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一章 姊妹弟兄皆列土 可怜光彩生门户(下)

章节字数:3259  更新时间:13-01-14 14: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梨还在拼命码字ing......
前些日子补办的身份证要两周左右才会回来啊....
所以上架什么的.....居然又推后了.......
阿梨现在写的一小段文....分外纠结....
估计大家看了之后又会说阿梨是后妈了.........
于心不忍于心不忍啊.............

好啦...大家接着看小郡主的故事......
短期内不会有郡主的戏份了..
------------------------------------------------------------------------------

繁如潋进宫当夜,迟迟没有出宫。过了很久,泠月郡主方带着人将繁如潋抬着出了宫门,汪泠月一脸的沉静,看到姚碧云之后甚得浅浅一笑,“没什么大事儿,今儿个如小姐高兴,喝得有些多了,才聊天那么一会儿工夫就睡了过去,亭子上冷的很,她又睡得死,我说怕小姐着了风寒,就想派人给你们送回府里去,正巧碰上了你,那我就将她交给你了。我方才摸她额头有点烫,估计已是有点着凉了,入府还得好好静养。”姚碧云点了点头,虽说总觉得这心里面有那么点不对劲,却仍是谢过了汪泠月,将繁如潋带回了府去。一回府,姚碧云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叫不醒。


按理来说不管睡得如何的沉,也绝对没有叫不醒的道理,姚碧云心上不知名的发慌,便立即找来了府上的医生,府上的医生姓宋叫宋回,年纪在三十岁上下,颇有几分医术,这一次却破天荒的看不出什么由头,从脉象上看,就只是普通的风寒而已,并没有任何异常,看此刻繁如潋躺在榻上气若游丝,大颗大颗的汗珠子直往床下摔,这下姚碧云可着了急,一拍桌子,“这叫普通的风寒?你家普通的风寒还有叫不醒的?庸医...出去!我们换个长眼的人看!还就不信看不出点名堂来!”当夜姚碧云就将繁如潋交给了婉柔丫头,独自驾车出了府,清晨回府的时候带回来了七八个睡眼惺忪的名医。


一进屋,姚碧云问,“婉柔姐,小姐怎么样了?”婉柔一夜没睡,脸色有些发青,神情甚是担忧,“不好,不好...高烧不退!快带人来看看。”八个名医看了一圈,可还是那句话,普通风寒。宋回也没被姚碧云骂走,就守在一旁,皱着眉一言不发,突然他猛地站了起来,大步向外走去,“我去回禀老爷。”这边姚碧云正跟那群名医们拍桌子瞪眼,“什么叫开不出方子?开不出也得给我开!你说是风寒就按照风寒的方子开啊!”八位名医我看你你看我,迟迟没有人动笔,这会儿一身大汗的宋回跑了回来,姚碧云抓住就问,“老爷呢?”宋回摇摇头,“上早朝去了。没三五个时辰根本回不来。我跟门卫说好了,让老爷一回府就直接过来。”(一个时辰等于两个小时。)婉柔咬了咬牙,“三五个时辰,小姐等不了这么久。方子开出来直接去煎药。”













名医们眉来眼去了一会儿,各自交上了一张温补的方子,每个人把顺序换了换,添了几味药,直接交给了不识字的姚碧云才方能出了府。婉柔一接过药方便风风火火的跑去煎药了。药煎好之后,婉柔哆哆嗦嗦的端了回来,却喂不进去,硬灌了几口又顺着繁如潋的嘴角流了出来,这下姚碧云可犯了难。都说祸不单行,在这个节骨眼上,苏秀才和苏盈又来了。一进门他俩就看所有人脸色都不对,一进屋里,正好看见,姚碧云滴答滴答的淌眼泪,二人一慌,忙问了情况。此刻榻上躺着的繁如潋高烧不退,嘴角缓缓流出了一行鲜红的血,姚碧云失声大哭,抓来宋回给繁如潋看病,宋回皱着眉把了脉,还是那句话,从脉象上一点都看不出异常,这时候一言不发的苏秀才突然发了话,“这病连我都看不出个所以然。不是是福是祸,是祸也躲不过了。”姚碧云瞪了苏秀才一眼,“我呸!我这就去宫里试试,看看能不能把御医请过来。”


苏秀才伸手一拦,看那神情完全不像是看玩笑一般,“去了也白去。眼下我倒是知道一人医术高明,不如直接去请他来。”“谁?”“陆沿扬。”半个时辰过后,一身锦袍的陆沿扬风风火火的来了,没想到的是他身后还拉着一个一脸淡定的冷云华。陆沿扬指着冷云华笑笑道,“别看他心肠狠,亲娘死了他估计都不理,手艺却还不错,被我拉过来,以防万一。”陆沿扬伸手一摸脉,又沾了点繁如潋嘴角的血,捻碎闻了闻,又不紧不慢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屎壳郎那么大的蜜丸,往繁如潋嘴里一塞,把冷云华抓了过来,又对姚碧云言,“不是我医术好,是我家这丸药,包治百病。眼下我也就能做这么多了,还是请他看看吧。”


此刻,只一丸药下肚,繁如潋的胃里就如同烧着了一般,情况应该算是有了好转,虽然仍是睁不开眼不能动弹,却依然有了知觉,已经能听见一旁姚碧云吸鼻涕的声音了。半懵半醒之后的第一秒,繁如潋心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砍死汪泠月。但要跟恨比起来,此刻她可能是错愕更多,一种脊背发凉的错愕。繁如潋心中一叹,倒是真应了林鸳的那句话了,身边之人皆不可信...皆不可信啊....只是一瞬,还没来得及她细想,周身的刺痛感就让她分了心,她给我下了什么药,看她的意思应该是剧毒之药了,原来她之所以能放下心来与我说这么多,都是因为她就料定了我必死无疑啊,她好狠的心...咦?繁如潋感到自己的脸上湿乎乎的,估计是姚碧云正对着自己掉眼泪呢,这时繁如潋又感觉自己腕上多了些冰凉的触感。














半晌,耳前响起一人的声音,凉丝丝的沁入自己的耳鼓,“这病...可以治。我写个方子,你们去抓药。”突然繁如潋又有如被雷击中,这人是冷云华。那个和自己浅笑着说好不再见的冷云华,他来做什么?想到这儿繁如潋心里又是一阵难受,仿佛被人扼住了咽喉,喘不过气来。这时繁如潋恍惚能听见姚碧云和婉柔出了屋随宋回去抓药了。屋内只剩冷云华...哎?不对!还有一个人。此刻陆沿扬懒洋洋的翘着脚坐在繁如潋房中的软榻上,冲冷云华一撇嘴,“哎,你看出来了吧,这哪里是病,分明是毒啊。”


冷云华一声轻哼,浅笑着出言,“嗯。方才我已经将旁人都支出去了,开了个不温不火的方子,现在我们可以来治毒了。”繁如潋听得出,此刻冷云华是浅笑着说的,她甚至能想象出他嘴角的那个标准的弧度,因为人在笑的时候的发音和不笑的时候有略微的不同,硬装是装不出的。这时陆沿扬懒懒的出言,“想个法子把她胃里的东西吐出来点。不吐这么看也看不出来。”这次冷云华没有搭话,倒是陆沿扬自问自答,“怎么才能让她吐呢?难不成得往她嘴里塞俩大肉虫子?反正她也不知道。”“。。。。。”“哎!吐了吐了!这丫头还挺通灵性!”繁如潋一肚子的恶心,陆沿扬你丫孙子,别等我起来的,还通灵性,我又不是畜生,通哪门子的灵性。


这会儿冷云华发了话,声音凉丝丝的,却不刺骨,很是好听,“看来这毒,是出自砚宫了。”繁如潋心说,算你猜中了。冷云华边写方子陆沿扬边问,“如果我今儿个不硬抓你过来,她这病你治是不治?”繁如潋一下来不及心中吐槽,认真的听,等了半晌,冷云华方悠悠的吐出一句,“我不知道。”繁如潋听言心中一沉,虽是意料之中,亲耳听着却也着实让心里没由头的难受了一回。毕竟二人从未将任何关系挑明,他们本来也两不相欠的。其实今日冷云华大可以甩手不管,她繁如潋也断然不能将他怎样。只是他这一管,就硬生生的管出几分暧昧来,让繁如潋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冰凉的手指将药丸塞入繁如潋的口中,繁如潋鼻中闻着那人身上的味道此时只觉得这药苦的已是不能再苦。


一瞬天旋地转,繁如潋晕了过去。这一觉,繁如潋睡得很沉,当她一觉醒来已是三天之后。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是被姚碧云的呼噜吵醒的,一睁眼,看着窗外的阳光只觉得过了一万年一样,又转头看了看姚碧云睡在自己的床前,眼睛肿的像核桃一样。扑哧一笑,却又牵的全身酸痛,龇牙咧嘴的直吸凉气,这一下睡在桌上的婉柔便醒了。她看着繁如潋眼神不知有多开心,大喊着“小姐醒了!”顺势推醒了姚碧云。姚碧云看着繁如潋滴答滴答的掉眼泪,大喊,“小姐!你可算醒了!这怪病真是吓死我了...吓死我了....”繁如潋心中一动,原来冷云华并没把毒的事情和她们说,只是推说是怪病。


他这是用心良苦啊,把事情的解决方法推给了我。看姚碧云出去报信,繁如潋又微微阖上了眼睛,虽然还是起不了身,但她心里知道这病已是好了许多。繁如潋对正在忙活的婉柔轻声说了一句,“把苏秀才找来...”之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