便瞬移到了修宜宫东门外。施咒之时,腑脏忽如水溺般沉滞,被一股大得可怖的力量死拽着直往下坠,待解了逆行,才摆脱了这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抚胸直喘,脊背上仍黏着恶寒。

    太难受了。

    再也不想经历这样的痛苦。可夕渊,他每次在宫内遁行,都要经历一次这样的感受……这人的构造,总不会是哪里出了问题?

    “……寒妃娘娘?!”

    一声惊疑自身后传来。

    迅疾转身,瞧那一脸疑惑、呆愣在原地的宫娥,面容清秀,似曾见过几次。

    是总侍立在周贵嫔身侧的那个侍女。记得……是叫水墨。

    “正是本宫。”微笑着,柔声道,“水墨怎么在这里?”

    水墨一惊,垂眸交手,深一屈膝行礼问安,“奴婢水墨恭请寒妃娘娘贵安。适才奴婢莽撞,还望寒妃娘娘见谅。奴婢在此处,是为了……替贵嫔寻一枝连翘回去。”

    连翘?此花早春先于叶盛放,前些日子已是落英纷尽,如今还要寻,这不是为难么?

    水墨猜到我心中疑问,抬眸恭谨回道,“娘娘,贵嫔并非交代奴婢寻了连翘花回去,而是要寻得一枝新绿连翘。”暗吃了一惊,点头道,“本宫错怪贵嫔了。原来贵嫔是赏叶,并非赏花。这般,倒真是难得。”

    “奴婢也觉着,贵嫔这赏叶不赏花的喜好确是难得。”水墨笑着点头道,“不知寒妃娘娘大驾光临,是找贵嫔有事?”

    我轻点了下头,柔声道,“正是为此。不知贵嫔现在是否方便?”

    “应是无事的。贵嫔平日总一个人闷坐书房,寒妃娘娘今日过来,贵嫔定十分高兴。”水墨笑答道,“且待奴婢剪了这一枝连翘。”

    不禁微露齿一笑,柔声道,“请。”

    水墨回身剪了一枝一寸多长的连翘新枝,双手捧了,在前领着往修宜宫内去了。

    周贵嫔所居为修宜宫西的秋华馆,一路过去,正要经过陈妃所居的东霰殿。如猜测的一般,东霰殿院内几无人声,极是安静。

    “上午时候,陈妃娘娘就出了修宜宫,也不知去了哪里。”水墨笑着回头道。

    我点点头,并不答话。

    我此行目的,水墨应已猜了七、八分。

    转过一处满栽修竹的小坡,正到了秋华馆院门外。

    一青衣宫娥正坐在院门处磨着花粉,水墨上前,让她先进入禀告了贵嫔有客来访。

    水墨先领了我去了位于小百草园内的凉亭子,福身退下了,不久端了清茶点心上来,于一侧侍立。

    也不知是被什么耽搁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得有人声渐近,周贵嫔自大山石后款步走出,近前行礼道,“贵嫔给寒妃娘娘请安。适才在书房整理,书只胡乱堆着,知了寒妃娘娘过来,虽一心急着,也不敢乱动,怕弄翻了书堆,拖沓着,竟让娘娘等了这些时候,贵嫔心下甚是不安。”

    忙上前扶了她起来,放柔了声道,“无事的。这里景致很好,本宫适才还想,要趁着贵嫔还未到时多看几眼才好。”

    周贵嫔轻抬了手掩袖笑道,“敝馆只随意种了些草木,我还担心如此会怠慢了寒妃娘娘。既如此,心下稍安了。”

    相扶入座,寒暄了几句,小心从袖中取了那方丝绢出来,切入正题,“春狩时,商大人托了我替她将此物送予贵嫔。这些时日,一直未寻得机会往修宜宫一趟,实在是对不住贵嫔与商大人。”

    周贵嫔听到母亲时,原本静若秋水般的目光稍一晃动,小心接过了那方丝绢,轻展开了细瞧,半晌,抬眸道,“谢过寒妃娘娘。未想得父亲他竟然真的寻得了此古琴谱……寒妃娘娘下回若得空,可否替我道一声谢?”

    轻点了下头,道,“自当效劳。”

    周贵嫔又道了几声谢,低头沉吟,轻叹了声,抬眸道,“韩司珍那事,我并不知……不过水墨昨儿倒是撞见了一个人。”

    ++++++++++++++++++++++++++++++++本章未完待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