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一章 春风送暖浮萍倦 凤栖枝头月(排版)

章节字数:3334  更新时间:13-02-08 15: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修一章。少改。    
-------------------------------------------------------------------------------
    “碧落你说,人生最容不得什么。”“后悔。”“碧云呢。”“.............”“碧云.........?”“唉.....美貌与美食不可兼得。”此刻碧云阁内,主仆三人正抱着壁炉赏月。“后天太后初检。”碧落说,“我知道。”在半月之中,未展愁颜的少女,正对着天幕发呆。“古人云,月圆之日,会有鲛人在岸对月流珠。你说是不是真的。”“怎么,他不流,你替他流去啊。”碧落白了繁如潋一眼。“讨厌。”“。。。。。。。”那夜,乌云遮月,有人彻夜无眠。陆府。“老爷,宫中带话,近日皇上似乎对淮河水涝之事,颇为上心。”进言之人,正是陆延卿府上的大管家,秦重是也。(这小子日后戏份不轻)

    “知道了。你让两江附近的官员都警醒着点,什么私加赋税,贪污行贿,霸占民田者近日还是收敛为妙,顺便把下个月为我父第十三亡妾,杨氏的63岁寿宴一并消了去,再去账房把那盆玛瑙葡萄树拿来,再添三万银票,派人给厉皇后送去,锦绣之事,尚不可操之过急。”正坐陆家厅堂之上数着礼单者正是陆家之主陆延卿。“对了,近日猪肉涨了二钱,府上吃两天素吧。”“是。”见秦重有些迟疑,陆延卿方言“秦重啊,你知道何为臣子禁忌。”

    “功高盖主。”“错。是不留破绽。”“秦重愚钝。”“小秦啊。在我府上也多年了。你说主子我名声如何?”秦重半晌方言“贪污受贿,搜刮民脂,嗜钱如命的。。。有些。。。明目张胆。”“因为太过,和不敢明目张胆的人,都死了。”陆延卿笑言,“太过明目张胆的人,以下犯上,不敢明目张胆的人,有所图谋。这两种人,为人君者皆不可留。古往今来,帝王心不过如此。你以为,我陆家近年来,的所作所为,皇上不知道吗?他比谁都清楚,可是他不能,也不敢动我陆家,想当初,不是我陆家推举他为新君,今日天下,还真不一定姓祈。”“但是他现在不动,不代表日后也不动,我想这小皇帝,大概在培养手下的新势力,再慢慢移势夺权。”

    
“那当初为何。。。。。?”“名不正言不顺,非明君也,再加上。。。。。内应怕是有异心。”秦重日后才知道,当时陆老爷暗指的竟然是自己的亲侄女,当今的太后陆沿歌。“所以我们只能如此。看似严丝合缝,实查漏洞百出。让小皇帝以为我们百密一疏,终究由他鼓掌指尖。”“老爷可是担心。”“当心厉皇后。”西苑。文风阁。“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黄鹂叫的人心生困倦,见四下无言。季允风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绪言“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林鸳!圣贤之书,怎可容你如此糟蹋!”只见季允风怒发冲冠,那边林鸳依旧不紧不慢的打着哈欠,凉灰色的眼眸望着窗外出神良久,桌上口水湿了书页。“纸上练兵,空谈。”“那老夫倒要请教林小姐了。”“想屯粮,已是登天之难。还要屯粮于邻国,那就是在登天的基础上还妄想要摘星星。”林鸳掀了掀右侧唇角。

    “那依林小姐只见,什么样的阵仗才算是漂亮呢。全胜?扩地?还是万民臣服?”“死伤最少的阵仗,最漂亮。”倏尔又言“那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虚名,我林鸳从来不稀罕。”语罢,只见眼前少女笑的肆意狂狷,凉灰色明眸中如西风卷飞雪,有若飞蛾扑火的决绝,一如从前。不知是身后霞光漫天,人只道那日残阳如血。

    


    






怀月阁。红衣墨发女子正在幕布之上,飞转着绣线,十指飞针无眠。听闻她出生那日,瑞都上下锦绣花开。她是陆家延卿之长女,生来便是帝后之命脉,听闻她喜红。瑞都上下清俊少年,便寻得千金软绢,只为博得美人一顾垂怜。听闻她常随家父出围狩猎,瑞都上下拥武少年便纷纷献贴,只为求得美人一面之缘。听闻她愿饮清泉水茶,瑞都上下富甲少年便纷纷自凿青山引清泉,只为听得美人一句赞言。她是世人眼中的陆锦绣,琴棋书画无一不全,女红针刺无一不通,她鲜衣怒马,不为世间流尘所倦。听闻街巷之言,她只笑得无缘。只觉陆锦绣三字如同枷锁一般,为此,她需会得那凡人虽不能却憧憬的一切。可惜,只是可惜她陆锦绣亦是这尘世之间的凡人,倘若她脱掉这副陆家姓氏所带来的金风玉露,有可否会有人吝得多看她一眼。

    
所以,她害怕,比谁都害怕。害怕别人有一天终究会发现,她陆锦绣只是寻常人家的女儿身,她配不上这锦绣的皮囊和这锦绣头衔,所以。她只能在夜深人静之时寻常人家入梦时分,为那玄奥的文字而深深困倦,被那绣花银针刺得鲜血连连,被那铜镜中或雍容或安然的容颜而深深的刺痛着,为世人那或清新或写意的肆意丹青而垂泪独眠。她累,她倦,但为时已晚,她已深陷泥潭。直到那天,初见那冷清的少年,只言片语便打碎了她多年的含辛茹苦,马首是瞻。那一刻,她便如同一汪清泉,掉落他的眼。谈笑间,淹了沧海,没了桑田。可世事又岂能两全,她只恨,恨那匆匆一瞥,他的眼有若寒潭,让她深陷。

    
“锦儿你要记得,踏上那凤鸾,你便鼓掌天下于指尖。”父亲时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好若由他而言,这女儿就只是那载他登天的云霄梯,白云垫。罢也罢也,如你所愿。是夜,朱雪阁。飞鸽传信,青衫少年披星戴月。“少爷,药凉了,出云去热热可好。”“不必。你退下吧。”“可是。少爷....”“出云,去。”“明日殿试,少爷可要....”“出云退下。”
“是。”青案之上,寥寥数语,引得少年一阵急咳,指缝间溢出朱红的血。“不如归去。”少年轻叹,拾起案之上方抄好诗卷,放入手掌之间,眼睁睁的看着那一行行清婉的字迹浸透了鲜血,支离破碎的揉损在指间,目中寒潭潋滟。

    










这边碧云阁上星月无眠。“碧落,明日殿试,帮我告病可好。”繁如潋拖着腮帮子满脸愁容的拿着银针看着绣线,“怎么,你想让九千岁探病闺中么。”碧落言,“................”“说到底,你也是砚宫之客,虽然待得久了一点,可依旧不算是自家人啊,你抱病,她若不探,有失礼。”碧云包着橘子接茬道。“是是是,她不算,你算。”看她这吃相就知道她绝没拿自己当外人,唉...........要是此刻婉柔在就好了。“小姐莫急........碧云有争胜法宝........”只见碧云在屋内神神秘秘的拿出一个翠绿雕花锦盒,手掌大小很是精巧可人,打开一看,是一盒胭脂水粉。

    “.............”“小姐你还别看不上眼,我跟你说啊,等到皇上要走近你的时候...........你就得这样..........这样开始抹............”“...................”
半晌,“当当。”有人叩门,开门一看,是一样满面愁容的林鸳。“烦啊。眉毛皱的跟芙蓉卷是的。”繁如潋满面堆着笑言。“.............”又一个不拿自己当外人,直驱里间,
“听闻,你跟冷云华讨了酒。”林鸳挑了挑眉端,一双凉灰色明眸紧锁她的眼,“厨房在右手边,自己温去。那两个吃货加毒舌正睡得香甜。”

    
“原来你家也都是小姐干活的.....我房里那个丫鬟叫什么出云的......这次听闻他病了,都恨不得直接住在朱雪阁了.........”  林鸳神色木木的囔囔自语,两人四目相对,就差抱头痛哭了。“哎,吃宵夜不?”半晌,两人便手拉手去了梨园。“冷清年病得可重?”“怎么,你们认识?”林鸳挑眉,“一面之缘。”繁如潋笑言。“不轻,但应无大碍。”“那便好。”“当初,谁又能想到名震天下的云霄公子,竟会成这般光景。”“云霄............公子?”“恩,对,云霄公子。”此刻要是个穿越过去的,估摸着会想百度或goole一下,可惜她不是,所以只能干瞪眼。

    
林鸳一把扔掉梨核,一抹嘴方言。“晴转雪,雾出云,聊借青山乌云塔。晴中露,雾中花,云霄无侣祭天涯。云霄公子,祈帝,灵川猛风将军和万舜青云公子才学声誉齐名天下。云霄善诗词,祈帝善行书,猛风善弓箭,青云善谱琴。”语罢只见林鸳凉灰色双眸已是翩翩散散,小如在她醉倒前忙把她拖回碧云阁,忐忐忑忑方入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