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假期福利小段子。。。。(桃花篇)

章节字数:4223  更新时间:13-07-06 1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啊。这次是为了庆贺同学们的假期来临而写的小段子。。
好吧。
上面的这个解释是官方解释。真正的原因是因为阿梨又卡文了。=  =
不过这个桃花篇吧。。怎么说呢。。和以前写过的几个小段子都不太一样。
视角很独特啊。。前一阵子一直说要写。一直卡。。。昨天才认真的写出来。
有一点点微微的剧透。要知道阿梨真的是百般克制才没有严重的剧透出来。
呼呼。大家慢慢看。段子福利什么的以后还会有的。
--------------------------------------------------------------------------------
我是繁府内的一颗桃花树。其实在繁府建造之前,我就已经在这里扎了数十年的根。我能够清楚的分辨出我脚下的每一块土壤,和空气中淡淡的桃花香。后来,繁府的风水先生看上了我身边的这块土地,打算把它建成一座府邸。老实说,我对那个风水先生没什么好感,因为他曾经多次提议要把我给砍了,虽然...你知道,最后阴错阳差的,还是将我留下了,听人说是府上的夫人求的情。我只见过夫人寥寥几面,那是一个相貌秀美的女人,对于红色的喜爱已经到了近乎偏执的地步,以至于每一次我看到她从树下匆匆经过时,她身上穿的都是一袭红衣,红得刺眼,对此我亦是很不喜,因为你懂得的,身为一颗粉红色桃花树实在是不能忍受身边出现比我还娇艳的颜色,那怕那只是一件衣服。可时至今日最让我对夫人记忆犹新的却不是那身衣服,而是她的眼神。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平淡眼神,仿佛一丁点的光亮都不曾入过她的眼中,她有意识的将自己隔绝在了黑暗里,不悲不喜,不嗔不怒....仿佛像是光天白日下面的行走着的一个盲人似的....一切的鸟语花香都让她视而不见了。很久之后,我听说,夫人死了。


和祈墨先帝前后脚,我还恍惚记得,那天,国丧时,街道上铺天盖地的白绢和纸钱,那些白色的纸钱将我落得满地桃衣都盖满了。那天,夫人的棺材走的是瑞都城的侧西门,先帝的棺材走的是瑞都城的正东门。在之后的一个月里面,漫天的乌云黑压压的遮住了太阳,那空气中弥漫着的,压抑而阴沉的气氛,简直逼的人喘不过气来。一个月之后的一天,老天爷破天荒的开了恩,阵阵春风将挡在太阳眼前的云吹散了,温暖的太阳终于再一次的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当中。春来春去桃花开,春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了。有时候一阵温柔的春风袭来,树枝上的桃花瓣就随着那温柔的春风掉了下来,寂静而无声.....某年某月某一天,我清楚的记得,桃花树下站着一个颇为陌生的面孔。那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年龄嘛....大约还在个位数的样子...穿着一身薄荷色的衣裳,头上还用同色的发带绑着两个丸子头。哦,我是不是忘了说了,这个人是繁府的二小姐,繁如潋。从那天起,我便常常看见她站在树下,望着院内的青瓦白墙,往院外看。我虽然不喜欢她,但是身为一棵树,我也不能拔腿就走,所以...不得已的,我也奈何不了她。后来...慢慢的,似乎她也没那么让我讨厌了。


她并不是我曾经以为的那么一个小孩,她并没有攀着树干爬到桃树上一把一把的揪着桃花蕊,也没有在树下嬉笑打闹,更多的时候她只是站在树下安静的看一会儿,每天只是一会儿,看完就走,别提多准时了。虽然后来我知道,那会儿的她安静是因为话还说不利索吧,忘了从那一天起,她有时候也会坐在树下,对着树说上几句心里话。大多是些女孩子家的心事,有趣也无趣。有一天,她很兴奋的跑到了我眼前,告诉我,她明天要进砚宫附近的桃林内去赏桃花。日子过得太久了啊....我想我已经记不清我当时的表情了,不过应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时至今日,我细细想来,才发现,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从这一刻开始的。所有的喜怒哀乐啊.....从这一刻起,似乎就已经注定了吧。我想我还记得那个白衣少年第一次走进繁府时站在树下微笑着审视我的样子。那个少年有着那犹如黑夜一般漆黑的眼眸,嘴角上总是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手上拿着一支折扇,不时的拿扇柄轻叩手心。听说这个少年是冷家的二公子冷云华。时间过得飞快,一晃数年,繁如潋很久都不曾回过繁府,听侍女说,她赴了灵川战场,这是一场死伤惨重的胜仗。












之后不久,某一天里面,很突然的,在满街的锣鼓轰鸣声中,繁如潋回到了繁府,在她经过树下的这一刻,我却突然发现她和她的母亲变得愈发的相似了。那同样因悲伤而麻木的神态,同样在平静下奋力隐藏着伤心欲绝的表情,我错愕又惶恐的看着树下的那个的女孩,错愕的让我有些不敢相信。那场景...就好像...像是夫人,她又回来了。那天之后,小姐再也不曾出过门。一连几个月的时间,她就那般将自己闷在了府中,闷在了自己院落与一池湖水之间。她也会说话,该吃饭的时候就吃饭,该睡觉的时候就睡觉。平静的有些让人害怕。有时候大老远的,我看着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凉亭内,一发呆就是好几个时辰,我看着她那平静而顺从的眼眸,我不知道是不是旁人也如我一般能看得懂,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烙印在了她的生命中,再也挥之不去。她在折磨自己,有意识的折磨着自己,在为了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而惩罚自己,她在煎熬着,痛苦着,在心里面失声痛哭。在为了那些再也回不来的人或事而后悔着。其实我多想告诉她,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每一个人啊...生下来都是一尘不染的样子,是岁月,是煎熬让人们的脸上逐渐有了沧桑的痕迹。


每一个都是这样。有些事情...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忏悔是最没有用的东西,它只是人们心中过剩的同情心和软弱的产物而已。只可惜这两样泛滥的东西却帮不了你,他们最擅长的啊...就是折磨你,让你唾弃你自己。不久之后的某一天,我看到她回了府,脸上挂着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她一言不发的坐在了桃树下面,靠着树干,仿佛是在为这寒冬腊月而取暖一般,半晌过后,她告诉我,她失恋了。我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我笨拙的这样想,或许我应该像一个人类那样抱抱她。可我却只是一棵桃树。当晚,她出了府。走着出去却被人抬着进来。我听四周窃窃私语的丫鬟说,她们小姐这是生了场怪病,命悬一线。城内的名医都请遍了,却还是束手无策,按照这个情形下去,恐怕活不过三天。当日,两个人被请进了府。其中一人身穿一袭白衣,脸上挂着一副冷淡而薄情的浅笑,正如同他那一副漆黑的眼眸。他是冷云华,天生长了一张纯然的好容貌,却奈何生了一副铁石心肠。说到底,他并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之人,你问我为何?我只能告诉你,只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长到啊....我甚至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第二个叫陆沿扬是陆延卿的独子,纨绔又张扬,其实我也好奇他这样的一个人究竟是怎么跟冷云华混到一起去的。但无论如何....那天他二人来过之后,繁如潋竟然奇迹般的一天天好了起来。后来有一天,她再次站在了我的眼前,她变了。变得不再犹豫了。我看着她的眼神,我试图从她那眼神中看出来,那份坚韧和果决到底是从何处而来的。那天的她穿了一件深色的披风,她浅笑着和我说了声再见。那时我才明白,她这次是来跟我告别的。之后,果不其然的,她走了。一走就是几个月的时间,她错过了桃花开得最好的季节,花开之前离开,花落之后回来。她的这一次回府,同时也带给了繁府许多劫难。在那几个月里面,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是轻松的,空气中弥漫着难言的凝重,这一种凝重啊,只有身在其中才明白,都不用说...每一个字都变成了多余的。某一天,毫无征兆的,她又来了。她摸着树干轻笑着告诉我,或许这一别就再也不会再见了。然后呢....呵...还真被她给言中了。自从那一天之后,我便再也不曾经见过她一面。













之后的繁府,在她走之后,经历了最为惨痛的一次劫难,是火,熊熊大火,将整间府邸点燃了,这些火光在黑夜之中摇曳出了别样的风情,像是一朵一朵盛开的鲜花一样,焦灼了空气中那令人发指的安静。我不知道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可从那一夜起,我便再也不曾在这繁府里面见到任何的一个人,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呢?自从那一天起,繁府内便陷入了艮长的寂静。我孤零零的坐落在繁府里面,看着眼前的断井颓垣,看着那曾经生机勃勃草木峥嵘的一切,陪伴我的就只有那每年春天时的桃花盛开,临近秋天时的桃花衰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要问我过了多久,我只能告诉你,时间久到就连繁府内的窗棂上都被蜘蛛网所覆盖。然后,又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里面,毫无征兆的,繁府久闭多年的大门再一次的被人打开。她身穿一袭大红色的骑装站在我的院门前,阳光穿堂而过,温暖了她的脸,这个时候我清楚的知道,是她回来了。我绝对不会认错,就是她回来了。我看着她平静的看着周遭的一切,一切曾经美好过却化成了眼前残景的一切,这个时候她的眼内已经找不出任何悲伤的神态了。我看着她从不远处向我慢慢走来。


秋风里面,她红色衣角被风吹开,她站在树下,安静的看着我,半晌她笑了,我想她一定是在说,这个繁府里面,现如今就只剩我们还没有离开。她是不想离开,我是不能离开。但不论如何,我想我们同样都是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算是扎根在了这里,我的根在泥土里面,而你的心也留在了这片泥土里面。你浅笑着摸了摸树干,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任凭那秋风将泪水吹干。你转过身去,收起了一切的情绪,或悲,或喜,从这一刻起,都与你再无关系。你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那样沉重一眼,看的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桃树也会有心痛。是啊...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回去了。你已经彻头彻尾的变成了当年的夫人,你们的悲伤和无望在你们的脸上表现出了如出一辙的表情。你的悲伤已经无药可医,深入到了骨血里。你像个盲人似的,拒绝了所有了光明,你只愿活在黑暗里,只是...盲人是没有选择的,可你却有,可你却依然这样选择。你那空洞而无望的眼神告诉了我,你的所有爱和恨都已经离你而去。或许你不会再爱了,也不会再恨了,又或许,是你爱的太深,恨的也太深。


我想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是一个轮回,当初的夫人的身影和现在的你已经重合在了一起,虽然你们的悲伤有千百种,可走向的结局却是如此相仿的。现在的我...偶尔也还会想起,想起当初桃树下那个身穿薄荷色衣裳的小姑娘,红扑扑的脸颊,黑的发亮的眼睛,让人一看就看到了底。呵....我不知道我能活多久,虽然我认为我在人世间看过的风景已经足够了。或许我没有爱过一个人,也没有恨过一个人,但我想我已经看够了....桃花依旧还在每年春风来时盛开,在秋风起前衰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或许在多年之后,同样的故事还会再一次的上演。天地是不会停歇的,又会有多少纯净的脸被岁月所染,然后千篇一律的....将前人犯下的错误,再犯一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