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但愿老死花酒间 不愿鞠躬车马前(排版)

章节字数:4075  更新时间:13-07-24 19: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排版。
--------------------------------------------------------------------------------当晚。唐诗煮了些酒,众人便留在他帐中,就当为繁如潋一行践行。“这酒的成色自是不比宫中,大家喝来莫要用心才是。”唐诗点起一小堆炭火,将酒筹用山泉水洗净,又烫干,斟上酒,“请。”林鸳捧起一杯,嗅了嗅,抿了一口,后大呼好喝,将繁如潋一同抓来,连饮数杯不倦,唐诗酒量太浅,饮了半盅已是面浮红霞,那边元渠楚辞正豪饮酣畅,“公子不饮酒?”范昀问,“嗯,极少。”冷清年答,“可是因为公子喝不惯此处土酒的味道?”范昀顶着一双犀利的眸子问,那人一笑,“也不尽然....酒乱人,茶清心。”“公子所言极是。”任凭这话说的疑点重重,范昀并未多加追问,他心中很是明了,眼前这位天之骄子脾性很是孤傲,饮不得酒,多半也是因为痼疾的原因,只是他问的含糊,他答的遮掩,看来众人所言不错...这痼疾果然是云霄公子的一道硬伤。那边繁如潋林鸳喝的有些高,吵闹的声音渐小,二人只是头靠着头,肩并着肩,一同坐在炭火旁,小声的说着话,此刻,在旁人眼中,她们说的一定是这样的。


“明天就要分道扬镳了。”“是啊。”“可惜不能陪你上阵杀敌。”“没关系。”“你要保重。”“你也是。”“我们瑞都再见。”“好。”可惜实际情形却是这样的....“我...咯...我现在就...就特后悔...”繁如潋搭着林鸳的肩,面色绯红的打着酒嗝,“后水...?后水...什么?”林鸳皱着眉,听不真切,繁如潋又变本加厉的伏在她肩头言,“后悔当时...咯...把那只大兔子给放走了...不然...咯..”“就烤来下酒该多好。”想着想着林鸳也一脸悔不当初,“嘿嘿嘿...”而后二人又大笑起来,听得旁人毛骨悚然,那边元渠瞪了她二人一眼,跟一旁楚辞说,“他们两个大男人就这样抱在一起成和体统!”听的那边知内情的楚辞后背直冒汗,直说,“嘶...这天怎么这么热啊...”当夜。繁如潋被人扶到帐中,浑浑噩噩的睡了半晚,渴的醒来着水喝,方下地,只觉脑袋像炸开一般,太阳穴突突的跳,喝了几口水,在床上仍是不得入睡,索性披上长衫,走进一旁的树林内,营地里静的出奇,只听得见夜半满塘的蛙鸣,夜风将匆匆绑上的发髻吹开,任黑发在风中飘散开来。


踩着溪石走到丛林深处,一错目,只见青衫少年之身躺在林中空地,夜幕中繁星蔓延至眼底。“睡不着?”那人起身,对着她浅浅的笑,“是啊。”繁如潋顺势坐在他身旁,肩并肩看着天幕中的星星,“不知丹阳的天比这个又如何。”半晌,少女言。冷清年侧目,“不想走吗?”少女摇摇头,不语,“那....有没有在怪我将你支开。”少女猛地抬头,少年眼中清澈如溪,“没有。”青衫少年一笑,“你不问为何?”繁如潋却说,“我猜到了八九分。”“哦?说来听听。”少年笑问,“总要有人去...我与冷云华又更熟识一些岂不更好。”繁如潋答,冷清年不置可否的一笑,看向少女的目中寒潭有若沉石坠底,漾出阵阵涟漪,“那...你可曾想过...我为何选你?”少女撇嘴一笑,唇畔梨涡昙花一现,“...我资历浅...又是女儿身...留在这儿...也帮不上忙的。”少年眸中的水波层层而起,眼看就要溢出眼底,带笑意的唇不自觉的略弯,“不尽然。再猜。”抬眼对上少年秋水般的眼眸,繁如潋心底一惊,面色却与平时无异,但心中正暗想着对策,不能说想不出啊...不然他多半会自己说...想来想去也就只能这样,“难不成是我爹爹那边有所嘱托?”












那边青衫少年浅浅一笑,眼底的幽光好似将少女的心思看穿一般,“算是。”少年答,那边少女微微舒了一口气,浅浅一笑,又眯着双眼看着藏蓝的天,一旁少年看的真切,不出言,就这样陪在她身边。第二天,清晨,繁如潋一行便上了路。闻着草木的清芳,露水滴答滴答作响,唐诗小重与她一并坐在马车上。天气有些微热,繁如潋便将裤腿挽的老高,盘着腿坐在窗旁,随着路途的颠簸轿帘浮浮起起,也勉强算是有风会透过轿帘的缝隙钻进来。抬眼一看,素衣军师唐诗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锦塌上方,不生汗,腿上还盖着层薄薄的毯,发现繁如潋打量的眼光方解释说自己幼时腿上便落下了寒症,现在每逢阴天便腿疼,若是平日里不注意,以后多半会变本加厉。不知怎的,虽然唐诗生的一副秀秀弱弱的模样,让人看不出年纪,但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他本身很有谋划不说却还是个难得的持重之人,不似冷清年那般冷清孤高,这素衣少年倒更像是走亲民路线的小仙,就像是观音一旁持瓶的小童男,再或者...就是“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里一副典型的童子的样貌,倘若冷清年那般算是不问世事,他倒更像是不经世事,


那净透的眼眸仿佛能让人里里外外看了个干净,只是...这样的少年又怎会是上古丹青的鬼才军师呢...再看那边...一身檀色布衣的小重正记着帐,噼里啪啦的弄着算盘,皱着眉脸色很是不好看,“老大...账上银两本很是吃紧啊..就这样,我好说歹说的您盒鸳少上个月还在瑞福祥买了三十多斤酱肘子,一下把这个月的都花光了...这样下去怎么了得。”繁如潋嗑着瓜子眉都不皱一下,“马后炮,吃完才讲,买的时候你也在场不是吗,也不拦着我俩点。没事没事...多大点事...这不马上就到丹阳了吗,吃你们云华少爷的。”小重摸着头想了想觉得颇有道理,便埋下头继续记账。这会儿繁如潋又砸吧着嘴吃上了话梅,之后一路暗自盘算着该怎么跟冷云华那厮眼皮底下蹭吃蹭喝。一会儿,楚辞遣小兵将唐诗请去,那小兵口舌不太好,说话磕磕巴巴的,“唐唐唐...军师....楚楚楚...将军...找找找...”繁如潋听得着急,直接让唐诗跟着他下去了。之后半晌过去,仍不见人归来,繁如潋便遣小重下车去一探究竟,自己就趴在门板上偷听。依稀听到两人争执...“这小路看着很是孤僻...军师可确定?”


“确定。”“那若是错了...”“唐诗与将军一样,从未从正道上去过丹阳,将军若不信唐诗只管从自己选的路上走,唐诗不在多说一个字就是。”“你...”还未等楚辞多说,那边唐诗一掀门帘,进了车上,门外锦帘上的珠片被摔的劈啪作响。只听前方楚辞下令,“向西出发!”车内,“可是道路上有问题?”繁如潋小声问,“少将无需担心。”唐诗闭着目,老神在在。“....”之后的路走得极其曲折,过颠,颠的人恨不得下车徒步而行,三刻过后,繁如潋一把将车内挂着的一圈翡翠流苏坠拽下,“老大...怎么了?”小重出言,繁如潋白了他一眼,心说你个子高不觉得,老娘被这个坠子抽了一路的耳光了...终于...一行人到了丹阳城下。古城的城楼上挂了副匾,匾上不知是哪位名家的字,大家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楞没看懂,不过也不管,一行人马浩浩荡荡的进了城,结果绕城一圈,被城民一路围观过后仍没看见当初说好的接应点,大家饿的饿困得困,商量了一番决定先找个客栈,也许是没走对地区,当地客栈民居很是陈设都很是简单,实木门窗,木刻的匾额几斤被常年的雨水磨平。上烫金的字迹有些脱落,店家倒是还算热情。













“住店不公子?住店送半斤咸鸭蛋。”“少爷,住我们这儿吧,我们这儿离檀湖不远,桃花一飘景色正好看。”想来想去,繁如潋挑了一家胡同深处略显单薄的小门脸。进门后是个成井字型的小楼,绕着青石板路,很是清幽,常年的雨水天气让墙角长满了苔藓,一进屋,扑面而来的潮气,“先歇下吧,余的明日再说。”“是,老大!”店家是个的中年书生,很健谈...不到半个时辰繁如潋就已经知道他姓苏,是个屡试不中的秀才,这栋小楼是他祖上传下来的家产,未...未婚。房间价格什么的可以商量,不过...店家不会做饭,因为什么君子远庖厨之类的事情...得让他们做好了顺便送过来。因为怕吓到店家,依旧按惯例跟他说这一行人是走镖的镖师,房子不大,房间有些紧,百余个人三人一间仍是紧紧巴巴,小重很有默契的跟唐诗楚辞二人挤进一间,留繁如潋一人一间房。晚饭时分,大家着了急,都是大老爷们儿,会做饭的少之又少,还都停留在能把东西煮熟的水平,繁如潋不得不使出看家本领,抓着小重进了厨房。“老大...你还会做菜啊...”小重在一旁一脸崇敬,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去把楚辞叫过来杀猪。”繁如潋白了他一眼,一会儿楚辞阴着脸进了厨房,却见繁如潋正用飞刀削这土豆皮,繁如潋一把一筐土豆推给小重,左右观测一番,对着楚辞说,“我方才打探过了,邻家有后院有只母猪下了十来只小乳猪,你去偷偷抱过来一只。”不一会儿,楚辞抱着只活蹦乱跳的小花猪从墙那边翻过来,那小猪性子还挺刚烈,蹬了楚辞一身泥点。“杀吧。”繁如潋言,谁料话音刚落那小花猪从楚辞手上窜了下来,颠颠跑到繁如潋腿边,看那神情很是凄切,哼哼唧唧的直掉眼泪,繁如潋暗骂自己心软,到了猪也没杀成,做了四十个多个素菜,萝卜炒白菜,白菜炒萝卜,土豆炒萝卜,凉拌萝卜皮一类。没承想,大家吃的还挺开心,尤其是店家,直呼好吃。楚辞在一旁抱着猪一脸鄙夷,繁如潋也一慌,这见过没见识的还真没见过这样没见识的,自己嚼了嚼,萝卜是萝卜,土豆也还是土豆,只能勉强算是清爽而已。店家却说,这叫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楞把土豆做成红烧肉那是自欺欺人,是什么就是什么,反而是种简单的美。


这一番话听下来繁如潋脸上一红,只低着头吃饭。“贵镖局是从上古丹青来的吧。”那苏秀才言,繁如潋一愣,余光瞥到一旁的楚辞握刀,“是啊。怎么先生也是上古丹青之人吗?”繁如潋问,“不算是。”那人言,“这菜色像是上古丹青的口味,偏甜,偏清淡。”自己不小心把盐放成糖的事情,繁如潋自然是不会说的,只是点点头,“那店家又是从何处得知上古丹青的菜肴口味呢?”一旁的唐诗放下碗筷,一副闲聊之态,“哦,鄙人早年曾寄宿在上古丹青的叔舅家。姓什么来着?...对了...好像姓冷,二公子叫冷云华。”“噗.....”繁如潋喷茶。“咚咚...”适时门外有人叩门,“快开门!饿死啦!”听着是女声,苏秀才款款起身,冲繁如潋行了个礼,“是我小妹归家。苏某去去就回。”一会儿,一杏衫女子挽着苏店家胳膊进了门,四目相对时,旁人可见电光火石相碰撞,那店家却仍不自觉一般,介绍道,“这位是我家小妹苏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