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千灯绘梦相合欢  第60章 采桑(2)

章节字数:2947  更新时间:12-06-15 12: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相扶入座,品过了刘美人亲手泡制的梨花清茶,入口清淡如水,回味却多几丝醇甜,正适合这季春之际。

    木芙馆内后院内栽了十数棵紫花辛夷,正值盛放,深紫花瓣状似白玉兰,却又立如墨笔。

    【木末芙蓉花】[1],故而此馆得名【木芙】罢。

    与刘美人讲了一会儿前些日子在端苑所观的各样奇珍灵兽,刘美人突然伸手轻扯过我的衣袖,放于鼻前轻嗅了嗅,绯唇浅弯道,“果然并不是衣服,而是雪儿身上,好香。”

    轻抬右手,自嗅了下,抬眸微笑道,“这香着实浓郁。”

    刘美人点头笑道,“大宣国诸样香水香露,少有这般浓郁非常的。这可是外国进贡的香露?”

    “嗯,正如依儿所说,这香是东北属国【罗新国】进贡的【百花凝露】。这几日来,每醒后沐浴,皆以此露入水,也不敢多用,每次只一小滴,就已香得直熏人了。”

    前些时候,某日正待沐浴时,才刚脱衣,竟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何时也染了极淡的沉水香气。虽这香气极淡极淡,若非周围并无其他熏香,并缺了十二分的细心,应是闻不出来的,但心下终是恐惧,可愣是洗了近一个时辰方才出来,身上却仍能嗅到一丝极细微的沉水香气。正好未过几日,凌弋遣人送了【罗新国】进贡的几样玩意儿,其中一样即是这百花凝露。素闻【罗新国】之香贵浓,因而每醒后沐浴皆浸用此露。怪的是,每日夕暮之时,沐浴更衣以等候凌弋到来,每沐浴之后,总能将身上所染百花露香洗得半点不剩,却仍是洗不净昨夜沾染上的沉水香气。

    刘美人见我一时出神,等了一会儿,才出声笑道,“雪儿,就不怕这百花香会引了太多蜂蝶来?”

    我轻摇了下头,笑回道,“我自小体寒,每出去时,凡生灵,多只喜往紫堇身边靠的。就算我每日醒后沐浴,加了再多百花香露,蜂蝶闻得了,却也是不敢来。”

    刘嫂才端了碟蜜豆荷叶小酥饼上来,正好听到了我二人讲话,上前福身行礼,略皱了眉,道,“寒妃娘娘,有句话老奴觉得还是说出来好,望寒妃娘娘见谅。”

    心下不禁奇怪,刘嫂向来温和,除了刘美人病重时,极少这般严肃的表情,略一沉吟,开口问道,“刘嫂想说什么便说,我自不会怪罪。”

    刘嫂这才松开了眉头,转瞬又恢复了平时温和微笑着的表情,道,“老奴斗胆,敢问娘娘可是常常每日一起床便沐浴的?”

    我轻点了下头,仍是满心困惑。

    刘嫂闻言又走近了半步,压低了声道,“瑞香阁内都是些年轻人,老奴并非存心挑错,也知大家皆是尽心服侍娘娘的。此非老奴自夸,所谓老马识得广,有些事,年轻人可能不太知道……虽听紫姑娘说,娘娘常是睡到午时方起,离了夜间已有一段时候,应是无妨。但有句话,老奴心想还是该提醒娘娘的。”

    刘嫂说着顿了下,眼角笑纹皱起,似在等我的意思。

    心下虽有极不好的预感,但仍竭力保持了平稳的语调,道,“刘嫂请讲。”

    “欸。”刘嫂答了一声,更是将声音又压低了几分,刘美人也只得向我这里凑近了些才能听清,侍立身后的紫堇也凑近了、下巴几乎蹭到我的发髻,“娘娘在刚行完鱼水之事后,千万别立即沐浴,不然,圣露极易流于体外。”

    刘嫂话还未说完时,两颊已是通红,羞得忙抬袖掩面。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素荣正端了一个朱漆方盘过来了,看她唇角抽搐,应是在强忍笑意,入了亭子,近前福身行了一礼,恭声禀说徐德妃遣人送了祀蚕采桑时的礼服过来。

    按理说,祀蚕采桑的礼衣也该遣人送刘美人一套的,只是——

    “我已让小五儿过去晓仪宫代我请过假了。”刘美人微笑道,全无在意之情,说完一阵轻咳。

    “还说不要紧,这又着凉了?还是快些回屋才好。”不禁蹙了眉,担忧道。

    刘美人抬手抚胸,喘了一会儿,待气息稳些了,轻声道,“也罢,能在这里与雪儿说了这许久的话,心情已是大好。怎料身子却又……诶,只好烦请雪儿再陪我在屋内坐会儿了。”

    忙起身,扶过刘美人,回了屋内,又下了局围棋,略胜了刘美人一目。而后紫堇教了小五儿轻弹小皮手鼓,听素荣唱了几曲南方小调,用过午膳后,随意聊了约一刻,刘美人也该小憩了,便起身告别。

    祀蚕采桑之礼,在寒府时也只从十二盲灵女处听说过大体流程,内中细节,却是不甚了解。尚宫局特为今年的祀蚕采桑礼向宫内各妃嫔处派了教习姑姑,应是下午便到。

    “……娘娘?”

    紫堇在身后轻唤了一声,微有些颤抖。

    “怎么?”侧过头去,见紫堇竟低着头,眉间微蹙,目光游移闪避,两颊微红。

    莫非还在想着上午刘嫂所说的那事么?

    “有事便说。”

    “……是。”

    瞧紫堇神色,眉间犹豫,看来一时半会儿是不会说了,正想着,加快了脚步。不想紫堇竟拉了一下我的袖脚,压低了声道,“有件事,紫堇想还是该向娘娘说知。”

    我无奈地微笑了下,道,“紫好端端地学刘嫂做什么?有事只管说。”

    紫堇眉头更是皱得厉害,半晌,才开口道,“适才刘嫂说她自己不好意思问,所以让紫堇代她问问娘娘……她那里有些滋补养阴的方子,不知娘娘是否需要?”

    还好我是走在最前边的,她二人并看不到我又羞得通红的脸色,心下虽慌,却仍极力装着镇静冷声道,“暂不需要,你先替我谢过刘嫂就是。”

    ==================================================================

    合眼静坐,马车缓了速度,渐停了下来,对了车内放置的小妆镜整了整发鬓,唤过紫堇扶我下车。

    人声喧闹,后宫诸妃、内外诸命妇皆聚于此。虽今日诸妃、诸命妇皆着简妆,却仍觉脂粉香味扑面而至。

    下了车后,抬眼只见琉璃楼阙重叠间,朱墙围绕,正到了末城内东苑北的【先蚕坛】。

    今日正是宁和六年三月吉巳日,徐德妃暂代皇后之位率内外命妇有事于末城内东苑北【先蚕坛】[2],亲祭先蚕神。

    先蚕之神,即螺祖,其享祭始于西周时候,历代沿袭,行于季春,劝蚕事也。【享先蚕】,其制本是由皇后亲行或有司摄事,于季春吉巳日,先享先蚕,然后行亲桑之礼,可在宁和二年东苑之乱朱皇后被处死之后,宫中并未立新皇后,故而宁和六年的【享先蚕】由徐德妃代为亲行。宁和二年之后,每年祀蚕采桑之礼皆为有司代行,今次,也是徐德妃第一次代为主持。此番祭祀过后,怕是朝中支持圣上立徐德妃为后的,又要多了许多罢。

    先蚕坛坐北朝南。正门三楹,左右门各一。入门为坛,其先蚕氏神座设于坛上北方,南向。坛方广四丈,高四尺,四出陛,各十级。坛前浴蚕河贯通南北,由墙垣西南流出。其内兼有蚕署、蚕所共三十多间,专职供养诸蚕,司事蚕桑之事。

    先入坛西亲蚕殿等候,绿琉璃瓦歇山顶,门左右连接朱红围墙,围墙向北折合构成一院落。亲蚕殿上门额【基安佐猷】[3]四字,左右联为【天道慈俭化物生养】、【大德无华司本劝农】,笔划意蕴间行走极是俊逸,正是宣太祖御笔,

    殿内,屏间俱绘蚕织图,于殿前后皆可观蚕妇抽茧纺纱。

    未候多时,太乐署乐女奏乐、诸舞祭起舞,细陈祭品、女官侍候,徐德妃领了后宫诸妃、内外诸命妇,登祭台,向先蚕神位行礼拜跪。

    ++++++++++++++++++++++++++++++++本章未完待续+++++++++++++++++++++++++++

    [1]出自王维《辛夷坞》: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请原谅此处关于设定的穿越。❤

    [2]先蚕坛:汉朝皇后祭蚕神于东郊,唐立先蚕坛在长安北苑中——“其坛在宫之北苑,高四尺,周三十步”(《文献通考》卷八十七,郊社二十)。唐《开元礼》定之为中祀,皇后亲享先蚕而后亲桑。

    [3]取自清代先蚕坛亲蚕殿内乾隆皇帝题写的楹联:门额“葛覃遗意”,联为:“视履六宫基化本,授衣万国佐皇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