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乔,你这个冤孽竟然也出现了  第七章 疑惑和赌约

章节字数:3143  更新时间:12-05-10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老四这是怎么了?”方绵绵刚洗好澡出来,就看到容菁寒吃力地抚着沈锦然。

    “她睡着了。”容菁寒尴尬地笑了一下,总觉得老四不是睡着了这么简单的。可是她刚才特地检查了一下,发现她身上没有可疑的痕迹。现在她也郁闷的很,就感觉好像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样。

    “喝酒了?”方绵绵上去扶住沈锦然,凑上前嗅了嗅,皱了皱眉头说道:“可是她身上一点酒味也没有啊。老四搞什么?怎么会睡得这么沉?”

    “谁知道……”容菁寒嘀咕一声。

    “你不是一直和她在一起的吗?你不知道谁知道。”

    “哦,是啊。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就在角落里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呵呵呵,我也觉得奇怪呢,老四真是个奇葩。”容菁寒故作大方地笑了笑,把心虚都掩藏在灿烂的笑容之下。

    她答应了顾老大不说,那肯定就不能说,否则……

    她想都不敢想。

    “刚才李观言打了十几个电话过来,问老四到哪里去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估计李观言要杀人了。好了好了,本来还想让老四打个电话过去的,不过看样子她是醒不来了。你先把老四的手机给我,我给他打过去,免得人家担心。”

    “哦。”容菁寒把沈锦然扶上床,把她的手机递给她。

    方绵绵没好气地接过沈锦然的手机,责怪道:“老四现在还是未成年少女,你不要带她到处乱跑,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老四这么漂亮,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们怎么交代?你也真是的,回来这么晚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不知道我们会担心你们的吗?”

    方绵绵终于有了大姐的模样,训导起人来还真是像那么回事。

    容菁寒低头不语,认错态度良好。今天的事情的确是她的错,不过她的确不是有心的。因为担心老四,担心的要死,所以没有想到其他的事情。

    “算了算了。”方绵绵噼里啪啦地讲了一堆之后,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水,不再炮轰容菁寒。她懒洋洋地打开沈锦然的手机,拨通了李观言的电话。

    那边的李观言,一天没有沈锦然的消息,急的要死,正想着要是再找不到人要不要去报警的时候,电话就响了。

    是沈锦然的专属铃声……李观言心里一喜,连忙按下了接听键。

    “然然,你今天去哪里了?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急死了。你要是再出现我都要去报警了。”

    “……”方绵绵没想到平常对人这么冷淡的李观言竟然一下子说出这么多话,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然然,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生气了?”李观言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对你这么凶的,我只是……”

    再这样下去,表白的话都要出来了。方绵绵身体抖了一下,颤巍巍地说道:“那个……那个……其实……”

    “你是谁?为什么拿着锦然的手机?”李观言一听声音不对,态度马上就冷下来了。

    靠,要不要差距这么大。方绵绵在心里狠狠地骂李观言重色轻友。(某岚:咳咳,那个……他什么时候跟你成为友了。某方: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某岚奸笑:那朋友的男朋友,岂不是……某方掀桌:你丫的不要这么龌龊,老娘是这种人吗?某岚:明显就是某方:……)

    “我是老四的室友,咳咳,不好意思,平时叫习惯了。我是沈锦然的室友,我叫方绵绵,我……”

    “沈锦然呢?”李观言不耐烦地问。

    方绵绵怒:“你丫的搞没搞清楚,要是她现在能听电话需要我这个炮灰出来给你发泄吗?”

    “对不起,她怎么了?”李观言能屈能伸。

    “额……”方绵绵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于是放柔了语气,“老四她刚回来,可能是因为太累了,所以睡着了。”她还是没有把老四睡得跟死猪一样这件事告诉他,她倒是不是怕他担心,只是单纯地觉得这样说一个女生好像不怎么好。

    完美的老四,这个形象要保持好。

    “她今天做什么去了?”

    李观言越想越觉得不舒服,以前她读高中的时候,每天忙着学习倒是还好。现在到了大学,原以为她能活在他的掌控之内,可是现在他却越来越感觉事情变得没有那么简单。那个好不容易才对他产生依赖的女孩,现在有了朋友,此刻她又有了新的人可以依赖。他在她心里的地位好像又变低了。

    这算是什么事儿啊。

    “她陪我们寝室的一个女生去见亲戚,大概是路太远了,公车坐得太累了。”方绵绵编起故事来也一点也不含糊,连她自己都差点被骗过去了。

    “哦,帮我照顾好好照顾她,有机会我请你吃饭。”李观言识时务地要和她寝室的几个人打好关系,借此套取第一手的资料。

    这丫的典型的有奶就是娘啊,刚才还对人家室友不假辞色,现在马上变了态度。不得不感叹,沈锦然身边的男人都是极品……腹黑到死的极品男人。

    “哦。”方绵绵也没有想到他态度这么好,顿时对他的不满就消失殆尽了。她大度地觉得刚才一切只是因为他关心则乱,所以乱发脾气,其实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被骗了吧。)

    “明天让然然给我打个电话。”

    “我会的。”方绵绵拍着胸脯保证道:“明天老四起床的第一件事肯定是给你打电话,如果她不打,我就不让她下床。”

    难得遇到这么义气的“战友”,李观言难得好心情地笑了一声。

    方绵绵听着电话里那低沉的笑声,心肝“扑通扑通”地跳啊。她连忙把手机拿离自己的耳边,“今天很晚了,我不打扰你了,再见。”

    “好,谢谢你了。还有,刚才的事情对不起了。”

    “没……没事……”

    方绵绵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有些愣神。过了几秒,她忽然惊叫起来,“妈呀妈呀,我这是怎么了,尼玛,这是老四的男人啊。妖孽啊,妖孽,光是一个笑声就这么销魂了,一般人怎么消受得起。”

    果然还是妖孽和妖孽在一起比较合适。方绵绵忽然觉得李观言和沈锦然实在是很搭,两个都是害死人不偿命的妖孽,就让他们两个互相祸害去吧,不要搭上她这个无知的人类,她一点也不想做炮灰。

    “行啊,跟李观言这么多话说,你们不会是……”

    “你瞎说什么啊。”方绵绵怒视容菁寒,“我是那种人吗?李观言再好也是老四的男人,我怎么可能会对老四的男人有想法。”

    “他们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男友朋友。”别人不知道,容菁寒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沈锦然明显对李观言只是依赖而已,不过这李观言到底爱惨了老四这个祸害。

    唉,也不知道顾老大能抱得美人归不。

    “就算不是又怎么样,李观言就喜欢老四一个,身边其他的女人一个都没有。就算老四现在不喜欢他,可是时间一长谁知道呢?毕竟她现在才只有十六岁,要是我十六岁的时候身边有这样一个人,我肯定爱死他了。”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了。”她容菁寒就赌最后顾老大成功。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容菁寒甩了甩头发,笑得神秘。

    “切,你丫的一直玩神秘,我可不相信你这一套,我就赌老四最终会喜欢上李观言,老三你赌不赌?”

    “好啊。”容菁寒微笑着迎战。“我就赌他们两个最后不会在一起。”

    “赌什么?”方绵绵挑衅地看着她,眼里是必胜的把握。

    容菁寒也毫不服输,回击道:“若是你输了,你……”她狡黠地笑了笑,“以后你结婚的时候必须穿红色的衣服。”

    “坑爹呢,这是……”方绵绵气得要死。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最讨厌红色,任何和红色有关的东西她都避之惟恐不及,要让她穿着红色的衣服结婚这根直接杀了她没有什么不同。

    “怎么?不敢了?没胆量?”

    “谁说的。”方绵绵瞪了她一眼,“要是你输了呢?”

    “我不会输。”因为顾老大从来都不会输。

    “切,你这样算什么,大家都有赌注才有意思不是吗?”方绵绵一定要整死这个卑鄙的女人。

    “行啊,条件你开啊。”

    “好啊。”方绵绵得意地看着她,慢慢说道:“要是你输了,你就在婚礼上穿比基尼转一圈。”

    “你这女人,真狠!”容菁寒咬牙切齿地说道。

    方绵绵摊了摊手,“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就知道你胆量不够。”

    “用我用过的方法来对付我?大姐你真是太搓了,赌就赌,谁怕谁,不过说好了到时候不能反悔,否则一辈子嫁不出去。”

    “好啊,就这么定了,要是反悔的话,一辈子嫁不出去。”

    “击掌为誓。”

    “击掌为誓”

    容菁寒和方绵绵相视一笑,“啪”地两只手掌拍在了一起。

    时隔多年之后,她们依然清晰地记得,因为那一个绝世女人而掀起的一场惊天风浪。

    她们回想起这场恶俗的打赌,两个人既不是开怀大笑也不是后悔不已,而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她们早该想到的,如果命运这么容易被预料到,这样就不是命运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