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渡劫(2)

章节字数:4305  更新时间:12-04-23 23: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缜银果入口即化,一股澎湃的灵气霎时布满全身。陆羽赶紧催动功法,将其转化成灵力,纳入经脉之中。运转一个周天之后,冲入丹田。丹田之中,鸽蛋大小的金丹在高速旋转,发出耀眼的金光,慢慢长大。丹田之中,充满乳白的灵气,浓郁得几乎凝成实质,丹田也在慢慢扩大。筋脉之中还有源源不断的灵力滚滚而来。陆羽周身也弥漫着浓浓白雾。将其身影笼罩其中。

    那座无名雪峰的小山洞里,纯阳子和骆亮正紧张的盯着面前的一方水幕。这是纯阳子幻化出来的。水幕上清晰的显出陆羽所在山头的情景。陆羽端坐在冰坪正中,全身白雾笼罩。

    “师伯,师父不会有事吧?”陆羽紧张担心地问在一旁神情肃穆的纯阳子。

    “有事?能有什么事?臭小子。”纯阳子盯着水幕一眨不眨,口里恶狠狠的骂道。

    骆亮赶紧闭上嘴巴,一脸郁闷望望纯阳子,转而又目不转睛的看着雾气弥漫的水幕。

    “臭小子,别紧张。天劫还早着呢。”纯阳子看着骆亮一脸不爽的样子,心里暗乐。这小子还不错,实诚。

    “嗯。”骆亮答应一声,心里一阵腹诽,你老人家不比我还紧张?还装模作样。

    一天一夜过去了,水幕中情景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这期间除了骆亮静下心来炼化了一枚洗髓丹外,两人一直是不懈的盯着水幕。

    陆羽的金丹已经大了两倍不止,由鸽蛋大小变成了鸡蛋大,而且还在不断增大。此时的金丹似乎已经不再转动,只是陆羽知道那只是转速太快而已。金丹发出的光芒也慢慢变成七彩之色。

    又是一昼夜过去。“咔”陆羽听到金丹忽然发出一声细细的破裂之声。丹破了?陆羽的心神赶紧渗入丹田之中。“咔、咔、咔”一连串破碎之声从丹田金丹上传出。陆羽看到自己的金丹上霎时布满裂缝。金丹发出更加耀眼的七彩光芒。陆羽赶紧把神念附在金丹上,控制着金丹破裂的速度。

    金丹完全破裂了一个模糊的三寸高人影出现在丹田之中。小人儿发出令人不敢逼视的光,七彩闪耀。元婴?陆羽一喜一惊,赶紧再次催动功法,丹田中几乎已成实质的灵力涌向刚刚诞生的小人儿,筋脉之中剩余的天缜银果的灵力也滚滚奔向丹田,一起涌向小人儿。小人儿悬空端坐,一双小手轻轻划动,结成一张张莫名的符箓,小口张开,一股乳白的灵雾被吸入口中。不一会儿,丹田中粘稠的灵雾就显得稀薄起来,筋脉中涌来的灵力也渐渐减少。“咕”陆羽吞下了早已含在口中七八粒天露草还丹,筋脉中的灵力霎时有变得充沛起来。小人儿的形体渐渐凝实,面目也渐渐清晰起来。陆羽惊奇的发现,小人的面目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小人儿不再划动双手,五心朝天,静坐不动。散发的彩光也凝成了一条七彩的飘带环绕在身周。身下一缕剑光耀眼,这是陆羽的飞剑。头顶一颗枣大的黑球熠熠生辉,这是擎天钵。

    元婴这就成了?陆羽一愣神间,忽然感到身体猛地一震,心里悚然而惊。

    “来了。”与此同时,山洞里的纯阳子轻喝一声。骆亮一个激灵,猛地摇了摇有点迷糊的脑袋,朝水幕看去。

    天空上已是风云激荡,浓浓的乌云犹如一块黝黑的铁板,满布天空,越压越低。整个冰坪上空昏暗如夜。刚刚从浓雾中显出来的陆羽的身影再次模糊不清。骆亮紧张地望着水幕,身体轻轻的颤抖。

    “臭小子,别紧张。你师父没事的。”纯阳子看看紧张得脸皮抽搐的骆亮安慰道。

    “嗤啦”一声,声音并不十分响亮,一道水桶般粗细的闪电从乌云中钻出,霎时照亮整个山头。陆羽的身影闪现。

    陆羽端坐不动,双手上扬,一道白光激射而出,狠狠的撞上激射而下的金光。两色光芒在低空相持了一瞬,双双消散。骆亮明显看到陆羽浑身猛烈的颤抖了两下,满头的长发炸了开来,成了一个鸡窝头。

    “轰”第二道雷光接踵而来,陆羽的反应似乎慢了一瞬,金光在陆羽头顶炸开。金光四射,霎时把陆羽湮没其中。水幕上金芒耀眼,骆亮感觉双眼刺痛。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师父。“骆亮大叫一声。

    金芒渐渐散去,陆羽的身影露了出来。陆羽此时已是衣裳破碎,几乎赤裸。浑身乌漆麻黑。但看上去不像有什么事。

    “小子,不错。硬抗两下。”纯阳子赞道。

    第三道雷劫没有马上下来。乌云似乎更低,翻滚的犹如烧开的水。其间金蛇乱窜。陆羽似乎往口中又丢入好几颗丹药。

    “哗”一片白亮亮的足球大小的圆球从云中滚落,铺天盖地地砸下陆羽头顶。在雷球之中翻起一层层的浪花。

    “啊!天罡水雷!”这次发出惊叫的是纯阳子。

    “师伯。怎么了?”骆亮也狠狠地吓了一跳。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元婴天劫怎么会有五行雷?”纯阳子双眼闪烁着,满脸的不可思议。

    “师伯,师伯。”骆亮大声喊道。

    好一会儿,纯阳子才回过神来。继续一眨不眨的盯着水幕。再也不是先前的一副轻松样,满脸紧张。

    “哈。过了。”纯阳子叫道,叫声犹如蛇嘶。

    此时的陆羽浑身金光闪闪,巍然不动,嘴角似乎有一缕血迹淌下。刚才这道雷劫也大大超过了陆羽的预计,一阵雷球铺天盖地地砸下,陆羽只能毫不犹豫的吞下口中的丹药,灵力激荡全身。准备再次硬抗。不曾想一缕七彩光芒从脑海中一冲而下,汇入丹田中的元婴脑中。元婴忽地一动,一股股真元从全身窍穴中破体而出。形成一道凝实的光罩。挡住水雷冲击。

    陆羽硬抗了三道天雷,虽然受了些震伤,但并没有大碍。内视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肌肉骨骼更加凝实,包括五脏六腑都似乎晶莹剔透起来。稍一运转真元,刚才所受的震伤霎时好转。不由信心大增,更加镇定。仰望天空中乌沉沉翻滚的云团,心中涌起一股必胜的信念。

    劫云似乎感受到了陆羽的情绪,云团中忽地“霹雳”一声炸响,整个山头猛地一跳,纯阳子所布阵法外的冰冻岩层迅速皴裂,一块快的石头冰块呼啸着向山下滚落。乌云中爆出一团耀眼的红芒,一颗斗大的火球从云中滚滚而下,落向陆羽头顶。陆羽大喝一声,一道剑光冲天而起,斩向火雷。砰的一声爆响,剑光将雷球击得飞散开来,飞剑也似乎遭受重创,呜鸣一声,倒撞而回,没入陆羽体内,在丹田中震颤不已。火雷球一分即合,依然朝陆羽头顶狠狠压下,但声势明显减弱了不少。“嗡”一个乳白的球形光罩升起,陆羽激发了第一层阵法,堪堪挡住落下的雷球。“轰”雷球爆开,霎时整个山头电光闪闪,火光四射,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地动山摇。“扑”光罩破裂,雷光消失。陆羽长长的透了一口气,赶紧地又取出几颗丹药塞入口中。元婴已成,陆羽真元调动的速度快了何止一倍,但这种对抗对真元的消耗难以想象。

    山洞中纯阳子和骆亮也长长的透了一口气。两人互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骇然之色。

    陆羽飞快的炼化服下的丹药。头顶的乌云已经凝成实质。一块硕大的土块轰然砸下。土块中雷光闪烁。

    “戊土雷!”纯阳子又大叫一声,双眼瞪得老大。心中不由得害怕起来,自己千方百计的怂恿陆羽凝婴渡劫,原本是想陆羽实力增强后,自己的安全系数就会大增。纯阳子似乎几千年的地底生涯,已经把以前的棱角磨光,对未知的危险很是害怕。可谁都想不到,本来小菜一碟的元婴渡劫,愣是让陆羽渡成如此变态的地步。心里不由的万分担心起来。

    陆羽双手打出两道白光,剑光飞出。一齐轰向坠落而下的土块。土块在空中顿了一下,继续砸下。

    一个硕大的黑影飞出,陆羽祭出了擎天钵。陆羽的真元比起以前不知浓厚了多少倍,陆羽的真元不要命似地注入擎天钵之中,擎天钵疯狂旋转,迅速变大。想着土块轰然砸去。“咣”一声巨响,土块四分五裂,向四处簌簌落下,霎时把周边的山体砸得满目苍痍。“噗”一口鲜血从陆羽口中狂喷而出,整个人仰天而倒。

    “啊!师父。”骆亮脸色惨白的一声大叫。纯阳子也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冷汗流了下来。

    水幕中陆羽的身影动了一下,慢慢坐起,从怀中掏出两颗丹药丢入口中。抬起头望着还在翻滚的云团,双眼射出冷冷的光。

    “没事。啊,师伯!师父没事。”骆亮又是一声大叫,这一次声音中充满浓浓的喜悦与兴奋,觉得自己的师父简直就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

    纯阳子点点头,眼神依然充满浓浓的忧郁。“接下来就是庚金神雷了。”纯阳子喃喃念叨。

    天空中云团又在变幻,一道金光从云中射出。一团团碗大的金光团伴随雷声落下。“落金块?”陆羽吓了一跳,心里陡地升起一股危险的感觉,赶紧向挡在头顶的擎天钵注入真元,一边连续激发了两道阵法。擎天钵迎向空中的庚金雷时,头顶已经罩上两层乳白的光照。

    金块和擎天钵在空中不停的撞击,损坏了的仙器也还是仙器。一块快的庚金被擎天钵撞落,每撞落一块,陆羽的身体就剧烈的抖动一下,一口口的鲜血喷在面前的光罩上,乳白的光罩霎时一片通红。

    “咣”擎天钵猛烈的震颤了一下,注入的真元消散,猛地缩成拳头大小,落下地来。最后一块庚金带着雷光砸向光罩。“蓬”外面一层光罩摇晃了一下,庚金被挡住。“扑”光罩只坚持了一会就破裂了,庚金落在第二层光罩上时,雷光消散,向一旁滑去。

    陆羽稳定了一下摇晃的身体,手一挥。擎天钵从一旁飞起,落入手中。幸好纯阳子给陆羽的灵丹多,又一把灵丹塞入口中,霎时将全身亏损的真元补满。元婴炼化灵丹的速度也与以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陆羽深深地调息,将三层法阵一齐激发,擎天钵依旧注满真元,在头顶呼呼旋转。

    “来吧。”陆羽大叫一声,顿时觉得自己似乎真有点豪气干云的味道。只是雷声震耳,声音也无人听见罢了。

    天空中青光闪烁,一根根巨木散发着雷光轰然砸下。乙木神雷!陆羽脸上变色。擎天钵堪堪抵挡了两三根巨木,便颓然落下。扑“”第一层光幕破裂,”扑”第二层光幕破裂,“扑”第三层光幕破裂。“噗”最后一根巨木砸在陆羽的前胸,胸骨破碎,胸前顿时血肉模糊。“噗”陆羽仰天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被撞得在冰面上向后滑移了几十米,堪堪在冰坪边沿停住。整个冰坪顿时四分五裂,一块快巨大的石块冰块下山下滚去。

    陆羽没有倒下,剧烈地咳嗽几声,一股股的鲜血从口中涌出。整个人就成了一个血人。陆羽这次什么也没有拿出来,擎天钵、飞剑都已收入体内。只是面目狰狞的望着天空。

    “只能指望你了。”陆羽默念着,用神念拼命想催动存于识海中的世界种子。按纯阳子的说法,它是能抵御天劫的。至于如何抵御,纯阳子也不知道。陆羽现在已经是山穷水尽了,也只能宁可信其有,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天空的云团还在翻滚,白,红,黄,金,青,五色轮流闪现。

    “五雷齐聚。完了!”纯阳子彻底傻了。

    “呼。”毫无征兆的一股旋转着的黑风从空中落下,霎时把陆羽罩在其中。

    “撼荡熏风?老天,你真是不想让人活了啊!”纯阳子向天惨呼一声,摇摇欲坠。

    陆羽只觉的一股怪风从七窍穿入,霎时走遍全身,然后冲向脑海。神念顿时昏暗,识海也似乎就要枯干。“神念冲击。”陆羽大惊,老天爷你太变态了。渡劫还渡出这玩意儿来。

    陆羽顿时脸色灰败,也摇摇欲坠。

    就在这时,一圈七彩的光芒从陆羽识海中荡漾开来。一圈圈扩大,周围的黑风一扫而光,全部吸入彩光之中。彩圈还在不断扩大,向天空无限延伸。

    天空中的雷云还在不断孕育,五色光芒越来越浓烈。“呼”彩光扫过。漫天的乌云一扫而空,五色雷光顿时不见踪影,满天阳光灿烂。

    陆羽还在苦苦挣扎,神识受损,那种痛苦难言。

    彩光慢慢收缩,没入陆羽识海之中。一股甘泉般得清冽从头灌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