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章 泠花久宿知岩碧 春草逢生月泠空(排版)

章节字数:4597  更新时间:13-07-02 16: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排版排的累感不爱。
大家请。
-------------------------------------------------------------------------------
朱雪阁。窗边兰花吐蜜,蜂蝶采粉惶然。青衫少年伏案疾书,寒潭在目。“咳咳...咳...”冷清年皱着眉,胸膛闷声起伏,唇齿腥甜。“少爷,此次就让出云代您送信吧。”“不必。”青衫少年,抬臂挡过出云端着药的木漆盘。“少爷...一这番不按先生交待的办...这病好的慢...”门前少女微微侧脸,一双美目满是殷殷关切,生怕触痛了少年,“无碍。我去去就回。”少年启齿言。出云忙递过大氅,亲手披上少年肩,厚重的大氅栖不住柔滑的锦缎,少年伸手一接,触上了出云玉臂香肩,少女顿时红了脸,少年思绪飞远,仍不自觉,一松手,大氅缓缓滑落入出云臂间。初晨的砚宫,山涧鸟鸣,前人步履匆匆,后路有人跟踪。冷清年摇摇头,走入灌丛之中,出云忙疾步上前,有风泠泠,抽打这灌丛,四面皆是那稀疏的草木声,不见来人影踪。未见青衫少年只身进了梨园万花深处,随手只见万千残花无人补,少年走的极慢,每走一步都要被那有若堆雪的走道陷入花堆半步,倏尔只觉耳畔一阵疾风卷雾,一黑衣男子站在不远之处,


青衫少年启唇,“你来了。”即刻手中书信便被那疾风卷入雾中,“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是。”黑衣男子,声音有若寒风刺骨,顷刻随即隐入浓雾,徐徐落英回旋半空,有若天上来。守凉居,“少爷,皇上弱冠大殿在即了,对战事仍透不出半分啊,也不知他究竟会选何人随战。”“无碍。”白衣少年依旧不紧不慢,赏着花,看着天。“他在等。等其中任何一方会按耐不住....出手。置于他...多半也在等,计算着车马所需的路途,若是今日将信送出,弱冠大典就正是回信的那天。”“此时,正是风口浪尖,一不留神,只怕没了归处。少爷很是熟虑深思,万般参透。”汤阳回言。“是吗?”冷云华浅笑纯然,汤阳一个寒战,“倘若今日他不出手,我便出手了。他做不出选择我就替他做。”冷云华宽了宽身,阳光穿透衣缝间,露出精瘦的身行,掸了掸衣襟,拂去了一襟残梨花瓣,欲行,“汤阳愚昧,只是,公子又如何能猜透皇上的选择?”“猜吗?不用这么麻烦。砍除其他人等,只留我要他选的就可以了。”


白衣少年微微侧过头,漆亮的眸中狡黠一闪,再转眼,那人已进里间,留汤阳一人张目咂舌半天。碧云阁。姚碧云正猫在窗户上戳的小洞前偷偷往里瞄。只见青衫少女凝眉伏案,鸦青色长袍少女坐卧窗前,嘶....这最近小姐和林鸳走的很是亲近啊....两个人一天到晚就猫在房中...不是看书就是看书...繁如潋皱着眉,一把把书扔上桌面,赫然只见“灵川野史”几个大字,随手又抓起一本,名为“猛风传”,定睛,忍着笑启唇,“猛风将军,名秦逸,字疾风,冬月初二生,灵川人士,骑射弓箭样样精通,面色白皙,容貌俊朗,现居灵川之都,具体住址......我就是觉得奇怪...这种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真的会有人看吗?”扑哧一声梨涡偷笑,“没人看吗?就这当年还卖脱销了呢。出售当日,琳琅书斋挤满了瑞都各家女眷,三个时辰内全部售罄,人走后,殿内一地的手帕,耳坠,绣花鞋。”林鸳一脸不以为然,“这么说,这猛风将军长得很是俊秀喽。”“听它书里瞎说呢。”林鸳闪了她一眼,“不过....应该也不置于差到哪去。”繁如潋微微眯眼,









“是还不错。”林鸳点头,“有多不错?”繁如潋随口问,“说不清。不过他那副嘴脸很是让人讨厌。”“行事风格呢?”“直接....?反正不屑于奇淫巧计者,估计也就是因为这样,名声才会不错。”外面姚碧云看的着了急倒抽一口气,林鸳猛地回头已是要出剑,“无碍,我婢女。”繁如潋忙起身摁住剑鞘,林鸳薄唇一抿,背着手行至窗前,一双凉灰色明眸直勾勾的盯着碧云进里间。“林小姐...好,小姐...好。”“我不好,她也不好。”林鸳身形一闪,挡住碧云,“没事没事,我刚刚都听到了,不就是猛风将军吗,多大点事儿,包在我碧云身上。”碧云一手扒拉开林鸳,一屁股坐上凉凳,开始嗑上瓜子。林鸳一愣,半晌方转身,一脸复杂的看着繁如潋,有其主必有其仆。“两位小姐就别客气了,在我碧云这儿,没什么好避讳的。听说你们被皇上派去攻灵川啊?”繁如潋又好气又好笑的看了碧云一眼,“是啊。”“那你们可是知道这猛风二字是何由来?”“....”碧云一脸小人得志的坏笑,“他家是灵川御用武习将军世家。”“噗!”林鸳喷茶,


“因其天资聪慧,十二岁时曾在灵川比武当中展露头角,被灵川前朝皇帝评作“行如疾风,势若登空。”“哼。”林鸳这番摇头又摆首,“随即便赐猛风二字。后来又曾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权贵推举进宫,当上了太子..”座上二人皆一震,人家碧云还不紧不慢的喝了口水才言,“哦也就是现在灵川的皇帝....身边的带刀侍卫。”林鸳繁如潋相视无言....“怪也怪现今世风俱下,之前的那些优秀男子都早早的有了家眷,还有了孩子。”碧云语罢,意味深长的看了繁如潋一眼,“比如当年的秋凉公子,也就是小姐你爹,还有意潇公子,也就是现今的冷先生,还有当初的祈帝....当年都是....好像有点扯远了...”繁如潋眯着眼,猛地起身,“哎!小姐..你别走啊...”这天碧洗阁前。有一白衣侍童递贴。不巧的是,陆延扬正忙着和一众小厮女眷饮酒猜拳。“云娟,你又输了,这回该抵的都抵了,该当的都当了你打算作何啊?”一容貌尚算清秀的小厮上下打量起陆延扬的贴身侍女谭云娟,云娟低眉顺眼,“那哥哥打算作何呢?”“要求嘛...也不多,就替哥哥端半个月的茶水如何?”那小厮咧嘴一笑,一屋女眷咂舌,小厮钦羡。“啊..?那怎么使得?”云娟一脸惊恐,旁坐陆延扬着金丝锦缎,正挑着眉看着云娟。


“怎么使不得...”那小厮一脸的不知死活,不料云娟竟娓娓起身,弄着香肩,摆着蜂腰直直的走道了那小厮面前,媚媚一笑,然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怎么拿了老娘的钱还敢让老娘伺候,这敬酒不吃,哥哥还就非得吃那罚酒不成。”“啊....姐姐..姐姐...小的错了...小的错了!“滚。”谭云娟言,“是...是....”那小厮忙起身,不料那谭云娟又挪步上前,拉着那小厮的衣襟,把他拉直身前,就这样来来去去的看,浅浅一笑,一把将小厮的衣带拉开,只见那小厮红了脸,几番欲遮遮掩掩,云娟一把抓出小厮腰间的钱袋,柔柔的言,“现在可以滚了。”“你...”那小厮恼怒的红着脸,跑出了屋。“再来再来!...”云娟展颜,半晌过后,谭云娟傻眼。“唉呀...不巧,这回云娟输了。”只见陆延扬泰然自若的将满桌金币银元拦入自己臂弯,一双丹凤眼内琥珀色的瞳仁有若鎏金入眼,唇角噙着轻挑的笑,摇着水墨丹青扇,髻插白玉簪,堪称瑞都纨绔公子哥之标榜。“少爷...怎么连您也取笑我...”












“云娟若当真为难,延扬又岂有那强求之理?只是...延扬有一小小请求,云娟就莫要推脱了。”“公子请说。”只见陆延扬倾身附唇在云娟耳边,一阵轻声细语,谭云娟已是红了满面,“公子!....你...”语罢随即红着脸跑出了院,“公子,有人送贴。”陆延扬只手接过拜帖,看了一会儿,展颜“去通告云华公子,今夜碧洗阁设宴。”守凉居。“少爷,延扬公子送来请柬。”“醉卧美人膝,痛饮三江水,今夜不醉不归。”落款陆延扬。冷云华冲浅浅一笑,“去酒窖取三斤梨花白。”“可否要写陆公子名帖。”“不用。”“啊?”“随我出门吧。”“公子打算去哪?”云华笑笑,好生无邪,“去找女人。”“.....!!!!”碧云阁,门口。姚碧云。汤阳。“唉呀,你不能进去!我家小姐今日不便见客。”“姐姐若是进去通报一声,就不必和汤阳在此费这般口舌了。”“小朋友...乖哦...我家小姐吩咐了,近日不见客。”“嘶...你怎么说话呢...!”“啊?”碧云一语点着了汤阳的软肋三分,白玉书童瞪圆了眼就打算往里闯,“你这孩子是不是欠再教育啊?”“市井粗野。”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市井粗野!”“你还敢不敢再说一遍!”“市井粗野。”只见姚碧云掀了汤阳一身瓜子壳,“你!你个村妇!我...”............然后....然后...门口便没了看首....就看冷云华大摇大摆的拎着酒,进了里间。“呦...稀客啊?”一袭薄荷色长衫的少女掀开里间门帘,“呵...此番可是怪云华平日冷落了小姐?”白衣少年轻笑就要进里间,繁如潋忙一挡,眸中闪烁,她不想让冷云华评论与灵川的一战,更不想把那一屋的猛风传让他看见,“这女子的闺房公子怕是不便进吧。”“无碍。云华并不介意。”少年笑的无邪,好似无视少女正挡在身前,越走越近,繁如潋节节后退,直至二人已是面对着面,眼对着眼,冷云华挑眉,一脸坏笑,他并不在意继续往前,繁如潋一声长叹,只身进了里间。“不知公子今日来,所为何事?”她一点都不想与这个衣冠禽兽浪费时间,“云华又一事请小姐帮忙。”“请讲。”“云华想请小姐与云华共赴碧洗阁家宴。”“我有什么好处?”


“三两梨花白。”“不去。”“是吗?可云华却不认为小姐有别的选择呢。”“送客!”一抬头,繁如潋傻了眼,那边三...三两梨花白....已经被林鸳开掉了一两半....!!“......”“还有两个时辰。如小姐,碧洗阁见。”“你...!我.....!冷云华!”少年转头,“那...这件可是抵了三件里的一件?”“既然收了我的礼,自然不算。”少年一脸坦然。“小姐。早些动身的好,切莫误了点。云华告辞。”“....”“怎么...喝美了吗?”“....啊?”林鸳一脸无辜。“你随我去吧。”“.....啊?”“就这么定了。”“......”见繁如潋黑着脸出了里间,林鸳百思不得其解。是夜。碧洗阁。灯火阑珊,门厅安静,冷清。门口站着繁如潋和耷拉着脸的林鸳。“如小姐和林少将来了?快快请进,我家公子和云华公子都在里间了。”一着身玫红色小袄的小姑娘正笑嘻嘻的把人带进里间。不料这里间之内,尽扫门厅外的清净婉约,四壁镶金带银,院中珊瑚树上缀满了翡翠雕花,池内,肥沃的锦鲤在琉璃鹅卵石只见穿梭,羊肠小道两旁,种了一地的夜明珠,身旁不时的有那身着绮绣绫罗的女眷打闹嬉笑着自身边而过,大碗大碗的酒水随意的摆放在湖心凉亭。












此刻繁如潋脑中就四个大字,酒...池...肉...林。“小皇帝偏心啊。”那边林鸳皱着眉两眼,直勾勾的望着湖心亭,那小姑娘似是也不见怪说“二位请随我来,少爷的寝殿就在里边。”二人紧随,走了约有半晌,身旁越发清雅深幽,四处不见灯光,小姑娘提起了灯笼,“请问,还有多远?”繁如潋问,“不远,不远,就在前面。”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三人身边一人多高的毛草丛生,地势愈发泥泞,不见前路有半分人烟的踪影,午夜微风,抬首只见,空中点点星芒,草丛中有萤火虫闪着幽光。“还...还没到吗?”繁如潋已是喘的上气不接下起,林鸳却还面色如常。“就快了。再过个桥,撑个船到对岸,就到了。”“......”“那你家少爷若要出个门约么着得提前几个时辰啊?”林鸳问,“呦...这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家少爷没事也不出门。”“.......”半晌,三人上了船,少女撑着船杆,缓缓的漾在水上,四周竹林稀稀疏疏的响,林鸳侧卧在船尾,眯着眼,聚着漫天星光,繁如潋坐在船头,撩着水中朦胧的月光,心中想,这地方,泠月定会喜欢。

“二位。到了。”小姑娘将船泊在芦苇岸边,跳上了岸。二人心中暗想,究竟会是何种地方,值得陆延扬这般用心,一抬眼,二人,张目咂舌。萧索的竹林背后,是一座藤编的茅草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