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迷魂森林

章节字数:4261  更新时间:14-04-01 13: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苗老,您来了,那我们是不是快点走,主子一定在等着您呢。”黑发老头刚到山下就呼啦围上来一群人,一个青衣中年男人走出来说,看起来是这群人的领头人,黑发老头点点头,自己先走了出去。青衣人努努嘴,众人一下冲了上去。众人兴高采烈的往山外走,黑发老头转回头,九峰依然峻险雄奇,树木葱茏,花香依旧,鸟儿欢快的叫着。黑发老头扭过头,不再看身后,九峰的峻崎,九峰的方广,九峰的山间茅屋和茅屋里的人,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他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同的路,走得愈远,他们之间就愈发没有机会,而他,离这条路的尽头就越近。

    “我要出去。”紫衣男子告诉羽,羽坐起身穿上衣服,右手把长发从衣服里拉出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紫衣男子已经走到屋外,羽又说:“我感觉身子轻了很多,应该是好多了,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会记得泡药浴,记得喝药。”话音未落,紫衣男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乱石堆,羽无声叹息,走出房门。林祁曜三人正在忙碌,角和全杪换了方向,正搬着石头,而林祁曜改举为托,脸涨得通红。见羽来了,角笑的迷上了眼睛,全杪点了下头,林祁曜憋着气,细声说:“羽,我听到那个怪人说他要出去,是不是真的?”羽勉起衣袖,抱起一块石头,笑着说:“是啊,你可以偷懒了,不过他回来你就会倒霉。”林祁曜碰的扔了手中的石头,看了看脏兮兮的衣服,脸都绿了:“你是被他吓傻了吧?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不跑,难道还留在这儿被他折磨?”羽抱着石头摇摇头,辩解说:“我们确实吃了一些苦头,可是他是为了我们好,他只是不说而已。”“算我说错了,行了吧?只是我现在不能呆在这儿,他的恩情我以后会还的。”边说边往外走,走到院子口,发现其他三人没有跟上来,他回过头看着忙碌的三人,不解的说:“我说,你们不走吗?难得的好机会,以后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有。”全杪放下怀中的大石,无奈的看着林祁曜:“你能想到的他会想不到?他敢就这么放任我们,你真的以为我们在没有他的同意的情况下,能够安然离开这里?”林祁曜看看羽,再看看角,脚像被钉在地上,移不动步子。“是啊,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即使以前没有见识过他的手段,这些日子也够我认识他的,他那样的人,岂是我这种小辈能够算计的?”林祁曜语气黯然,不等全杪安慰他,他突然啊的叫了起来,然后说,“我记起来了,我们到这儿有十来天了,除了我们五个人,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按理说,房屋附近树林密布,应该有许多动物居住玩耍。但我只听到过崖底传来的激流撞击崖壁大石的汹涌波涛声,别说动物的踪迹,就连叫声都没有听到,鸟叫也没有。以前没有注意,现在经你们一提,才发现这实在太不寻常了。难道这儿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角听到秘密两个字时,脸色变得很复杂,抱着石头的手僵硬,石头掉到地上,羽慌张的抛开手中的石头,把角拖到身边,那块石头擦着他的脚尖落下,他冲着羽茫然的笑。“角,怎么了,你别吓我。”羽拍拍他的脸担心的说,角回过神,看到羽一脸担忧,全杪和林祁曜也担心的看着他,他忙笑着说:“不要担心,我没事。我只是想到一件事而已。”“什么事能让你变得如此心不在焉的?”羽担忧的问,角深吸一口气,放松僵硬的脸,才缓缓开口:“和这儿的古怪有关。”

    “前天天刚刚暗下来,我正要去沐浴,关窗户的时候,听得一声细细的扑哧,我一时好奇向外看,原来是一只小鸟落在院子旁的乱石堆的一块石头上休憩。那小鸟舒服的歪着小脑袋,不停用嘴梳理羽毛,不时啾啾的叫。我看的高兴,打算出去把它捉了来,送羽玩。我还没有离开窗户,听到一阵弱弱的扑腾声,我以为小鸟是受了伤,就快步回到窗前。可是,看到的那幕景象让我全身发冷:

    “有一根开着花藤蔓缠住了小鸟的双脚,小鸟在使劲扑腾,弱弱的叫,我打算帮它。我还跨在窗户上,就没有勇气跳下去,一根藤蔓从面对我的石头的这边爬上去,又有两根藤蔓从西边爬上去,一根从小鸟的胸往上爬,两根从头往下缠。小鸟的扑腾越来越弱,不一会儿,藤蔓包裹了小鸟全身。不到一盏茶的时辰,那些藤蔓全部慢慢地缩了回去,石头上只留下小鸟干瘪的尸身,从崖底吹来一阵带着寒意的风,小鸟的尸身随着风不知飘到哪儿去了。”角脸色惨白,其他三人脸色也是难看。

    林祁曜僵着脸,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乱石堆。“那天我睡的迟,却没有听到。而且,我们都是学武之人,不应该听不到的。”话音刚落,四人脸色瞬间失去血色,越发觉得诡异。“他不告诉我们有这种东西,不怕我们乱闯,命丧乱石堆吗?”林祁曜身体微微发抖,正面对敌,就算命丧他手也了无遗憾,但要死在这种诡异的藤蔓之下,会让他觉得可怕。“他从未让我们出去院子,这院子里的乱石堆的藤蔓不攻击我们,应该是有什么让它们不能动手。他救我们,也许是他和我们四人中的某人有些渊源。否则,以他的性情,就算再多的人死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而他不告诉我们,或许是他本不打算我们四人全救,却又不得不全带走,如果我们自己走出去,就算死了也怨不着他。”全杪说一点林祁曜的脸色就难看一点,羽看着藤蔓笑着说:“我看我们还是安安分分的呆在这儿吧,什么时候他觉得我们可以走了,即使我们想留下,他也会把我们扔出去的。”林祁曜哭丧着脸继续回去搬石头。

    四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刚才,一个黑点从空中划过,院子外乱石堆和路旁的藤蔓悄悄缩回它们的脑袋。

    众人跟在黑发老头身后,不停地在树林中穿梭,呼呼呼,风摇的树枝唰唰响。黑发老头突然停下脚步,众人生生停住脚步,有两人摔了出去,马上弹起,跑回人群。众人围成一圈,赶紧祭出武器小心查看,除了呼呼风声和落叶,什么也没有。青衣中年人走到黑发老头身边,行了一礼,“苗老,有什么情况吗?”黑发老头看着他,脸色有些复杂,过了一会儿,他摇摇头也不说话,埋着头向前走,众人面面相觑。青衣中年人一挥手,大喊:“苗老岂是我们可以比拟的,还不跟上。”众人带着跑才追上黑发老头,一边跟上黑发老头,一边小心观察四周。然而,除了比原来更快的不时落下的树叶,什么也没有,众人的脚步缓了下来。青衣中年人转身看着众人,瞪了最后的几人一眼,却什么也没有说。

    黑发老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直保持着那样的步伐向前走,青衣人瞪了他们一眼,快步追上黑发老头,众人也不紧不慢的跟在两人身后。树林里因经久的动物的尸体和树叶的腐烂,形成瘴气,弥漫在林中,令人窒息。黑发老头飞快向前跑,其他人只得尽力跟在他的身后。“苗老头儿,你是不是多年不出江湖,龟缩在山里,把你的胆子也变成了乌龟胆子。”黑发老头身后传来一声嘲笑,他神色不变,依然向前跑。青衣人趁机转过头看人群,说话的是一个身形高壮如小山,长着黑胡子的手持大铁锤的男人,青衣人转过头,什么也没说,黑胡子大汉见了哈哈大笑。“苗姓老头,你老了,不中用了,怎敢劳烦我们前来?”黑发老头停住脚步,人群都停了下来,黑胡子大汉笑声更大了,嘲讽的说:“怎么?你又发现了什么了?”人群响起压抑的嘲讽声,黑胡子大汉更得意了:“苗老头儿,我们比一次,我输了,以后见到你就叫你苗老;赢了,你从我的跨下钻过去,放心,我的里裤刚换的。”人群哄的吵了起来,对黑发老头的嘲讽不加掩饰。黑发老头定定地看着大汉,带着慈悲,带着怜惜遗憾,大汉被他看的全身不舒服,在他要放声大骂时,黑发老头转过眼,仔细看着众人,然后抬起头,喃喃自语:“越来越近了。”

    众人都懵了,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青衣人打个拱,语带敬意的说:“苗老是武林前辈,也是曾经的武林泰斗,您的成就,我们这些晚辈难以企及。苗老,您发现了什么?”黑发老头看着天,面色如常:“老朽沽名钓誉,不敢当你的称赞。”青衣人一窒,说不出话来。“其实告诉你们也没有关系,你们也不可能说出去了,我要你们全部死在这儿。”黑发老头淡淡地说,最后一句一字一顿的说,青衣人睁大眼,身后传来闷哼声,青衣人举起双刀,双眼发红:“苗无虐,我们主子爱惜你的才能,有意与你共襄大事,谁知你居然暗算我们,你这忘恩负义的混蛋。”青衣人挥刀砍向苗无虐,刀却被拉住,抬头,一根成人手臂大小的绿色藤蔓缠住刀尖,还在缓缓的一圈一圈往下爬。苗无虐扬起讽刺的笑:“不要以为我年纪大了,又多年没在江湖,就可以骗我,你的主子想做什么,你知,我也知。我欠着他的先人的恩情,不会把他的计划说出去;为着我的良心,我不会帮他。我们都死在这儿,多好,没有人知道真相,我的恩情也就还了。”苗无虐看着众人挣扎,感觉脖子一凉,闭上了眼睛,嘴角上翘,神色安宁。

    青衣人抛了刀,用另一把刀砍向藤蔓,一根藤蔓从地上窜过来,悄无声息的缠上了他的右脚,他反手挥刀,砍断藤蔓。一根藤蔓飞来缠上他的右臂,另一条从树上爬下来,从他的身后缠上他的脖子。缠在脖子上的藤蔓把他拖着向后,缠在手臂上的藤蔓把他拖着向右。他的身体被斜吊在半空中,脚尖点在地上。他感觉呼吸愈来愈困难,手臂仿佛要断下来一般,身子越来越软。他的眼开始发昏时,好像看到一个断臂人向他跑来,挥着什么,划出道道红线。他碰的摔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有人拖着他的手向前跑。他的身子被摔了出去,回过头,救他的那个清秀男子全身是血,面相狰狞,一根藤蔓当胸穿过,鲜血汩汩外留,他无声喊“快走”。青衣人抹掉眼泪,站起来没命的往前跑,突然,他被掀翻在地,脚上各缠着一根藤蔓,他翻过身,拼命往前爬,口中凄厉哀伤地大叫。他的手被缠住,不由自主往前,双脚的藤蔓拖着他向后,他的身体被吊在半空中,能感觉到手和脚慢慢脱离,能感觉到身体里的血,一点一点的流干。从东边快速而无声的爬来一根藤蔓,卷住了青衣人瞪着大眼,死不冥目的头颅。

    不到半个时辰,藤蔓已经消失,不见踪影,只留下满地的残肢断躯,证明一切不是虚妄。

    天渐渐暗下来了,茅屋里的火也昏了下去,灯光如豆,白发老头和白发老妪坐在火堆旁,老头握着老妪的手,就像所有成亲后的晚上。九峰的夜风一向比较温柔,今天却有些例外,风呼呼刮着,树林发出一阵阵骇人的呜呜声,一道闪电划破夜空,轰隆隆的雷声平地而起,茅屋在颤抖,好像随时都会倒下。老妪的身子一颤,老头伸过右手揽着她的肩,轻轻抚着她的背。震耳欲聋的雷声不时响在耳际,咔嚓,雷声后一个教细小的声音传来,是树木折断的声音,哄,又一声传来,那是有什么东西掉下悬崖。老妪把头埋进老头的怀里,老头轻声安慰:“离我们家还很远,别怕。”她的头在他的怀里动了动,抬起头用带着惊慌害怕的眼睛,看着他时却柔柔的笑了,他把她按进怀里。唰唰,雨来的又极又快,砸在九峰上,拍打着茅屋的柔弱的窗纸。一整夜,时时雷声闪电来袭,伴着雨和风。老妪早上才睡下,老头握着她的手坐在床头,眼睛却看着远方,不知想什么,眼神空洞的可怕。老妪的手轻轻动了一下,老头回过神来,伸手掖掖被角,神情柔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