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七章 翠华摇摇行复止 西出都门百余里(上)

章节字数:3529  更新时间:13-02-13 2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上次发串了。。。。。。这次更正!
日更好辛苦。。。。。。。。
阿梨又不会再爱了。。。。。。想到要日更八个月。。。就要吐血身亡了。。
万重已经入v了。。14号开始vip
昨天又想起来群的事情。。。
那就再发一发吧。。。
252826032  花梨读者群  入群请注明连城!
-------------------------------------------------------------------------------
半晌,等大家把话说开了,繁如潋才发现,现如今场上人虽多,但也可大致分成三派人马。第一派,领头的是萧暮雪与赵问君,说起他们二人来此处的目的,他二人都是分外的直接,奉砚宫的命令前来刺杀繁如潋,他们也可以算是几日前那拨黑衣人的后续,只是中途事情出现了一点分歧,导致刺杀计划推后,而绑架计划提前,所以总的来说,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绑架繁如潋。第二派,就是那一队身穿砚宫侍卫服的精兵了,领头的人叫秦重,曾在灵川战场上保护繁如潋,(当时他不叫秦重叫小重,顺便提一句,他还是陆府的管家。)其实说是保护,还有点勉强,说成是监视更为准确一些。他们在宫里的头衔不太高,但身手不错,能得到今天这个差事,大约是因为他们已然投靠了大将军林岳。


他们这一派人此行的目的是为了确认繁如潋已经如约被关羽帮的人杀掉了。故其实一早就在林子附近埋伏着,方才听说繁如潋要被带走,才现了身。此刻,繁如潋正一脸淡定的看着秦重,直到秦重都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了,方一脸抱歉的对繁如潋说,“如小姐....秦重....对不住了。但...皇命不可违啊...我...”繁如潋摆了摆手,怪他也没用,而第三派人就是繁如潋与神仙师傅苏言了,繁如潋扭头一看,发现苏言还是那副事不关己的嘴脸,但繁如潋心里清楚得很,能让三派人马平心静气的坐下来喝茶的原因,就是他。说不清怎么的,但就连萧暮雪这个万舜的皇子竟然也对苏言避让三分呢。这时候,赵问君发话了,翘着脚对秦重说,“这女人我们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带走,小兄弟识相一点,从哪来回哪去吧。”秦重自然不干,两方几番争执不下,最后还是萧暮雪发话了,他先是一把摁下赵问君,又对秦重说,“小兄弟,问君性子急,你别见怪。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当初与祈墨研的约定是杀了这位小姐,但时间地点都得由我们来定。相信你也知道我们江湖门派都有自家的规矩,这个不方便和外人说,但在我们的宗旨还是在不伤害买家结果的同时最大化我们门派的利益。所以这也就是今日我们要带走这个小姐的原因,在她在死之前,我们还能向他的家人勒索一笔,但小兄弟你请放心,人...我们还是会杀的,砚宫的人我们江湖门派不好得罪,你若不相信大可以一路跟过来,做个见证,也不错。”萧暮雪这番话一完,一旁的繁如潋也听出几分门道了。(其实就是个古代版的碟中谍...=  =)她知道祈墨研不会这么容易的放自己走,雇个江湖门派帮...也颇像他本人的作风,只是有一事繁如潋不懂。萧暮雪方才说要向繁家人勒索一笔,到底是怎么个意思,这件事繁如潋想不通,但她也隐约感觉的到,这件事远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但繁如潋转念一想,又突然有点明白了。她起初看不懂不过是因为她只是站在文殊阁和关羽帮的立场上来看待问题的,可倘若把此事与萧暮雪万舜皇子的身份一连,似乎事情就变得明朗不少了。这一招,叫借刀杀人。想来江湖上知道萧暮雪就是文殊阁阁主的人,绝不会超过十个。其实萧暮雪这样一来是在利用江湖中身份作掩护,来干预上古丹青的内政。毕竟繁家在上古丹青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此事一出,繁家与祈墨研必定关系断裂,关系一裂就有可能出乱子,就有可能勾结乱党,这样一来,上古丹青朝政不稳,万舜若要在此时顺势勾结繁家,说不定倒是有可能将人安插到砚宫内部。哼...繁如潋一声冷笑,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也是,在外人看来,这种事不就是在平常不过的。












可他们忽略了一点,他们低估了范秋凉的人品。自己老爹的人品,繁如潋是多少知道些的,爹爹跟着先帝,帮先帝安邦治国,如今这先帝一去,祈墨研那小子在他们这一帮老一辈的人眼中,估计还是孙子辈的。看着自己被自己亲手拉扯大的小皇帝用完后扔在一边,相比是人心中就不好受,说不定祈墨研那小子治冷家陆家繁家的时候,用的还是他们几个大臣手把手教他的方法。但这也成为了这三大家族在动乱之时并未表态的原因,看着自家的小皇帝如今翅膀硬了开始拿他们几个老前辈开涮了,而且还开的那么直接那么狠,他们又能怎么办呢?(跑题了...咳...)话说回来...林家冷家陆家祈墨研都吃的差不多了,唯独看着一个繁家由于块头太大,祈小皇帝不知道该怎么长嘴,又碍于面子不敢下手,这回萧暮雪这么一搅和,说不定还正趁了祈墨研的心意呢。


他巴不得最近赶紧出点什么事儿,好把繁家给办了,这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繁如潋活到了今天。螳螂捕蝉他祈墨研就认为自己是螳螂身后的黄雀,这一点繁如潋也没有办法。所以她更加确认的事,这件事还没完,远远没完,他祈墨研要不就着这件事儿闹出点什么血雨腥风的,他祈字就倒着写。,想到这儿,繁如潋不禁对繁家的处境有些忧心了。按爹爹的性子,为了救自家的儿女倘若人家要座金山他都能给人家搬来,绝对不会撒手不管的,可只怕...这一管...就麻烦了。话又说回来,繁如潋看着萧暮雪这一盘棋,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手法和作风有些眼熟,半晌她想起来,这种手法倒是和冷云华有几分相似啊,说起来估计冷云华也该跟万舜的公主完婚了吧,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想到这儿,繁如潋便问萧暮雪,“万舜皇宫内有几位公主啊?”


萧暮雪一脸狐疑的看着她,愣了一会言,“一个也没有啊...”此言一出,繁如潋石化了。她锲而不舍又问,“那有没有旁系的...什么诸侯啊...皇帝兄弟的女儿啊?”萧暮雪认真的想了想,回答,“适龄的没有,好像倒是有一个....当了三十多年的寡妇...前些日子刚过完六十大寿。怎么了?小姐有什么事?”繁如潋还在石化,皱着眉,开始瞎琢磨,“嘶...想不到...这冷云华年龄不大...口儿可够重的啊.....”这会儿萧暮雪又问,“小姐想好了吗,想好了,可以跟暮雪上车了吗?”繁如潋这才回过神来,她没有回答萧暮雪而是转过头问秦重,“我爹爹...怎么样?”秦重支支吾吾的言,“不是太好,前一阵子祈帝因为繁家纵容小姐逃婚的事情对秋凉先生重罚了。官阶直接就退了三级...唉...小姐你也别太担心了,祈帝的心清是时好时坏的,说不定哪天就恢复了呢。”











繁如潋又回头看了看苏言,这次苏言比较配合没有闭目不理,繁如潋问,“这一行...会怎样?”苏言突然一脸的正经的对繁如潋言,“如果你那么不想去,就不要去了,我有能力带你离开这里,你一句话的事情。只是你要想好了。你不去...事情在繁家那边会变得有些复杂了。于繁秋凉不利。再或者...直白一点,可能会有杀身之祸。毕竟前些日子的风头还没过,这次和外族人私通罪名更甚....摆明了就是要让祈墨研治他啊。”繁如潋皱起了眉,又问,“那我回去...又会怎样?”苏言踌躇了一阵,浅褐色的眸子内露出几分少见的无奈,“那你爹的事情会有转机,你不会死,但是往后的日子...可就绝对没有那么好过了。怎么个难法,我不便说,但我希望你心里有个底,因为那里的生活,对你来说,将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繁如潋听言一声嗤笑,“我明白了。神仙师傅....我要走了。好像还真让你言中了,我注定会走似的。原来有些旧债不是躲就能了结的,不面对又能怎么办呢?”言罢苏言小心翼翼的看了来看繁如潋的脸,没有眼泪,没有悲伤,也没有怒火,此刻的她反而是坦然的。繁如潋回到竹屋中取出冷云虎为她制的竹笛,又带上冷家入门时的玉佩,随着萧暮雪上了车。上车前,繁如潋咬着牙却浅笑着对苏言说,“神仙师傅...如果我还能回来...就好了。如果我当年没有那么落魄,如果我当年没有那么禁不住诱惑,那如今的我一定是轻松的。就算死了...也快活。”苏言一脸的踌躇,其实繁如潋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要说不知道,那就太牵强了,毕竟他也是个天师,这凡间的事情...多少心里都是有数的。


虽然他早就知道,眼前这个丫头将自己的过去有意隐瞒,但自己也不好当面给说破了。所以...繁如潋这一番话里的苦楚,别人听不出来,但他却听得明明白白的。唉...说到底...这样的担子...让她一个小姑娘扛了这么多年,也真是太勉强了。想到这里,苏言欲言又止,他看了繁如潋良久,方道了一句珍重。缓缓目送繁如潋随萧暮雪一行人上了车。而上古丹青的带刀侍卫尾随其后,打算和他们一道而行,一是为了方便监视,二是为了在适当的时候杀掉繁如潋回宫复命。就这样,一行人马浩浩荡荡的下了青山,赶往目的地,良都,万舜边陲的一个小城,在地里位置上与上古丹青接壤,这里亦是约定好的,与繁秋凉相见的地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