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劫抢绿园

章节字数:4300  更新时间:14-02-18 1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宫伸出舌头缓缓舔过下唇,一根一根掰着手指,能听到嚓嚓的骨头的响声,眼睛里流露出疯狂和兴奋,为她率真增添几分邪魅:“好久没有动手了,我的手都要生锈了。”“去问问这到底是什么花,不要讨娘亲欢心不成,反而惹她生气,到那时我们的皮就得小心着点,一定会被他们扒下几层。”小商冷静地分析,南宫皱起眉头,马上又眉开眼笑。“这简单我现在就去问,如过是娘亲不喜欢的那种我们就把它们毁了。”南宫不等小商答应就跑远了,小商看着那些美丽的花儿心情甚是复杂,既希望它不是娘亲不喜欢的花,又希望它是娘亲不喜欢的花。是娘亲喜欢的花,那娘亲看到了一定会很喜欢,心情也会很愉快,但,日后一定会很难受;是不喜欢的花,会让娘亲不开心,她已经好久没有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开心了,即使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但她一直没有真正的快乐起来。

    “小商我已经打探出来了,原来叫牡丹,既然叫花王,哦,就是花里最美的那个,不是娘亲不喜欢的。不过虽然很漂亮,但也不是最美的啊,那个自己把舅舅当作朋友的就比它们漂亮。”南宫高兴地话语打断小商的沉思,不过马上又不满地嘟囔起来,小商听了她的话,顿时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这人和花怎么比较,亏得她想的出来。也不纠正她的话,由的她高兴好了,家里五兄弟姐妹中唯独从小就由炎叔带在身边教导的南宫还有一些天真,其他的,不说也罢。“而且他们说这些都是名贵的哦,绿色的是绿珠和豆绿,黑色的有乌金耀辉,白色的有冰青,恩,还有,还有,啊对了紫色的是魏紫,两种颜色的是二乔,其他的不记得了。我最喜欢绿色的和白色的,娘亲一定会很喜欢的,娘亲的生辰就要到了,嘻嘻,我要给娘亲惊喜,小商要保密。”南宫眨眨眼,羞涩地低下头,脸上染上淡淡的粉色,眼波流转,让人好想走上前,捏捏她圆圆的脸。“我一定保密,这也是我的惊喜嘛。”小商轻轻捏着她的脸说,她仰起头咧开嘴,傻气十足地笑了,小商阴郁的心情突然万里无云。

    “那现在我们……”小商对着南宫向右轻轻歪歪头,“去抢。”南宫伸出舌头舔过下唇,左手按在右手手腕上,眼中充满兴奋,接下小商的话。“动手。”小商温雅地笑着,手按在腰间,慢慢抽出一把白色透明的剑,伸出左手弹上剑身,剑身软软下垂,叮的传出清脆的声音。南宫勉起衣袖,从右手解下缠在手臂上的青色长鞭,左手使劲一抖,鞭子带来的劲风在地上扫出一条长长的线。南宫向右偏偏头,小商笑笑向左走,南宫眼神疯狂,大步向右边走去。“其实小女子有一件事需要劳烦到诸位,可是这件事又有点为难各位,小女子真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小商走到左边的人群边低着头站在那儿,看着那些用心打扮的男男女女和在一旁的男女仆人,手无意识地扭在一起,过了好久,才终于下定决心一般抬起头,圆润的脸失去了血色,低低地说。那些人看着脸色苍白的她,心中涌上怜惜之情,那些打扮讲究的女子走到她的身边用最温柔的声音她:“姑娘你是出什么事了吗?”那些男人放轻呼吸的声音怕吓着眼前柔弱的有些胆怯的姑娘,小商脸一瞬间白得更厉害了,向后退了两步,像是想到这样不对又慢慢挪上来,眼眶湿润地故作坚强地看着那几个女子。“你们能不能离开这儿?”小商又马上低下头,手又无意识的扭啊扭的,那些女子露出善意的笑容慢慢退开身,轻轻说:“你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你要我们走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发生了,我们相信你没有恶意,我们现在就走。”边说边向外走,那些男人眼睛看着低着头的小商舍不得离开,那些女子轰着他们全走了,有一道白光在他们的背上划过。等脚步声全部远去,小商抬起头,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笑,哪有刚刚表现出来的胆怯和柔弱,手中的软剑闪出一道道冷光。

    转过头正看到南宫用鞭子缠住一个人甩了出去,那人撞在长廊的柱子上发出一声闷哼,然后掉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流出鲜血,眼中满满的恐惧。南宫兴奋地看着地上那一片“死尸”,舌头扫过下唇,一步一步走过去,眼中闪烁的是噬血的疯狂,那些“死尸”也装不下去了,趴在地上往后缩,此时他们无比怨恨自己比女人更高大的身体,恨不得自己只有蚂蚁那么大,以躲过那利剑一般的冰冷的目光。南宫走过一个一个的“死尸”,那些没有引起她注意的“死尸”心中松了一口气,慢慢向着两边爬去,南宫走到一个背靠在长廊的栏杆不时喘气的华服男子身边停下,那男子额头上不断往下流血,害怕又慌张地看着南宫,南宫用鞭柄挑起他的脸,那男子其实长得很好,只是眼睛不时向着两边瞟,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的人;脸色苍白不知是因为害怕和失血的原因,还是纵欲的结果。“这个园子真是漂亮,那个姓沈的一定花了很多心思。现在它是你的了,我想要,你愿意给吗?”南宫凑到他的脸侧放柔声音说,呼吸间带着少女特有的清香的气息喷在那个男人耳边,眼中满是神情,就像对着自己的情人一般。那个男子原本害怕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痴迷地看着南宫不断地点头:“当然,姑娘喜欢是在下的荣幸,这个园子从今天起就送姑娘了。对了,姑娘怎么称呼,以后都会在这儿吗,我以后能不能来这儿找你?”南宫看着他痴迷却不猥琐的眼,站直身子拿开鞭柄,那个男子仰着头期待地看着她,用鞭子从他的身子划到他的脸,挑衅地笑着说:“自然,是要经过我的同意才可以,当然,如果你不怕我把你抽死,你可以来。”南宫突然收回鞭子慢慢把它重新缠会右臂,看到不远处静静站着的小商,开心地笑着往她走去,小商等到她走过来,挽着她的手往西厢去了。

    “南宫你刚才在和那个人说什么?”小商轻声问,南宫想到那人刚才傻傻呆呆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身子的重量全靠在小商的身上,小商眉上挑,支撑着她的身子慢慢往前走。原想等她笑够了停下来再慢慢细说,哪知南宫是越笑越开心,居然呛着了,使劲咳嗽起来。小商站定身子,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真不知有什么好笑的,看你,笑得都喘不过气来了。”小商柔声责备,南宫抱着她的肩边笑边咳嗽,眼泪都流出来了。两人是孪生姐妹,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感觉到小商沉下了脸,南宫忙收敛笑容,脸部僵硬,转过身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转回头见小商难看的脸,南宫吐吐舌头,终于不敢再笑了。“小商你是不知道,那个人实在是太好玩了,他呆呆的看着我,我说要这个园子,他马上点点头,双手奉上,你说他是不是傻子,哈哈哈…“南宫看着小商手舞足蹈地学起了那人的表情,舌头滑过下唇,她无意识的动作和眼中的兴奋让小商微微有些吃惊,不过更多的是开心。他们都是不易能注意别人的人,娘亲是,舅舅是,她自己是,就连南宫都是,能得到他们注意的人,只要不出意外,将来一定会成为一生的朋友,甚至可能会是丈夫或妻子。况且南宫一向只热衷于比武和鲜血,对外人在意,这还是第一次。“恩,这个园子从今天起就属于我了,把它送给,啊,房契,我没有拿,我忘了让他给我,我现在就去找他。”南宫刚刚还得意的神情一变,原地跳起来就要去冲回去找那人。小商听了她的话,哭笑不得,如此重要之事南宫居然给忘了,当真是迷糊得不清。不过慌忙拉住她,抱住她的腰,轻声说:“他又不是真傻,你现在去找他哪里还找得到,算了,房契和地契的事我来想办法,我们就先回去吧,至少现在这个园子是我们的。”我不甘心,明明已经是我的了,现在又不是了。都是我,都怪我,如果是小商就不会是这样的。”南宫哭丧着脸,不断地埋怨自己,责怪自己,小商使劲抓着她的手,知道她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便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陪着她。

    “哪位是南宫姑娘?”一个稚嫩的软软糯糯的声音在两人身边响起,南宫和小商忙向着四周找寻,没有,什么都没有。“向下看,你们。”那个稚嫩的声音略带不满的说,南宫和小商忙低下头,站在她们身旁的是一个仰着头,嘟着嘴瞪着她们,用红绫扎着两个小小的发髻,穿着粗布红衣的小女孩儿。小商轻轻推开南宫蹲下身子,看着小女孩儿柔声说:“小妹妹,你找南宫是有什么事儿吗?”哪知那小女孩儿眼睛瞪得更圆了,双手叉腰气呼呼地瞪着小商,满脸的不高兴。“小妹妹,怎么了,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吗?”小商不解地看了一眼站着的南宫,却用最温柔的笑容看着小女孩儿,用比刚才更柔和的声音问。“小妹妹,小妹妹,我不是什么小妹妹,我是男孩子。”小女孩儿气呼呼地冲两人喊,南宫和小商一瞬间瞪大了双眼,用怀疑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眼前的小孩儿好几次,摇摇头,实在是不明白明明就是一个小男孩儿,为什么一定要说自己是一个小女孩儿。看着两人明显不信的样子,那个小女孩儿,不,是小男孩儿嘴嘟得高高的,向后退了一步,低着头,眼睛不时向四周看就是不看两人,南宫和小商对视一眼,满是不解。“都是娘啦,她说我是难产而生的,自幼身体虚弱,差点死掉了。后来不知听谁说的,要想能保住我这条命就必须把我当作女孩子来养,从此我就被当作女孩子来养了,我怎么反对也没有用。怎样,不可以啊,还是你们有意见?”到了最后已经是恼羞成怒了,用自以为是狠狠的,在两人看来是害羞的眼神瞪着两人,南宫好想走上前捏他的脸。

    小商抓住南宫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对着那个小男孩笑着说:“没有,我们怎么会有,你娘对你那么好,羡慕还来不及呢。”“那当然了,娘对我可好了,比别人的娘都好。”男孩儿骄傲地说,小脸红扑扑的,看着小商笑着说:“你们到底哪位是南宫姑娘?”南宫蹲下身子,指指自己的鼻子,男孩儿把背在后边的双手拿过来,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比成人的巴掌大一些的黑色的木盒子,他把盒子塞到南宫怀里,不理会南宫茫然的神色,转身蹦蹦跳跳的往外去了。大概有十步远的,他转过头甜甜的笑着说:“姐姐,是一个脏脏的哥哥让我送给你的。”说完又蹦蹦跳跳的走了。南宫把盒子拿在手中,挑挑眉,看着渐行渐远的小小的身影,大声喊:“多谢你了,小公子。”小男孩儿没有回头,只是咯咯的笑声撒了一地。

    南宫站直身子,把小商也拉起来,把盒子放在她的手里,然后往西厢走去,小商打量着盒子,笑容慢慢外溢。“老实说那人真是个傻子,明明都自己已经跑出去了还要让人送来这园子的房契、地契。恩,以后我也要找一个这样的傻子送我东西。”小商笑着说,南宫低低的笑,十分愉悦地说:“那感情好啊,以后就没有人会欺负我,也不会有人来抢我的东西的,快点找个让你欺负吧,最好是找个欺负你的。”“坏南宫,居然想让我被欺负,你是皮紧了,想让我帮你松松是不是啊?”小商半是开心半是嗔怒的说,回答她的是南宫开心的“哈哈哈”笑声。

    “再过几日就是娘亲的生辰了,到时舅舅和角、徵和羽都会回来,我们要重新打扮这个园子。”小商突然说,南宫点点头,有些苦恼:“现在江湖这么乱,娘亲我是不担心,就是不知舅舅他们怎样了。”“它乱它的,不关我事儿,只要他们不找上我们就好。”小商满不在乎的说,南宫重重点头:“我们有得忙了,这园子好大的。”“那就走吧。”“好,现在就去准备。”南宫在前边跑,小商在后边追,笑声洒满园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