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二章 天生丽质难自弃 一朝选在君王侧(下)

章节字数:5085  更新时间:12-08-29 2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昨天本来说要更文的。。。结果一觉睡到了第二个天早上。。。。。

大家请看吧。

大家要记得。阿梨断更的时候  不是睡过了。就是在玩三国杀。。。。。。。
--------------------------------------------------------------------------------


繁如潋一声清咳,屏风后面的姚碧云嬉皮笑脸的走了出来。“哈...哈哈...小姐....”繁如潋往椅子上一坐,脚翘的老高,“别来这套,说吧,怎么来的,谁让你来的,怎么从我眼皮底下混进来的?”姚碧云一脸讪笑,“我不放心你...就混进了新兵的队伍里,人多又噪杂的,压低了帽檐,一路上根本就没人看得清。”繁如潋一皱眉,“胡闹。过了今晚明早天一亮就回去吧。”姚碧云一脸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坐到了一边。繁如潋喝了两口茶,方觉得怎么喝怎么不是滋味,又问,“小重呢...他会让你一个人跟来?”姚碧云一抹嘴儿,放要说,屋门已开,一脸憨笑的小重走了进来,“老大...晚上想吃点啥?”一旁,繁如潋默默扶额。












当夜,有风过境,寒蝉低鸣,一路旅途劳累的众人都入了梦乡。守夜的小厮坐在门前打着瞌睡,突然疾风一转,灵时客栈的大门打开了。门外走进一个身穿布衣,头戴蓑笠的男子,身旁跟这个矮小并头戴斗笠的布衫少年,男子走到小厮眼前,言,“我住店,上房可有无?”小厮从梦中惊醒,揉着眼言,“哎呦,您这是什么时辰才来啊,我们家客栈被人给包下了,”男子貌似诧异,又言,“那下房可有无?”小厮不耐烦的言,“包下了就是包下了呗,上房下房都没了。”那小厮挥挥手,让他快走,那男子一笑,心平气和,“上房下房没了,那马厩可有无?我等只是想找个地方借宿一晚,不知....”小厮拿茶漱了口水,态度好了很多,“您啊,别家儿请把,我们这客栈啊,被人给包下了,要是让您住了马厩,我这也不合适,人家客人也未必愿意啊,您要是想借宿啊,再往后走个十里外,有个破庙,您去哪儿吧。对不起了。”


只见那素衣人又是一笑,“那客栈可有食粮,我不忌口,随意上些,我带着上路。”小厮一愣,又点了点头,“那您等等,我去看看厨子睡没睡死。”素衣人一笑,“您随意。”小厮一走,男子和那少年便相视一笑,少年将那斗笠一摘,赫然是那杏花郡的苏盈姑娘,她向上一指,素衣人点点头,她便几步蹬上了房梁,抱着梁木行到了屋顶上,一眨眼上到了顶楼的上房门廊,门廊上有两队带刀的侍卫来来回回的巡视,苏盈一闪身,躲到了一根柱子旁,借力顺着天窗登到了外面的屋顶上方。苏盈伸手随便掀开一片瓦,瓦下屋内,坐着一位每逢紧锁的青衫男子,他身旁坐着位一身棉袍的灵秀少年,突然苏盈脚下瓦片一送,噼里啪啦的掉了三两片在屋内的底下,屋内二人皆是猛地一转头,苏盈一躲撒丫子就要跑,冷清年一把摁住唐诗,冷着脸,独自拿着长剑追出了屋,唐诗在他身后浅浅一笑,并未多说。


苏盈一袭黑衣在屋顶上健步如飞的狂奔着,冷清年紧随其后,三计飞刀而过,又从地上拾起瓦片猛地往苏盈的膝盖上打去,苏盈吃痛,坠下屋顶,从前院的屋顶跌进后院内。后院内有一个小池塘,池塘旁和衣而坐繁如潋正怔怔的望着池水出神,苏盈从天而降,拍入水中,溅起的水花直飞三丈。繁如潋大惊,发现那池内之人竟是那天井客栈的苏盈,忙将她扶进了屋里。跌跌撞撞的找了半天水,到底将姚碧云吵醒了。突然后院内火光冲天,来人大喊着,“刺客!抓刺客!”繁如潋方要起身,被苏盈一把抓住,“等一下。”繁如潋回头言,“安心休养,我去去就来,若是拖着不露面,还让人生疑。”苏盈挣扎着起了身,“不必了,我这就走,就是给姑娘你带一句话。”繁如潋问,“是冷云华让你来的吗?”


苏盈摇了摇头,繁如潋又问,“那他出事之后有没有找过你?”苏盈轻声一叹,“公子向来是自有主张的,我们只是跟随他的人而已,他自己的事情向来也不会与我们多说,这次也是一样的,这句话还是公子出事之前交代我转达给你的,置于他现在如何我并不清楚。”繁如潋让姚碧云出门拦住来人,方言,“你说。”苏盈低声言,“林家有难。”繁如潋一怔,苏盈已然起了身,“我先上梁上躲一躲。”繁如潋点了点头,出了屋。










屋外上百名精兵手举火把站在门前,冷清年一袭青衫,冷着脸,目若寒潭。他启唇冲她言,“过来,到我身边。”繁如潋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又言,“怎么了,这刺客...都抓到我院中了。”冷清年皱了皱眉,他双目若寒潭般幽深阴暗,又言一遍,“过来,到我身边。”繁如潋定了定神,又言,“为何?”冷清年言,“抓刺客。她受了伤,又掉入了池中,走不远。”繁如潋咬了咬牙言,“我没看见。”冷清年眸中一暗,又言,“如小姐你要想清楚,这刺客来者不善,断然不是一时的心软就能改变的。”繁如潋一声苦笑,“我知道。只是没看见。”


大将楚辞从一旁走出来,厉声言。“在或不在小姐说了不算,搜搜就知道了。来人!搜!”繁如潋一声大喊,“谁敢!”又冲楚辞冷冷一笑,“将军,这是女子的闺房,外人实在是进不得,我不得不说,有些事情你说了不算,它...归我管。”楚辞微微眯了眯眼,“那冷公子说话又算不算?”繁如潋言,“算。公子请说。”一旁冷清年目若寒潭,“撤兵吧。”楚辞一愣,“公子!”冷清年一转身,向一旁的小兵厉声大喊,“没听见吗,撤兵!”












繁如潋站在院内,看着冷清年头也不回的走开,她心中是知道的,她怎么会不知道,他这是看了她的面子了,她低下头,看见方才冷清年脚踩的地方上有几滴血痕,繁如潋皱着眉用袖子擦干,又转过头进到屋中。这是苏盈的血,而冷清年...他身为精兵尚书,又为何要为那小小的刺客遮挡血迹,他大可以将那血迹作为凭证而堂而皇之的搜查,他这般欲盖弥彰,又是做什么。一进屋,只见那苏盈不见,屋中只剩那姚碧云一人,皱着眉,惺忪着眼,繁如潋问,“方才屋里那人呢?”姚碧云答,“走了,刚走的。怎么了?”


繁如潋摇摇头,言无事,让姚碧云先去睡了。半晌,窗外天色有些发亮了,繁如潋坐在桌边,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一夜未眠,她皱着眉,看着烛火,将那四个字反复在脑中揉捏,林家有难。林鸳?不对,若是林鸳,他大可以说是林鸳有难,或灵川急变,与那林家又有何关?就算是林家有难,我此刻身在灵川,也鞭长莫及了。











当日天一亮,繁如潋一行便离开了灵时客栈,走到了通往皇城的大路上,也估计是时逢乱世,路上的人少的可怜,走了两个时辰才看见一个看茶摊的老板,唐诗下了马,走到茶摊前,“老板,请问灵川皇城怎么走?”老板吓了一跳,“皇城?小公子....城内正战乱呢,人人都避之不及,怎么...您还打算去啊!”唐诗款款一笑,“我的等一行是商旅给城内提供物资的,这不,还是头一回来,还不怎么认路,您可知道这儿离皇城还有多远的路啊?”老板掐指一算,“不远了,还就有个四个时辰的路了,不过啊劝小公子你快些赶路吧,天一黑,城内黑灯瞎火的,连个点灯的都没有,再被人给波及了,总之是不太好的。”唐诗点点头道了谢,转身回到冷清年车前,和他小声的说。


这边一身道服的繁如潋和侍女姚碧云坐在车里吃着丹阳特产的桃子,这个时候桃子刚下,鲜甜的很,赶上这城里的战乱,将那桃子的价格提的极高,就繁如潋眼前这一小碟桃子就赶上一锭金子的价钱了,这种事情冷清年也不知道,唐诗更是不多嘴,二人吃的格外开心。边吃边聊,姚碧云啃着桃核问,“什么!这次不进内宫了?怎么不早说.....不进的话我还怎么看猛风将军啊。”繁如潋皱了皱眉,“看他做什么?浓眉小眼的。”姚碧云砸了砸舌,“你看,你就喜欢那种能文的,我就喜欢那种能武的,这没法比。你觉得清年公子如何?和云华公子比起来,你又觉得如何?”繁如潋一怔,干笑三声不知如何作答,适时马车猛地一颠,只听车后楚辞一声大喊,“停车!”半晌唐诗掀开门帘伸进头来,冲繁如潋一笑,“老大,遇见熟人了,是林岳将军。”


繁如潋倏尔一笑,唐诗出了车,姚碧云言,“小姐,下车了。”繁如潋方迈了一步,脑袋里就嗡的一响,耳边传来昨夜苏盈说的那句话,林家有难....林家有难。“小姐?”姚碧云低声言,繁如潋一回身,转身出了车厢。只见林岳与冷清年二人坐在路边的青石桌旁交谈,见繁如潋一来,二人皆礼貌的起了身,繁如潋忙言,“我走走,你们先聊。”林岳冲她点点头,方才皱紧的眉还未来得及松。繁如潋与姚碧云走到一旁的溪水边盛了一些入了水囊,姚碧云蹲在溪边洗着桃子,一不留神滚入了溪水中几个,气的姚碧云直跳脚,繁如潋在一旁捧着脸咯咯咯的笑,心中暗自盘算着,林家三代单传,到了林鸳这辈,才有了林岳林鸳一双子女,此刻,若是林岳也出了上古丹青,那瑞都内就只剩其祖父林老将军和其父林元帅二人了,林家有难...嘶....他说林家有难,那如今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契机了。“小姐,回去赶路了。”姚碧云将繁如潋带回了车上,又行了半日,队伍已到达了灵川的战地之上,四下荒凉,人迹罕至,今夜大军就在这里扎营。












野外扎营,条件也不会好到哪去,热食不过是烧一大锅水煮些干粮而已,繁如潋嚼之无味,却见身旁小兵吃的分外开心,小兵咧嘴一笑,对她说,“有老大在真好,还有这热食可以吃。”繁如潋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将碗中的干粮又拨给了小兵一些,“喜欢,就多吃些。”小兵憨憨一笑,“那等傍晚我去水塘里捞鱼给你何如?”繁如潋点点头,言甚好。而后有与那小兵聊了起来,“你是林岳将军手下的兵还是冷清年手下的兵啊?”小兵突然一脸的尴尬,也不会遮掩,“是...云华...公子手下的人。其实.....其实.....我们公子她是个好人,小姐你要相信他。”繁如潋点点头,漆黑的双眸内映着原上漫天的星光,轻声笑言,“我信。我又几时说过我不信。”繁如潋心里说,说了你也听不见。


小兵又憨憨一笑埋头吃起饭来。繁如潋又问,“都这个时辰了,清年公子林将军怎么还不出来?”小兵言,“我方才去请过了,他们二人在谈事情。说等等就来。唉...又有哪一天不是这样的?催个六七遍,到了人家还黑着脸。”繁如潋笑了笑,言,“多大点事儿,我去看看。”只听帐内,林岳:“老爷子近来身子骨不太好,我不能呆太久。”冷清年:“。。。。。。。”  林岳:“要说也是那陆延卿老贼暗中使劲儿,这个节骨眼上,硬把那贪赃枉法的罪名往我家老爹头上扣,祈帝其实也没上心,面上小惩戒了一下我爹而已,可我家老爷子却当了真,还气病了。”冷清年:“哼...陆家人都是一个嘴脸。”林岳:“此时还是先瞒着林鸳吧。”冷清年:“也好.....随便。”


繁如潋适时敲了敲门,林岳抬眼,顺势一笑,“如小姐,怎么不进来?”繁如潋言,“晚膳得了,再不去就要被那些个毛头小子抢光了。”林岳哈哈一笑,一甩前襟,起了身,“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战场离这里有一个时辰的路,我先行一步了,战场见。”冷清年少有的笑了笑,意味深长,看的繁如潋陡然一惊。到最后,繁如潋谁也没请到,讪讪的出了帐,此刻,冷清年帐前站着一人,仔细一看,正是方才那个小兵,他手上端着盆水,冲她憨憨一笑,她也没在意,转身上了厢车。


车上姚碧云已睡着,繁如潋轻手轻脚的拿了件衣裳,走出车外。夜晚的原上冷的出了奇,繁如潋披着衣裳坐在火堆旁,看那几个守夜的小兵不住的往手上呵着白气,她心中反复琢磨着那几句在冷清年帐前听到的话,又想起当夜苏盈来到灵时客栈中对自己说的那一句话,林家有难....与其说是难,到更不如说是劫,林家也算是三朝老臣了,为三位上古丹青的皇帝做过镇南大将军,论地位在朝中屈指可数,与那靠联姻而趋炎附势的陆家也算是不相上下,这次陆延卿敢参林大将军贪赃枉法,要是没有人在背后撑腰,他是断然没有这个胆量的。撑腰.....这撑腰之人究竟是谁?太后?睿王?还是.....皇上?












适时,只见小重端着一盆水正往冷清年帐内走,繁如潋看见一拦,“方才那小兵不是才送过?怎么又送来了?”小重一脸的不知情,“方才?谁送的?这水是清年公子让我送来的,别人?别人是谁?老大你看花眼了吧。”繁如潋方咧开嘴,却猛然失了笑,她几步奔直冷清年帐前,猛地一掀门帘,只见门内地上,那小兵手握短刀,双目瞪大,七窍流血而死,繁如潋一抬头,只见冷清年褪去了一个袖子,正给手臂上的刀伤上药,他看着她,目若寒潭,仿佛这件事是再平常不过的一般。繁如潋皱着眉言,“他...他罪不至死。”说到后面也渐渐没了底气,一旁,冷清年一声嗤笑,不作答,缓缓将衣袖拉起,“你出去。”他偏过头,对繁如潋说。


繁如潋咬着下唇不应声,几步几乎就要走出了门,又折回来问,“你为何.....?”冷清年咬着牙,厉声言,“他该死....出去。”繁如潋轻轻的点了点头,跑出了帐去。帐内冷清年一人重重的靠着椅背,一声长叹,微微的摇了摇头,陡然一愣,正在气头上的他,却突然间忘了自己究竟正在气着什么。目若寒潭的他眸中一暗,冷笑滑唇而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