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七章 总为浮云能蔽日 长安不见使人愁(下)

章节字数:2921  更新时间:13-07-30 17: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话说阿梨最近在看银魂...看的笑点混乱啊.....

昨天考完的最后一门了  不知道大家考完没?

无论如何  祝大家能考个好成绩!

番外写了一半...还没写完....明天更吧...

开头改了三百字  总是觉得哪里不够好....

总是一不小心就剧透了....只写了300字而已...

眼看着坑就要填完了.....这样不行啊....

大家接着看....

也不知道大家还想不想的起来上一章讲的啥...

这章不知不觉又3000多字.....

大家接着看。

-------------------------------------------------------------------------------

此刻,灵川正殿。郡灵王正坐龙鸾,素衣华服的晏子都神情阴翳和平时判若两人。“报!有人一箭射在城门,上有信函一封,还....”有精兵来报,“还有什么!”郡灵王大怒,精兵言,“还有一块衣料,看似...灵芳长公主的朝服。”“什么!”郡灵王大惊,“速速呈上来!”只见那精兵支支吾吾,“城楼过高,我军仍未能取下。”“废物!朕亲自去!”郡灵王一怒而起。半晌灵川城门旁,几个侍卫在城门上牵线,几个侍卫在城门下登梯,一番折腾下来,竟是没够下来....郡灵王大怒,欲扒啦开四周密密麻麻的看热闹的宫女侍卫亲自登梯,刚上去颤颤巍巍没几步,梯下一群大臣又到了,车轱辘话说了半天也就那几句,“皇上,这万万不可啊!皇上!.....”“皇上保重龙体啊!皇上!”“皇上.....皇上...!”“够了!”郡灵王一挥手,君臣只得闭嘴,郡灵王继续登梯迈步,只听身后有个小宫女嗑着瓜子言,“皇上错了,错了。往上,再往东!离那信箭还八丈远呢。”郡灵王听后扁了扁嘴,自觉的往东三寸。半个时辰过去....“皇上,又错了!错了!该往西了,就差一点了。”郡灵王一听干脆在梯上一坐,呼扇呼扇的拿袖子撩风,“不行...不行了...快传秦逸,传秦逸来接驾!”


话音未落,猛风将军秦逸便一转手从那城楼上一跃而下,单膝伏地,“臣秦逸接驾来迟。”众人傻眼,和着人家猛风将军光顾着看热闹,忘了接驾这回事儿了,“无罪无罪...”郡灵王喘着粗气言,“快...快...别愣着...把信给拿下来啊。”只见那秦逸一个转身,蹬三下城墙,到了城门正上。一把摘下信箭,一路拖着云梯到了地面,下地后恭恭敬敬的将信箭递给了郡灵王,此刻郡灵王正上气不接下气,“你看,念给朕听。”秦逸单手扶着云梯,用牙咬开信,一看,剑眉一展,唇畔掩不住的笑意,“这言辞不雅,皇上请让臣大约其意。”郡灵王不高兴了,“约什么!照念啊!”适时只听有精兵来报,“报!将军,前方发现敌军踪迹!请将军速速前去!”秦逸点了点头,向郡灵王微微福了福身,将那信纸递给身边的一位宦臣,迈着流行大步,扬长而去。郡灵王瞪着那宦臣,“念!”宦臣只得哆哆嗦嗦的念了,“狗....狗...狗...皇帝...枉你多年骄奢淫逸,现在傻了吧,你的宝贝闺女在我手里了吧,我劝你乖乖的将我要的人交出来,否则....呵呵呵...你这丫头生的细皮嫩肉的不知道禁不禁得起严刑拷打..


.嘶....严刑拷打也还好说...就是不知道禁不禁得起煮菜洗衣....煮菜洗衣好像也还过得去...皇帝老儿我告诉你,你若带不来我要的人,我就将那丫头带回寨里做我的压寨夫人!注:收到信后,速让冷云华自己走到西边小树林里,不许带其他人,否则,咔!格杀勿论!”那宦臣哆嗦是哆嗦,不过读的还算是声情并茂的,读完后抬起头看了看老皇帝,郡灵王面露凶光,“还压寨夫人...我...呸!他奶奶的熊!气死老子了...啊不...咳...朕...朕...起驾起驾!去寒梅阁!嘶...别都去啊...跟个俩三就行了。”郡灵王边走边自言自语,“方才还有个小丫头跟朕指手画脚来着,奇怪现在去哪了...?”只见方才那丫头站过的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瓜子皮.....正殿之上,素衣华服的丞相晏子都握袖凝眉。将手中茶盏捏的粉碎,面上寒光一线,从唇中挤出二字,“...找死。”即刻动了身,“丞相...您这是要去哪?臣跟着您去。”门口侍卫问,晏子都冷冷一笑,月白的瞳仁中呼风唤雪,“也好。去皇陵。”此刻寒梅阁内,梅花漫天。一青衫男子在院中静坐。












半晌,偏门内走出一黄袍老人,身旁三位宫女打着纸伞,郡灵王挥了挥手,三位宫女候在门外。郡灵王上前,对那青衫男子言,“你猜得不错,他们来了。”冷清年冷冷一笑,不加理会。“朕....有一事相求。”看郡灵王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冷清年浅笑着摇了摇头,手将手掌的白绢层层绕开,手掌内结了一道长疤,冷清年却只是笑,他言,“好。”郡灵王一愣,目中深邃尽透幽光,“你不问何事。”冷清年又是一笑,“我知。”他顺手从襟内拿出一个瓷瓶,将那整瓶药丸倒于掌心,顺着清茶入了喉。冷清年唇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又言,“草民告退。”郡灵王面色含霁,目中阴翳一现,“这月初十是云娘的忌日。”冷清年步履一顿,猛地回头,目中紧咬着三分怒气。“你我父子情分已尽,休要威胁我,灵霄云早就葬身火场,我是冷清年,我今生今世都是他。我命不久矣,你知。呵...命算什么...死又算什么。就算我有朝一日,挫骨扬灰之时,我石碑之上刻着的名字,也只会是冷云华而已。草民告退。”郡灵王冷着眼,看着那少年一步步出院,他走时眉目清浅,神色从容的如同沐春风一般。


此刻灵川皇陵。素衣丞相晏子都单手撑着白玉棺材盖,目中寒雪扫秋风,一转身,出了内室,月白色的眸中多了几分难得笑意,他大声发令,“封棺!”半晌,晏子都回了灵川内宫。晏子都在殿内反反复复的踱着步,两个不知情的宫女端了杯茶递给他,晏子都叹了口气,伸手接过,未饮,眉却已是皱的不成样子,他闭上目,冷言,“滚。”二位宫女一愣,只见那晏子都猛地睁开眼,月白色的瞳仁中带着三分厌,他猛地将那茶盏砸向地面,“滚!”两位宫女吓得不知所言,跪叩着离了殿。只见那素衣华服丞相晏子都俯下身,从地上拾起一片碎瓷,紧握在掌心,鲜红的血一滴滴坠入茶水中,丝丝晕染。只听那门外有将领传信,“报!琼林火势甚险,各精兵出动,搜遍了那东西两侧,均不见...不见灵芳郡主。”晏子都皱着眉,点了点头,吩咐那将领退下,唇角溢出一抹冷笑,配那月白的眸,寒意弄的人森森入骨,他眼中一暗,冷言,“也许你自作聪明的以为,这一报便还得清当日旧债,可是你错了。错的离谱,错的....自绝生路。”此刻灵川密林以南,灵川皇陵之边,一男一女,着一明一暗,徒步入了琼林。


“冷云华。”素衣少女言,不知为何却红了脸。“如小姐何事。”白衣男子言,他未抬眼,捧了一捧溪水正饮,却见他面目纯然,纯然的让人起不了半分戒心。繁如潋支支吾吾言,“你说...灵川太子如何?”冷云华眸中划过一丝冷冽,冷言,“不如何。”已是会错了意。繁如潋又问,“那你说他长得如何?长大又会如何?”冷云华皱了皱眉,眼中尽是敷衍,却已是心知她所指并非冷清年,他一声轻哼,“定是不错的。”繁如潋嗤嗤一笑,“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这么说被他占点便宜却还是他吃亏了。”冷云华一愣,繁如潋自顾自的嘟嘟囔囔往前走,“亲一口就亲一口吧,又不会掉肉。”只听身后冷云华一口水呛住,一阵猛咳,只是一刹晃神,不一会儿,只见他微微眯了眯眼,漆亮的眸中耀万束柔光,轻笑一声,紧跟上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