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春江潮水连海平 海上明月共潮生(上)

章节字数:3407  更新时间:13-07-30 18: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嗯。。。更新了。。。。

其实前面没修完就更后面挺费劲的。。。。。。

不过阿梨觉得不更不行。

有读者问年龄问题  那阿梨就在这儿小提一下吧。

大家在文的最初都是及弈之前  也就是15岁之前。。。也就是瑞和九年。

繁如潋大约是13岁左右  祈墨研13岁  冷清年冷云华皆是14岁

陆沿歌15岁。

之后二次进宫的时候伴读的时候  也就是瑞和十一年  。。。

小皇帝及弈  也就是15岁了。  繁如潋正好也15岁  冷清年冷云华都是16岁。

当时那个年代是人到七十古来稀。也就是说大部分人都活在30-40岁左右  

所以年龄什么的  也不好定的太高  (其实阿梨修文之前定的更低  平均也就12-3岁)

好啦。。。。大家接着看吧。

每在阿梨浓墨重彩的描述感情之后  总要休息几章。。。

所以文风什么的。。。大家可以推测一下。。。。
-------------------------------------------------------------------------------

此刻灵川密林以西。山洞内,少女半梦半醒,滴答滴答,水滴滴进她的眼窝里,吓的她猛地睁开眼,却见脸前一副凉灰色的眸子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她方清了清嗓子,刚准备惊呼救命,却见那人一脸的不耐烦,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冲着她狠狠一瞪眼,“别吵。再出一个音我就撕票。”只见那灵芳郡主吓得小脸煞白,只觉那人冰冷的手心内蔓延着浓郁的血腥之气,她方哆哆嗦嗦的点了点头,林鸳猛的一松手,只见灵芳郡主险些跌倒在地,颤颤悠悠的伸出一根手指,眼中奕奕放光,指着林鸳低声言,“你动手吧!我不怕你!我告诉你,你就是拿刀指着我的鼻子我也定然不会将那密道的入口告知与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林鸳脸上一愣,薄唇微微撇出一弯浅笑,凉灰色的眸中滑过一丝嘲讽。她言,“我不杀你,我只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但说无妨。”看那灵芳郡主哆哆嗦嗦的却还免不了那郡主的架子,林鸳唇角撇的更开了,想开口,却只见那灵芳郡主顺手撅了根草,往嘴里胡乱嚼了一嚼,漫不经心言,“你要问翡华吧,她死了,今儿早上入的皇陵。我跟你说啊....虽然说了你也不信吧....那火它真不是我们放得啊....要是我放的我还能不知道啊...你说说....这人前几日还要跟我比赛撩衣服呢,信誓旦旦的跟我说自己前面后面都一样不怕撩,这垮叉一下子...人没了.....唉...”


“翡华郡主...?”林鸳一边说着一边却已是笑开了,唇角露出月白的牙齿弯弯,煞是好看。灵芳皱了皱眉,将那草叶呸的一吐,扁了扁嘴又言,“唉....我们....我们真不是故意的呀。你们皇帝是不是很疼那个翡华郡主啊?”林鸳撇了撇嘴,没有笑,是啊,有些事情还是更加适合浅尝,尝的深,未必就是甜的滋味,若不是甜,那恐怕还好不过浅尝之后的没滋没味。秦逸那件事实这般,而这件就更是这般。那个翡华郡主多半是繁如潋吧,那种话想来想去也就她才说得出。若说她死了,呵....林鸳不信,说她假死倒是更能服人心。想来想去,这个借口还是当真不错的。“大约是吧。”此时此刻,说到底,这个翡华郡主也就是个炮灰,人家牟足了劲儿打算攻城,炮灰又能奈何,估摸着现如今,外界的谣言怕是漫天了,人们将视线搁在翡华郡主上越久,便会愈发忽视了这背后的受益者,与那死一万个翡华郡主都阻止不了的野心。林鸳猛地起身,一把抓起地上的灵芳郡主,话语间透尽了嬉笑怒骂,“走吧郡主殿下,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要带我去哪?”翡华一脸惊恐的看着林鸳大步大步向前,林鸳一笑,“接一个人。他叫冷清年。”


半个时辰过后,林鸳范昀一行人,携带者灵芳郡主,躲在了离据点不远的山洞中。林鸳对范昀说,“先生怎么看,他们会不会来。”范昀摇着羽扇捋着胡,“会,要是更巧些,说不定还会让人埋伏在这个山洞。”翡华郡主插嘴,“你们胆子不小,难道就不怕我父王攻了上古丹青?”林鸳偏过头,冲那灵芳郡主翩翩一笑,“不怕,我此次是打着江湖游侠的旗号劫的你,跟上古丹青本不沾边,他要是真动了手,我们倒更求之不得了。小丫头,你说,要是你父王不来,你又打算作何?”灵芳郡主扭脸一想,“不会,就算他不来,晏子都也不会坐视不管的。”“晏子都?”一直沉默的范昀猛地抬了头,笑眯眯的看着灵芳郡主,灵芳郡主猛然感觉面前一阵阴风,嗯....来者不善。她大喊,“你要干什么!”边上有个精兵不乐意了,抱着臂走了过来,“跟她废话什么,鸳少你也别婆婆妈妈的,这娘们儿要再不招就剁手,再话多就剁脚,简单粗暴才干净利索。”林鸳若有其事的眼珠子一转,只见那小丫头吓得哆哆嗦嗦,她方直言有理,灵芳又言,“要杀要刮你只管来,我....我是不会告诉你密道的入口在小树林西二十里外的枯井盖里的。”












“嗯?”那精兵一瞪眼,也赶上那精兵长得凶,脸上好长一道疤,小姑娘都要吓哭了,“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招,我招了啊。”听闻此言,其余三人相视一笑,“嗯,这还差不多。”此刻灵川密林以南。一白衣男在一旁的槐树上优哉游哉的枕臂而眠,不时的瞥一眼西方烧得正浓的火海。只见树下一素衣女子在溪边喝水,光喝水还不说,还准备撩袖子洗洗脸。“冷云华。”繁如潋冲树上一喊,树上白衣少年偏了偏头,单撑着树下地来。“小姐何事。”看他那一副漫不经心之态,繁如潋说不清的不自在。“你说这水有人喝吗。”“有的吧。”那厮微微一笑,从身后包袱内拿出件新衣,自顾自的解起了衣衫。繁如潋别过头去,心中暗想着,换啥,换来换去还不都是那件白的。冷云华边换着边将件旧的袍子撕开,漆亮的黑眸中透着幽亮,他看着繁如潋喝的正高兴,眸中一暗,笑言,“这千万溪流湖泊不过也就是海的支流而已,万千湖泊看似各不相同,其实也算是本家。想来也是的,别说饮用了,别人用来洗澡也不为奇啊。呵....别人的洗澡水,小姐喝着还开心吗。”繁如潋黑着脸,喷了一地,冷云华撕到一半,冲她扔过来两个袖子,言,“撕成布条,碎一些,再接在一起。”


此刻灵川内宫精兵已出,只见祝观风大将正猫这腰,同一队小兵向北行。“手脚麻利点,都给我绕道敌军后方,将敌人包围。”此刻一小兵插话,“报告将军,请问敌人信上说不让有人跟随,为何我军要跟随,就不怕敌人撕票吗?”祝观风一巴掌拍上小兵的脑袋,“谁说我军跟随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军跟随了?清年公子往西行,我军向东,哪门子跟随啊,这叫包抄,包抄懂不懂。”小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只听祝观风又言,“快点快点啊,兵分两路,一路到东西交界的山洞中,一路从东面突围!”“是!将军!”半个时辰过后,林鸳一行就眼睁睁的看着敌军,与自己一行人一同埋伏在这山洞中,趁乱她拍晕了三个,换上敌军的衣服,挟持着灵芳郡主,坐在敌军的队伍中,看那将军发号施令。“咳咳。”祝观风清了清嗓子,“清年公子到哪儿了?”一小兵言,“还差一盏茶的时间就要到了。”祝观风言,“嗯....有敌人的踪影了吗?”“还没。请将军做定夺。”小兵言。“也好,等一会儿敌人一现身,我方便将他们分别从四下包围住,然后让用箭的兵先上,看差不多了在上用刀的兵。记住,箭先停再上刀,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林鸳在队伍中喊的尤其大声。祝观风言,“重复一遍。”


兵言,“箭先停再上刀。”祝观风,“再倒着说一遍!”兵言,“刀停了再上箭。”祝观风,“嗯。”再说繁如潋冷云华那边。素衣少女扛着接好的衣料,问,“冷云华,我们去哪?”一身白衣冷云华头也不回的对她言,“去见你想见的人。”“你又如何知道我想见什么人?”繁如潋问,冷云华脚步一顿,偏过半面,漆亮的黑眸内闪过一丝不悦。“走快些,如小姐,去晚了只怕那人就要被射成箭靶了。”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袭青衫的冷清年走到了琼林的正中间,不急也不恼,他走得极慢。他站在那颗约定的树下等人前来,此刻,山洞中林鸳范昀私语,“先生你说这人我们是不是绑的太高了,他们怎么还没发现?”范昀捋了捋胡须,直言有理,林鸳嚷嚷了一嗓子,“将军快看,树上有人!”众人向树上一看,可不,身穿精兵兵服的灵芳郡主正被人五花大绑在树上,她的发髻被人扯开,乌发洋洋洒洒的飘在风里,缠在树枝上,一时看不清她的面。众精兵已然开始摩拳擦掌。“都别动!救驾的事情让令另一队人来,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埋伏,埋伏懂不懂,你么这样一股脑的冲出去又算什么!”祝观风大怒。突然,天降狂风。卷起地上的沙砾石土,随着落叶飘扬过面,众人眯起了眼。只听那风中隐隐约约的传来笑与脚步声。等那风过树停,山洞中众人一抬眼,只见前方空地上,东面上一队带刀精兵,南面上站着两个人,一人青衣一人白衫,正与对面一队人马,目目相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