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四章 春寒赐浴华清池 温泉水滑洗凝脂(上)

章节字数:3450  更新时间:12-09-18 2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啊。。打起来了。。。

其实我也很诧异为什么这样血脉喷张的内容会轮到这样的题目。。。。。

我觉得这是天意。

打仗的章节写的尤其累。。。。。别看就这么一点儿。

阿梨写了好久才写出来。。。

这一仗打完就要过度到第二卷了。。

大家期待不?

渺墨说我写的有点赶。。其实这是因为我签约的是明年7-8月完结。。。。

所以。。。。是吧。。。。。

大家继续看。


-------------------------------------------------------------------------------

当日的灵川,擂鼓声震天。祭台之上,一袭素衣的晏子都手举桃木长剑,将符咒点火,放入青铜鼎中,祭台两旁列精兵数万,身穿一袭黑色盔甲的大将军秦逸,神色淡漠的坐在战马之上,身旁大将祝观风带小队突围兵紧随其后,祭台正前方,郡灵王皱着眉,只身坐在龙椅上方,晏子都眸中一冷,将手中最后一张符咒往天上一抛,再猛然挥剑一砍,符咒在半空之中点燃,晏子都大喊,“祈天之洪福,佑我灵川!千秋万载!重振江山!”


马上秦逸一夹马肚子,马向前走了几步,到了数万精兵之前,秦逸冷冷的回过头,看那龙鸾一旁,宫人手持铜盘,上置兵符帝印,缓缓走到郡灵王身边。秦逸微微皱了皱眉,不见白溯。郡灵王一脸持重的起身,接过帝印兵符,对列众出言,“今我灵川大敌当前,列众士兵听命!为了不沦为敌国的附属,为了不让百姓惨遭欺凌,为了不让我灵川的大好江山落入旁人的手中!今,我郡灵王发令!秦逸,祝观风听命!”秦逸祝观风下马单膝跪地,“臣秦逸,祝观风在!”郡灵王一声长叹,深吸一口气,重重的将兵符落地,“即刻出兵!”“谨遵圣命!.........”秦逸几步上马,长剑出鞘,刃向苍天,大喊,“众将听命!出兵!.....”











秦逸一到约定的地点,发现场地正北方,另一个祭台之上,一身穿黑色道袍的女子正随着身后的鼓乐声起舞翩翩,半刻,两队人马从东西两方汇聚在祭台之前,东方领队,马上之人身穿白银铠甲,手举红缨枪,正是大将军林岳。西方领队,马上之人身穿一袭鸦青色战袍,挽髻束发,一副凉灰色的眸中带着讥讽,此人名叫林鸳,是副将军。楚辞元渠分别跟在林岳和林鸳身旁。这时,一队香车正从灵川大军身后而来,车上白纱渺渺,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羌笛音,想来这便是灵川的军师。这方上古丹青大军身后,一袭素衣的唐诗缓缓走入幕僚之中。秦逸一惊,这人不是冷清年,冷清年并没有如约的上战场来,看来晏子都猜的不错。


这时,元渠发话,“吉时到!巫师上祭台!”只见东面来了一支黑底五彩编花锦轿,锦轿四周流苏坠地,银铃怒响。轿旁三五个身穿南蛮服侍的男子正吹着竹笛奏乐。半刻,锦轿停在了祭台正前方,轿夫退下,四个男子匍匐在地,突然轿门一动,一只黑底绣鞋从轿中探了出来,半刻银铃作响,一身穿黑底编花长袍的女子从轿中走了出来,她脸色被涂的奇白,乌发及肩,额头上粉墨勾画着一朵盛开的莲花,薄唇上一点朱红,她猛地一回头,远处的人只看得见那一副幽黑幽黑的瞳仁亮的发光。


马上林鸳浅浅一笑,祭台之上的繁如潋亦冲林鸳微微抿了抿嘴,两个梨涡跳上腮边,她一转头,走上了祭台,三柱青烟祭完天地,繁如潋便转过头,默默的等着林鸳发言。马上林鸳冷冷一笑,对身旁的元渠明知故问,“什么时辰了?”元渠配合道,“回鸳少,辰时了。”林鸳一声嗤笑,一双凉灰色的眸子紧锁秦逸的眼,她心中念,秦逸,你在等什么。当初是谁说再见手下不会留情面,如今你可是反悔了。


这方秦逸紧握缰绳,心中正想,林鸳啊林鸳,你莫要逼我才是。这时,唐诗出了香车,走到林岳旁边,林岳俯下身,听唐诗言,半晌,林岳眉峰一紧,裂嘴一笑,示意繁如潋擂鼓祭天,然,大吼一声,“开始厮杀吧!好儿男!冲!”林岳一声令下,元渠楚辞两队,一队拿盾,一队举剑,率先冲上前,将林岳林鸳的队伍围在了中间。










这边秦逸大笑着一声大喊,“用你们血肉守卫灵川吧!冲锋!”祝观风带领两队持剑骑兵冲上前线,与上古丹青持盾的精兵厮杀起来,持剑骑兵专砍马腿,让不少盾兵跌下马来,盾兵盾上有钢刺,毫不示弱的回刺马腹,一瞬,上古丹青这边露出了缺口,几十个眼尖的灵川骑兵已经开始从此处突围。林岳一夹马肚子,几步上前,大喊一声,“弓箭手,放箭!”数十名弓箭手堵在突围缺口上放箭。


双方局势僵持不下,久久没有转机。林鸳猛地一皱眉,挥鞭策马,手持长剑,杀出前线,直逼入大将祝观风身边,林鸳手持铁索抽打向祝观风战马的马蹄,祝观风一声冷笑,“林鸳你个黄口小儿,竟敢在在太岁头上动土,看刀!”语罢手拿两把如月弯刀,直直的向林鸳的命门砍去,林鸳皱眉一闪,祝观风一刀砍在了马背上,马儿受了惊吓,带着背上的弯刀就跑,林鸳一把从马背上拔下弯刀,转头冲祝观风狡黠无比的浅浅一笑,言,“刀还你。不必谢了。”语罢将那弯刀劈向祝观风战马马腿,


战马侧跌在地,气的祝观风下了马来,冲士兵一声大喊,“给我下她武器!绝不能让她近身猛风将军!”四周士兵将林鸳团团围在中间突击,这下林鸳也杀的发了狠,眸子就如同那利剑一般,仿佛看人一眼就能剜下心来一般,后方秦逸冷眼旁观,这时只听香车白纱内飘出一阵若有若无的女人的嗤笑声,这笑声不是冷笑,不是嘲笑,而仿佛是那人方看到了什么,当真好笑一般,只见那白纱之中伸出了一只手,冲秦逸弯了一弯,言,“秦逸你来。”


秦逸抽鞭策马来到帐前,车内女人脸蒙白纱走了出来,一声轻笑。这方祭台上的繁如潋听得陡然一惊,竟将那鼓锤一声闷响,落下地来,这声音....似曾相识....一旁伴舞的姚碧云一愣,小声问,“怎么了?小姐?”繁如潋言无碍,拾起鼓锤,击鼓请愿。那女子在秦逸耳边耳语几句,半晌秦逸点了点头,她亦是一笑,出言二字,并未问及秦逸,仿佛他已是认同一般,她的声音划破长空,尖利而和缓,“放箭。”一瞬,百万长箭脱弓而出,直直的冲林鸳而来,秦逸陡然一惊,露出诧异的神情,却已然太晚。









那些挡在林鸳马前的灵川士兵,被灵川箭手,有若熟视无睹一般射死在地。这方,林岳看前方阵仗不妙,忙放楚辞前去助林鸳,自己和楚辞留守阵前。阵中,林鸳紧抿着唇,挥刀躲箭,奈何马上人躲得过,马儿却躲不过,身中数箭的马儿,惊魂未定,一声长鸣,踏着灵川士兵的尸身跳出了包围之中,冲向灵川阵营。马上林鸳回头一看,数十名灵川士兵如同散沙一般倒在黄土地上,死于挫骨扬灰之间。于灵川而言,林鸳是猎物,而他们只是扑捉猎物时的那个网,他们用血肉之躯筑起了陷阱,而如今却死在陷阱之中。此刻,元渠带兵已到自己身前,林鸳回过头,凌乱的额头,唇齿间咬着一丝碎发,她看着对面高居马上,秦逸的冷眼。林鸳高呼一声,“冲!”身后,数以万计的马蹄蹬鸣,灵川众兵摆阵,秦逸猛抽一鞭,站在了阵仗之后,他冷着眼,看着林鸳一步一步走到自己眼前。











阵营这边,大将祝观风带领十万士兵突围上古丹青,祭台之上,繁如潋锣鼓升天。突然繁如潋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看,正是唐诗是也。唐诗冲自己浅浅一笑,凑到耳边,对她小声言,“小姐陪我演一出戏可好。我来让这一仗速战速决。”繁如潋问,“为何要速战速决,持久战我军的胜算会多一些。”唐诗浅浅一笑,缓言,“因为冷清年....要醒了。他醒之后,再无胜算可言。小姐你演是不演。因为灵川那位军师的原因,我不便现身,小姐在这祭台上装做作法即可,其余的我来负责,现如今晏子都元气大伤,我方勉勉强强能和他打个张平手,所以这之后无论发生什么,小姐你都不要慌,你要记得,天公大怒之时,自有天降贵人于你我。”


繁如潋笑问,“贵人是谁?”唐诗神秘一笑,“虽然我很讨厌这么说,但是....天机不可泄露。”繁如潋:“..................那好吧。”唐诗又言,“两件事,第一件,你驱鬼。第二件,大雨瓢泼之时,你求霞光破雨而来。就这两件,顺序小姐要记住了。”繁如潋点头如捣蒜,唐诗浅浅一笑,下祭台而去。











此刻,灵川内宫。晏子都身着一袭素衣,只身站在丹室之中,眉头紧锁,一袭素衣的白溯手捧铜盘,站在门外,晏子都一声长叹,让她进来。白溯缓言,“郡主和太子已经奉命送出宫了,都是自己人,可以放心。丞相还有什么吩咐。”晏子都问,“现在什么时辰了。”白溯答,“巳时了。”晏子都言,“午时之前,六王爷会带兵突入皇城,届时你就在皇城北门处围堵,拖时间,拖得越久....越好。


未时以后,六王爷会强行自带龙袍帝印登基,申时以前,秦逸不会回宫,冷清年不会醒,所以在这一个时辰之内,由你负责保住皇帝的性命。”白溯问,“那丞相呢,届时丞相身在何处?”晏子都一声嗤笑,月白色的瞳仁内透出浅浅的晨光,他轻声言,“而我.....我....自来处来,往去处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