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耀目之星  第五十九章 大漠逐鹿谁是英雄

章节字数:3322  更新时间:14-06-25 15: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卿宁冷冷的走进捆绑着蛇人的帐篷,白芷屏紧紧的跟随其后:“说!谁指使你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卿宁的语气也是如寒冰一样,对待自己的敌人,难道要用春风一般和煦的语气吗?卿宁的问话面对的,是进门,第一个蛇人。

    此蛇人看着卿宁,满脸的不懈,一扭头,不理会她。而卿宁手中皎月刀凝结的匕首一闪,血光乍现,幸好卿宁前世是一位很有水准的医生,只是在这个蛇人的穴位上一扎,此蛇人就这样死去,流血不多,对于第一次见识杀人的白芷屏来说,震惊是一定的,但是打击还能够承受。

    同样的问题,面临着第二个蛇人:“谁指使你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还是没有说,同样,还是死,但这次是血腥的,一刀刺入心脏。血顺着皎月刀滴答滴答,再喷涌而出,幸好白芷屏躲闪的及时……

    到了第三个蛇人那里,卿宁的声音已经寒冷的犹如地狱的召唤:“说!谁指使你们的,目的又是什么?”蛇人在生命的恐惧下,犹豫着,而现在,卿宁已经容不下他一丝的犹豫!刃起尸落,活活的,蛇人被拦腰斩为了两截,从小便养尊处优的白芷屏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已经开始了猩猩作呕。

    卿宁好像是有意刺激她似的,手起刀落,风一样轻盈的身法之下,十五个蛇人,已经变为了十三具尸体和两个颤抖得几乎疯掉的蛇人。

    “你们俩,谁先说谁免死!”两个蛇人艰难的爬起来,一个狠狠的按倒另一个,争抢着说到:“我们的东蛇王见你们生的貌美,欲命小的们带回去册为王妃……”

    他的话,卿宁自然不会全信,蛇人向来是冷血闻名,作恶多端,说什么册为王妃?说是带回去糟蹋倒是实情了!

    话不多说,卿宁毫不留情的杀掉一个蛇人,留下了另一个蛇人,而她杀掉的,是刚才讲话的,而留下的,却是被按倒在地的,因为被按倒在地的蛇人,不是因为力量不够,而是刚才,他出现了一丝犹豫,一丝伙伴的情感……这样的蛇人,也有理由多活一段时间吧。

    回眸再看白芷屏,竟然,已经脸色煞白,晕倒在了身后。

    卿宁却是一阵不耐烦,快速的掐了掐白芷屏的人中,白芷屏只觉得昏昏沉沉的,才苏醒过来,看到眼前的尸体狼藉眼看又要晕过去。

    “白芷屏,你如果不想总是晕在这里等着他们蛇王来娶你,就赶快起来用火把尸体烧掉!”看着白芷屏那出息的模样,卿宁简直都要怒了,白芷屏也真的是冤枉,赶忙闭着眼睛一把天火,放了出来……

    “白芷屏,我要去进行更为刺激的历练,你可以选择和我一起,也可以自行回去。”卿宁虽说是这样问话,但凭着她对白芷屏的了解,相信她还是会选择一同前往的。

    见识了昨日那番杀戮的场面,白芷屏今日还是没有缓和下来,看着卿宁的眼神,说不出的怪异,仿佛在研究着这般血腥的卿宁是否属于人类。不过她也真的没有离开的打算:“不就是去找东蛇王寻仇嘛,去就去!”白芷屏嘴上说着如是,其实她也知道,蛇王派来的属下首先攻击的是她而不是卿宁,要说卿宁对于蛇王如此耿耿于怀,也许可以归结一点为队友受到袭击,总之,自恋的总结,可以说有一点原因是为了她。不过白芷屏这种自信自负到自恋的想法显然是与卿宁真实想法不符的,对于卿宁来说,东蛇王就是侵犯到了自己的利益,是敌,就要灭!

    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出发。自然,昨日唯一一个幸存的蛇人此时便是发挥了其存在的价值,只是冷冷的一句:“东蛇王府,带路!”

    此蛇人如今竟然死性不改,仍然有些不服,脚下却是着实动了,带领着二女向东蛇王府走去。眼中一道怨毒的光一闪而逝。“既然你们杀死了我的族人,那就大家都别好过!我们东蛇王,也是你们这些蝼蚁一样的人类可以窥视的吗!”心里这样想,蛇人不禁加快了脚步。

    他的这个细微的举动,神经大条的白芷屏也许难以发觉,但不代表着心思缜密的卿宁没有观察到,心中一凛,“一定有诈!”。

    “你,在我们前五米处带路,和我们保持这个距离,若是你敢跑,我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卿宁找出了一个让其打前锋的对策。

    白芷屏却是牢骚不断:“怕他跑了还让他离你那么远,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这个怪人!”

    卿宁狠狠的白了这个近乎白痴的家伙一眼,也不管她要如何评价自己的做法。

    然而那边正在执行这种做法的蛇人阴阴一笑,“让我逃跑?抓到你们两个,我邀功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逃跑!”

    已经在大漠中行走了四天了,卿宁和白芷屏可谓是筋疲力尽了,而蛇人的目光中,恶毒的感觉已经越来越盛,就在前方,就是前方了,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们蛇族祖先的智慧。

    “停!”卿宁忽然的何止生,让白芷屏不由又开始怀疑这个人神经不正常。

    “又怎么了?我说卿宁,你能不能不每次都这么疑神疑鬼,吓人一跳啊!”

    “我感觉前面有些不对!”卿宁细细的感知着,她这一句话,令那蛇人身体不由一震。

    白芷屏显然并未在乎这个:“请问卿宁大公主,您是凭着空气流速改变,还是魔法波动异常,判断的结果啊!”白芷屏想,自己简直要被卿宁折磨疯了。

    “凭直觉!”卿宁此语一出,噎的白芷屏怎么没一口血喷出去,直觉?老娘就直觉这里没事!老娘还直觉你脑子有事!不过这些日的相处白芷屏的脑袋也学得灵光了,大脑这样想,但嘴上并没有说出来。

    只是冷哼了一声:“抱歉,你的直觉我不信!”

    说完,大摇大摆的向前走去。

    看着白芷屏走了三四米都没有丝毫问题,卿宁开始质疑自己的,直觉了:“不会呀,危险的感觉很强啊!”

    其实卿宁现在所体会到的感觉,绝对不是她认为的直觉这样简单的道理,其实,卿宁的直觉还是来源于她那强悍的精神力,和她觉醒开始就在潜移默化中修炼着的【星辰眸】。星辰眸的大成阶段可是能够看穿一切事物的,包括鬼魂,灵体,和——幻境。

    “啵~”轻轻的一声,仿佛湖水荡漾的一圈涟漪,但这,可不是简单的涟漪声,因为白芷屏就这样消失在了,前方五米处。

    那俘虏的蛇人此时开始了肆意的狂笑:“哈哈,还是中计了吧!超强的感知力又怎么样?蛇蟒幻境有去无回!”如此得意之后,这蛇人在卿宁没有及时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是先行遁进了脚下的沙土之中。

    而卿宁此时难道真的在震惊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皎月刀凝形与手上,沙土在蛇人炉火纯青的遁术下只是沙沙的顶起一道极不明显的土丘,卿宁从来不是什么手软之辈,看准了方向一刀刺入,鲜血喷涌。以防其未死,弯弯的皎月刀刀刃一拧,鲜血狂喷,这次却正是溅了卿宁一身,白衣已经染上大片的血渍。拔刀,回首,凝视着白芷屏消失的方向。

    救,还是不救呢?

    对于敌人,卿宁从来都是无情无义的,但白芷屏是自己的队友,虽然她对自己充满敌意,但她究竟是自己的队友,于是,卿宁走进了幻境结界,其实她没有发现,她的另一个理由却是,芷屏是垩屏的妹妹……

    冲进幻境,便发现,数以千计的蟒、蛇都想着一个方向聚拢,哪个方向一定是白芷屏的所在了。奇怪,整个蛇蟒幻境给人的感觉都是欲望血腥与杀戮,但这混沌的一切之中,竟然透露着那么一丝清明?

    不管了,要赶快救白芷屏才好。

    “白芷屏!到我这边来!”卿宁虽说是大喊,但她也知道,白芷屏现在的处境也是被动的,她能够做到的,最多就是向自己这里缓慢靠拢而已。但只要她有着这样的意识,再小的鼓励也是一种支持。

    卿宁真的是想对了,白芷屏自然是知道卿宁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但是毕竟这次是自己找的麻烦,卿宁也是做了劝告,即使现在自己肠子都悔青了也是无济于事,平时自己对她那般态度,如今自己也只有独自报销在这里了……但现在听到卿宁来帮她了,明知凶险竟然不是弃他而去,患难见真情,白芷屏本身也并不是很坏的女孩又怎么能不感动呢?不管今日能否出去,这份情白芷屏却是记在了心中。

    卿宁看着聚集在这里数量庞大的蛇蟒,一时之间竟然是无计可施,这宗手足无措的感觉是她不喜欢的,不管太多,卿宁认真的感知了一下令她感觉到清晰的那条气息的方向,便是冲向了自己与白芷屏最近的那一边,开始了对那些蛇蟒的攻击:“皎月醉心!皎月刀”“千发刺蔓!”

    即使这些蛇蟒都是很低级的魔兽,但总归是数量过于庞大,卿宁此时的处境也改变了平时优雅的状态,身上的衣服,也是沾染了很多令人厌恶的蛇类粘液,卿宁与白芷屏间的距离拉近的微乎其微,这些被关入幻境的蛇蟒竟然更害怕火属性,这也正是白芷屏得以坚持如此之久的原因,因为卿宁毕竟攻击的是一边,而白芷屏却是遭到了围攻,四面八方的蛇蟒袭来,还得益于她那声势浩大的大范围魔法攻击技能,但是范围大同样消耗也是巨大的,魔力眼看就到了枯竭的临界点,此时的卿宁也是面临了真正地危机。

    幻境中的蛇蟒是无穷无尽的,即使他们最开始攻击的核心是白芷屏,但潮涌而来的一波一波的蛇人也即将包围卿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