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鸳远泠香方潋滟 容锦生辉柔人眼(排版)

章节字数:2941  更新时间:13-02-08 15: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又一章小修。

小改了一下繁如潋与姚碧云初见。

阿梨知道把看过的章节重看一遍是很烦的,小修嘛...

所以阿梨推荐大家只看一下修的地方就可以了。
-----------------------------------------------------------------------------

东院。墨胆轩。“文先生,我家清年公子因旧疾反复,近几日怕是不能来书斋了。不若您今日便把课业分配下来,我家公子自行研习便可。”出语之人正是冷清年贴身婢女出云,话说这冷家长子自七岁那年外出之后突然一病不起,几番求医未果,散去千金。几近油尽灯枯之时,得一江湖隐士相救,以千万花蕊为药引,方得续命。然冷家挽留未果,隐士执意离去,只留下身边采药女童与冷少爷为伴,即可续命。这女童正是出云。朱雪阁。“少爷,喝药了。”书桌之上埋于万卷之中行云流水一袭青衫之人,正是冷清年。良久,他放下笔墨,素白的手指揉着太阳穴。他浅浅一笑,言,“好。”而后出云退下,冷清年面色一变,目若寒潭,转手将那碗药倒入了窗边兰花壤间。



屋外。两侍女低语“也不知道这冷家少爷得的是什么病,今晨伺候的时候只见枕褥之上竟是半干的鲜血。”“啊?听太医说像是肺痨之症。治得十分艰难,也就是冷家殷实,得以拿千金吊命。换了平常人家还不是听天由命的份。唉,就是可惜....”“可惜什么...?”“还不是那张俊俏的脸...”屋外说的锦上添花,屋内冷清年却牵出一弯浅笑,仿佛屋外侍女所说之将死之人与他毫无关系。只听屋外一阵杯盘落地之响。“凝玉姑娘...奴才...我...”“太后有言在先,宫内忌多言。违者鞭挞三百。”“玉姑姑,奴才再也不敢了,绝无下次。玉姑姑饶了我吧。”见凝玉面色凝重如霜,一宫女先跪了下来,凝玉浅浅一笑,一汪眼眸如弯月,又言,“这....敢做....便是敢当了?”


只听那跪地的女子言,“姑姑饶命,姑姑饶命啊,这不关凉辛的事,真的不关凉辛的事啊,求姑姑...求姑姑....”凝玉侧目,看着那个站在一旁的宫女,“你叫什么?”“奴婢姚沁雪。”只见沁雪面色惨白,双目死灰如碳。凝玉咯咯一笑,瞳仁一缩,一个巴掌打上了那宫女的脸,又对她言,“抬起头来。”沁雪猛地抬起头,却不敢直视凝玉的眼,“玉姑姑你罚我吧。”凝玉摇了摇头,浅笑着又言,眉眼弯弯的眯成了一条线,“你说的......不错,我也很想帮你,只可惜.....这宫中....呵....是不看人情的。来人,拖下去!鞭挞三百,一鞭都不许少,少了一鞭,就把眼睛抠出来见我。”



“且慢。”只见不远处繁如潋着一袭薄荷长衫缓缓而来,眸中漆亮如挽星带月,有风徐徐携落英几许于鬓发只见,她只当不见,美中不足,只可惜那句且慢并未出自她的口而来,是一旁的碧落说的。“如小姐好。”凝玉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玉姐姐正忙?”繁如潋言,“小姐见笑,凝玉只是怕进宫不久的宫女不熟宫规,冲撞了小姐。可是吓坏了小姐?”凝玉笑貌嫣嫣。碧落对凝玉言,“玉姑姑,不巧了,这个沁雪小宫女却是自幼与如小姐熟识的,二人关系匪浅,所以.....恳请姑姑网开一面,我家小姐必有重谢!”凝玉点点头,“既然如此,凝玉便将这个宫女带去碧云阁,容如小姐发落如何?”繁如潋点点头,“谢姐姐。”


屋内冷清年微微摇头。屋外之人所言,尽数入耳,依旧握着书卷,朱砂点句,只是唇畔笑意不见,目中寒池似是生风,云起云涌几番潋滟。碧云阁,内间。“如小姐好个侠肝义胆啊。碧落佩服。说碧落薄情也罢,逾越无妨,只是这救世圣人一角还轮不到小姐来扮,这砚宫之中处处陷阱错一步便是深渊,如凝玉等人做任何事情自然有她们的道理,她们是不会顶着太后赐的头衔去做无用之事的。今日之事绝非眼见的那么简单。你若是还想出宫,今后明哲保身才是。”那边繁如潋磕着瓜子小啜凉茶,明明她从头到尾就只说了一句正忙,一句谢谢,也不知道这个屎盆子是怎么扣到她脑袋上的,她言,“所以今日你便私自越过我,直接请示凝玉。”

碧落方察觉自己失态,“如小姐不在意自己的死活,碧落在意。如今身为小姐的婢女,尽管有这千百个不愿,碧落的命依旧在小姐手里。然碧落不是九命猫妖,有不死之身。故碧落希望小姐往后三思后行善待碧落这唯一的一条命。”繁如潋磕着瓜子方琢磨过味儿来,碧落似是生气了呀,但她繁如潋倒不至于傻到认为碧落是因自己惜命而生气的。啧啧啧...嘴硬。她就是明目张胆的关心我,我也不会吃了她呀,想来想去还是她不懂得正确的表达方式,繁如潋扑哧一笑。“疯子。”只见碧落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绿的走了。“还有银耳莲子羹吗?”“倒了!”


“你叫沁雪?”繁如潋微微侧目,“是,小姐。奴婢本姓姓姚,还请小姐改名。”“恩...叫什么好呢...?”繁如潋抬首只见碧云阁三个大字,从此碧云阁多了位婢女叫姚碧云。那边守凉居里。冷云华未束发,衣带大开,雪白的绸衫衬得他肤色迎香胜雪,清瘦精良。红烛之下,一双漆亮的明眸带笑紧锁着信纸,倏尔红艳的唇边漾出一道笑痕,贝齿若珍珠,眸中潋滟。很是好看,看的身后的汤阳神色怔怔不住,心中更是觉得自家主子比那皮笑肉不笑周身几近结冰的冷清年生得更加丰神俊秀。只听他说“她倒是闲不住。奈何竟挑错了人选。冷清年,这回你又要如何呢。”











是夜,四下皆静后,碧落独自外出。梨园之中,在月色芳华沐浴下女孩乌发及地泼墨于水蓝色裙摆之上。“公主。”碧落轻语。少女转头浅笑,起风。是静若闲花照月之夺人眼,白,有若一层薄纸之娇弱,眼角眉梢所触是那道不尽的温柔。“你来了。”出语之人汪泠月,淡薄闲然,让碧落有些许出神,竟看错了来人的身影,三十年有余恍如隔昔,那人一袭白衣只身站在梨花树下,浓了春水,化了浮冰。人们叫她陆子梨,与陆知鱼并蒂而生,子梨生的娇俏恬淡,知鱼一双明眸知世间冷暖。一晃三十年已去,那些或美或丑,或灵秀或动人的女子早已化作黄土,只有那万古不变的梨花依旧。“如何?”似是引一汪清泉于眼底,汪泠月低语,“妇人之仁。”“以后要叫我汪小姐。”“是。”










次日碧云阁。“碧...碧云?慢点吃...没人跟你抢...”话说这姚碧云看着很是娇弱,胃口竟出奇的好,估摸着昨天晚膳是跟小如客气,吃了两碗有余就停了,今儿个混熟了,一顿早膳吃了三屉包子半锅粥还不停口。“唉...碧云啊,难道砚宫居然如此吝啬,都不让你吃饱吗?”繁如潋问,“今日的她就是昔日的你,别五十步笑百步了。”碧落嗤笑道。碧云笑了笑,放下了碗筷,眸中已是带泪“如小姐,你不知道,宫女的饭食不比主子们,再加上经常值班误了点,冷菜冷饭也是常有之事。”如此一番话,听的小如五味杂陈“碧云你放心,既然来了我碧云阁就是我的人,咱一没万贯家财,二没亲贵权势,但家中存了一百多个厨子,会天天变着方的做红烧肉,保证你跟着你小姐我有的是肉吃。”


语罢偷偷冲碧云眨眨眼,唇畔梨涡笑得无比狡黠,“如小姐的爱好大家都看出来了,不过若是生了什么旱涝饥荒,别人估计撑三个月就得驾鹤西去,您撑半年都没问题。”碧落露得一脸鄙夷,没有一点要掩饰的意思。这次繁如潋不若往昔恨不得抄桌子踹椅子的架势,竟然安安静静的紧抿着唇不说话,半晌方小心翼翼的问,“碧落你为什么要来给我当婢女啊?白白浪费了一副窑姐儿的嗓子,老鸨的胸襟。”这边两人闹得鸡飞狗跳,那边碧云却好似真心听进去似的,神色异样,低下头喝着早已冰冷的茶,笑的好生凄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