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初涉江湖

章节字数:3043  更新时间:14-02-18 11: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吴辰骁在答应一定尽快查出事情的真伪后,送走了喧闹的人群,人们骂骂咧咧的离开了。院子里就只剩下角一行人和吴辰骁、兰生春,还有羊管家。吴辰骁让四人自便,然后和兰生春去了书房,关了书房门,吴辰骁认真地看着兰生春说:“那个凌一的武功如何?”兰生春走到书案旁拿起汉白玉的笔洗,坐到椅子上说:“武功不弱,虽然不是我的劲敌,但三百招之内我们是不分高低。况且今日不是生死相搏,否则五百招之内我无法杀死他。”吴辰骁难掩惊讶地问:“无法生擒吗?”兰生春摇摇头,吴辰骁拖过旁边的椅子,坐在兰生春的对面,伸手揉揉眉头,疲惫不堪的倒在椅子上,无力的说:“原以为江湖已经平静,现而今看来,一切不过是我的臆测。江湖好不容易平静了几年,现在又要陷入混乱,我终于下定决心退出江湖,现在出现这样的事,不要说我不愿意撒手不管,便是我要离开,他们也绝对不会让我走。今日我决定金盆洗手,那个苗人就出现了。是否因着我而来,是不是我的仇家,是否因为我连累了整个中原江湖?那苗人所说是真是假,若为假,那苗人为了什么原因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扰乱我们?若果是真的,那想要挑起中原武林和苗疆矛盾战乱的人又是谁?是异族,还是中原人?若说是异族,现在的异族力量薄弱,而且不是一条心,即使中原武林和苗疆发生冲突,中原武林受到损失,也不是他们能够图谋的?若果是中原的野心勃勃的贼子,图谋武林的仅仅是盟主之位吗?武林一乱,势必会引起朝堂不稳,中原必会动乱不安。而当今天子胸襟开阔、睿智明慧,是难得的圣明君王,民心所向,现在来叛乱,不是寻死吗?江湖乱,朝堂乱,百姓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生活必然遭到破坏,颠沛流离,不知会有多少人死在这场风波里,那人于心何忍?而且今日的那两人武艺超群,听那凌一的称呼,白衣人的下属绝对不止一人。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江湖出现了这样一批高手,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也没有办法遏制他们的发展。江湖会发生今天的事,全是我的责任,可我现在什么办法也没有。”

    见吴辰骁陷入自责,兰生春双手抓着他的肩膀,迫使他与自己对视,然后沉声说:“你没有错,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江湖形式瞬息万变,怎能怪你?今日之事绝非短暂之功、所涉及之人一定不少,主谋城府之深、力量之巨,可见一斑。现在我们一点头绪也没有,也不知道这阴谋是否有中原门派参加,唯有走一步看一步,加派人手暗中调查。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那白衣人即使是在惩罚他的侄子时,别说他的手,便是他的衣袖也没有碰到他的侄子,会叫来凌一,恐怕是怕弄脏了他的手。这样的人,清高自傲,像神一样高高在上地俯视众人。只要你不主动做伤害他和他关心的人,他看都不会看你一眼。这样的人,虽然不是好人,然而也不会是坏人,不用担心他会在你的背后下黑手,他的骄傲不允许。至于他的侄子,初出江湖,对江湖的事并不了解,而且他们与鬼门林祁曜和蒲家陵全杪交好,应该不是大奸大恶之人。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出那个苗人的身份,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想要江湖乱,你是最危险的,谁都知左右二盟主,左盟主是智囊,你身上担子很重,要自己小心保重。”吴辰骁坐起来,已经平静下来了,兰生春见他恢复了,放下心中大石,两人商量之后,迅速安排下去。

    角抱着羽回了客栈,客栈已经没有人了,冷冷清清的,林祁曜和全杪跟在他的身后。角踢开羽的房门,小心翼翼地将羽放在床上,接过全杪递来的布巾轻轻地给羽擦脸和手,给他掖好被角。直到这些做完后,他才走到房间的小桌旁坐下,看着欲言又止的两人笑着开口:“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当日看你们两兄弟举止优雅、气度不凡,就知你们是出自大家,可今日见识令舅能耐,才知我们依然看低了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全杪冷静地问,只是眼中藏不住的热切,林祁曜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他。角听完后哈哈大笑,手揉着肚子,林全二人面面相觑,不知他在笑什么。过了一会儿,角看到两人的脸色变得难看,咳了几声止住笑,冲两人眨眨眼:“我们只是普通人,与你们没有什么差别,原本我们是不会出来的,这次出来是意外。至于你说我们举止优雅、气度不凡,这全赖我们有个好娘亲,她从不约束我们,还请来最好的夫子为我们授课。舅舅让我们既敬又怕,他就像神一样的高不可攀。师祖博古通今文采超人,武功更是已臻化境,却称赞舅舅天分极高,为天下第一人。舅舅十二岁时是病病歪歪的药罐子,大夫判他活不过三月,娘亲找来高手教他习武,三年的时间,舅舅不止痊愈而且成为武林顶尖高手。他武艺出众,俊逸脱俗,琴棋书画、歌舞经世无所不会,奇门盾甲、阵法机关样样精通,只可惜性子太冷,除了娘亲我还没有见过他在乎谁。”角停下倒了一杯水,看着两人急切的眼神,端着杯子继续说:“娘亲是他唯一的弱点,也是他致命的死穴,招惹了娘亲的人会后悔来到这世上。当然了,以后会不会还有他的弱点我不知道,你们千万不要招惹他。我们的死活,他根本不在乎的,要不是怕娘亲伤心,今日他绝不会屈尊要来解药。至于娘亲以后你们见到就知道了,我只能说这世上让舅舅和师祖都折服的就只有她了。”角说完喝水,林祁曜吞口水,轻拍胸膛,全杪也是面露怕色,角见了心情大好。“你们给我讲一讲江湖的形式。”

    据林祁曜讲江湖分为两帮三门四派和一陵。两帮为擎驭帮和婧黥帮。擎驭帮下分乾坤阴阳中五楼,乾楼收集情报和贩卖情报,坤训练各楼的后继者,阴主要为帮中暗杀和收钱杀人,阳经商和经营镖局,中负责保卫全帮、安排护卫保护各楼安全和统筹全局。帮众有数十万之多,帮主是男是女,没有人知道,知道的已经没有办法说出来。婧黥帮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帮主是个年方十八的姑娘,全帮不到三十人。以做药为生,只要有钱,除了毒药,他们什么都做。帮中众人武功平平,个个是用药高手,却极少用毒,江湖中人是避之唯恐不及。三门为唐门、鬼门、衍门,唐门的毒,鬼门的刀,衍门的拳是江湖三绝。四派为月碧、天元、绝牧、巫郅,月碧、天元、巫郅是使剑门派,各有千秋;绝牧的奇门盾甲阵法机关为天下称道,可惜现在只有些不争气的后人,已大不如前。一陵便是蒲家陵,住的主要是姓全的,据说全姓当初是蒲家家奴,后蒲家败落,全姓反而昌盛,为感念主人恩德,便一直还作蒲家陵。蒲家陵全家一双铁掌曾难寻敌手。除了这些和一些不出世的一族一庄外,就只剩下一些小门小派,翻不出大浪来。一族是隐族,隐族人拥有绝顶聪明的头脑和常人难及的敏锐眼光,财富超过国库;有两姓忠心耿耿的家奴,那些家奴擅长各种隐匿技巧和刺杀技艺。一庄是乐庄,乐庄创立不过五十年,乐庄人大多为百年难遇的奇才、鬼才,加起来足以踏平整个大陆,而且那些从江湖消失的圣人和恶人大多都去了乐庄。乐庄人时正时邪,亦正亦邪,而且极其护短。好在乐庄又称墓庄,进即是“死”,终身不得踏出山庄一步。山庄与外界没有交往,所知道的都是通过进入乐庄的那些圣人和恶人做出的推测。除了这些和一些不出世的一族一庄外,就只剩下一些小门小派,翻不出大浪来。一族是隐族,隐族人拥有绝顶聪明的头脑和常人难及的敏锐眼光,财富超过国库;又有两姓忠心耿耿的家奴,那些家奴擅长各种隐匿技巧和刺杀技艺。一庄是乐庄,乐庄创立不过五十年,却在江湖广为流传,为江湖中人所知,却少有江湖中人愿意进入。乐庄人大多为百年难遇的奇才、鬼才,加起来足以踏平整个大陆,而且那些从江湖消失的圣人和恶人大多都去了乐庄。乐庄人时正时邪,亦正亦邪,而且极其护短,心狠手辣。好在乐庄又称墓庄,进即是“死”,终身不得踏出山庄一步。山庄与外界没有交往,所知道的都是通过进入乐庄的那些圣人和恶人做出的推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