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酒色灯风夜渐寒 江照重楼别洞天(排版)

章节字数:2820  更新时间:13-02-08 14: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终于第二章也修完啦.....撒花.....

人物简介今天出....大家注意查收.....

人物设定有微妙的变化....

被砍了哪些人  今晚就见分晓.....阿梨把第二章重新写了一遍.....

麻烦大家再看一遍啦.....

------------------------------------------------------------------------------  

我娘曾说过....哦不....我娘死得早....我是听人家说我娘曾说......每个人都有阴暗面,那些藏在黑暗阴冷处的念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生根发芽。有人埋得深,有人埋得浅,这个是因人而异的。打个比方,比如说我,动心思的时候嘴角会不自觉的往右微微一撇,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人说,我总是心中想着什么脸上就挂着什么,注意,不是我不想藏,只是我自己以为,我已隐瞒的天衣无缝了。所以当你遇到一个看上去纯良如玉之人的时候,就要小心。比如....眼前这个。“如小姐,巧遇巧遇。”,只见一白衣男子从树后走来,手持扇,腰系玉,面生纯然,不巧还挂着抹人畜无害的浅笑,漆亮的眼眸微眯,


其实眯眼的弧度是很有技巧的,眯的过小,容易让人以为他眼神不好,眯的不够小,以繁如潋的眼神也看不大出来。他为人是圆融的,腰上系了玉佩,扇上就不挂扇坠,只手拿着支丹青纸扇,却从不学那文人墨客,用那扇柄来替人指点江山,更不学那不修边幅的知府县令,有事儿没事儿都一通扇,嗯,对,就边上那个,啧啧啧....扇就扇吧....还拿袖子擦汗....擦汗就擦汗吧....居然还掏出块手巾醒起了鼻涕,啧啧啧.....不雅不雅.....“原来是云华公子,幸会幸会。”繁如潋方准备拔腿就走,却见那冷云华眉目躲闪,走得比她还要快,手中还藏着块雪白雪白的丝巾,繁如潋心中一动,几步跟了上去....










半晌过后,眼看繁如潋跟着跟着竟跟出了半里地,四周早已是荒林,前白衣那厮仍是走的气定神闲,突然身旁只听一声鸟鸣,吓得她快走几步,将二人的距离从二十丈缩短为十七寸零八公分,不料那厮一转头,繁如潋言,笑的脸上有些抽筋,“呵呵呵....真巧。”冷云华仍是面色纯然,温润如玉,只是那眨眼的瞬间,漆黑的瞳中滑过一丝狡黠的笑,让很久以后,繁如潋都一度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只见他一本正经言,“别哭,左右不远有恶兽。”当时繁如潋也是胆儿小,说白了也俗称怂,当时竟然点头如捣蒜一般,过了很久以后,某一天,准备午睡的她突然猛地一拍脑袋,咬牙切齿的骂了句“衣冠禽兽。”那哪是什么荒林,明明就是砚宫后的梨园。不过,当时的她却当了真,一路低着头,紧紧跟在冷云华身后。


半晌后,冷云华到了砚宫侧门,前有那冷香凝玉两位大宫女站在侧门水帘之前,“云华公子请,宴将开了。”冷云华走了两步,又突然回了头,身后空空如也,他摇了摇头,嘴角裂出一道笑痕,随那两位大宫女入了檐云后殿。再看那边,繁如潋闷头走了一阵,猛地一抬,发现不见那人,心中有些急,多走了几步,抬头看见一个门洞,上写,“紫轩阁”三个大字,院内竟种满了梨花,远远望去仿佛天公做美,让四月的天,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而后她做了个影响终生的决定,笑眯眯的看着那梨花,龙飞凤舞的伸爪,“吧嗒。”就近揪下了一支。树有点高....自然,她从不觉得自己矮。


繁如潋得蹬着树杈,才能够得着。突然只听身后,“咔嚓。”地上的枝条被人踩断,繁如潋一回头,只见一黑衣墨发紫眸少年正抱着双臂,在树下饶有兴致的看,他一笑,紫眸中碎落的阳光,险些灼伤了她的眼。“你胆子不小。”他话语声带着几分嬉笑,似是漫不经心,眼中却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意。听完这句繁如潋一个脚下不稳,险些摔下来。
“臣女不敢,惊扰了圣驾,臣女知错,这就走。”看她在一旁低着头,抠着手,那模样,不了解她的外人多半也就相信了。皇帝木着脸,看着她走出了两三步,方言,“算了,来给朕斟酒。”往里走了几步,只见一木漆小亭坐落在白梨之间,


三两个酒筹倒落在栈道边,白梨花瓣被人扫成一小堆,堆落在栈道左边。小皇帝没看见,一脚踩了上去,白梨花瓣就噗的一声,飞了漫天,紫眸少年猛地回首,几片花瓣挂在他眼前的鬓发之上,他皱着眉随手一扶,却不知还留了三五片。紫眸少年只身坐在栈道边缘,手肘随意的搭在膝间,言,“酒呢?”他皱着眉看了看繁如潋,繁如潋也一脸无奈的看向那紫眸少年。少年偏了偏头,发现看不见里间,不奈何,只得起身,入了里间,繁如潋跟在他后面。“要你何用。”小皇帝偏了偏嘴,有些不高兴了。这话小皇帝随口说说,不料在繁如潋听来,可道是那天雷焚地火啊,吓得她立马走到小皇帝身前,抢过了酒筹,“臣....臣女来。您...歇歇。”少年也当真不客气,立马坐在了那方桌前,闭着目,手指轻叩桌面。


繁如潋在里间寻摸了半晌仍未见酒盅,眼见着越走越里面,只见一道门口竟有微弱的烛光,她伸手一推,只见一女子身着亵衣,正一脸莫名其妙的向她看,“对不起。”她猛地关上门,快步离去,到了栈道,只见那黑衣少年已是自斟自饮半天,见她来,瞥了她一眼,自言自语道,“哼....朕本不相信有人误闯本院,只是你手脚这么粗野,到实在也不像故意安插进来的眼线。”“啊?”繁如潋没听见,“无事!”少年脸上已是铁青。“斟酒。”黑衣少年命令言,繁如潋吓得手抖如筛糠,倒了半杯在杯里,半杯在少年身上。祈墨研黑着脸,倒了两杯酒,将一杯重重的放在她眼前,“喝。”


繁如潋从没喝过酒,还被吓得一口闷了整盏,只觉那五脏六腑都烧的厉害,“味道如何?”祈墨研问,繁如潋苦着脸仍言苦中有甜,不料那黑衣少年竟嗤笑出声,“还好。”繁如潋问,“什么叫还好?”少年冷着脸言,“要先说请问圣上,再说何谓尚好。”繁如潋忙言,“请问圣上,何谓尚好啊?”祈墨研鼻中一哼,“假的听多了,未免也要听些真的。你倒是好一个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啊。”“臣女不敢。”繁如潋噗通一跪,祈墨研默默扶额,“起来。无需怕朕。该说就说。”繁如潋琢磨了一会儿,自己起了身,揉着膝盖问,“那请问圣上,方才臣女找酒之时碰到一个身穿亵衣的女子,不知她做了什么错事,皇上在惩罚她吗?”

祈墨研眸中一紧,“惩罚了太多,不知你说的是哪个。”“就是东厢房那位姑娘。”祈墨研微微扯开嘴角,缓缓一笑,“正是。怎么,姑娘于心不忍吗?”繁如潋一本正经言,“正是,臣女居安思危。”祈墨研大笑三声,“好一个居安思危,就冲这句话朕饶了她。你回去吧。”繁如潋大喜,“谢圣上。”乐颠颠的叩别出了院。半晌,一男子从栈道旁走出,祈墨研冷眼观天,“一个小姑娘尚可大摇大摆进了后殿,朕甚感忧心。”黑衣人一愣,“臣请圣上治罪!”“....不必。”祈墨研紫眸中一冷,幽暗中透着寒,“给梅花添些新泥。”“.....是。”


少年斟了杯酒,浅尝,“啊!”只听身后东厢一声女子的喊叫,半晌黑衣男子将那尸身缓缓拖出,找了一块梅花开得正香的土壤,将那女子埋入其内,少年看着他干净利落的手法,缓言,“人总是这样.....自讨苦吃....总以为自己是那个例外,却殊不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