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紫竹添香红照日 绿水浮江月影天(排版)

章节字数:4153  更新时间:13-07-14 2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又一章排版完成!
--------------------------------------------------------------------------------
门帘上。依稀可见碧洗阁三个大字,斑驳的匾额颤颤巍巍的挂在门脸上。门口台阶上落叶纷纷,扣手上,落满了灰尘。“两位请进。”穿着玫红色小袄的姑娘笑眯眯的前去叩门,“咿呀。”门开了,应门人正是汤阳,一脸复杂的汤阳。“如小姐,林少将来啦。”“你们来多久了?”“有...一阵了...”汤阳支支吾吾答道,“如何啊?”“呃...小姐进门前还是三思为妙...”“三思...?”繁如潋这边还正问,林鸳那边,一掀衣摆,已是进了门堂。门厅内,一扫颓唐之色,灯照有若白日一般,美酒香气袭人。“好个酒香不怕巷子深啊。”林鸳这边已是笑开。“冷云华呢?”“里间里间,小姐请。”二人一推门,只见,四壁辉煌,贴金镶玉。当然,这个还不是最明显的,最明显的是一个身着翠绿色袍子的妙龄少女,正一只脚踩着桌子,另一只脚蹬着椅子,扯着脖子嚷嚷,“赌大赌小?下注下注”“押大。”“押小!”“开!大!哈哈赢啦赢啦!”那边有小厮言,“姐姐不是押的小吗?”那女子义正言辞“姑奶奶我这把是替少爷赢的钱,少爷输也好赢也好,怎么你们这帮没良心的还打算从少爷手中赢钱?”


“是是是是....姐姐说的是....”汤阳见状忙在二人身旁耳语,“这位是陆延扬的贴身婢女谭云娟。”正说着,那边翠衣女子抬了眼,尖尖的下巴,娇小的身形,俏生生的眉眼,“是如小姐,和林少将来了吧。云娟有失远迎了。”“姑娘多礼。”繁如潋回言,只见那谭云娟跳下方桌,扭着蜂腰,送着香肩,领口露出大片雪肌,很是销魂,她娇娇笑,将玉臂搭在汤阳肩膀之上,弄的汤阳脸色酡红,“姑娘,请....不要...这样...男...男女....”“小弟弟,你说...男女什么?授受不亲吗?”云娟一脸作弄人的笑,“原本只听闻这儿有美酒,不料竟还有这般美人,林鸳大开眼界。”林鸳薄唇启笑,凉灰色明眸紧锁酒桌之前,拎了二两女儿红,咬开面上封布,饮得酣快淋漓。繁如潋见钱开了眼。一掳衣袖,不容分说的一把抓过汤阳,上了赌桌前,一把拔下发间琉璃簪,一袭黑发散落香肩,少女一双漆亮的明眸中映满了桌上银元,“来来来!我押大!我若输了就再加二两银元。小汤阳赌是不赌?”汤阳这边涨红了脸,“可若是你赢了,我...我也没钱。”


“没事没事。我不要你的钱。”少女眸中狡黠一现,“那...你要什么?”“还没赌呢,你着什么急,你若是输了再议再议,只问赌不赌?”少女眨眨眼,亮亮的小虎牙,晃着汤阳的眼。“赌就赌!”汤阳憋红了脸,少女坏坏一笑,冲门口的云娟眨眨眼,那边谭云娟便会意展颜,摇着骰子一翻,上了赌桌,“如小姐赌大,小弟弟呢?”“我赌小!”“好嘞!”“开!大!如小姐赢了!小弟弟可要愿赌服输哦。”汤阳正面,“我说到做到!如小姐你开条件吧。”繁如潋眼珠子正转的飞快,“要说....这条件嘛,也不多,就一个,你可要想好了,允是不允我?”“我答应便是。”“真是爽快!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的条件就是让你一口气灌下三斤笑红颜。”众人唏嘘“这笑红颜可是烈酒啊,平时饮惯了酒之人,一口气饮下二两都会半醉半梦傻笑上一整天。更何况这....”“我...汤阳不会喝酒...”汤阳很是诚实,“那也成,就先欠着吧,下次一并还。林鸳林鸳,来,我们这儿三缺一呢。”












帘外酒筹嘈杂交叠,帘内清风送明月。陆延扬正与白衣少年对弈。“延扬公子这家宴很是有趣啊。”“是吗?公子喜欢?”“这闹中取静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呵...延扬看来公子也深谙其道嘛。”“噢?何以见得?”“其实,也不仅是云华公子,云霄,睿王也皆爱这雾里看花。这自古以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胜者可得天下,败者却只能如蝼蚁一般苟且偷生。”金丝锦缎少年品了一口茶,冷云华盯着棋盘未出言,步步为营。“延扬爱财,嗜赌天下皆知,今日与云华公子一见如故,不赌上一赌,岂不浪费了这美景良辰。”陆延扬琥珀色的瞳仁紧锁着白衣少年,有若即将到手的猎物一般,不动不错。“有理。不知公子想怎样赌?赌什么?”冷云华仍未抬眼,紧锁着棋盘边说,边落子,杀的对手全无招架。那边陆延扬索性弃盘,只是小啜着手边的梨花白,“我不赌小,只赌大。”“愿闻其详。”云华抬眼,澄澈的月光流入他漆黑的眼,似有星芒浮现。“我赌你。”云华浅笑,“我不参战乱,只推波助澜。你若胜了半壁江山,我便双手奉上那另外一半。你若败了,我便落井下石,做那螳螂背后的黄雀,如此你可愿?”


冷云华缓缓落下最后一子,抬眼笑答,“云华荣幸之至。请公子下注。”“三万黄金,助你旗开得胜的第一战。”白衣少年不言,弯弯的唇角勾着天边明月。有人叩门,陆延扬起身,掀开门帘,“何事,可是林鸳到了。”“林少将和如小姐已到多时了。”“好,下去吧。”陆延扬回首,“云华公子可愿一见?”“那是自然。”当仁不让的起身行至陆延扬身前,出了内间。只听。“汤阳又输了,这可怎么好?”三位少女正磕着瓜子挤眉弄眼,那边小少年手足无措红着脸道,“汤阳,愿听侯小姐发落。”“如小姐怎么看?”谭云娟客气道,繁如潋砸吧着嘴道,“干笑红颜!”“林少将呢?”云娟又问,林鸳一抹嘴,正色道,“欠债还钱。”谭云娟摇摇头,只是笑,“那姐姐看来呢?”繁如潋嘬着牙花子问,“呵...好久没看到这么容易害羞的小弟弟了,不然就让他亲我一口何如?”谭云娟一脸暧昧的冲二人眨眨眼,二人顺势言,“哎!这样好这样好。”“这样如何使得?你们...!你们....!简直不知廉耻!”“汤阳,不得无礼。”


冷云华掀门而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三个女人嗑着瓜子,笑嘻嘻的正看汤阳笑话。那边,“少爷....”白衣少年徐步向前,唇边挂着温润的笑颜,“三位姑娘好兴致,家奴不严管教,见笑了。”在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时刻,繁如潋心里暗笑,呵呵,冷云华,你也有今天。被人抓住短处的时候,枉你多年对我百般奚落,万般为难,今日我便一次还了可好?“大家正玩得尽兴,公子言之有理,只是今日莫要扫了大家的兴啊。”面露正色,掩不住的眉眼弯弯,“云华自是不会。只是...这管教不严自是云华之过,这罚,无异也当是云华受下的。”语罢从腰间香袋上取下一枚清透的玉佩,递到繁如潋眼前,玉气寒凉,通透掌心,玉雕已经磨得看不出形状,隐隐约约的一字形,估价连城。要搁常人,定是婉言拒绝,什么玩笑而已,何必何必一类的,可繁如潋从来也就不拿自己当常人看,更不会做那寻常事。所以她便不假思索的揣怀里了。众人张目无言,冷云华又遣人送来半斤笑红颜,当然去封布这种事情是不需要人家冷少爷用牙咬的,不是所有人都像林鸳。













冷云华将酒盏送到唇边,掩住笑,一动喉头,酒已是下去了大半,一抬头,淋漓的酒渍湿了少年胸口的薄衫,湿了的衣衫紧紧贴在锁骨之上,随着少年得呼吸声起起伏伏,一抬眼,酒盏已干。少年依旧是那样一副纯良的笑靥,只是配在这淋漓的酒色之中变得有些刺眼,繁如潋一怔,不远处林鸳喝的大放豪言,“秦逸!当初惹了老娘就得想到有今天,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你...可别逃得太远....”,那边谭云娟早已明目张胆的逃回了里间,“云华...谨遵小姐所言。”少年已近身前,戏谑而漆亮的眼,酒色淋漓的唇边,被风吹皱的发线,少年扶上她的肩,侧过头,只见少女唇如滴血,一声轻笑,冰冷的唇却欲覆上少女的额前,只觉冰冷的凉气预见,少女猛地回神,侧过脸,推开少年,少女锁着眉,目若漆星溅月,那边,白衣少年依旧是笑得无比纯良,漆亮的眸中映月幽光,“云华已依约受罚,不久留了,告辞。”繁如潋只是面色如常的锁着他离去的背影,或嗔或怪,旁人不得见。半晌林鸳出言,“你若不愿今夜住在这碧洗阁,就该离开了。”“好。”


一路上,着玫红色小袄的姑娘乘着船,船尾,林鸳依旧是那么闲闲适适的眯着眼,望着天。繁如潋却一路无言只闻船桨拨水声潺潺,林鸳一个起身,凉灰色眸中澄澈入夜,“你可是觉得受了欺负?”“啊?”接着繁如潋摇摇头,“不必藏着掖着。你这个样子随我出战,我也难开怀畅言。”林鸳正色言,“....”繁如潋不语,只是将手伸出船边,试着捞起水中明月,“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只管告诉我,我林鸳最看不得身边的人受委屈,哪怕只是一点点。”“可是冷云华...”“区区一个冷云华也值得你,低头簇目的一脸小家碧玉受气的表情,我告诉你,就算是日后小皇帝把你纳了去,让你受委屈,你也只告诉我,你看我怎么把他那个不争气的...”“好啦。啰嗦。”薄荷色长衫少女面色已如从前,“不是我说你,这次吹的可有点过吧。”“什么吹的?”林鸳装傻,“小皇帝啊...什么的,还没想起来...?还是我再把你的话重复一遍?”“不用了。不过这个吧,还真不是吹,我就让我那六千精兵兄弟鼓励他们带领的那七十万大军,每人每顿多吃一碗饭,小皇帝国库里就直接少了一个零。”


繁如潋一脸毫不掩饰的鄙夷神情,“想让国库少一个零还用得着麻烦七十万大军,我看我家碧云一人就够了。”是夜,那边碧云阁,姚碧云打了无数个喷嚏。送繁林二人过案后,小舟缓缓回行,这边陆延扬携谭云娟隔岸而观。“林鸳是谁的人?”“林家皆是皇帝之人。”“繁如潋呢。”“繁家近年无意政权。看今天的样子...倒像是云华公子自己的人。”“依少爷所见,随战之人选可有定夺?”“...有定夺,自是有定夺。千载难逢的契机,若不咬饵,岂不可惜?”“接下来少爷当如何?”“如何?....嘶...去买六斤巴豆,我要装病。”“呃..六斤....少爷一个人装病...是不是多了一点...还要鹤延堂的?”“不多,只怕还不够呢。又不是我吃,买什么鹤延堂?去陈记,买四斤送二两那家。”“......是。”次日,凤翔殿。“小姐,离皇帝的弱冠大殿只余五日了。”“恩。”陆沿歌正对镜修妆,“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宣临王晋见,冷家小女在门厅候见。”“是,小姐。”冷香出门,如玉美人对镜描眉,一双美目空旷寂然,香台上的龙凤红烛,将她带回到那一年。


大婚前夜,陆沿歌心神俱灭,大婚当天,面若粉白,嫁衣如血,她回首,只见万重宫门外的他握紧了拳,随众臣臣服,长跪着惊呼,皇后千岁,她回过头,泪水殷花了面,那朱红色的重重宫门闭合,亦压碎了她的心,她的名,从此她不再是那陆家小女,这世间多了一个无关痛痒的厉皇后,少了一个血肉鲜活的陆沿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