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桃花仙人种桃树 又摘桃花换酒钱(排版)

章节字数:4530  更新时间:13-07-24 1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排版完成。
--------------------------------------------------------------------------------进店铺后院,见老板正与一男子喝酒下棋,“老板,前面来了个稀罕物件,我等看不出所以然,只是看面相,那几人有些来头,估计是好东西。”那人回头,着素色长衫,正一脸的不耐烦,起身掸去一身瓜果壳,言,“我去去就来,这棋我记下了,莫想乱动。”伙计将店家迎直店后围栏处,捧了那坠带来,给他看。那人一见,神色一动,拿起坠带,在手中揉捏着质地,良久方言,“给他二钱。”“是。”伙计忙到了外间,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嘴脸,“这东西最多给二钱。”“你..!”看那边江韬又要翻脸,林鸳一把摁住言“好。就二钱。”从柜上拿了钱,三人就出了店。伙计这边送走了三人,方想起刚刚老板神色很不寻常,到了围栏,见老板仍在桌前,看着那锦带。“老板,人送走了。”伙计言,“恩。”那人心不在焉,伙计试探着问,“这东西...可是罕见?”素色长衫男子抬眼,月白色的眸子让人看不清焦点,伙计看的直打寒颤,“却是世间少有的物件。”“那...那这二钱银子..?”伙计小心翼翼的问,那人一笑,“呵...能将此物当来换钱者...是愚蠢,既然他看不懂这物件,给他二钱,已是...多了。”


那人又言,“不过...这样,未免也是他的福分...又倘若...他知道这物件的来历,那就留不得了。”小厮听言,已是不敢再问,惶惶出了围栏。那素衣人,将那发带藏如袖中,缓缓走进后院。抬眼只见,那男子着一身竹青色长袍,正在院中自斟自饮。良久后,素衣人锁着眉,对着棋盘,“你小子是不是动了棋盘!”“不曾。”那人出言。“那怎么就成了这副局面。”“不知。”素衣人指手画脚,“你看这黑子,方才我明明记得还在角落当中,现在怎么出来了?”旁人一笑,“那多半是,它自己呆厌了。”“少废话。”素衣人面色含怒。着竹青色长袍男子又言,“谁又曾想唐唐丞相,虽长着一副衣冠禽兽的脸,私下里竟是这般模样。”“嘶...”素衣男子眉头一皱,挥乱了棋盘。旁人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又言,“方才什么事竟让国师你耽搁这这么久。”素衣人一笑,“如果有一物件,能让你瞬息拥有万贯家财,或是瞬息丢了身家性命,你怎么选。”“鄙人惜命。”那人言,“不知是何物件竟让你有这般感慨。”素衣男子从袖中拿出发带,递给他看。那人神色一变,只问“当物者何在?”


“走了。”那人言,“怎么样,鸦青色青云丝织成的发带,很是稀罕吧。一寸青云丝已是万金的价钱,哼..只是不懂..何种人竟会如此暴遣天物的将它做成发带...”“我。”那人言,素衣男子茶喷了一地,那人继续言,“不错,这物件是我送出的,现在...只怕是故人归来。”“情人?”素衣男正拨花生,“仇人。”着竹青色长袍那人说的不紧不慢。而后三人又进了客栈,一间上房,林鸳不假思索的在桌上拍下二钱银子,店家见到白花花的银子后,面色有缓,只是一脸狐疑的在三人身上来来回回的看,心说这价钱明明住得起三间下房,你们三个大男人居然分住一间...嘶...江韬一瞪眼,店家收回目光,带着三人上了楼。城那边,杏花郡旁,杏衫少女正问,“钱呢?摸不出来啊....你可莫要骗我...”这边楚辞被摸的满脸通红,那边繁如潋乐的跟朵花似的。“没有没有,那哪能啊。往下点摸,不在上面。”众人憋笑,唯有那杏衫少女还憨厚的听了话,手越摸越往下,眼看楚辞就要发火,繁如潋一拍脑袋忙言,“唉呀。瞧我这记性,昨儿镖师刚跟我说的,让我拿了走镖的钱去怡春院将圆圆姑娘赎出来,怎么方才便忘了,你等着啊,我回车里取去。”,












“小兄弟且慢。”方走出几步,杏衫少女出言,身旁即刻便有两彪形大汉一拦,繁如潋此刻心想,完了...这下被人看出来了...满脸堆笑的转过身。“壮士...有...有...何事?”“你们这是第一次来杏花郡吧。”“是。”繁如潋言,“之后打算去哪里啊?”繁如潋心说,还能去哪...“本来打算去灵川看看,现在没了镖钱,多半就回去上古丹青了。”杏衫少女没做声,繁如潋只好回过头去,继续走,不过走的很慢,嘴中还碎碎念,“叫住我,叫住我...”“小兄弟。”繁如潋回头,那杏衫少女言,“我们商量一事吧。”“你说。”繁如潋走着走着就走回了少女身前,“你可知道上古丹青冷家。”“知道。”知道的不能再知道了。“倘若我放过你们这次,待你们回上古丹青之时,可否帮我带封信给冷云华。”“好。”繁如潋大惊,嘴上却已经不自觉的答应,“这是解药。”少女扔来一瓷瓶,稍微有些大,繁如潋一个踉跄,呃...其实比花瓶还是要小一些的,“人数多嘛,药也少不了。”“谢谢姑娘。”“小兄弟跟冷家可熟识?”“还算熟识。”“那可好,今日便来我寨中吃晚饭吧。”“!!”


夜中,杏花寨前一排火红的灯笼在晚风中明明灭灭。寨内杏衫少女喝的有些高,“小兄弟,你说他冷云华,怎么就那么不爱理人啊。”繁如潋呛了一口酒,这寨中的酒比砚宫不知烈了多少,一不留神就呛了,“啊...他这人不就是这样。”“明明连正眼都不瞧我一下呢,我这边还心心念念,差一点就...就忤逆了...爹爹去上古丹青了。”那杏衫少女挣扎着起身,一手抓着繁如潋,两步一扶墙。“你来。”拽着拽着就被她拽入了闺房,繁如潋四处一看,发现寨内兄弟均对她面露凶光,唐诗楚辞正对她连连摇头。“来啊。”杏衫少女皱眉,“...哦”这闺房内倒还有几分姑娘的模样,门前梳妆的铜镜,四角床铺上桃粉色的帷帐。“坐。”那少女将她往床上一推,繁如潋心说,这丫头实心眼,这亏了我是个姑娘,要是个老爷们不顺势吃了她才怪呢。“他现在可有了心上人?”少女问,“不曾..不曾吧。”繁如潋敷衍言,看她吐了一襟的酒,索性将她的面纱摘下,还好清理些。黑色面纱落下后,那是一张十六七岁得脸,面色酒醉酡红,眉目垂垂,比寻常人家的姑娘多了几分洒脱灵动。


繁如潋方要前去打水,被杏衫少女一把抓住,“你说!他为什么不喜欢我!他为什么,明明娶了我他就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是不愿娶我,他若没心,当时又何必那样看我,那样温柔的说...他骗我...”说到最后,终究是哭了出来,眼泪湿哒哒的一滴一滴落下,将粉红的被褥染的深深浅浅的,繁如潋心中一软,俯下身来,对她说,“他还不就那样,又何时让人看得清他是真是假,这种人还是早些忘掉的好。”“可是...可是我..都..咳咳...都给他了呀...”少女急咳几声,之后小声叙叙的说了几句,之后便一脸安然的睡过去了。繁如潋仍凝着眉正想,嘶....都给他了..?什么都给他了?钱?不对,那禽兽不在乎这个...人!?难道...他...繁如潋大惊,冷云华...你!...对这么个一心一意对你的小姑娘,你怎么下得去手啊!你...这时只听木门咿呀一声咧开了一条缝,那两个彪形大汉正探着头往里看,正巧碰上繁如潋和他们对上了眼,“咳...”大汉,一脸尴尬,挥挥手示意繁如潋出来谈。“咳..那个公子,夜深了,请到一旁为你们准备好的客房休息吧。”那神情好像生怕繁如潋今天就在姑娘房中不走了,“好。”












那边丹阳城内,林鸳携范江二人在一条窄小的巷子里穿梭,浑然不知不远处的酒楼上层有二人正饮着茶看。“居然是男人?”素衣人问,一旁那着竹青色袍子的男人一笑,不出言。那便巷内,“少爷,这一通好找,那旧址可是找到了?”江韬问,“快了。当时记得,不是十九号,就是九十九号,走穿了这巷子总是找得到的。”林鸳仍在前面健步如飞,不时的停步仔细端详着两旁的院落,方走到一宅院前,看着院内的梧桐老树将枝叶伸到街边,方凉灰色明眸一亮,薄唇展笑,“到了。”大门虚掩,年久的隔板上蜘蛛织网,燕子息家,三人掸去一身灰尘入了院,不料这门外破败,门内收拾的却还算干净,定睛一看,有一老者正坐在院内喝着梧桐叶泡的茶。“老头,好久不见。”林鸳言,那老者颤颤回首,皱纹密布的脸上,嵌着双精明的眼,裂开了嘴,更是皱成了一团。“臭小子。”林鸳走道那老者身旁,抢过紫砂茶壶自顾自的斟了杯茶,那老者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她的脸言,“可是今早到的丹阳。”那语气并不像是询问,“恩。”林鸳支支吾吾的正喝着茶,“身边没带钱。”“恩。”那老者一笑,又言,“被祈墨研派来伏击灵川。


门口二人神色一变,鸦青色长袍少女抬眼,“没错。”“说吧,老朽还能为林少将做些什么?”“算卦。”林鸳直接,“不是教过你吗。”老者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让人摸不清究竟是哪句惹了他不高兴,“忘了。”林鸳坦言,老者暗叹,“算什么。”“战机。”第二日清晨,繁如潋醒的颇早,出了屋门,却见唐诗楚辞二人正坐厅内,两眼直勾勾的看着繁如潋。“呵..呵呵...早。”唐诗微微欠身,楚辞鼻中一哼,“昨夜睡得可好?”唐诗问,他今日穿着一身青白色长袍,浅棕的眸子映着白皙的肌肤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温文。“还好。”繁如潋言,楚辞锁着眉讥讽道,“她又怎会睡的不好。”“你们...药性祛可是去了...”“拖公子的福。”楚辞针锋相对,繁如潋这边方醒迷迷糊糊的从桌边端起一杯茶漱了漱口,“噗...”喷了一院。楚辞嫌恶的皱着眉,这会儿繁如潋才算彻底醒来,方才听了半天,方这会儿琢磨过味来,“大男人还这么小肚鸡肠的,让人家大姑娘摸你两下怎么了,亏得还是人家...”“你...!”这男女之事好像是楚辞的软肋,只能干生气,顶不上嘴来,生怕自己一还口那女人又说出什么更加不堪入耳的话来,那边唐诗又言,


“耽搁了半日,今日该动身了。”“好,我这就去跟盈姑娘告别。”置于她是怎么知道那姑娘小名,这又是另外一件事了,昨夜,看那姑娘衣裳被自己吐得太难看,就顺手帮她换了,心说这儿又没外人,寨里又都是那大男人总是不方便的,这姑娘的衣裳不同于她平日里穿的,解不开,就多看了几眼,不巧在她袖口旁缝着一个"盈"字,心想这多半就是这姑娘的小名了,之后...还没来记得及多看几眼,门就被开了个小缝,这一看繁如潋就笑了,两个大汉正闷不吭声的往里偷看。之后就被请进了客房,直到今朝醒来。路上繁如潋想起昨天一事方问,“想来还是奇怪,昨日怎么就着了那丫头的道。”唐诗浅浅一笑,眸内精明一闪,“小姐不知,这杏花郡的溪水喝不得,世人皆知。听闻这杏花姑娘也算是取财有道,凡是上古丹青来的不但不拿其钱财,更要请人留宿一晚,我想到昨日多半到不了丹阳,天色晚时谷内多蚊虫,还不如就借宿一晚。不曾想,还未来得及出言,少爷就回来了,还给我们上演了一出精彩绝伦的好戏。”繁如潋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之后一路上脸色都不太好看。“今日就要走了?”













盈姑娘言,“是啊,走镖赶早不赶晚,延误了东家的时间,人家是要给脸色看的。”繁如潋言,“那好吧。”盈姑娘不舍言,临行前塞给繁如潋一封信,嘱咐道,“请务必帮我交给云华公子。”“姑娘放心,我一定带到。”之后一行便上了路,旁晚时分到了丹阳城边,遇上了林鸳的队伍却不见林鸳,此刻元渠见了繁如潋言,“我家鸳少还没出来,等着吧。”“清年公子呢?”“今晨便到了。”目光往旁一侧,只看见一清俊少年正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手中握着卷兵书悉心研读,不时的与一旁的唐诗讲解,繁如潋就在这边看,看着树叶落入少年身旁的杯中,随风在水中转了一圈,闻着微风送来的阵阵凉香,来不及转头,那少年抬眼,冲她微微一笑,然又底下头去听着唐诗的见解,唇边温润如凉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