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五章 侍儿扶起娇无力 始是新承恩泽时(下)

章节字数:3438  更新时间:12-09-30 00: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咳。。。。果然。。。还是有人来救了。。。

大家继续!

记得投票!阿梨谢谢你们了!
------------------------------------------------------------------------------

很多年以后,繁如潋也曾坐在梨花如雪的院中,思前想后,想起昨日的种种,想起那份,剜心裂骨的痛,不禁嗟叹,是啊,没了你,这大千世界不也过只是一场修罗地狱而已。而我,将永远生活在烈火焚心之中,再也没有人,能够看穿我心里的挣扎于悸动,我的心犹如一池死水,与你一同,永世不得超生......而那数十载的光阴,就恍若南柯一梦....恍若南柯一梦.....


当日灵川战场,第二道天雷劈在了祭台之上,让祭台不堪重力,粉尘飞溅,在地面上震出一个百米深的大坑。一瞬,秦逸只觉眼前的天空有如白昼一般的通明,轰鸣声响彻天际,震耳欲聋。秦逸再定睛一看,那一道天雷,却是正巧劈在了那对繁如潋施刀之人的脑后,那人已倒在地上,仍保持着挥刀前施力的姿势,却已然脑后焦黑,焦灼之气刺鼻,突然,祭台之上的一个士兵,指着繁如潋脸色惨白的大吼,“这......是天谴!这分明就是天谴!天公震怒!这女人是九天神女!叩拜九天神女!”


不出意料,信者不在少数,而不信者只是秦逸一人而已。繁如潋满脸震惊的看着四周跪满了灵川士兵,那些半刻前面露凶光之人,如今竟然匍匐在她脚边大喊天神震怒。人群之中,有一人独立,那人身穿一袭鸦青色的战袍,双手抱臂,双眸若弯钩,穿过人群冷漠的看着她。繁如潋站起身,在瓢泼的大雨之中,冲秦逸浅浅一笑,她脸色苍白,险些站不稳,此刻的她,羸弱的不堪一击,可她眼中透露出的隐忍竟看得秦逸,心神一震。不过秦逸并未就此放手,这不是他的性格,倏尔,他一声嗤笑,吐出了一句话,“你方才可是看清了,上古丹青....他们不要你了呢。”


繁如潋浅然一笑,缓言,“我知道。”秦逸又言,依旧是那般抱着臂,悠悠然。“这下我杀不了你了,当真可惜。其实就算我要硬杀了你,也没什么不可以,可我并不愿意背负着天人俱怒的罪名。九天神女....呵....我看倒是未必。怎么样,翡华郡主,你也看见了,上古丹青的狠心,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呢。如此,反正你也回不去了,来我灵川何如。”繁如潋倏尔一笑,眼中的绝决有若飞蛾孤注一掷的扑向烛火,她轻声吐出二字,“我不。”而后一转身,带着凉薄的笑意,纵身跳入了身后祭台之上的天坑之中。













秦逸紧紧的咬着牙,挡住了身后蜂拥而至,愿和神女同死的士兵,此刻他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但心里已然如那五雷轰顶,他眼前猛地一黑,在心中暗言,但愿我不要后悔今日的决定。突然,秦逸听到身旁,马蹄飞驰的声音。再一定睛,却见一匹白马,随着繁如潋的身影猛地冲入了天坑之后,快的他甚至没看清,谁是驾马的人。


此刻,坠入深崖的繁如潋只觉耳畔有疾风,她的周身陷入的无尽的黑暗之中。一刻,过速的坠降让她耳畔失声,她周身融化在冰冷之中,好冷.....手脚....不能动....好冷.....这时她眼前一黑,又晃过一个白色的身影,那人在黑暗之中,冲她伸出一只手,将她抱上了马背,此刻她眼前早已朦胧,她痴痴一笑,吐出二字,“师...师傅。”便,晕了过去。这时马上之人陡然一惊,眉峰一紧,紧拽缰绳,马儿三步上了天坑。


天坑之外,秦逸双手抱臂,冷漠的看着马上之人。那人一袭白衣,脸上挂着森森冷笑,那漆亮的眼眸恍若能将人的魂魄吸入其中,这样的他,与平时截然不同,或者应该这么说,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吧,冷冽而无情的。如今的他正小心翼翼的抱着繁如潋,生怕她坐不住,跌下马来。秦逸扯了扯嘴角,言,“冷云华。”冷云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秦逸一声长叹,言,“冷云华,你的仇家够多了,就非要加上灵川这一家吗。把她给我,我就放你走。”


马上白衣男子一声嗤笑,皮笑肉不笑,“仇家要多少有多少,总之不多你一家。秦逸...你打不过我的。”语罢又伸手将繁如潋扶起,轻声对她言,“如小姐,坐稳了。我带你突围吧。”然一手抱着繁如潋一手手拿长剑,脸色森森似雪,他冲秦逸轻声笑言,“秦逸,你有没有想过,要是灵川破了,你又该如何。”秦逸扯出一弯浅笑,“我早就想好了,无需你多言,倒是你,冷云华,要是此番你死在了灵川,你可有想过怎么办?”冷云华鼻中一哼,“你没死,我怎么能死。快快让路吧,再晚....灵川皇城就要保不住了。”


秦逸未多言,只是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冷云华紧拢眉端,淅沥的雨滴打湿了他单薄的衣衫,战场之上寒气逼人,引得繁如潋下意识的往冷云华怀里缩了缩,又将脸埋入冷云华的心口间,冷云华皱了皱眉,冲着秦逸举起长剑,看着眼前的灵川士兵挡在秦逸身前,摆出了御敌的阵势。


冷云华倏尔又纯然一笑,看的秦逸心中暗道不妙,冷云华一剑劈下,众兵护在了秦逸身前,在冷云华身后留出了半人之宽的缝隙,不料冷云华眸中一暗,转身一剑劈在了马背上,马儿一声高鸣,一转身,从缝隙内蹬出,跑的有若疯了一般。秦逸微微眯着眼,看着马上冷云华转头冲他浅浅一笑,而后冲入了上古丹青的阵营之中。













此刻,灵川内宫,丹室之中的晏子都,脸色死白,额角上挂着止不住的汗滴,他紧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他猛然一睁眼,月白色的瞳仁内掩不住的冷意逼人,这一局,他输了,他堂堂天师子弟竟然输给了别人,说出来都可笑了。同刻,上古丹青的营地之中,香车之内,鬼才军师唐诗口中喷了一地的鲜血,他浅笑着拾起了掉落在地的念珠,这一局,他赢了,可他同时也知道,接下来的这一局,晏子都才会开始认真起来。


唐诗一声苦笑,心知此时,为了那一道天雷,他嬴弱的体质已是几近油尽灯枯了,再强行施法只怕活不过三个月,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事实上,在上战场之前,他早就知道了,可他仍是没有半点收手的意思。就在这时,战场之上,三五个灵川士兵将雄黄酒送到了战场,随之而来的,还有秦逸索要的火种。唐诗一声长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恰到好处不是吗...?











巳时。灵川皇城门外,六王爷带兵硬闯东宫。那边大将祝观风紧挡林鸳一行,这边白溯手持利刃,带兵守在皇城前,目不错珠的看着眼前那扇朱红色的宫门,半晌门外有人大声教唆着,“速速开门!灵川已经灭了!还不快让路!再不开门可别怪兄弟们不客气了!来人!给我上!把门给我砸开!”一瞬,只听那朱漆铜门上传来阵阵低沉的闷响,听的人震耳欲聋。白溯眉头紧皱,双目望着那朱漆铁门,仿佛要将它往穿了一般,她手中紧握刀柄,一刻也不曾放松。


这时身旁一士兵问,“姑姑,您可是想好了?再这么下去,外面这帮孙子简直就要往我们头上撒尿了!您能忍吗?”白溯疏疏然一笑,满脸的讥讽,这回可更是半点都不吝的藏了,“兔死狗烹,人...之常情。”士兵又问,“那姑姑可有什么对策?”白溯摇了摇头,直接的不能再直接,“挡不住。唯一的希望就是等秦逸回来支援,可是他要在一个时辰之后才能回来,所以眼下兵临城下的架势....哼....也等不了。走吧,随我去正殿。打开这扇玄铁门也够拖半个时辰了,大部分兵力还是留在正殿上,可万万不能让那狼子野心的六王爷生擒住皇上。跟我走!”


与此同时,自上古丹青往灵川的大道上,有人策马独行,马如奔命一般飞驰在大道之上,而马上之人,亦是身心俱疲,三天三夜都不曾合眼,因为他要在争分夺秒之间,赶到灵川,将他手中的这封密函,亲自交到林岳的手中,快一点....再快一点吧....若是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此刻,灵川战场之上,尸横万里,雾气漫天,秦逸牵着马,回到了灵川阵营之中,他每走一步,就带起脚下湿泥一片,此刻杀场之上的血气和着雨后的青草香,让他有一霎的失神,他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当时曾站在自己身旁笑意翩翩的女子,如今正在敌方阵营之中,林鸳....林鸳.....或许我们...不能同生...但能共死也是不错的。


半晌,秦逸叫来几个士兵,轻声吩咐了几句,那几个士兵便带了一小队士兵围着灵川阵营洒起了雄黄酒来,秦逸眸中一亮,一声大喊,“给东西两队队长,带领各精兵从两面夹击!正北方主干随我防守!给我杀的敌军片甲不留!”“是!”这时白纱军师从香车中走了出来,对秦逸言,“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不过行不通的,敌方这么狡诈,我们的人。绝对避不开视线。”


秦逸微微皱了皱眉,轻声言,“所以我才要请军师你助我一臂之力了。事成之后,军师你可以自行离开。”白纱军师鼻中一哼,“你少来这个,秦逸啊..秦逸..你果然心狠。”秦逸三声大笑,笑的眉眼都挤到了一块儿,他拍了拍白纱军师的肩膀,对她言,“去吧,办完我吩咐的事情之后,你的去留,再与我无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