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八章 良宵苦短空守寒 夜雨风居晴照晚(排版)

章节字数:5039  更新时间:13-07-02 15: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其实阿梨现在已经写完了第三卷的大纲。。。。
突然有点怀念当年没有大纲却还能生猛的写完一整卷的时光。。
唉。。。。
请吧大家。  
-------------------------------------------------------------------------------
凤翔殿。冷香持云锦棉卷伺候美人入浴。挽容阁内红色纱帘上坠着小粒串珠珊瑚,每每有风行过,纱帘一角掀起,帘内一池碧波。“小姐,这池水之温可着实不低呢,小姐切勿泡久了才是。”陆沿歌长发挽髻,一双副凝碧双肩上,附着一层细密的香汗。“无碍。”美人启唇。“小姐可有心事?”冷香端过茶水凑到陆沿歌嘴边,她浅笑着避开,“墨研...下个月就及弈了呢。时间过得真快啊。”“可不是,这皇上行事为人也愈发老成稳重了。”“这样一来,我也终究再不能理所应当的站在他身边了。今日殿试,各家小姐都是才貌俱佳之人,你说...这皇上可有看谁入眼...?”一池碧波荡漾于幽明眼底,“奴婢并未觉察皇上对哪家的姑娘动心...只是对那冷家小姐似是多看了几眼。”“噢...?是吗?”“不过,这冷家小姐,行事过于羞怯,只怕非是那能替皇上分担后宫琐事之良配啊。”陆沿歌豆蔻十指捧了水泼上两臂香肩,水滴在她肩头缓缓晕开,凝脂染珠光。“呵....对了....不知临王睿王二人已是妻妾成双?”“还不曾。因为二人及弈之时,正值先帝守孝,便不了了之。”


“他二人心性如何?”“恩....睿王文武双全,颇有大将之风,只是待人颇为冷浅,不爱与人为善。置于...临王嘛...终日沉迷酒色....面貌娇柔妩媚若女,喜文,善羌笛,心性慵懒.....难成大器。”“原来如此。”美人贝齿含笑,“你看那临王,与冷家小女何如?”“....小姐你...”“有些念想.....藕断丝连,不若一刀决绝。”“只是.....不知二人.....”“皇家下的聘礼,他冷家.....至少现在还不敢不接.....”“可这临王绝非良人.....”陆沿歌倏尔起身,红色帷幔间隐约的玲珑曲线,“他不是良人.....谁是?”出了帷幔,只着纯白棉卷,未曾收紧领口,桃红色绣片春光乍泄,“他不是....皇上是?”陆沿歌将声音压至不见,素美的脸,云鬓发梢间,滴着清泉,此刻微张的樱粉色菱唇嫩若娇花滴血。“小姐....您....”“为皇上筛选良人,乃是哀家能为他做的,为数不多的一件,如若那女子都不曾入了我的眼,又如何能让我心甘情愿。”“是,冷香了解了。”“不过此事,也不必操之过急,在皇上大选之前办完即可。”


“是。小姐。”碧云阁。“下个月是皇帝弱冠寿宴,小姐可有所准备?”繁如潋转念一想,这子虚乌有的病是无论如何也拖不到下个月的,寿宴一过,便是选妃,选妃过后其余人等便可以回府了。“还没。怎么......你有?”“小姐!这样子可是不行的!你到底是想当王妃还是想当冷家少夫人?还是看上了其他什么人,你得想好了,碧云也好帮你啊!”碧云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想当冷家少夫人比较容易,当然这是后话,只要你不被皇上选上,据我多年观察的经验而言,云霄公子很是讨厌俗艳的女子,他比较阳春白雪,小姐若是趁着月圆,在树下弹个琴跳个舞奔个月什么的,不是手到擒来吗?”“还奔月,不怕被人当成千年狐狸精现形。”碧落终是看不过回嘴,“去去去,我跟小姐谈正事呢!”碧云脸上明明白白的挂着无关者请回避几个黑体大字,“然后...这想当王妃嘛...相比较而言就比较困难一点,这小皇帝喜欢的是货真价实国色天香的美人。呃....就像太后这样的.....”“所以我是假冒伪劣。”繁如潋木着眼抬起脸,“也...不能这么说....就是把....您美得比较含蓄...恩...对对对....要想在深宫之中鹤立鸡群还是得下一番功夫的。












还记得半年前皇上收进宫里的公主莲碧吗,那蜂腰,那长腿,厚唇,那丰艳的身材啧啧啧....就那样的美人都拴不住皇上的眼,只召见了一次,就搁在一边了。”“庸脂俗粉,一股廉价胡同串子味。”碧落接语。繁如潋,向前低头一看,没有任何阻碍的看到了自己脚尖,随随便便往后低头一看,就是自己脚后跟。“小姐...也不必灰心...小姐还年轻嘛.....后天养成,养成比较重要。所以小姐啊,你想好没啊?”“没。”繁如潋在碧云的点心匣子里挑挑拣拣,碧云伸手在繁如潋手背上一拍,“要什么。我给你拿,这摸一下那摸一把的。”“我要最底下那一块浅粉的。”“不愧是小姐,有眼力!这块玫瑰卷也是我很喜欢的。”语罢碧云已然开始把上层的糕点一一捧出放入瓷碟当中,眼看就要拿到那块玫瑰卷时,繁如潋腾地站起,“我饱了,你们慢慢吃。”揉着筋骨进了里间。“小姐!!!!”这边碧云怒发冲冠,那边里间内,繁如潋正透过窗户纸偷看,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半入夜之时,繁如潋溜溜达达准备出门,“小姐,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啊,多不安全。”


“给你拿梨花糕去。”“哦。那小姐早点回来。”“恩。”我家碧云就是这么好说话,繁如潋心中默叹。怀月阁。一水蓝色宫装少女正坐于湖心凉亭,捧着琴,未弹。“郡主在想什么?”“没什么。”汪泠月转头,一汪浅笑闲花照月。“郡主今日不弹?”“恩。不弹。”汪泠月黑发垂肩,小心翼翼的擦着一根崩断的琴弦。“今日殿上崩断一根琴弦,以后也都不能弹了。只可惜了这副琴骨。”“郡主不换弦?”汪泠月抬起头,双目似是沁入清溪里,“如小姐可能有所不知,这副琴与之所配的琴弦是我母亲的东西,这琴弦经过她多年弹奏,已经得以与琴骨磨合,奏出的是它自己独一无二的琴音,可...如若换了琴弦...这琴音也就与其他任何一副琴一样了。换了琴弦,变了琴音。当初母亲所托付给我的故人,怕是就听不出了。不过这样也好,有些事,多年之前,早就应当了结。”汪泠月话锋一转,“话说,今日如小姐在殿上很是出彩。”“郡主说笑了。不过是臣女小时候家父常奏的曲子,说实话,臣女也就会这一个。只不过一开始没想起来。”


“啊?那倘若今日太后点的不是此曲,你又当如何呢?”“那不管她点什么我都说,此曲自是不错,只是配不上太后丰神英姿,不若臣女以一曲凤求凰以示衷心。”繁如潋大言不惭。“呵....如小姐可想过入后宫女眷?”汪泠月随口问,“恕臣女唐突,只是臣女不愿。”“噢?”汪泠月挑眉诧异,“这深宫之中,对臣女而言,远不如宫外自在。宫外有我的家人,我不能与他们分居深宫内外。为人子女的还是应当多进进孝道,毕竟家人年纪一天天的在长,不在他们身边总是不放心的。”“呵呵....如小姐当真这么想?可是哪那一天,如小姐出嫁了,又当怎么办?”“那还不简单,入赘啊。反正我就在我们家陪着我爹,想娶我就得八抬大轿,跟着我回来。”“呵呵...泠月大开眼界。”“郡主呢?如若有一天出嫁....”“泠月不会出嫁,只会呆在这深宫。”少女垂着首,低声言,“为何?”“尽孝道。”汪泠月平静的说,“这样啊。”此刻的繁如潋并不知道,汪泠月所谓的孝道,与她所想的天差地别,很多年后,她每每想起这一幕,总是皱着眉,屡屡摇头,倘若当初多问了一句,只怕今日就不再是这般光景了。只可惜,一如那蓝衣少女不曾回头之决绝,她亦骤然罢手,事已至此,夫复何求。

    










悬彩阁。自那日起始,陆锦绣就再不曾踏入朱雪阁半步,那人也不闻不问有若不认识她这个人一般,可。。。如今这般拉下了脸,又岂能回头。“唉。”她恨自己,怨自己,怎么就心甘情愿,放下脸面何身段,去讨好,去乞求他一丝一毫的回眼,一寸一缕的眷恋。她赢尽天下才子的心,却换不来一个人的垂怜,定是那命运理应这般,如若她不曾见过那清隽少年,她的心就不会乱,她便依旧永远是那世人眼中的理所应当,永远是那高高在上的陆家长女,一出生便镀上了凤凰金缕,嫁进帝王家,清冷一世,换得半生荣宠。“小姐,太后有请。”“好。”黑夜里,她一袭红装,马靴踏在那青石板路上,步履飞扬。转角处,没看见睿王祈砚书正居凉亭之上独酌,祈砚书猛地抬眼,冷厉的目光紧紧抓着她离去的背影,直至那火红的衣角沉入无边黑夜。凤翔殿。“陆锦绣到了。”冷香在那正小憩的如玉美人耳边道,“进来吧。”美人睁了眼,朦朦美目似倦非倦。“太后吉祥。”陆锦绣不卑不亢。“起来吧。表妹。”陆沿歌开嗓。“家中可是安好?”“回太后。家中安稳无忧。家父很是惦念太后。”


“呵....”美人嗤笑出声,“哀家也很是惦念延卿表哥。看起来,在我父归天之后,表哥把家中上下打理的还不错啊。”“家中是沾了太后的福气。”“我吗.....?表妹说笑了,倘若哀家是那上一辈的福气,那表妹便是那这一世的荣华。”“表姐怎么会这么想。锦绣从小就甚是仰慕表姐呢。”“傻孩子,仰慕哀家的时代,该过去了,哀家已是人老珠黄。你可是见过皇上了?”“是。”“觉得皇上怎样?”“恕表妹无礼,只是觉得皇上很难接近。”“呵呵....是吗?”陆沿歌浅笑,“傻孩子,那是你,还没有爱上他。当你爱上他时就不会这么想了。”“谢表姐指点。”“不用客气。只是.....哀家看到你.....便想起当初的的自己。美丽,骄傲,单纯,奋不顾身。呵。”“表姐可是十分思念先帝的。”“是啊。他一刻不在身边,我便度日如年。”“那先帝,可是英姿神武?”“那双紫色的眸子,只消看一眼,就掉进去了,再也出不来。”“表姐和先帝一定很是恩爱吧。”“只一眼,我便五内俱裂,心肝震颤,你说是爱,还是不爱?”


“锦绣很是羡慕表姐。能有这样的感情。”“只是,人命在天。他越走越远,我却只能停步不前。”“表姐,不要伤心了。锦绣以后常来表姐宫中陪陪表姐可好?”“好。”陆沿歌答。而后陆锦绣退安。冷香出言“小姐今日,跟她说的会不会太多了。”“世人皆知,上古丹青五世帝王,只有祈帝一人是紫瞳,又何妨。世人皆知我嫁入砚宫之时,先帝已卧病多年又何妨。世人皆知,我只在先帝临终前见过他一面,又有何妨。”陆沿歌白玉食指沾着胭脂红唇。“这....小姐”“祈帝不会纳她。”陆锦绣静静而言,“小姐这般,可是为了当年....”“不全然。我不愿看到这样美好的女子,在这深宫之中如你我一般,断送一生。陆家出了这样一个陆沿歌已是足够。”“是,小姐。”次日,守凉居,院门紧闭。白衣少年站在树冠之下,丰润光洁的手指摸着下巴,恩...是时候该来了。“碰!”这回少女学聪明,先从院外扔了一只白梨,冷云华不动声色的接住,之后少女便十分放心的从墙头翻了过来。“噗通!”一声便落了地。

    










薄荷长衫少女揉着额头抬首,只见冷云华正很是文雅的咬着白梨,吃的香甜。“如小姐,好久不见。”冷云华一脸见怪不怪。推门而入的汤阳看的傻了眼,门没锁。。“.........”“近日叶落频繁,每每入院,云华不喜见,便把院门虚掩,如此这般,小姐又何非得必爬墙一见?”“..........个人喜好。”繁如潋咬牙切齿道,“那如小姐的喜好,也很是稀罕。不知今日如小姐有何事相求?”“我来讨琴弦。”冷云华挑眉,“鄙人从未在小姐面前抚琴,小姐又怎知,云华有琴弦?”繁如潋不以为然,从汤阳手中木漆盘内捻了一沿话梅片,“指尖有老茧,位置和勤于练琴的泠月郡主相仿。”冷云华目中一暗,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汤阳见势回了里间。“如小姐,可是知道,云华手中的琴弦可是世人万金难求的,青云公子钦点的琴弦,而且.....云华也并不打算平白无故的送给小姐,所以....敢问小姐愿拿什么交换?”繁如潋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我也没打算白换,“金银?”“那个恐怕打着灯笼在这砚宫里走遍,也就只有小姐在意。”


“粗使丫鬟?”“这个云华不缺。而且小姐不够云华标准。”“那你要什么?”冷云华抬眼上下打量了少女一番,微微咧嘴一笑,倾国倾城,看的繁如潋之流冷汗,一把捂住胸口“你...你....要干什么?”“如小姐,莫担心。因为云华目前并不觉得如小姐有任何条件能与云华想换,不若就先记着,日后再还。”冷云华眸中秋水一现,“那我又怎么知道这琴弦是真是假....是好是坏?”“小姐放心,这个泠月郡主自会分辨。”“那,好吧。”冷云华笑的灿烂,“小姐可不要忘了,你欠云华两件....”“为什么是两件?”“若是今日便还了就是一件,可惜今日还不了,便是两件。”“不行,一件。”“汤圆,送客!”“等等!两件就两件。”“晚了。三件。”接下来,就剩繁如潋拿着琴弦,揉着额头出了院,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自己又被那个畜生骗了。院内。汤阳,张着嘴,半晌回不过神来,“这.....少爷......不太好吧。”“是吗?”冷云华一脸人畜无害的坦然,唇角已是意味深长的笑开。回去的路上,繁如潋喷嚏打了一连串。砚宫之中,一夜间,姹紫嫣红开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