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天气太热小段子。。。。(消暑篇)

章节字数:4651  更新时间:13-08-11 1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段段出来了。。。挺好的。
依然还是所有人都在版。这个应该会比桃花篇温馨多了。。
最近天气热。。阿梨理解你们的不活跃。。。。所以特意奉上消暑小段段一章。
同时。咳咳。。。阿梨再次感谢大家长久以来的鼎力支持了!鞠躬。。
并且。。对紧接着正文情节将要发生的急转直下感到深深的抱歉。。。=  =
还是先攒点人品的好。万一你们看到一半。
突然发现阿梨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还有点人品可以挡住大家的炮轰。
然后。。最后一战迫在眉睫了。大家敬请关注。。
大家多多推荐啊。。。。最近推荐好少。。。。
下面请欣赏小段子。。。消暑。。。
-------------------------------------------------------------------------------

最近的瑞都城内是三伏天。一连半个多月没下雨了。街上热的都没人了,一打听才知道,人全跟家里,戏园子里,茶楼里面猫着呢。这天,繁府的二小姐繁如潋躲在自己院子内的凉亭里纳凉。打远就看见婀娜多姿的姚碧云撑着一把纸伞从长廊的那一头扭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封信,繁如潋一看方知,原来是陆家大公子陆沿扬今日邀请她去陆家的宅子内消暑小住。姚碧云问繁如潋,“小姐去吗?”繁如潋摇摇头,“懒得动。怎么...你想去啊?”姚碧云一听,眼珠子转了转,笑了。“最近天儿热,云华少爷也不来繁府内走动了,算起来我也有好些日子没见着小汤阳了...怎么着小姐,有必要让我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吗?”繁如潋一声轻笑,“那也容易啊...我允许你自己去不就得了。”见繁如潋一答应,姚碧云美滋滋的笑了笑,撒丫子就跑出了凉亭赶着给人回话去了。繁如潋撑着下巴窝在凉亭内,小风一吹,渐渐也生了几分困意,正美滋滋的要和周公约会的时候,姚碧云又丧眉搭眼的回来了。繁如潋问,“又怎么了?”姚碧云绞着手绢言,“你不去不行,汤阳说了,小姐和清年公子不去的话,云华公子就不去,云华公子不去的话,汤阳也不会自己去。


所以为了让我见到汤阳,小姐您不仅自己得去,还得受累往清年公子那儿跑一趟。”繁如潋嘴角抽了抽,百般不情愿的起了身,半晌过后。姚碧云撑着伞,和繁如潋站在了冷宅的门前。姚碧云叩了叩门,小厮来开了门。主仆二人顺着羊肠小道而过,两边的竹林内,竹叶擦风而动,沁满了凉意,走道的沿途放着数十个乌漆水缸,水缸内三两条肥美的鲤鱼正悠悠闲闲的摆着尾,游来游去。走道的尽头是一间院落,院墙外盘着大朵大朵的粉白色的蔷薇,花瓣上仍染着清晨的露水,娇嫩欲滴。走进院内,院中树下摆着一张躺椅,躺椅上没人,一旁却放着一碗茶。姚碧云去找人,繁如潋便在院内四处走走。躺椅上放着一本未看完的书,书签是一片竹叶,繁如潋翻开书,随意翻了几页,这是一本诗集,写的颇有几分意思。看的繁如潋轻笑出来,突然只觉眼前一黑,一只微凉的手蒙住了她的双眼。繁如潋下意识的握住了那人的手背,凉丝丝的,一握上就放不下来。繁如潋以为这一定是哪个丫头在和她开玩笑呢,便笑问,“谁啊?”那人没有回话,繁如潋想了想言,“姚碧云?”那人还是没有回话,繁如潋只得再猜,“林鸳。一定是你。”只听背后之人一声轻笑,漆黑的眉眼内有若滴墨一般,他带笑的薄唇微微凑近她的耳垂轻声言,“再猜...”


繁如潋陡然一哆嗦,这还是个男人了...繁如潋皱了皱眉,又问,“陆沿扬?”身后之人言,“错了。”言罢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繁如潋耳后一红,已经知道了身后之人是谁,可她却突然起了玩心,沉吟半晌,笑嘻嘻的问,“恩...冷清年...?”却见身后之人陡然收回了手,抱着双臂靠在树前,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安静的看着她不出言。繁如潋转过身来,只见冷云华身穿一袭白衣靠在树前,双眸漆黑的看着她言,“如小姐自便。”言罢转身走进了屋内。繁如潋问,“你在生气吗?”那人身子一僵,侧过脸言,“没有...”繁如潋笑笑,跟着他进了屋。繁如潋坐了半晌问冷云华,“怎么也没人倒茶?”冷云华从书页上抬起头言,“既然姚碧云来了,那又怎会有人倒水?如小姐自己来吧。”繁如潋一想也是,姚碧云现在不定跟汤阳俩人猫在哪儿说悄悄话呢。冷云华问,“如小姐有事?”繁如潋言,“恩。陆沿扬说要请我们去陆宅内消暑你去不去?”冷云华懒洋洋的言,“冷清年不去我就不去。”繁如潋问,“冷清年在哪儿?”冷云华言,“后院。”繁如潋哭笑不得的言,“我不认识后院。”只听冷云华一声轻叹,“我带你去。”言罢二人走出了屋,顺着羊肠小道往东行。












越走视线也就越开阔。渐渐的,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流水声,走近一看,原来冷家竟然在家宅内凿开了一个泉眼,泉眼的下游建了一间凉亭,众人就坐在亭内曲水流觞。(咳咳。。科普一下。曲水流觞,是中国古代流传的一种游戏。夏历的三月人们举行祓禊仪式之后,大家坐在河渠两旁,在上流放置酒杯,酒杯顺流而下,停在谁的面前,谁就取杯饮酒。)繁如潋定睛一看,呦呵亭子内外还都是熟人。姚碧云和汤阳猫在一旁的阴影里面,浓情蜜意的,你一口我一口的喂着对方吃点心。身穿一袭鸦青色衣袍的林鸳和秦逸正踩在两旁的树枝上真刀真枪的比剑。泉水的下游,灵芳郡主自顾自的脱了鞋袜在泉水中泡脚,一旁素衣白发的晏子都甚至在面前摆了个祭台,身穿一袭道服,跪在地上神情肃穆的求起了雨。身穿一袭水蓝色长裙的汪泠月安安静静的坐在凉亭内扶着琴,眼角一直瞟着凉亭正中央,那位抱着臂,一脸不耐烦的黑衣少年,此人除了祈墨研还能是谁呢?他的身后甚至还夸张的跟着两个砚宫的宫女给他扇着羽扇。冷清年目若寒潭的坐在凉亭的一角上读着书。那边陆沿扬正乐不思蜀的吃着谭云娟喂过来的,用泉水冰镇过的葡萄。


(据阿梨的猜测,冰镇葡萄应该是发生在灵芳泡脚之前。)看到繁如潋来了,林鸳从树上跳了下来,皱眉言,“真慢啊....”这下人也到齐了。众人便一齐进了凉亭,陆沿扬命人带来了好酒,摆在托盘上,顺水而流。陆沿扬提议,这一次换一个方法玩,不弹琴了,弹琴没意思。改问话,问真话。出题者出一个问题,让指定的人去回答,指定的人会选出一个人作为自己的答案,然后,被选作答案的那个人喝酒。喝酒之人选出下一个出问题的人。(骚瑞。。就是古代版,真心话大冒险。。)看众人不懂情趣的一脸茫然,陆沿扬决定给大家举个例子,他笑嘻嘻的问谭云娟,“在座之人谁最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谭云娟面无表情的将酒杯递给了陆沿扬。陆沿扬笑了笑,一口饮尽。(众人:=  =  切....这也叫真话...)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大约就是这个样子。陆沿扬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靠着凉亭目光扫了扫,对冷云华笑言,“小爷卖你个面子如何,第一个问题你来问。”冷云华微微一笑,漆黑的眸中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问一旁还在发呆的冷清年,“请问...这天下是谁的天下?”此问一出,只听一旁黑衣少年摇着头一声冷笑,已然自己主动拿起了酒杯,言下之意,舍我其谁...?


这天下除了是我祈家的还能是谁家的。这边祈墨研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只听一旁咕咚一声,众人回头,赫然发现,冷清年在一旁木着脸悄不吭声,自己斟酒自己喝了。祈墨研的笑在唇边一僵,冷冷的扫了冷清年一眼,冷清年也毫不示弱,带着一脸我又没错的神情,眼看这二人就要剑拔弩张,冷云华在一旁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倒是一旁的林鸳有些看不过去了,忙出来转移话题,“第二题我问吧。”接着转过头挑眉笑问繁如潋,“初吻是什么时候?”一霎,繁如潋只觉四面八方的目光全冲着自己而来,她尴尬一笑,支支吾吾言,“这个问题能...过吗?”林鸳也实在,点点头,“自饮三杯就过。”繁如潋点点头,苦着脸饮了三杯酒。林鸳冲晏子都言,“你问吧。”晏子都清朗一笑,月白色的瞳仁内微微一动,问灵芳,“谁是子都最喜欢的人....”灵芳泡着脚一脸认真的皱着眉头思考了半晌,最终看了一圈,颤颤悠悠的将酒杯递给了秦逸。只听陆沿扬噗的一声酒喷了一地,林鸳傻了,冷清年还在自顾自的发呆,至于祈墨研大概还不知道子都是谁,众人皆看着秦逸,只见秦逸一脸淡然的接过了酒杯,一口饮尽。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然后一整天里晏子都都在扶着额头捶胸顿足中度过。












下一个问题是姚碧云问,她问陆沿扬,“你最不能接受的女性缺点是什么?”陆沿扬想了想皱着眉对繁如潋言,“虽然不能接受的很多,但最不能接受的估计就是平胸了。所以...如小姐喝吧。”再一次,众人的目光刷刷刷,全都聚集在了繁如潋的身上,繁如潋气的直哆嗦,边饮酒边说,“这哪里是问问题,根本就是人身攻击啊。”陆沿扬一脸木然的掏了掏耳朵,“可这也是真话啊....”陆沿扬对祈墨研言,“你问吧。”黑衣少年挑挑眉,冷笑着对冷清年说,“说出三点朕的长处。”晏子都一个没憋住,扑哧一声,笑开了。祈墨研皱眉问晏子都,“怎么,你觉得很可笑吗?”晏子都摇摇头,走到冷清年身前,一把搭上他的肩膀不知死活的问,“需不需要我帮忙啊...”冷清年木着脸一把甩开晏子都的手,目若寒潭的看着祈墨研言,“不知道。”祈墨研一挑眉,“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冷清年淡定的饮着茶言,“实话实说。真不知道。”汪泠月在一旁看着祈墨研一副要发脾气的样子忙出来一脸正经的言,“我知道。”繁如潋笑言,“那郡主说。”汪泠月软软一笑,伸出三根手指头,一根一根的掰着说,“皇上的头发长...眼睛长...鞋垫也长....”


此言一出,啪嗒一声,祈墨研手中的酒杯碎了,一旁林鸳哈哈大笑,拍着桌子连连称好,一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祈墨研的脚上。祈墨研脸色一变,皱眉言,“看什么看,再看满门抄斩!”汪泠月又指指繁如潋让她接着问,繁如潋问姚碧云,“什么时候喜欢上汤阳的?”姚碧云磕着瓜子想了想言,“不知道...说实话啊...小姐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是从来都只看脸的,只要脸好看就行了,所以从一开始我也没看上他,可后来吧他对我表白了...然后我又不好意思拒绝...就只能.....”繁如潋一看势头不对立刻喊停,“行了行了我大概明白了...”又转头对汪泠月言,“下一题你问吧。”汪泠月点点头,一脸认真的问祈墨研,“皇上能接受兄妹恋吗?”此言一出,全场鸦雀无声,只听祈墨研揉了揉肩膀木着脸言,“为什么不能啊...怎么了?”汪泠月红着脸摇摇头,“就是问问,没事儿。”两个时辰过后,情形似乎变得有些分裂了。林鸳和秦逸不知为何再一次的打了起来,房上树上的飞来飞去,拉都拉不开。汤阳一脸沉默的照顾着喝醉酒的姚碧云,灵芳爬在祭台上,看着晏子都装神弄鬼的求雨,汪泠月早早的便随祈墨研回了砚宫去。


冷清年还在一旁自顾自的发呆,那边陆沿扬已然兴高采烈的和谭云娟玩起了脱衣象棋,(阿梨自创中国版的脱衣扑克。。)虽然到头来脱的都是他自己。酒桌前还剩冷云华和繁如潋二人大眼瞪小眼,只见冷云华微微一笑,漆黑的眼眸内有若墨滴一般在阳光下绕成了缕缕青花,问繁如潋,“今天最后的一题....请问如小姐。方才...是不是说了谎....猜不到是我...是假话....对吧.....”繁如潋微微一愣,似乎也没料到他居然还在执着于这个问题,可看他一脸十分认真的样子,她也不想骗他,微微侧过脸言,“明知道是这样你还问....”只听冷云华一声轻笑,一脸温柔的看着她言,“有些事情...果然还是要亲耳听过才会放心啊...”繁如潋点点头,轻声言,“恩...”当夜,也不知道是不是晏子都那厮歪打正着,天空中下起了雨,雨丝温温润润的沁入了泥土里,在空气中散发着雨后泥土特有的气息,是啊...夏天还在继续....而这一个夏天,似乎走的特别漫长,仿佛没有了尽头,没有了时间的捆绑,一切的一切都停留在最温柔的一面上,没有战火,没有纷争,一切的一切就像现在这一刻一样,美的刚刚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