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四章 缓歌慢舞凝丝竹 尽日君王看不足(下)

章节字数:3393  更新时间:13-02-07 23: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章是非常美好滴。。。。。。
估计看完了这一章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叫阿梨后妈了。
虽然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定义。但暧昧的时期却是最美丽的。
毕竟对于后面的路还是有很多美妙的期许。。。
哪怕最后的结果并不那么尽如人意。
(咳。。不过这还言之过早。)

大家继续投票啊。。。收藏啊。。。评论啊。。。
阿梨。
------------------------------------------------------------------------------
当晚,冷云华,苏秀才和苏先生三个大男人在竹屋里讨论家事国事天下事,而繁如潋和苏盈就被派出来,准备晚餐。繁如潋本来乐观的以为苏盈的厨艺会比自己好一点,可她没想到苏盈比她还盲目乐观。她们在山上摘了些野菜,又从后院的井水内找到两条活鱼和一些小虾,因为考虑到大家的伤势问题,(咳...主要是冷云华)于是繁如潋煮了些蔬菜粥,清蒸了鱼,又将小虾过水之后凉拌了野菜,再温上两壶酒,五个人便上了桌。酒过三巡,桌上的气氛也热络了许多,那边苏先生和苏盈正划着酒拳,苏秀才再一旁唉声叹气的装忧郁,繁如潋则和冷云华小声的谈论起上次的中毒事件。


繁如潋从那场鸿门宴开始说起,说了汪泠月下毒的经过,但却有意将她下毒的原因略去,她看了看冷云华的反应,没有吃惊也不讶异,只是点了点头,明知她闪烁其词却也没有多问,繁如潋并没有向他征求什么意见,甚至不曾问过一个问题,冷云华觉得她只是单纯的想说给他听而已。于是乎浅浅一笑,和她聊起了昨日的那群黑衣刺客,“看刀法,那些人不像是宫内之人,倒颇有几分江湖流派的作风。小姐可曾听说过,江湖上的两个门派,一个叫文殊阁。另一个叫关羽帮。”繁如潋一脸迷茫的摇摇头,换来冷云华轻笑,“也难怪,小姐久居瑞都,对江湖上的事情了解的甚少啊。”


“谣传文殊阁的帮主信菩萨,尤其是代表佛陀大智的文殊菩萨,故将自己手下的帮派取名为文殊阁。而关羽帮的帮主谣传是战神关羽的后人,为承先辈从而将自己的手下的帮派命名为关羽帮。”听着冷云华慢条斯理的解释了半天,繁如潋还是一头雾水,便问,“那...这两个帮派是做什么谋生的?”冷云华饮了一小口茶,浅笑着吐出二字,“刺杀。”繁如潋听言皱了皱眉,心中却也明白了三分,她先前是听姚碧云说起过江湖上雇刺客杀人之事,当时姚碧云的原话是这么说的,“听后门卖花布鞋的大婶说,这江湖上有两个专门给达官贵人杀人的门派。具体名字忘了,就当他俩是甲阁和乙帮,甲阁的主儿信佛,你说我这就纳闷儿了,天天净干那伤天害理的事儿每天晚上回家还得请求主原谅给他,你说这跟当婊子还得立牌坊有什么区别!


....咳...扯远了,这个甲阁和乙帮总的来说是谁看谁都不顺眼,甲阁觉得乙帮是昏庸鲁莽,乙帮觉得甲阁是不怀好意。基本就是这样...哎小姐啊...你看见我前两天放在这儿的芙蓉糕了吗?”“......”今儿个看冷云华这意思,刺杀之人定是这两帮之中的了,可到底是谁?谁会雇佣江湖之人买凶行凶呢?繁如潋还没想明白,喝得满身酒气的苏先生就一把搂着她的脖子坐了下来,一双桃花眼忽闪忽闪的看着她,两颊飞红云,咯咯一笑,又冲她呵出一口酒气来,附在她耳边以他以为很小的音量对繁如潋大声言,“丫头,说!你是不是看上我徒弟了?”











繁如潋呛了口酒,就连对面的冷云华也陡然一愣,看他俩二人这反应,苏先生笑的更开心了,搂着一边搂着繁如潋一边指着冷云华,“丫头我跟你说,我这个徒弟样貌家室和才气哪样不是一等一的?丫头要是喜欢就跟我说,我给你俩做主,那小子绝不敢不服!”繁如潋:“。。。。。。”冷云华亦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对繁如潋言,“家师得罪了。”他说完这句,繁如潋才刚琢磨过味儿来,“师傅?哪门子师傅?他是你师傅?”倒地醉晕的苏先生听言“腾!”的一声又坐了起来,对繁如潋流着哈喇子笑的十分好看,“丫头你....不知道啊,我家小徒弟没跟你说吗?没关系噢...我跟你说。丫头你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仙人吗?”


繁如潋摇了摇头,要说仙人她倒是见过一个,就是那个装神弄鬼的上古丹青疯国师呗,这时苏先生拍着大腿哈哈大笑,抓过繁如潋摆出一脸迷死人不偿命的桃花浅笑,露出嘴角一牙弯月,浅褐色的瞳仁内莹润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他言,“丫头,我就是仙人,仙人就是我。我叫苏言,是上古第十二位天师。”听言繁如潋亦是拍着大腿哈哈大笑。但她一抬头,冷云华饮了些酒,不知是被灯光染的还是因为他今日的心情特别好,此刻他正一脸温煦的看着她,漆黑漆黑的眸子内多了几分陌生,却并未反驳,这时他一把夺过苏先生手中的酒壶,微微皱眉,又言,“师傅,你今日喝的够多了。”这回繁如潋哑然失笑,好像...这个苏先生说的是真的哎....那这么说如今躺在繁如潋脚下的这个醉鬼还真是什么上古第十二天师?繁如潋有些不相信。












这时只见那苏先生突然又“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捧起一旁的一架古琴,奔到了院中,冷云华和繁如潋相视一眼,跟着追了出去,只见苏先生将古琴往院内石桌上一摆,素手轻轻拨起琴弦来,他手法很轻,弹的小心翼翼,几个音一出,院内便袭来一阵凉风,褐瞳男子深深吸了口气,仿佛在闻着这夜里百花的幽香之气,他唇角掀起一弯浅笑,褐色的眸内沁入了月光的莹亮,那场景有若玉人抚琴,突然他一声轻叹,滑下了一行清音,借着几分酒色诉起了衷情,他拨了几根弦,在最后一根上面手指轻捻,抖出了一线颤音,此音一出,繁如潋不住的打了个寒颤。接着一行清隽的滑音从玉人指尖流淌出来,绕梁三圈半,缓缓沁入竹林竹叶间,竹叶沙沙的响,林中多了几声清亮的鸟鸣。


突然苏先生咬牙猛地一抖琴弦,繁如潋只觉自己的心脏乱跳了一拍。借着月光她看见,月下玉人浅笑着流下两行清泪。而后只见他皱着眉乱拨琴弦,琴音一出,四处升烟,突然玉人琴上方多了一只巡音而来的黄雀,它正歪着头,看着苏先生,那表情甚是不解。玉人一笑,单手将那鸟儿放到自己的肩头,双手拨弦,碎碎入耳,乱乱如烟,每一个音都落入繁如潋的耳中酥软,繁如潋脖子后一凉,听得入了神。她反复的尝试去揣摩苏先生琴音中的意思,他到底为谁而弹,苏先生一声轻笑,缓缓的拨了拨琴弦,有几个音他似乎故意的只拨了一半,音放出琴弦就被他掐在了指尖,繁如潋突然发觉,苏先生此刻想表达的是隐忍,有话而不能言,思念却不得见,仿佛他指上绕着的是万捋青丝,他正慢慢,缓缓的将它梳理开来,清柔的像为心爱之人束发一般。


突然繁如潋只觉竹林内鸟鸣声渐起,半刹,数百只斑斓的鸟儿冲出了竹林来,围在苏先生...哦不...神仙师傅的身边飞悬,偶尔低落偶尔高歌,那美妙的声音仿佛“嘭!”的一声冲破的繁如潋的耳鼓,流淌在了她的呼吸之间,繁如潋遥遥的看着,一身纯白的苏言此刻正开怀的大笑着坐在百鸟中间,有若仙人奏乐...啊...仙人奏乐...原来...这就是人所谓的琴仙。当之无愧的苏言。这时几只鸟儿落在了繁如潋的手心内,繁如潋一看,是一只绒毛未退的雏雀,正歪着头看着繁如潋,繁如潋倏尔一笑,轻轻抚了抚那雏雀头顶的绒毛,仿佛是抓到了鸟儿的痒痒肉一般,那只雏雀就咯咯咯的笑个不停,把繁如潋都逗的笑了起来。


她转过头,看了看冷云华,只见那平日里工于心计难表真心的少年此刻正半蹲在地上,一脸温柔浅笑的摸着一只刚会走路的小鹿的脑袋,繁如潋一惊看了看周围,一刹,她仿佛突然丢了自己的呼吸一般,那人说错了,那人低估了神仙师傅呢,不止是鸟儿,就连野兔,仓鼠,小鹿,甚至仙鹤都闻音而来,他们将神仙师傅围在中间,不吵不闹的静静的听着他抚琴,这一刻繁如潋似乎突然读懂了苏言笑容内的开怀,的确,也只有最真心的笑容,才会感染到每个生灵的内心深处,他苏言做到了,而繁如潋亦是突然通过这琴音对苏言从里到外的了解了,苏言就像是一弯清可见底的溪水一般,赤裸裸的从内刨开,完完全全的刨给繁如潋看。他没有丝毫的掩饰,借着酒意释放出最坦荡的心怀,不只是繁如潋啊,所有人,都读的明白。


屋内的苏盈和苏秀才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两个人依靠着坐在门槛前,一脸幸福的看着天中明月,繁如潋丝毫没有感觉,一回神只觉泪流了满面,手中雏鸟飞到了树上,而繁如潋亦走到了冷云华的身边,繁如潋目不转睛的看着冷云华,冷云华亦是丝毫不曾掩饰的看着她,二人会心一笑,她想...大概一生之中...没有什么时刻会比此刻更完美了。


(其实当时阿梨写这章的时候,脑袋里是想着李白斗酒诗百篇的画面的。是不是很甜蜜。。是不是很温馨。。。好了。那下面就没那么温馨了。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