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千灯绘梦相合欢  第56章上巳(5)

章节字数:2855  更新时间:12-06-12 1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昨儿?”周贵嫔轻点了下头,侧身唤过水墨近前,轻声吩咐道,“水墨,你可将昨儿那事细细告诉了寒妃娘娘。”

    “是,奴婢知道了。”水墨点头应声,抬眸向四周瞥了几眼,深吸一口气,这才轻声开口,“昨儿清晨,大约寅时三刻时候,奴婢往心湖东边,也就是金鸭嘴那里,替贵嫔采些晨时的新霜、清露,无意间看到了一个人。不过奴婢并未看清那人模样。寅时三刻时,天色还很暗,奴婢只瞧见了那人将手中的一样东西扔到了湖里。”

    说到这里,水墨又抬头向四周瞥了几眼,略一沉吟,道,“昨儿奴婢所见,应是无误……被那人扔到湖中的东西,正是那面铜镜。每回贵嫔过去东霰殿时,那边总喜欢摆弄这铜镜,因而奴婢记得非常清楚。”

    “……不会有重样么?”我轻声问道。

    虽说是御赐铜镜,但难保会有样式相似的,甚至还可能有一模一样的。

    周贵嫔轻摇了下头,道,“圣上所赐的那方小铜镜,应是独一无二。”

    “那方铜镜,以金丝雕镂的三只锦鸡为托,听说正是兴太祖之时的宫廷名匠所制,全共十二方铜镜,分为十二生肖,雕筑生动,工艺奇绝,外人轻易是仿不得的。”水墨接了周贵嫔的话,继续道,“是前年了,元月筵席上,陈妃娘娘演了新学的西凉琵琶旋舞,圣上赏过之后,就赐了这方铜镜。”

    若真是如此……也就不难怪为何会一直找不到赃物了。

    “寒妃娘娘,除了将这事告知娘娘,别的,妹妹再帮不上了,实在是抱歉。”周贵嫔说着,起身交手就要行礼。

    忙起身扶住了她,轻声道,“贵嫔妹妹言过了。本宫能得了妹妹此番好心,才要好好说声谢谢才可。”

    说完,相与福身行了一礼,抬眸道,“本宫曾听商大人说起,贵嫔妹妹最喜琴艺,不知本宫平日可否得幸过来,与妹妹讨了琴声一听?”

    周贵嫔微笑颔首,道,“妹妹技拙,还望到时娘娘勿要见笑。”

    “贵嫔妹妹可太谦虚了。”相对而笑,“妹妹还要整理书房罢,本宫就不再打扰了。”

    说完,转身向亭外走去,周贵嫔随在身侧,笑说道,“妹妹送寒妃娘娘一段。”

    正说话间,一只紫红色的花蝴蝶扑腾着薄翅,自院墙外翩然飞入,绕进了小百草园,一阵乱撞,栖在了一株小紫衫顶上。

    周贵嫔从袖中取了一方紫绢手帕,轻扑了下那只已然迷路于百草之间的小花蝶,小花蝶霎时受惊而飞,“傻蝶儿,此处可没有花。”

    周贵嫔只送至秋华馆外,别过之后,独自一路往东北方向而去。

    一路竟未碰见几人。闹事的,都已聚在了太液池西北的尚宫局罢。

    心湖水波光闪烁,岸边新柳相叠,春草娇翠,沿栈桥走了一段,正到了【金鸭嘴】。

    【金鸭嘴】为【明星渠】与心湖相接之处,沙坞向两侧陆地凹陷,因其形状与鸭嘴相似,两侧栈桥上又都筑了金漆雕栏,故得名为金鸭嘴。明星渠是横跨过内宫城中轴线、连接内宫城西面的心湖与内宫城东面的太液湖的石道水渠,宽约一丈,为苍青巨石整齐筑成,借了灵力略一探之,大约有一丈余深,其内流动之水,颜色青碧,并望不见底。

    凌弋所居宁意宫位于内宫城中轴线上,只是还要偏东些,明星渠正从宁意宫前经过,穿过宁意宫东南角,连入太液池。

    既如此,倒是刚好了。

    略一沉吟,事态紧急,只好咬牙又用了瞬移之术,踏出半步,回到了瑞香阁外。

    此次难受得比上次还要厉害……灵脉各处如烈火烤灼般疼痛异常。炎封……又……看来,灵力不可用得太过了呢。

    但现下不过是这种程度,竟会……

    【小姐,不要太勉强了。】

    虔子绪的话,又浮现于耳畔。

    很讨厌……

    抬了双手,轻揉了揉太阳穴,深深吐息,正待迈步走入瑞香阁院内,身后巷道转角处冲出了个人,正是梧桐。

    “梧桐,不急。”上前扶住了,轻拍了拍她因气喘而起伏得厉害的背,“待呼吸稍稳了,再说话。”

    梧桐抚胸咳着,重重地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喘得不那么厉害了,才再抬头道,“娘娘,不好了……韩司珍她,先受了股杖一百,被关在宫正司思过房里了……说是等寻得证物了,再行决判。”

    思过房……凡是进了那里的宫人,最好的结局不过是被罚永巷、永为苦力。

    “韩司珍既已无端受了一百杖责,也是无法。然,我已有对策,终是无事的。”

    我轻摇了摇头,扶了梧桐往瑞香阁院内走去。

    梧桐原紧皱着眉头,见我如此说,眉间担忧稍缓,点点头,并不言语。

    若是换了他人,怕是要问我究竟是何办法。梧桐倒是不会。这样的事,我不说,她是不会主动问起的。

    “你可有好好交代过紫堇他们了?”听瑞香阁内甚是安静,院内只小巴一人在做扫除,一时心下担忧。

    梧桐点点头,道,“奴婢回来之后已都仔细交代过娘娘的话了。”

    推开厅门,绕过画屏,吓了一跳。

    紫堇、素荣、延喜、诺儿都安静地待在里边,或坐或站,面露忧色。

    就算交代了不可生事,倒也不用这样……

    “娘娘安。”

    四人见我已回来,皆起身行礼道。

    “你们各自忙去罢。紫堇,酉时前备了花汤浴,再过去膳房让林大娘煮些鲜绿豆汤,煮好之后先放凉了,再用冰镇着。”

    吩咐完,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回了书房,翻了几页书,发觉根本看不进去,让紫堇煮了一壶菊花清茶上来,临窗而坐,挨过了一个多时辰,直到诺儿来禀说花汤已备好了,才再下楼。

    沐浴之后,又在画室待了一个多时辰,直到了戌时四刻时候,才让紫堇拿了玲珑小巧的彩漆食盒过来,装了青瓷莲花盖碗盛着的冰镇绿豆汤,出了露申宫,一路直往宁意宫而去。

    “娘娘……那件事,究竟……”紫堇紧随在身后,犹豫道。

    轻抬了右手食指抵唇,道,“紫还未想明白?”

    紫堇摇了摇头,困惑地眨了眨眼,也知我一时是不会说了,也就不再问。

    不过水墨目睹了铜镜在金鸭嘴被人投入水中一事,我并未和任何人说过,她猜不出,才是正常。

    适才洗浴之后,特意自己梳了此样侧云髻,鬓发松散,浮若游云,正是此发式最为人称赞之处,凌弋也曾说过此发式好看。

    此番,也是正好……

    走上横跨明星渠的石桥时,半是故意地脚下一扭,紫堇虽赶忙上前来扶,头却仍撞到了一侧石栏上,插于云髻之上的那柄百合玉钗被如此一震,脱落出来,一头栽进了脚下的明星渠。

    “娘娘!”紫堇惊呼,紧扶住我,一脸焦急地检查着我是否有哪里受伤了。

    “无事。”我轻声道,一个退步挣脱了紫堇。

    一侧脸颊隐隐的疼痛……没想到还真被石栏粗糙的表面刮伤了。幸而借了灵术之力,眨眼间便好了。

    “啊!!”紫堇再一抬头,望见插在侧云髻上的百合玉钗不见了,惊叫出声。

    我轻摇了下头,拉了一脸惊愕的她继续往前,道,“既已掉了下去,一时也是无法,还是先去了宁意宫要紧,兴许皇上能有办法。”

    不想在宁意宫南正门外遇见了匆匆而出的小卷子,小卷子见了我,面露喜色,近前行礼道,“寒妃娘娘这就来啦。皇上才吩咐小卷子拿了这芙蓉冰糕先过去露申宫。皇上还在书房内与三位宰相大人商讨国事,一时还走不开。”

    点头微笑,道,“本宫带了些冰绿豆汤过来,正想探望。皇上既还在忙碌,本宫也不敢多作打扰,可劳烦小卷子将这冰绿豆汤带了过去?”

    小卷子忙摇头摆手,咧嘴笑道,“娘娘能亲自过来,可还是头一回呢,皇上定十分高兴的。娘娘可千万别就这么回去了,要真是这样,皇上定会严加责罚奴才的。娘娘大恩大德,请先随奴才过去长景殿稍事等候,奴才这就过去通报。”

    ++++++++++++++++++++++++++++++++本章未完待续+++++++++++++++++++++++++++

    改了一处,原本应该是小卷子的,结果打成了小喜子,今天才发现,实在很抱歉。其余未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