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山涧淋漓 雾霭崆峒听雨眠(排版)

章节字数:2767  更新时间:13-02-08 14: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又一章大修完成了.......

修文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昨晚还写了一半的番外  是陆沿歌陆小姐的估摸着今晚就能发了.......

前两天网不好....今天一看发现主页君变得好长............

投票不见了......

不说闲话了  大家继续吧
--------------------------------------------------------------------------------

当日的晚宴,祈帝邀邻国司仪赴宴,宴中,祈帝册封了一位邻国郡主为妃,只见那女子捧着册封的文书低着头,跪在那大殿之上,在繁如潋眼中远远看去,竟像极了今晨祈帝东厢房内的姑娘,当夜邻国司仪大喜,当众签下了农商往来的文书,和祈帝痛饮到了子时,方红着脸,迈着琐碎的步子,被别人扶回了内宫。不知怎的,繁如潋隐隐约约感觉,今夜里祈帝的目光内透着寒凉。他身居龙鸾之上,看着阶下群臣饮酒高歌,歌颂着上古丹青千秋万代的荣华,他心中,是嘲讽的吧。想来这些臣子用来劝谏的话也就是那几句,听来听去也会腻....所以久闻历史上帝王酒池肉林,三下江南....想来也是被逼疯了。


在我看来,有时候皇帝不是为了给自己早已膨胀到不行的物质欲上,加一点无关紧要的东西,他们只是好奇...好奇为何一些他们不曾拥有的东西,会让旁人舍之不弃,归根结底....不过是不平衡感罢了。“如小姐。”繁如潋猛地回过神来,只见一白衣少年正笑吟吟的看着她,面色纯然。“云华公子。”繁如潋亦笑吟吟的回看过去,“方才不见小姐,云华好生担心。”冷云华又言,说的理所当然一般。繁如潋笑言,“不巧是走丢了,有劳公子费心。如潋酒喝得有些多,就不陪了,改日再聊。”繁如潋转身便要走,冷云华点了点头,看着她离去,她走得极快,三两步便没了身影,冷云华三声大笑,将那扇面猛地打开,却见那扇面空空如也。


“丫丫的呸!阿嚏!”繁如潋在回路上咬牙切齿的打着喷嚏,那人明明半刻前是想着置自己于死地吧,不然单凭一个小姑娘又怎能大摇大摆的进了皇帝寝殿,守卫在哪?婢女又在哪?若不是有人故意安排......想来那日的种种巧合竟让她打了个寒战。突然想起今晨冷云华急促的步伐,看来,自己是险些撞破了他背后筹备之事了,“丫丫的呸!”想到这儿,繁如潋心中不禁又一声暗骂,衣冠禽兽。突然前方昏黄的灯火下,行着一人,缓缓撑着纸伞。那人回头一看,目若死水寒潭,竟是冷清年。“公子为何撑伞?”还没来得及过脑,繁如潋便鬼使神差的蹦出这句。


只见那青衫少年唇角微微弯了弯,温润如初雪,缓缓收了伞,“本是不喜亮。方才出神,竟忘了已是入夜。”月华照在他温润如玉的脸上,那是种特有的沉静温良。“小姐此行何处,清年送你。”他言,声音有若水波碰撞之音,繁如潋扭脸想了想言,“好。”一路上,他总是冷着面,话少的可怜,在他看来,仿佛不说才是最自在的,那神情常人若是看上一眼,话匣子就关上了。可是繁如潋从不觉得自己是常人,见到个话少的她更开心,这下好了,终于轮的上她说了,“其实我觉得吧,今儿册封的那个姑娘长得还算可以,就是脸太白,跟掉进面粉缸是的,眼白太多,双眼皮剌也不自然,公子你觉得呢?”


冷清年一愣,皱着眉,脸上有些红,“是吗。”繁如潋一本正经言,“嗯。不过...这帝王的心思....还真是难懂...中午还爱答不理的,晚宴就册封了。”冷清年寒潭一动,唇边泻出一弯浅笑,“可不是,上个月内宫中种的还是梨花,这个月就命人连根拔起,改种梅花了。只是可惜了.....”繁如潋漆亮的眸内被月华映的莹白,她以微乎其微的幅度眨了眨眼,笑言,“可不是吗。甚是可惜了。看那梅花开得正妙,竟不知原先竟是白梨盏盏,听公子一说,如潋也有些好奇,当初那梨花漫天的景色是什么样的。”冷清年浅浅一笑,莫名的好看,“就像四月的天下起了鹅毛大雪。”繁如潋又是一笑,漆亮的眸中一紧,“甚是微妙。”短短几句,二人已是各怀心思。











冷清年漫不经心的用余光扫着她面上的表情,本来,这砚宫内本无梅,自二十年前起就是梨花,自从有了这梨花,这砚宫内就再也容不得其余花色。繁如潋看似不经意间微微侧过脸,冲着冷清年浅浅一笑,风姿万千,后殿无梅,但也不确定旁殿有无梅,梅花本是那再寻常不过的花色,偏殿有几只也并不为奇。还道是见招拆招最为上策,不过看来这兄弟就是兄弟,居然一个比一个难搞。二人而后一路无言,直至到了宫内居所,二人方散,走时二人各有所思,心思难辨。翌日清晨,繁府内有客来访。砚宫中有信使送来请帖,三日后宴请瑞都四大家族面圣,这天清晨,宫人便遣了信使分别往冷,繁,林,陆四大家族总去请帖。冷家善文,林家喜武,陆家重商,繁家总管输出,有这四大力量在其中牵制博弈,上古丹青也算太平。

长久以来这四大家族分别用姻亲,合并的方法让力量稳固,时至今日,已有那牵一发而动全身之效用。有人说这皇帝迂腐,把那么些重要的权力都分给下层,实是顾虑不足,又有人言,皇帝其实自有态度,放文,却不放科举,施武却不放兵力,行商却入国库,输出....输出虽是有名无实,却是唯一一件皇家不插手之权,除此之外,医,药,银庄,农务,税收,兵权就成了皇室稳固江山的基础。上古丹青将大量的人员物资投入其中,这些年来,也算受益颇多。“啪嗒。”繁如潋在棋盘上落了一白子,此刻院中无风有雾,一人静看那池中锦鲤,在那碧波之中,添了几分颜色。正待她愁眉不展,只见一素手执黑子,落上棋盘。抬头一看,来人一袭青衫素面,目若寒潭,薄荷凉香扑鼻而来。


“噗通。”一声,只见他木着脸冷言丢下一整块桂花糕入了池,三五条锦鲤蜂拥而至,半刻抢完,繁如潋摇了摇头,将手中糕点碾碎星星点点丢进池塘,不料那锦鲤摆了摆尾游远,好似不见。繁如潋眯了眯眼,将一整盘糕点扑通一下扔入水塘之中,水花溅的甚高,她衣角上湿了大片,冷清年摇了摇头,却见那女子正拧着衣角往池塘内挤水,挤完后又笑嘻嘻的坐到池塘一边,捧着脸,看那几只鱼儿冲她摇头摆尾一番,看的她眼睛都要眯成了一条线。“三日后国师砚宫为设宴,小姐去否?”


冷清年冷言,繁如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冲那人招了招手,那意思大约是不送,看着冷清年皱着眉快步出了凉亭,她唇角浅浅一弯。其实她从没进过砚宫,也压根不知道国师是谁,去便去呗,她漆亮的眸中闪过一刹狡黠。此刻的她并不知道,自那一天起,便注定了她身后路,崎岖也好,蜿蜒也罢,都是她亲手所选。


冷宅  
初春的夜,还略略的有些许寒凉。经历了整夜的辗转反侧,冷倾萧索性披着长衣温了一小壶酒,到别院小坐。细碎的黑发和着阵阵的微风随意的留恋在耳际,缓缓厮磨着耳畔的点点光阴,不堪寂寞的手滑过月亮微醺的脸,月宫的桂花树下仿佛还有玉兔年复一年的搗着桂花糕...早已忘记了这已是第几个不眠之夜,在这凄冷月光的陪伴下度过,仿佛只有那伴着酒气微醺而勾勒出来的影子,才是这漫漫长夜之中唯一的一丝慰籍,得以取暖而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