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人面桃花弄清风 酒醉沉香别样红(排版)

章节字数:4393  更新时间:13-09-07 14: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嗯哼。。。全部的排版均已完成了。。。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阿梨。
-------------------------------------------------------------------------------

楔子

    
此时此刻,站在绿瓦红墙之中,一抹新绿踏破红墙而来。她一袭红衣站在院内,小心翼翼的看,看的她轻笑出声来,可不。那奋不顾身之态竟是像极了....像极了那天他在雪雨中驾马飞驰而来,我站在城墙之上,看着他紧皱的眉,如刀似练。他衣衫上沾了几缕新泥,那是他少有的失态,而我...却看得停不下来。我曾无数次的问,情意到了极致...应是哪般光景,我曾想过千千万,却从未料到...竟是今日这般。她朱红的裙摆极地,任由那宫婢相牵,“吉时已到,起轿!”她只身坐上喜轿,身后喜乐声震天。“皇后来了,皇后来了!”几个小童早已被这热闹感染,竟不自觉的追在那喜轿两边。


她抬起手掀开一缝轿帘,冲那小童一笑,眉眼弯弯,笑意如春风拂面。“皇后娘娘长得真美!难怪皇上后宫佳丽三千,却只取这一瓢而饮。”她放下锦帘,目中清明一片,漆亮的眼眸弯弯似月,“不相干的。别人的喜乐又与我何缘。本是我嫁人,看那旁人的神情,却个个都喜乐的像是轿中坐着自家闺女一般。这乐从何来?这喜又从何来?个个乐的跟捡了钱似的,看着就讨厌,越看越讨厌。”她敛着眉,轻声一叹。“唉。”她方才开轿帘的时候默数了一遍,这喜轿由三十一位士兵与三十二位带刀侍卫团团包裹在中间,她压根也没看见什么市井小童,全是黑压压的人脑袋。所以....这逃...是逃不掉了。


她轻轻阖上眼帘,任由那春风钻缝隙拂面,“唉...你怎么还不来。”她静静的言,话语中含怨。只听那人群中有人言,“唉,自是倾国的容颜,却可惜这皇后疯癫。听闻当日那冷公子战败,死于敌军的乱箭,她孤身犯险,大军全军覆没,她就在那死人堆里翻了一具又一具血肉模糊的脸,传言她回时神情恍惚,脸颊沾血,紧握着那被血染透的玉佩喃喃自语,她不停的说,桃花开了....自那日过后,她便痴了,总坐在那城墙上拿上一支桃花,念念有词的等着公子归来。唉...也不想想...都三年了,要是那冷公子还在,又怎会不回来。”一人问,“那皇帝娶她作何?”那人笑言,“你有所不知,这皇帝已倾慕如小姐多年,数次下聘都被小姐的父亲推了去,直到那日....那日...唉...不说也罢...往事过去的便都过去吧。忘了便忘了,这样于她却是最好不过的。”


“进宫门!”轿外宦臣嗓音尖利刺耳,轿中女子垂着目,不闹也不言,突然她嗤嗤一笑,泪珠打湿了衣衫。“你怎么还不来...院内桃花开了又败,败了又开,你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我曾问过你,你对我说的话里有几分假几分真,你说九分假,一分真,我问你哪一分,你说你的名字,你的名字是真。你后来又问我,我对你又有几分假几分真,我当日跟你说我对你没有一分真,全是假的,就连那名字也不是真,你笑的那样开心,我没有告诉你,其实当日我骗了你啊,其实....除去我的名字,其余的全是真...其余的全是真....我对你笑是真,对你哭也是真,我说我离不开你....也是真,你来吧...来带我走吧...带我走吧....我等了你太久了...我累了....不等了。”

半晌过后,轿外那宦臣请了多次仍不见她下轿,一掀轿门,只听,“传太医!皇后....皇后薨世!”只见那轿内女子的胸口处扎着一把尖刀,血如喷涌....那一日春雨细如丝...早春的树杈上,开了第一朵花,时光荏苒,光阴流转,回到十五年前的那天,那天的瑞都万物升腾,生机不变,那天....他们初见....

--------------------------------------------------------------------------------
第一章正文


瑞和九年。正是赏花时节,许多文人墨客也不远千里来到瑞都一睹百花争艳。赏景之余也清闲的吟诗作对陶冶情操。桃林深处,地落红衣,叮叮当当,绣鞋银铃作响。山洞中人一惊,微微眯了眯眼,一声轻哼中透尽了不屑。来人呼吸声很轻,头上的两个丸子髻被水蓝色坠带,松松的绑在脑上,所到之处三寸露珠飞扬,漆亮的黑眸内带三分倔强,耀三世之柔光,见那不远处春桃万树,浮霞万丈,少女浅浅一笑,唇畔漾出两颗梨涡,加快了脚步。我叫繁如潋,是繁家二小姐,芳龄十二,今日偷偷跑出家来,是因为我家私塾里的教书先生说了,要是今年还没背完女戒就要被禁足三个月,话说前年我在竹林里背的时候被打了手板,去年在花圃里背的时候被饿了肚子,所以我今年决定来桃林里试试。


找了颗桃树,靠在树下听着花瓣磨风擦地而行,一切的一切都恰到好处,嗯....要是带了书来就更好了。“噗通!”只听从树上掉下一颗桃核,繁如潋猛地一抬头,只见一白衣少年正靠在树上慢条斯理的啃着桃子,一副旁若无人之态,气的繁如潋牙痒痒,“哎。”繁如潋没好气的对那少年言,少年啃桃的动作一顿,冲着她微微侧过脸来,浅浅一笑,那张素白的脸上挂着与世无争的笑,漆黑的眼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漆黑的瞳仁内将万物收敛,不见落花,不见清泉,她亦未从中看到她的脸。白衣少年微微挑着眉,看着繁如潋,又看看那地上的桃核,半晌方言,“桃花开得正好,云华有幸与小姐为伴。”只见那说话之人一脸的理所应当。不料繁如潋却瞪了他一眼,拍拍衣服,转身换了颗树下蹲。


那人摇了摇头,闭了目,不一会儿,咔嚓咔嚓的啃桃声又从树上传来。半晌,只见繁如潋身上的桃衣已堆成了座小山,心中琢磨着,嗯....估计这会儿爹爹也应该发现我丢了,是时候回去了,一转头,却见身旁那树上空空如也,那白衣少年已不见。














半个时辰过后,繁如潋正站在第二个岔路口上拢着眉,踌躇不展,心中想着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该问问路边那个啃着手的小姑娘,这时只听那远处传来一阵琴音,繁如潋心中大喜,
终于找到组织了。顺水而行半晌,只听那沿路的琴声越来越近,眼看就在眼前,噗通一声,繁如潋突然往下一蹲,嗯,前面有人。定睛一看,竟是当初那个在路边啃着手的小姑娘,她身穿红色小袄,头上扎着两个元宝头,抓着个竹篮,脸上甚红。只听那小姑娘奶声奶气的对着面前的瀑布说,“公子,师傅让我来送药。”瀑布没动。琴声未停。过了一会儿只听那小姑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瀑布内传来琴弦崩断之声,那人轻声叹了叹气,打着伞从水帘内走了出来。


小姑娘大喜,正要上前,那人却出了音,“回去吧,出云。”那声音出奇的清透好听。看那小姑娘的神情八成是在琢磨着该不该再哭,青衫少年接过了竹篮,转手倒入了水中,他说,“去。”小姑娘扁了扁嘴,三步一回头的离去了,一旁草丛中藏着的繁如潋,正琢磨着要不要就这么悄不吭声的跟着那小姑娘走了,身旁一阵薄荷凉香扑鼻,“在看什么?”身旁人问,繁如潋眯着眼,头也不回的言,“别吵,还没看清。”“呵....”只听身旁之人竟轻笑出声,繁如潋一回头,只见那青衫少年正捧着琴,站在眼前,清隽苍白的脸上,目若死水寒潭,与水光交相辉映。他说,“我叫冷清年。”


繁如潋方裂了裂嘴,还没来得及笑,唇角便映出梨涡两个,“我...我叫....”只听身后,“小姐!”有人快步跑来,“婉姐姐...”繁如潋惊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贴身侍女婉柔瞪了冷清年一眼,飞快的拽着繁如潋跑开了。冷清年身后,有一黑衣人伏地,言,“少爷,查否?”冷清年目生寒冰,薄唇中吐出一字,“查。”只听路上,婉柔对繁如潋言,“小姐!你一个女孩子家,以后还是不要跟在野外碰到的陌生男人说话的好。”“.....爹爹发现了吗。”繁如潋问,婉柔皱着眉想了想,“老爷?没吧。老爷....正忙着呢....”










半晌二人出了桃林只听,“哈哈哈...”三声干笑,二人顺着笑声一看,果然,人群之中,被簇拥着的那个锦丝墨缎的男人正是繁家之主,繁相淳是也。繁如潋也摸不清他到底是生气不生气,只得悄不吭声的拨开人群,挤到繁相淳身旁,低声一喊。“爹爹。”繁相淳笑言,“如儿来了,快和各位叔父请安。这位是季先生。”“季先生好...”“这位是江叔父。”“江叔父好久不见。”“这位是冷叔父,还记得吗。”“冷叔父好。”繁如潋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一一照过面,将她那平日里的悠哉悠哉压下了一大半,只是低着头,红着脸,甚是娇羞。本来嘛,大家闺秀不都是这样吗。“见过爹爹。”只听一旁有人出言,只见一青衫少年向冷家主行了行礼,转过头来,一副寒潭美目正与她四目相对,一瞬间,电光火石交接,二人皆是一愣,心中思绪万千。(繁如潋:又是他...冷清年:哼....)


一旁冷家主仍是不自觉一般,“繁小姐,这位是我长子冷清年。”“繁小姐。”“冷公子。”人言语吝惜的可怜。这时只见不远处一白衣少年指尖把玩着一把白玉绸扇,腰携佩环,迈着流星大步款款而来,不料和繁如潋四目相对的瞬间,脚下一绊。“这位是我次子冷云华。”冷家主又言,繁如潋干笑三声,“哈哈哈....云华公子。”“繁小姐。”冷云华面色纯然,一脸的人畜无害,优哉优哉的摇着羽绸扇,一副翩翩公子之态,二人各怀鬼胎。
(繁如潋:是他。冷云华:桃花小姐。冷清年:哼。)











只听不远处,“吾皇万岁,闻帝亲临,臣等惶恐....若...若...有礼数不周之处...还望吾皇....”不远处御鸾之上美酒飘香,只见一暗色绸衫少年有若丹青泼墨般斜倚在鸾椅上方,那瘦削的几近苍白的素面之上,映着一副傲慢乖戾之眸,似是难耐般紧锁着眉端,玩弄着手边的白玉扳指。微微向上掀起眉眼,眸内幽暗的紫瞳流转,只觉冷利逼人。被盯上之人则有如芒刺在背般不安,不住的颤抖着,仿佛只少年一个眼神便足以灼伤他至魂飞魄散。(繁如潋:皇上。冷云华:皇上。冷清年:.......)“爱卿多礼。”那略显苍白的薄唇,微微扯了扯嘴角,“看得出这桃园爱卿是用了几分心思的,堪比皇廷。”“臣...惶恐...若...若能讨得圣上欢心,臣愿肝脑涂地将此园林进献给圣上...还...还望...”“呵...”少年一声嗤笑,示意酒筹已空。“照季卿家所言,倒是我大内工匠皆下品之不堪入目了?”


话音未落只见季允风跪倒在地,不住的叩首,“圣上...饶命...臣万万不曾有此玷污圣上之念...圣上明察...臣...”只见地面已被鲜血晕的殷红点点,榻上少年却丝毫未有动容之意,身边几位大臣已开始为之请愿,只见榻上少年缓缓走下御撵,秀弱的身形有些病态的纤细苍白,双眸潋滟,阳光似有几分过于明艳,引得少年微微眯眼,“季卿家快快请起,朕又几时怪过你,几句玩笑而已,倒是季卿家心思缜密,懂得朕心所向。能得以能工巧匠于大内,朕倍感欣慰。卿家又何罪之有呢?”少年示意身边近侍扶起季允风,便自行踱步向桃林,只见所到之处众人匍匐,少年脸上挂着浅薄的笑意,目中空无一物。方巧走到繁如潋身边时,繁如潋“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皇帝脚步一顿,瞥了她一眼,(冷云华:废物。冷清年:废物。繁如潋:@#@¥#¥……%&*)随后便隐入了那密林之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