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四章 缓歌慢舞凝丝竹 尽日君王看不足(上)

章节字数:3344  更新时间:13-02-07 00: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咳咳。。。喜欢上一章的童鞋要注意啦。。。
阿梨敢保证你会更喜欢这一章。。。。
虐虐更健康的童鞋也要注意啦。。。这一章又看对啦。。。。
喜欢裸露的童鞋更要注意啦。。。。随便看。让你们看个够。。。

这章写的时候阿梨就热血沸腾的。。。。。。。。。
大家哈。。。投票啊。。。评论啊。。。收藏啊。。。推荐啊。。。。
好了。。。不唠叨了。。大家继续。
-----------------------------------------------------------------------------

之后约摸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二人终于到了瀑布的上游。繁如潋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做个木筏什么的,冷云华单手搭在了繁如潋的肩头,对她柔声言,“如小姐,云华该走了,小姐返回原路走山道。”繁如潋一愣,并没听明白冷云华此刻的意思,冷云华浅笑着又言,“我腿上有刀伤,刀上有毒,若想保住这条腿就不能等。所以云华要走水路。”繁如潋心中大惊,猜到了三分却依然问道,“你什么意思。”冷云华漆黑的眸子看着进繁如潋的眼缓言,“推我下瀑布吧。下面的路程艰难,云华如今的伤势只能自保,却带不了小姐,所以小姐不要鲁莽,去走山路。上竹屋找人救苏家兄妹吧。”


繁如潋有如五雷轰顶,此刻她的震惊程度比当日冷云华跟她分别还要更甚一些。她扭脸看了看瀑布,水流湍急怪石嶙峋,就冷云华现在这个状况,把他推下去不就是让他快速自杀吗,他是不是在骗我。一旁冷云华似乎读懂了繁如潋心中的话,他看着繁如潋裤腿挽的老高,露出的一截小腿上沾满了泥,头发了散开,脸颊上还被枯枝擦出了一道血痕,正咬着下唇深思,模样狼狈的很,看的他轻笑出声来。“如小姐,快些决定吧。”繁如潋转过头,看着冷云华一脸笃定的模样,心中却依然还是没底,冷云华撑起身子,坐在她身边,对她轻声言,“小姐不相信我啊。”


繁如潋蹲下身,和冷云华平视,她咬着牙,一脸认真的看着冷云华,声音有些哽咽,“不是...不是我不相信你。是我不能承受...不能承受你骗我的后果。”冷云华听言眸中一动,漆黑的瞳仁内一亮,接着一声轻叹,单手轻轻擦去了少女脸上的尘土,又将她拥入怀中。此刻繁如潋感觉他的身上很冷,这一拥冷的让她打了个寒战,他也很单薄,突兀的肩胛骨硌的她下巴生疼,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会期待的拥抱,不够温暖更乏安全,但繁如潋却笑了,因为她知道,这就是冷云华啊,这就是他原本的模样,这是他第一次对她如此坦诚的相见呢。接着冷云华松开了手臂,乌漆漆的眸内带着笑,他轻声言,“小姐,我该走了。”


繁如潋咬着下唇,微乎其微的点了点头,扶着冷云华到了瀑布边,二人双手紧握,冷云华突然一笑,柔声对繁如潋言,“不要担心。我不会...”繁如潋瞪了他一眼,她知道冷云华想说什么,他想说他不会死,但她并不想听。繁如潋咬了咬牙,对冷云华言,“我知道....我还有许多话想告诉你,我会在竹屋里等你的。”冷云华浅笑着点了点头,接着松开了手,繁如潋鼻头一酸,却咬着牙没哭出来,她颤颤的放开了手,之后看着冷云华隐匿在了瀑布的轰隆巨响之中。














之后繁如潋回到了竹屋,请了苏先生将苏秀才和苏盈带了回来。半个时辰后,一到茅屋,只见冷云华已然回到了竹屋之中,正躺在软榻上枕臂而眠,伤口上敷满了药草,繁如潋长舒了一口气,和苏先生一道将苏盈苏秀才扶到了床上。苏家兄妹二人伤势并不重,喂过几口药后,苏盈甚至打起了呼噜,哈喇子流了一脸。而冷云华仍旧是面色惨白,气若游丝,最后苏秀才率先醒了过来。他起初一脸诧异的看了看繁如潋又看了看一旁翘着脚饮茶的苏先生,文绉绉的一通摇头晃脑,“看来二位已经认识了,就不必在下引荐了吧。”苏先生点点头,“这就是你们带来的丫头吧。我知道了,她今后有什么去处吗?还是你们就把她送给我当粗使丫鬟了。”苏秀才文绉绉一笑,“问如小姐的意思吧。”


此刻繁如潋正坐在冷云华的榻前不远,看着他昏睡中惨白的脸,皱着眉不出言,苏秀才见状走了过来,单手搭在繁如潋的肩膀上,对她言,“昨日你走后不久,我就到了苏宅,他们人手很多,你走后又来了四十个余个,各个手段狠毒,刀法准的邪了门,像是经人特意训练过的一样,我们根本脱不开身,和那些刺客厮杀了一阵,我和小盈就发觉这么打下去不是对手了,便有意将他们往青山上引,毕竟山上我们熟悉,而且躲藏的地方也多些,怎料正巧碰上了正要上山的公子,看我们杀的费力,他便出手相助了。“我们两个不争气,倒的太早,剩余三十余位刺客都是公子一人所杀的,呵...别看公子平日里一副文文弱弱的模样,杀起人来还当真不眨眼,受伤虽然是难免的,但也不难看出,公子的功夫这些年也算没落下,御起剑来那份游刃有余的样子,更胜当年。


所以如小姐请放心吧,公子不会有事儿的,这一点我心里十分有底,所以小姐还是去洗把脸换身衣裳,再吃些东西,休息一会儿,这儿交给我就行了。小盈随身的包袱里有两件布衣,料子糙了一点,做工也简陋,还请小姐你不要介意啊。”繁如潋摆摆手,取了衣服,打了盆水,到了另一间房内,简单的擦了擦身子,将衣服换上了身。苏秀才没有夸张,衣服是糙了点,青色的底子上绣了两朵大红的牡丹花,陪着翠绿翠绿的叶子,鞋子是粗布的,鞋面上绣着两朵大红花,再戴上一支银质上镶银铃的手镯,繁如潋看着镜中的自己,俨然一副采蘑菇的小姑娘,不过本来,她也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她相信要是陆沿歌穿上这套衣服多少也会透着点鹤立鸡群落魄贵族的模样,可被她一穿,却似乎变得理所应当了。











半个时辰过后,冷云华醒了。此刻的他身穿一袭纯白的亵衣,正不动声色的喝着被繁如潋煮糊的药粥,果然,喝了小半碗就放下了,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准备再拿起来。他靠在榻上,随手翻着一本旧的发黄的书,又柔声对繁如潋言,“小姐,能替我从后院拿一坛酒来吗。”这是一句语气温和的陈述句,换言之他并没有在征求繁如潋的意见,此刻繁如潋又能说什么,就是说下大天来他冷云华也是横竖下不了地了,于是她转身出屋,随便从酒窖里拿了一坛酒还有剪刀纱布和蜡烛,一同拿到了冷云华眼前,冷云华一看,不动声色的弯出一道浅笑,两道眸子更是笑得成了弯弯的月,他也不跟繁如潋客气,就指使她烧开水,剪纱布,调药酒,烤刀具。


每当繁如潋一做不明白了,他便坐起来亲自示范,有时他会不经意的握住繁如潋的手,稍加指点又缓缓的放开,他手心的温度还是没有回来,冰冰凉凉的和他那副铁石心肠一模一样。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苏盈醒了,苏秀才就赶过去照顾苏盈,而冷云华知道之后也只不过是“嗯。”之后开始自顾自的在繁如潋眼前脱起了衣服,看冷云华越是表现的理所当然,繁如潋心里就愈发的别扭,虽然她知道这是为了给伤口上药,但有男人当着她的面脱衣服这件事,也绝对给她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一个大大阴影。不得不承认,冷云华不穿衣服还挺好看的,精瘦白皙又一脸的纯然像只拉长版的兔子,这只兔子现在正用火钳夹着一小块烧红的铁往自己伤口上贴,似乎是发现了繁如潋的目光,冷云华转过头冲她浅浅一笑,大大方方,没有丝毫的不自在。


而繁如潋也干脆想开了,大大方方的开始看。这时冷云华用纱布擦了点药酒开始往伤口上敷,没有繁如潋想看的龇牙咧嘴,敷起药来手法娴熟,像个久病成医的江湖郎中,接着他开始往腰上裹纱布,裹到一半便叫繁如潋帮忙,而自己则坐在榻上闭目养神起来,这下繁如潋面对着那筋骨修长的背有些不知道该从哪下手,此刻,要是按照姚碧云的理论,一定偷偷摸两把,这个...繁如潋还真有点做不到,于是乎只得颤颤悠悠的裹上纱布,冷云华鼻中一笑,道了声谢谢。然后开始脱起了裤子。此刻繁如潋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惊叫着跑到了门口,可是她的肉身却一动不动的留在了原处,她其实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比如,一脸娇羞的问他,“你要做什么。”


但她也知道,冷云华那厮八成会暧昧一笑然后开始得寸进尺,“不做什么啊...我要做什么...小姐不是知道吗。”而事实证明繁如潋想多了,冷云华面无表情的对她说,“纱布,小姐。”原来在繁如潋的心思飘去十万八千里外的花果山的时候冷云华已经穿好了裤子,挽起裤腿烤完了伤口并敷好了药膏,其实繁如潋也会纳闷,丫动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了,我刚娇羞完,还没来得及看。这时繁如潋发现冷云华耳后一红,沉默了半晌言,“....小姐看够了吗。”繁如潋方回过神,发现冷云华已然穿戴整齐的躺在了床头,于是繁如潋端着东西,一溜烟跑了出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