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六章 九重城阙烟尘生 千乘万骑西南行(下)

章节字数:3458  更新时间:13-02-11 1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
萧暮雪与萧云卿二人一入寝殿,却见一白衣男子已站在窗边,见二人来,纯然一笑,漆黑的瞳仁仿佛是那最深的黑夜。冷云华对萧暮雪言,“皇兄,云华感之不尽了。”萧暮雪走到冷云华身边,挽起唇角,缓缓一笑,雌雄莫辩。细心的人能发现,其实他二人的长相上,是有几分相似的,尤其是那两副几乎一模一样的黑色眼眸,只需看一眼就得以心照不宣。萧暮雪缓缓一笑,“好贤弟,许久不见了。”冷云华避眸浅笑,“不是许久....是七年零三个月。皇兄最近还好吗,想来云华这一走,皇兄在帝宫之中应该是过得顺风顺水了吧。皇兄平日里应当很忙吧,不仅要杀人灭口,还要在朝堂之上大肆的笼络人脉。怎么样...云华说的不错吧...这帝位终究还是没有传给皇兄你吧。”


萧暮雪平静的听冷云华讲完,眉角隐隐含笑意,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他长舒一口气,缓言,“是啊....这七年中笼络了那么多的人脉,到头来...这皇位...不是还得自己亲手去抢吗?这安稳的日子过久了,暮雪平日里还有几分想念贤弟在时的腥风血雨呢...那请问...贤弟这七年寄人篱下的日子....过得还好吗?听说这家的长子似乎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冷云华一声嗤笑,“只怕再难缠的人...和皇兄相比起来都是温柔的吧。云华承认...这几年里是出了一点小插曲,也就是...冷家原本的长子死了,被个外人鸠占鹊巢什么的....不过也还算不错,总好过在这帝宫之中的你死我活。”

萧暮雪一脸的求知欲,“鸠占鹊巢?怎么说?”冷云华不搭话,径自躺在了萧暮雪的软榻之上,“这个...说来话长。等哪天你我独处的时候我再慢慢与你说。”萧暮雪这才意识到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一个冷云华拿白眼相对的,穿着冷云华的衣服,长得和冷云华差不多的人。萧暮雪走到萧云卿身边对冷云华言,“这位是关羽帮的帮主,赵问君。”可能是萧暮雪在外面冻了太久有点口吃不清,总之冷云华一脸的不爽,“是问君能有几多愁的那个问君吗?”萧暮雪点点头,冷云华浅然一笑。走到赵问君身边,纯然一笑,眸色幽幽的憋着笑说出了一句让赵问君脸色一黑的话,“你好,我叫一江春水向东流。”野史记载,当时赵问君听完这句话那是脑门子上青筋暴起,抄起桌子就要打,当时冷云华撒丫子还没来得及跑,就被萧暮雪给劝住了,当时萧暮雪说了一句话,听得赵问君脚下一绊摔了个跟头,他劳神在在的饮了口茶后言,“错了错了,是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贤弟少了一句恰似哦...咦?这句是出于施耐庵的牡丹亭还是汤显祖的西厢记来着?”


其实此句一出,别说赵问君,就连冷云华脚下都是一绊。最后也不知道是如何收的尾,总之是他们三人坐在桌前吃起了酒菜。萧暮雪斟了一杯酒敬冷云华,“为兄给贤弟接风。”冷云华嗤笑出声,自饮三杯,“听说...萧临风要大婚了?”萧暮雪点点头,一旁赵问君听得一头雾水,“大婚?是和亲吗?”萧暮雪言,“大约是。”冷云华提起酒壶似笑非笑的看着萧暮雪,“哦?...按常理,大婚之后就要继位了吧。皇兄要杀人篡位什么的...可要趁早哦...”此言一出,不习惯二人对话的问君酒喷了一地,萧暮雪只缓缓一笑,言,“也不急。等先帝一死,萧临风登完了再篡也不错。”冷云华饮酒沉吟,“说的也是....要等老狐狸一死,只剩萧临风那个废物,皇兄必定能呼风唤雨了。”


问君插话,“那公子为何要等?为何不抢下这桩婚事?这样一来公子身边至少还有个旁国相助,岂不一举两得。”萧暮雪呛了一口酒,脸色微红,不言。一旁冷云华拍桌子哈哈大笑,对问君言,“你怎么知道你家公子有没有试过?他几年前好像还被邻国的大臣当成郡主,来提过亲呢.....当然皇兄也没答应,不然也不用和邻国的郡主和亲了,派皇兄出塞去和亲就好。”萧暮雪有些生气了,冷冷的看着冷云华,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冷云华已然被扎成了筛子。这时一旁的赵问君全然不知所云,还继续问,“真的假的!”冷云华嘴角弯出一抹狡黠的笑,对着问君眼神却看着一旁的萧暮雪,“自然是真的啊...从这以后...求亲的人还是很多....只不过...都变成男人了。”那笃定的眼神就好像他这辈子都没说过谎话是的,萧暮雪终于有些听不下去了,咳嗽了一声恶狠狠地对冷云华言,“你莫要胡言!等我篡完位,第一个就斩了你!”


冷云华听言笑的愈发开怀,“这有点困难。想斩我的人太多...皇兄你说晚了。让我看一看....灵霄云...晏子都...祈墨研...十三天师...@##@¥&*..........”在之后余下的时间里,赵问君喝的酩酊大醉,萧暮雪目不转睛的盯着冷云华,而冷云华一直那些在数着扬言要杀自己的人名单.....第二日,清晨。由于冷云华还没数完,三人决定当夜再续。之后冷云华一走,萧暮雪就唤醒了赵问君,二人换了行头,驾车出了宫。今天是关羽帮上山抓繁如潋的日子,因此两大帮主觉得如此重要的事情该亲自监督一下。关羽帮的二十来个兄弟分别从青山的东西两侧上山抓人,而萧暮雪的车从正东面入山。此刻山上,神仙师傅苏言正与繁如潋悠哉悠哉的下着棋。苏言身穿一袭白衣,坐在石桌前,边饮酒边一脸轻松的看着繁如潋,这边轮繁如潋身穿粗布衣裳,皱着眉,举棋不定。














到神仙师傅的时候,他谦和色的瞳仁猛然一收,然又笑言,“今日的青山上....很热闹啊。有姑娘的故人来了。”繁如潋陡然一惊,毕竟她的故人此刻几乎都变成了仇人,便问,“从哪里来?”苏言倾城一笑,“上古丹青与万舜。”繁如潋一听,撒丫子就要跑,苏言一脸嫌恶的皱了皱眉,“晚了。已经跑不掉了。此刻若想保命倒不如来求求我。”繁如潋乌黑的瞳仁在眼眶内转了几转,又撇了苏言一眼,“不求。都火烧眉毛了你才发现,我看你和那个疯国师也半斤八两,八成也是个跳大神的。”


苏言看了繁如潋一阵,浅褐色的眸子内是让人看不懂的神色,半晌他言,“你现在激我也是没用的。这样吧...你求求我...只要你开口求我,我保证你性命无忧,如何?”苏言话音刚落,十余个黑衣刺客已然到了竹屋前,手持弯刀冲他二人而来。苏言扔下一句,“我就当你应下了,杀完再求也不迟。”不知从哪抽出一把长剑,挡在了繁如潋的面前。十个黑衣人气势汹汹,将苏言和繁如潋包围在了中间,刚摆出阵势还没来得及喊话,苏言便一脚踢开一个黑衣刺客拔下他的弯刀,扔给了繁如潋。没有繁如潋想象当中的祥云,光波,气流,太极....原来神仙打群架也要真刀真枪的动手的。这动作一气呵成,这一脚是用了五成力气的,繁如潋看地上那人被踹的胆汁都要吐出来了,心中默默记下自己以后可不能得罪神仙师傅。这一脚上来,对面人也懵了,在对面人懵的片刻之内,苏言又撂倒了四个刺客,剩下五个人才回过神来,四个困着苏言,一个追繁如潋。


那刺客一把抓住繁如潋的衣领将她拎了起来,繁如潋也不示弱,回头张口就是一狠狠一口,咬的那刺客吃痛松了手。繁如潋趁机抓起砍刀,拿剑冲着刺客的膝盖骨就是一捅,这一下繁如潋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劲儿,反正就听耳边刺客凄惨一叫,捂着膝盖站不起来。繁如潋见状忙往苏言那边跑,却陡然一愣,苏言那厮正和两个男人坐在石桌上喝起了茶,那一群黑衣刺客齐刷刷的跪在三人面前,大喊,“参见帮主!”苏言见繁如潋回来了,冲她浅浅一笑,叫她过来一起喝茶。繁如潋一来,一旁的二人就开始上上下下的大量她,繁如潋这时发现其中一个男子皱着眉看她,张牙舞爪,脾气极差,长相不错,细看竟和冷云华有几分相似。而另一个男子,生的十分漂亮,像女人还要漂亮,比女人还要漂亮,漫不经心的冲她一笑,她鸡皮疙瘩就掉了一地。


旁边的神仙师傅苏言就更不用说了。繁如潋越看越觉得自己坐错了地方,他们三个才应该坐在同一桌上,自己从长相上拖了他们三人的后腿。这时苏言发话了,指着那个像冷云华的对繁如潋言,“这位是赵问君,关羽帮的帮主。”问君?繁如潋脱口就出,“问君能有几多愁的问君?”三人皆是一愣,苏言愣的比较简短,两外两个愣的比较久,苏言又指着那个像女人的男人言,“这位是萧暮雪,文殊阁的阁主。”


萧暮雪冲繁如潋点了点头,柔声出言,“小姐贵姓?”“姓...繁。”萧暮雪浅浅一笑,“看来,我们找对人了。繁小姐,请跟暮雪走一趟吧。”繁如潋一愣,“我要是...不走呢?”萧暮雪眨了眨眼,“那暮雪只能对不住了。”一旁赵问君不耐烦的发了话,“跟个女人费什么话!直接绑起来带走吧。”这时赵问君话音刚落,竹林内又出来了一队人,领头之人身穿砚宫内侍卫长袍,大喊一声,“且慢!”石桌上四人齐刷刷回头,急性子的赵问君已然拔了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