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七章 翠华摇摇行复止 西出都门百余里(下)

章节字数:3524  更新时间:13-02-13 2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最后一次免费章节。。。。
明天发剧透!
阿梨日更快死了。。。。。。。。。
-------------------------------------------------------------------------------
一路上的情形,比较尴尬。繁如潋,萧暮雪,赵问君和秦重都坐在同一个车内。萧暮雪比较自在一点,完全没有绑架人质的优越感,不时的还会和繁如潋聊聊天,请小厮送些茶果来,看来他打算实行优待俘虏的战略政策。而一旁的赵问君就没这么友好了,阴沉沉的一脸羡慕嫉妒恨,时不时的就白一眼繁如潋,弄的就跟她这个狐狸精要把他们家公子抢走了是的。坐在角落上的秦重一路上都很安静,一直在埋着头扣手,也不和旁人搭话,只是他的手从未离开过他自己的佩剑超过两寸,生怕一不留神繁如潋就跑了。繁如潋撩起窗帘,看了看窗外,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绿野青山,其实繁如潋还打算着私自记一记路什么的,至少跑路的时候还知道怎么回去,可这一看,繁如潋就死心了,方圆几十里的地方都TM是一个模样。萧暮雪慢条斯理的对繁如潋言,“方才小姐问暮雪万舜公主,是为何啊?”


繁如潋浅笑言,“没什么...就是曾有位故人于我许下了要迎娶万舜公主的话。我便好奇了,不过照公子这样说...那人当初估计是骗我的。”萧暮雪温柔一笑,露出一弯雪白的牙,双目满桃花,薄唇落红,衬着他那貌若女子般的面容,还别说,真有那么几分倾国倾城的美态,当初那个谁说萧暮雪的容貌和陆沿歌有一拼,还真是没诳我。看着那边繁如潋看的哈喇子都要流了下来,赵问君有点不高兴了,一把将萧暮雪拉到了自己身边上,又恶狠狠地瞪了繁如潋一眼。


繁如潋此刻的心情很差,而且也估摸着和这位公子这辈子不会见第二面了,就顶了几句,“对对对,就这么搂着,别松手,千万别松手,我告诉你,你一松手我下一秒就把你家公子给吃了!可得好好看紧了,说不定你下一秒一回头,我都吃完开始吐骨头了。”被繁如潋这么一说,赵问君听得脸上有点红,但还当真没敢放开萧暮雪,那边萧暮雪还是一脸的坦然,一副眸子就那么柔柔的看着他,眼光中没有半分的指责或不满。这时突然有侍卫一撩车帘迈了进来,方要开口,却见车内赵问君正将他们二皇子抱在怀中,一看他还快速的弹开,此刻车内繁如潋正一脸幸灾乐祸的憋着笑,赵问君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恶狠狠地冲她吼了一句,“再笑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繁如潋翘着脚小口小口的抿着茶,几缕青丝挡在额前,白皙的眉心一展。


放下茶碗,一把搂过在一旁发呆的萧暮雪,浅浅一笑,“那这你得问问他的意思。”萧暮雪一愣,看了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却也不好意思贸然挣脱,只得苦笑着两方相劝。“问君你是不是对姑娘太严厉了啊....贸然割了她舌头的话我们也不好要赎金吧。”又一声轻咳,脸色带红的对繁如潋说,“小姐...可以松手了吗?”繁如潋一脸的坦然,掸了掸手又继续喝她的茶。这时萧暮雪将传话之人叫了进来,“何事?”那人言,“回禀公子,是繁家的人来信了,说同意明日一早在良城相见。”萧暮雪浅笑,“很好。”又对赵问君言,“我上前指点一下行程,稍后回来。”言罢就出了车。赵问君坐下之后对繁如潋撇嘴说了句,“不知廉耻。”繁如潋也不恼,笑嘻嘻对他言,“美人公子到底是你的什么人啊?对他那么好...”这一问还真把赵文君给问住了,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公子于我...有恩。我算是公子的下属。”


繁如潋皱眉道,“文殊阁的阁主和关羽帮的帮主,从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平级吧...”赵问君咧嘴一笑言,“我是个粗人...怎么能跟公子平起平坐呢?”繁如潋一看,有谱!这小子虽然脾气冲点,但心思不深,属于稍微下点功夫就能把自己家金库的钥匙给人的那种。从他下手套消息...应该比从萧暮雪那里容易一些。繁如潋瞥了一眼角落处扣手的秦重,对赵问君言,“其实...说真的啊...你长得像我之前认识的一个人,有六分...不对有七分相像。”赵问君想了想,这世界上像冷云华的人还挺多,就接,“是吗?那人...是你的亲人还是朋友啊?”繁如潋想了想,又苦笑言,“都不是吧。不过想来今后要是回了上古丹青...估计和这个人也没什么交集了。”赵问君看繁如潋一脸的酸甜苦辣,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就言,“你喜欢他啊....”繁如潋喷了赵问君一脸的茶,“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赵问君擦了擦脸一脸的淡定,言,“是公子说的。他说要是一个人想起一个人来,是你方才的那副表情,这就是喜欢。”











繁如潋扑哧一笑,“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你也喜欢你们家公子喽。”赵问君被繁如潋问的满脸通红,“才...才...没有!你...你休要胡言!”繁如潋看他那表情有些好笑就对赵问君言,“那你也要记住了,如果你提起一个人的时候,是你方才那副不知所措的反应的话,也叫做喜欢,”赵问君一愣,咬唇言,“我没读过书,不知道喜欢究竟是个什么意思。”繁如潋抬起头看到赵问君的那张脸,那张酷似冷云华的脸,就浅笑着脱口而出,“喜欢啊...就是一种感觉,你觉得...这世间啊...就没有什么比他更美好的东西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能感到自己内心的喜悦。这份让你如履薄冰的喜悦。你不知道这份喜悦能坚持多久,所以....和喜悦相比...或许惶恐还更多一些。你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会发自内心的说,这个人...为什么不属于我呢。这个人为什么不在我身边呢。”


赵问君哈哈大笑,繁如潋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冷云华脸上不会有的豪放张扬之态。赵问君的眼睛里晶晶亮亮的,像个孩子似的,从里到外都是干净的,繁如潋又笑言,“所以啊...如果有机会和他袒露自己的心意,记得要说啊,可千万不要错过了。因为...一错过...就不能回头了。”赵问君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但这时,萧暮雪却回来了,他看着赵问君和繁如潋的反常什么也没说,只是缓缓坐在了两人之间,浅笑着闭目养神。













很快,到了良都,当夜,晚饭后。繁如潋被两个丫头带到了一间厢房内。两个丫头将门一锁,站在门口。繁如潋坐在桌前胡乱饮了两口茶,开始琢磨起了萧暮雪此行的真正意图。要说他单单为了钱,繁如潋并不相信,他萧暮雪大小也算是一国皇子,说他没钱,谁也不信。不为了钱,那就是为了利了。突然楼梯口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叮叮当当,像是铁器一类的。繁如潋趴在窗户纸上往外看,果然有一行人,正抬着几个大箱子在楼梯上,上上下下的。“咣当!”一声,一人没抬稳,箱子落了地,箱内的东西掉了出来,看模样像是一堆兵器,这时管事儿的人破口大骂,“你没长眼睛啊!还不快捡起来!说你呢!长点记性行不行!摔坏了把你卖了也赔不起!”兵器?萧暮雪要一堆兵器做什么?好奇怪。繁如潋自然不是坐以待毙的主儿,喊了声尿急就往外跑,两个丫头给她开了门,一个守在门口,一个随她一起去。


一路上很安静,没有什么人的声音。繁如潋看了看身后那婢女,恩...跟的很紧,她两只眼珠子转来转去,正想着怎么脱身,只见不远处的楼梯附近站着两个人。一身素衣的是萧暮雪一身墨绿长袍的是赵问君。二人边说话边交换着什么东西,二人声音很小,站在这里听不清。繁如潋走到二人身前,赵问君身后拍了拍赵问君的肩膀,吓得赵问君一哆嗦,一看是繁如潋也就没多有多说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笑,他和萧暮雪都没有再提方才的事情。站到二人身前的时候,繁如潋似乎闻到了一种刺鼻的气味,这种气味不陌生,却一时想不起来。为了不让二人起疑心,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往前走。等繁如潋回来之时,二人已各自回屋了。而那种奇怪的气味也随之消失了。繁如潋回房之后,睡也睡不安稳,就请那侍女将秦重请了来,二人料秦重什么也不知道,更不会怎样,就将秦重带了来,还温了两壶酒,送进了屋中。二人边喝边聊,开始秦重的警惕性还很强,两杯酒一下肚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竟咧着嘴跟繁如潋傻乐了。


这一乐倒好,他还连带着说出了许多繁如潋尚未确定的事实来。秦重打了个酒嗝,对繁如潋说,“如小姐....其实...我不想骗你啊!但我没辙...对了...你..你你...知道我是皇上的人吧...我还跟你说一秘密...我没跟别人说过...其实我还是陆延卿的人,我是陆家的大管家...陆老爷子手下最得力的人,我就是陆家安插在砚宫里的人....嘿嘿嘿...这个小姐你不知道吧...”繁如潋一听,确实是不知道,但也没多意外,只听秦重又言,“你你你...知道为什么陆老爷子派我去灵川吗?你也不知道吧...哈哈哈...其实我还有个哥哥...你应该知道...他比我出息多了,他叫秦逸。哈哈哈....我叫秦重他叫秦逸...只可惜...他死了...”繁如潋听言皱了皱眉,但这尚且还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秦重又言,“所以如小姐啊...你就死了心吧...皇上这回啊...可是真的要治繁秋凉于死地啦...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哈哈哈..我亲耳听到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