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章 汉皇重色思倾国 御宇多年求不得(下)

章节字数:4373  更新时间:12-08-08 1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梨更新啦!

还有投票。。。配对投票。。。大家别忘了。。。。

据说现在评论不用注册了。。。

所以。。这个。。。那个。。。阿梨的意思是。。。。你懂的。。。。

等收藏到了500阿梨就写篇肉文庆祝一下。。。

其实有些情感纠葛章节。。。写的时候也会影响阿梨的心情啊。。。。

比如这章。。。写的阿梨我不想吐槽了。。。。

大家请看吧。。。。。大家要仔细看哦。。。。

有些本来该写的话阿梨没写呢。。。。。。。
------------------------------------------------------------------------------


那日午后,丹阳天井客栈门前仍不见冷云华的踪影,院内唐诗楚辞正与那不请自来的青衫男子讨论战事,他们二人将前线之事,繁如潋假扮道士之事交代的一五一十,却唯独未说要勾结六王爷一事,楚辞多半是羞于启齿,而唐诗....唐诗......又是为何呢?此刻一袭素衣端坐在椅上的唐诗饮着热茶,老神在在的将话题收尾,“总而言之,兵力悬殊,以人海战术突围,几率微乎其微。”一旁梨花塌上,青衫少年正摸着下巴怔神,冷清年倏尔一笑言,“灵川三面皆山,而如今敌军正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突围是以卵击石了,如今时间紧凑,清年有一计,只是....不太正派,二位可愿一听?”


唐诗楚辞听言,皆是一愣,嗯...不愧是兄弟。冷清年目若寒潭,一笑,潭上刮起一阵小风,“投毒。”唐诗一愣,偏头想了想,木着脸言,“可行。”楚辞一脸为难连连摆手,唐诗又问,“只是....伤及无辜又当作何?”冷清年转脸一想,目若寒潭般幽暗生光,笑言,“这次药带的不多,算上涨潮退潮...也就够个一天半的,所性全倒入官宦专用的河渠中即可,让他们去和庶民抢水源,如此一来,庶民必反,如此内忧外患....倒勉强补上军力的悬殊了。”(唐诗:嗯。可行。楚辞:。。。。。。。。。)


冷清年一声嗤笑又言,“置于林鸳被抓一事,倒更加不用费心了,有范昀先生在,她不会有事。而...落到秦逸手中....哼....就更是如此了。二位无须费心了。还有.....陆锦绣....陆锦绣要尽快找到,不过就算我们不找,陆家的人大约也在找了,所以,我们跟。跟着陆家人即可。”半晌天井客栈的老板苏公子和那苏小妹苏盈不紧不慢的走到三人面前,苏公子打着哈欠言,“如姑娘呢?怎么一早晨都没看见?”唐诗微微一怔,目中一暗,面上不动声色,起身,将盖在腿上的毛毯轻轻在靠背上放好,窗外更深露重,


倏尔唐诗怔怔的言,“云华公子...一天一夜未归了。”一旁青衫男子一愣,目若寒潭般看不到底端,仿佛甚是惋惜一般,“一天一夜,在这个节骨眼上,但愿别出什么事端才好啊......”当日午后,冷云华未归,繁如潋也是一整天没露面,见唐诗不急,楚辞却有些忧心了,明明是在意,嘴上却还是不饶人,“妇道人家果真就会惹是生非....我就不信了,偌大一个丹阳,三队精兵还找不出一个小姑娘,笑话....真他妈是笑话!”一旁榻上,一袭素衣的唐诗嗤笑出声,“将军莫急莫急,区区个把个人而已,找的回就找,找不回就再换,何必忧心呢?”楚辞不可置信的猛地转过头,却见唐诗又言,“唉....其实还是他们两个在身边,行事顺手些,只可惜...哈哈...当真...可惜了。”








此刻,天井客栈里间,天字号上房,丁字间。一青衫少年坐在椅上,黑衣男子单膝跪地。冷清年饮了口茶,皱起了眉。这间房是冷云华走前的住所,所以这茶的口味大约也是他所喜欢的,哼....和他的人一样,让人厌恶。冷清年起身,走至那黑衣人身前,冷清年冷眼问,“人找到了吗?”黑衣人言,“还未。”冷清年将怀中的一封信件塞入黑衣人衣襟内,又在那人耳边轻声笑言,“没找到...?那还不快去?下次要记得....找不到人,就不要回来见我....你要知道,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把握好。他好不容易在我眼皮底下落了单,要尽快杀掉,知道不知道?


其实....也未必要我们的人亲自动手,不到万不得已我们的人不要现身,你们可以将冷云华的消息卖给他的几家仇人,假他人之手,将他杀掉。动点脑子,知不知道...?把这封信交给秦逸他自会知道怎么办,去吧。”黑衣人言是,一眨眼便登上房梁消失不见。如今这偌大的屋内只剩冷清年一人,他伸手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仿佛那曾经难以入口的清甜滋味,如今似乎也变得没那么糟糕了,哼....他鼻中一哼,嘴角一弯,目若寒潭般幽暗。







此刻灵川皇城,六王爷府邸前。四位轿夫抬着一只锦轿疾步进了府。府内亭台楼阁,镶金铺玉,看的初次进府轿夫有些拘谨,望着那白玉铺成的小路,不知如何下脚了。这时府内大管家走上前,他手中握着个西洋雕花的鼻烟壶,猛吸两下,看着那四位衣衫老旧的轿夫皱起了眉。大管家对那四位轿夫嚷嚷道,“还不赶紧的!王爷等着呢!入了园子往西,把人送到王爷门口!快走!”四位轿夫连连点头,小跑着入了王府的园子,两位打水的丫鬟看到此景,相互对了对眼神,是啊,不知又是谁家的黄花大闺女又被掳了来,陪王爷一度春宵了。说起来这六王爷是当真奇怪,暖床的丫鬟一大把,王妃的位子却是空悬的,传言这位失势的王爷曾对那上古丹青的第一美人陆沿歌倾心,却可惜这段情思却随着陆沿歌的入宫而无疾而终了,


唉....谁知道呢?这世间传言那么多,真的又有几个?而假的....假的...又是作何?半晌西院流水阁,这便是那六王爷的住所,当初那六王爷失心疯,命工匠们在这院中凿出一弯清泉将这流水阁包在水中间,旁种桃花杨柳万棵,此刻,四位轿夫将那轿中美人放入小船之中,那头戴蓑笠船夫撑着船将那美人渡到岸边去。四位轿夫边走边谈天,“那娘们儿漂亮是漂亮就是性子忒撅!还会几下拳脚功夫,好嘛....好几次都差点让她给跑了!要不是为了那白花花的银子,这等差事我才不做呢........”


此刻那船夫将轿中美人送入了流水阁寝室当中,船夫就坐在那大厅内饮茶小憩,不一会儿,只听身后的帘子内传来一阵车轮声,半晌,一华服男子坐着轮椅入了客厅,一脸浩然正气,雍容华贵,突然船夫一把扯下了头上蓑笠,匍匐于地,“王爷!”只见那华服男子突然起了身,从那轮椅上一步步走下,笑的慵懒,他冲那船夫出言,“江宁。好久不见。”(大家别忘了江宁,他是当初送陆锦绣去丹阳的江爷。)六王爷饮了口茶,避了避茶叶,笑问,“江爷无事不登三宝殿。”江宁微微眯着眼,鼻中一哼,“今天我给王爷带来一个人,一个女人。”六王爷放下茶盏,饶有兴致的问,“噢?什么样的女人?”江宁三声大笑,“瑞都才女陆锦绣。”六王爷眸中一暗,猛然失了笑脸,他咬牙切齿的冲江宁言,“将她掳来,你就不怕祈墨研杀了你?江宁鼻中一哼,不置可否,“王爷请吧,不过莫要将她玩死了,日后留着她有大用处。”六王爷笑意满面,正气凛然,“悉听尊便。”










此刻不远,灵川皇城内。秦逸站在望台之上,拆开了信件,信上写了两行甚是潦草的字迹,虽是潦草不过仍是看的出,“丹阳已到,鸠占鹊巢。半日后城楼斩首。”秦逸看完后猛地将那手中信纸一揉,一声苦笑,放入身旁的烽火台中。他大步走下望台,回了关押林鸳的地牢之中。地牢湿冷无灯,秦逸一人举着火把前行,他走到一间牢房之前,只见牢房内身穿鸦青色长袍的少女背对着他,正望着墙上的天窗出神。秦逸未开牢门,那少女已然出言,“你来了。”秦逸一愣,打开了牢门,将自己与那人反锁在那牢房之中。秦逸递给林鸳一碗茶,笑问,“在想什么?”林鸳猛地一回头,将那碗冰冷的茶水泼了秦逸满脸,她将那茶碗往地上一摔,从牙间挤出一个字,“你。”不料秦逸大笑,“是吗....我很是喜欢。”“无耻。”林鸳别过头去,继续望着天窗出神。

秦逸伸手将她的脸扳回眼前,嬉笑着柔声问,“生气了?”意料之中,林鸳借力一巴掌打上他的脸,秦逸一闪,伸手抓住她的胳膊,问,“你认真什么。”林鸳一把抽回手臂,满脸戒备的看着秦逸言,“认真?认真作何?你在人前再怎么人模狗样的与我无关,在我这儿就别装了吧,秦逸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不好吗?你每日这般那我当猴耍,很好玩吧...?”秦逸三声大笑,阴下了脸,柔声言,“呵.....好玩极了....不过今天我并不是来陪你玩的。”话罢他从怀中拿出钥匙,打开了林鸳脚上的铁链。秦逸冷笑着步步逼近,林鸳紧贴在墙边,突然秦逸猛地一伸手,林鸳在身前一拦,却不料,他只是解开了她头上的坠带,林鸳下意识的一拽,一条坠带被二人握在了掌间。


秦逸柔声言,“还给我,从此你我便再无瓜葛。”林鸳凉灰色的眸子一愣,却仍是紧拽着不松手,秦逸一声低叹,“你看,不是我不放,是你...是你放不开了。”林鸳鼻中一哼,猛地松手,咬着牙说,“你想多了。”秦逸低头又是一笑,他黑色的眼眸紧紧盯着她凉灰色的眼,他唇边露出一线,对她言,“你可以走了。”林鸳一愣,秦逸猛地转过头,开了牢门,又对她言,“救了你这次,林大小姐的救命之恩,我秦逸也算是还了。滚吧。别再让我见到你,再见面我手下不会再留情面。”林鸳又是一愣,她想问,却不知该从何问起,她想知道他为何说出这番话,为何突然间转变,为何让她离开,林鸳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突然间她只觉得头上一重,压得她抬不起头,只得仓皇的跑出了牢房。


她跑十分的快,快的让她错过了身后的一声轻叹。秦逸站在牢房之中,将那鸦青色的坠带扔在地上走远,半晌走出牢房后,却又仓皇的回来,他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拾起地上那根鸦青色的坠带,放入怀中,走远。










此刻丹阳城外三十里,一女扮男装的少年手握佩剑,靴藏短刀,怀中还放着三四支瓷瓶的毒药,她是繁如潋,出来找冷云华的繁如潋。她从怀中拿出地图,看了又看,这次出来的那么急,姚碧云那小丫头着急了吧,等这次回家给她带点好吃的应该就行了,人都说丹阳城外瓜子庄的瓜子甲天下,就在十里外不远了。于是繁如潋快走几步,给了路边赶牛车的老伯几粒铜钱,上了牛车坐在车后一路颠簸。路上风景不错,此刻,车夫正与繁如潋在路边茶摊上停歇,突然前方不远一队人马从大道前走来,马车后拖着几只轿子,像是拖家带口的商人,出城采买,马上领头的人张了张再普通不过的脸,



马上人问牛车车夫,“老人家,请问丹阳怎么走?”老车夫指了指身后那条路,“走到头就到了。”马上人道了声谢,冲车上喊,“公子,下来喝口茶,歇一歇吧。”半晌一素衣白瞳的男子下了车,正好坐在繁如潋那桌旁边,晏子都!?繁如潋心中一惊,将头压得极低。晏子都没有喝茶摊上的茶,自己从车上带出一套茶水茶具,却还是给了店家一锭银。



突然只听身后,“店家上茶。”繁如潋一回头,只见一白衣男子坐在紧里面,他手中拿着一柄未开的折扇,腰中系着一支莹润的竹笛,手握佩剑,面色纯然,神色慵懒。冷云华!?繁如潋又是一惊,却碍于身旁的晏子都不敢妄动。突然,晏子都闻声猛地一回头,和冷云华不期而遇。四目相对间,二人皆是一笑。小二上茶,冷云华饮了一口,一扔茶杯,茶水甩在晏子都身边,晏子都猛地起身,将剑鞘一顶,冷笑着走到冷云华身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