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渐入佳境

章节字数:6760  更新时间:14-03-06 16: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还是明天再进去吧,这儿也没有客栈什么的,我们就到树上睡一晚。明天天亮后,我们就进林子,早点休息吧。”南宫叹了一口气,赶去心中的慨叹。一边冲凌二说,一边旋身上了一棵大树的一根粗壮的横枝,看也不看身后直直倒下去,身体稳稳躺在树枝上,将左脚架在右脚上,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曲腿躺好,侧头低眉看着树下的凌二。凌二抱拳施礼,然后跃上身旁的一根粗壮的横枝躺好。南宫闭上眼睛,慢慢陷入沉睡。第二天一早,太阳刚刚探出头,太阳穿过茂密的树枝空隙洒下星星点点的斑驳的光,落在南宫和凌二的脸上。南宫动动睫毛,慢慢睁开眼睛,睁开的眼睛没有半点模糊迷茫。南宫翻身坐起来,双手放在双膝上,双脚在空中不停地前后晃动。对面的凌二已经坐起来了,看着坐起来的南宫跃下树枝,在地上站好,转身离去,没有几步就消失在原地。

    过了约莫一刻钟工夫,凌二出现在南宫的树下,手中捧着一些树叶包着的什么东西,和一个牛皮制成的只有那些中原之外的蛮夷才会用的水壶。南宫跳下树枝,走到凌二身边,凌二将手中的树叶放在一块石头上,从怀中拿出一个白布包裹,一层层打开白布包裹,露出里面的一方紫绢手巾。他用一只手拔出水壶口的木塞,倒出水壶中的水浸湿放在三层白布上的那方紫绢手巾,放下水壶,双手捧着递到南宫面前,南宫取过紫色手巾在脸上仔细擦脸拭手。手巾也许是因为放在凌二的怀中的缘故,不但不觉得凉,反而带着一丝丝暖意。细细擦拭完双手后,将已经变凉的手巾递给凌二,蹲下身打开折起来的树叶,里面躺着的是一些红红白白的夜明珠大小的果子,玲珑剔透地十分的可爱。她用手捻起一颗红色的果子细细地看了看,放在嘴里轻轻咬上一口,有一点酸,但也不是难以入口,而且回味是甜的,深得她的喜欢。她不由又拿起另一颗白的放进嘴里,初尝是甜的,回味却是酸的,也很得她的喜欢。她一颗一颗将果子放进嘴里,等她停下来时,树叶中只剩下不足十颗了。

    “我吃了那么多,只剩下这几颗了,肯定不够你吃的。要不这次我和你一起去找?”低头看着她身前的那堆果核儿,南宫不好意思了,只得尴尬地笑着,用商量的语气说。“南宫小姐,不用介怀,小人早已用过了。”凌二低声说,南宫的眼睛湿润了,她眨眨眼眨去泪意。“凌叔,你本不必如此。”用带着有些哽咽的语调轻声说。“是小人的职责。”凌二依然是恭敬有礼,仿佛他做得真是一个护卫应该做的事。可是凌二本来是舅舅的护卫,现在他是舅娘的护卫,他本不该为她做这么多的。“南宫小姐快不必如此感怀,说句不敬的话,在小人心中南宫小姐不只是小姐,更是将您当作是小人的女儿。父亲为女儿做什么事都是应该的,不是吗?”凌二轻柔地拭去南宫脸上的无声流下的眼泪,认真地说。南宫泪水无声流下,扑到凌二的怀里,双手抓住凌二的衣襟,仰着还在不停流泪的圆润的脸庞,开心的笑着说:“不要胡言乱语,哪有你这么年轻的爹,你是要学娘亲的小爹吗?还有,你想让我叫你爹,是想舅舅撕了你吗?”

    “别胡说,你知道的,有些话可以想说就说,可是有些话即便知道是说着玩的,也是会要人命的。那些话确实是我的心中所想,但我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也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夫人一直高高在上,哪里是我这种人能够妄想的?况且我一直敬夫人如神明,哪里敢有一点的不敬,更何况是起那样的亵渎的心思?再者说了,别人不说你就真的不知道你舅舅、和你的那些哥哥姐姐弟弟们,是怎样对待那些对夫人起了非分之想的人的?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你可不能害我啊!”凌二也顾不得考虑他的举动是不是冒犯了他的南宫小姐,使劲捂着南宫的嘴,又朝着四周仔细观察了一番,等确定了周围就他们两人时,心中那块因为南宫的话而提起的石头终于平稳着地。他的声音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甚至将南宫的鼻子一起捂着,南宫不能呼吸,脸涨得通红,眼睛鼓得圆溜溜的。凌二观察完四周的情况,低头看着南宫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说。南宫不能正常呼吸,脸色已经由红转白,耳中传来嗡嗡的声音,胸膛不断地上下起伏,根本听不清楚凌二在说什么。凌二看见南宫的脸苍白异常,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南宫翻了个白眼,然后使劲眨了三下眼睛,凌二还有一些犹疑,南宫用自以为是恶狠狠的眼神瞪着他,殊不知凌二看见的只是眼白。凌二一愣,思考了一瞬,不甘不愿地松开了捂着南宫口鼻的手。南宫弯腰双手按在曲起的膝盖上,忙大口大口吸气,等到她觉得舒服了,才站直身子看着凌二,泪眼朦胧地瞪着他。

    “就算我说笑的话惹急了你,你也不用要杀了我灭口吧?”南宫十分委屈。

    “我,我没有,我只是太着急了。你没事儿吧?”凌二慌得手忙脚乱,说话都已经语无伦次了,甚至都忘了礼节,直接用了“我”这个字。

    “可是那种话是能够随便说的吗?那样的话被主人和公子知道了,小人绝对是生不如死,肯定会后悔来这个世界走了这么一遭;如果被小主人们和商小姐知道了,小人会被他们派来的人给予最好的照顾,能够让小人快乐地死去活来,只想死去不想活来;如果是被家中其他人特别是那些长辈知道了,小人的生活一定会变得十分充实,他们会让小人完成当年为小人专门制定却没有完成的的训练方案,让小人成为一个真正的文能定国,武能安邦的栋梁之材。还有,你不要忘了老爷和他的族人,虽然老爷一直没有出现,夫人也是从来不曾提起老爷,可是他是真实存在的,而且随时可能出现。如果那样的话被他听到了,南宫小姐,你猜小人会有什么样的结局。虽然猜不到,但是结果一定不会十分美妙就是了。还有夫人,夫人从来不曾说过老爷什么,可是在夫人心中她依然是老爷的妻子,她绝不会允许哪个人看低她的夫婿的,哪怕南宫小姐是夫人的女儿。再说小人刚刚就说过,小人敬夫人犹如神明,怎敢有那样的冒犯亵渎之心?小人知道南宫小姐只是说笑,是为了让小人不尴尬,更是因为南宫小姐这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见过老爷,心里暗中怨恨着老爷的缘故。然而南宫小姐说那样的话其实不只是羞辱了老爷,也是对小人的诬蔑,更是对夫人的大不敬,对夫人的侮辱。南宫小姐,以后再不能这样了。在说话前一定要想清楚,你只是天真烂漫,绝不能让自己成为愚蠢好骗的人。

    “身为夫人的女儿很幸运,也很艰难,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夫人丢了脸,不能让别人有机会戳着夫人的脊梁骨,说她的孩子没有教养。南宫小姐十分清楚夫人为了小主人们和两位小姐花费了多少心血,夫人一直纵着两位小姐和小主子们。现在小主子们和两位小姐都长大了,在不约束自己的性子应该为夫人添彩了,让别人知道夫人的孩子依旧是人中龙凤,在孩子的教养上他人难及她万中其一。”凌二咳嗽了一声,迫使自己能够最快地平静下来。他与南宫细细地分析了一次她的那句说笑的话被别人听去后会产生的结果,让她明白有时候一句不经意的话,就会导致一个人受到很大的伤害,甚至可能是走上死亡这条路。一个上位者,他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下属反复琢磨多次,每一个表情都会被认为是一种征兆。你不能在他们付出行动后,告诉他们你只是在说笑而已,不必当真。那样的话没有一个下属会相信,每一个下属每一天都会在心惊胆战中度过,那样的上位者还怎么会有下属忠心耿耿地跟随?一个合格的上位者,可以决有策上的失误,可以有对忠心下属的错待,甚至可以有被奸人和情感蒙蔽的时候,但是不能出现朝令夕改,命令儿戏的情况。如果出现朝令夕改命令儿戏的时候,这个上位者离众叛亲离、身死他人之手也就不远了。凌二在心中是真的将南宫当作女儿看待的,否则他一个舅舅的护卫也犯不着甘冒这种大不敬的罪名,南宫是学过的,她一时间感动非常,忘记了夫子谨言慎行的告诫。只是还没有人这样不留情面地数落她的,她眼眶红红的答应了,凌二松了一口气,他就怕自己说重了,女孩子脸皮儿薄受不了,硬要梗着脖子不承认,他也是毫无办法的。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恨他,这些年他都不回家看看。他怎么那么狠心?”南宫的情绪十分不稳,凌二知道她的心结,也许是他们的心结。嘴上说得那样厉害,眼睛里却有着渴望和怀疑。“那些都是夫人和老爷的事,这种事即使是儿女也是只能听结果,不能说话的。我们该去找公子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凌二可以说是看着几个小主子和两位小姐长大的,他们的心思他知道得很清楚,可是他即便心里清楚,也没有办法给予纾解,只能用公子的安危来转移南宫的注意力。

    南宫用双手在脸上,胡乱地使劲擦拭了好久,才松开手,脸上已经出现了笑容,刚才的愤怒怨恨、自责怀疑都不见了。眼神十分认真,她转头没有看凌二,语气轻快地说:“我们快走吧,要早一点找到舅娘,那样舅舅开心了,娘亲也会开心,我们也就开心了。我也有时间能够回去寻一件东西,让娘亲开心。”说完也不等凌二自己走进了树林里,凌二快步跟上不紧不慢地跟在南宫的身后。

    南宫一边用双手挡去垂下的丝网一样的藤蔓,一边又要在意脚下的没过小腿的草丛,一边还要注意身旁或过于茂密的或长着密密麻麻荆棘灌木、树丛,凌二快步走到南宫的面前,为南宫尽量遮挡。

    两人都走得很仔细,一路上很是小心翼翼,小步快速地向前走着,穿过外面树林里的没过膝盖的草丛,走入真正的密林。密林里的草长得稀稀疏疏,而且长势也不是很旺盛,都是低矮地长在树的周围,一圈浅浅的稀稀松松的草,一棵只有两三片叶子,没精打采地趴在地上。葛藤也是比外面的更加粗壮,也将那张天罗地网编织地更加严密,真真是水泼不进,油泼不入了。树林中有太多的枝繁叶茂的大树,树枝树叶一层一层搭在一起,严严实实地几乎是密不透风了,那样强烈的阳光也只是透下一两点零星的光,偶尔还有凉爽的风吹来。在林中不仅不会感到炎热,还会觉得凉飕飕的,越往里走会越觉得冷,如果不是两人都是习武之人,他们穿着那样单薄的衣裳一定会被冻得瑟瑟发抖,然后受不了地离开。

    越往里走不仅会越来越冷,也会越来越黑,走起来会更加困难,也需要更加小心。凌二从怀中取出一个叠起来的丝绢,慢条斯理地打开,一丝明亮而柔和的紫色的光慢慢绽放出来,凌二将丝绢全部打开,一颗散发着柔和紫光的、鸽卵大小的圆圆的珠子出现在南宫面前。“呀,这种紫色的珠子是别人从遥远的海中寻来送给舅舅的,是舅舅最喜欢的夜明珠。除了自己留下的九颗,那一斛剩下的全部给了娘亲,娘亲谁也没让拿,舅舅的九颗给舅娘抢走了七颗。你这颗是哪儿来的?”南宫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一把抢过那颗夜明珠,在手里不停地摸来摸去,眼中充满好奇,“不会是舅舅给你的吧?难道舅舅觉得舅娘太妖娆,决定不喜欢他转而喜欢你了,就将剩下的两颗给了你一颗?凌叔,一个为人称道的男人是不该被一颗夜明珠就收买的,一个正直的男人是不会横刀夺爱的,更不会夺一个对你还不错的人的爱。我是只认舅娘是舅娘的,绝不会认你为舅娘的。不只是我,娘亲也是不会认你是我们的舅娘的。娘亲不承认你,舅舅就算再喜欢你,也绝对不会给予你我们舅娘的名分的。舅舅如果一时间犯了糊涂选择了你,舅娘会受到伤害,家中的长辈是绝对不允许的,你自己也会内疚的,不会过得开心。这样,你不但不会成为我们的舅娘,而且会让娘亲生气,娘亲一旦生气,舅舅就一定会放弃你。毕竟你只是一时的新鲜,舅娘才是舅舅心中真正珍惜的那个人。你明白了吗,不能因为舅舅一时的不经意的关心,就迷失了自己。”凌二听着南宫从疑惑到惊讶,然后又用包含着劝告关心的意味深长的一串绕口令似的的话,除了无奈也只能无奈了,就连嘴角抽动都无力了。

    “你想哪儿去了,你的舅娘是不会变得,主人也是痴情的人,你这样不是怀疑主人的感情吗。呸,呸呸,我被你绕昏了头,主人是不是痴情我又不知道,再说了只有主人能够决定他的妻子是谁,不要以为你说的多了,主人就真的会选公子当主母了。

    “这颗珠子确实是主人给我的…不要用那种充满谴责的眼神看着我,我没有你想的横刀夺爱的龌龊想法,我还没有说完,你耐心等等…是主人给我的,只是不只我有,凌一也有一颗。你仔细看看这颗珠子,它不是主人送给夫人的那种珠子。”

    “唉,真的是唉,这颗珠子没有娘亲那一斛珠子那样圆润,也没有那样柔和明亮。”南宫又细细观察了手中的夜明珠一番,终于发现了这颗珠子与她在娘亲那儿惊鸿一瞥的夜明珠差别。

    “这就是了,我终于清白了,这次你该相信我没有横刀夺爱的心思了吧?那年送来的紫色夜明珠其实不只一斛,送来的是七斛,不过不是主人送给夫人的那种最上等的,是一些好坏不尽相同的珠子,那一斛最上等的珠子是是从七斛的珠子中挑选出来的。剩下的珠子又被主人分为三等,这颗珠子就是挑选后的第二等珠子的其中之一,主人是为了奖励我和凌一,才给了我们一人一颗珠子的。”

    南宫拿着夜明珠走在前边,凌二跟在后面,虽然夜明珠的光芒柔和,但在黑漆漆的树林中依然可以照得很远,再加上两人都是习武之人,两人至少能看出一丈远。

    两人在黑暗中行走了不少于半个时辰。在远处有一点蓝色的光若隐若现,为了看得更加清楚,南宫将手中的夜明珠往前递,蓝光消失了,南宫皱起眉头,将手收了回来。蓝光在南宫的手收回来后后又在远方闪烁,南宫将手往前递,那道蓝光又消失了。南宫的眉头皱得紧紧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手中的夜明珠,一句话也不说。凌二看着她的神情,张张嘴想要给予一点指点,可是,刚张开嘴又闭上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在黑暗中也看不出过了多少时候,南宫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她将夜明珠塞进袖袋,果然远处又出现了一点蓝光,她提起脚向着蓝光走去,蓝光越来越清晰。直到走近了,南宫才发现,那些蓝光哪里是什么蓝光,而是一些蓝绿色的粉末,从树林间的稀疏的空隙中透出来的,因为离得远所以看起来像是蓝光。那些粉末不是胡乱落在地上的,而是依照某种事物洒下的,只是粉末有些依然清晰明白,有一些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破坏看不清楚。南宫蹲在地上围着那个图案,仔细地观察,全神贯注地思考,连凌二出现在她的身边都没有发现。凌二看着她的动作,脸在黑暗中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欣慰又高兴,也不出声打扰她。

    “我知道了。”南宫突然大吼一声跳了起来,可是因为她蹲在地上的时间太长,脑袋有点发昏,双脚发麻,身体向前倒去。凌二慌忙一大步上前,紧紧搂住了她的腰。

    “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倒了怎么办?”凌二责备地说,南宫向后仰靠在凌二的胸前,吐了吐舌头,动作慢慢活动双脚,感觉好一些后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站好。

    “我是太兴奋了嘛,我知道舅娘去了哪里。”即使在黑暗中,凌二依然能够看见她亮晶晶的双眸,以及脸上满足而又得意的神情。凌二的心中不禁涌起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即骄傲又自豪,即高兴又难受,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你发现了什么这么开心?”凌二眼中的慈爱压过其他情绪。

    “你仔细看,凌叔,你看那是什么?”南宫一手指着粉末组成的图案,一手紧紧揪着凌二的衣襟。

    “缺少的太多了,我还真看不出来是一个什么图案。”凌二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摇摇头,有些遗憾但却十分肯定地说。

    “梅花,是梅花,是蓝绿色的梅花。凌叔,是梅花,你仔细看哪。”南宫的声音十分地急切,几乎是在尖叫,抓着衣襟的手攥地更紧了,凌二的身体因为她的力道而微微弯曲。

    “好,好好好,我仔细看。嗯,还真是一朵花。可是,你是不是看错了,那是桃花,不是梅花。”凌二安抚地拍拍她的手,细细地看着地上的图案,果然看出了一点名堂,只是那是一朵桃花,而不是南宫口中的梅花。凌二有一些担忧,他不确定南宫是不是因为压力太大,那根弦绷得太紧,而出现了幻觉,以致她将桃花看成是梅花。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全是他的责任,南宫毁了,即便是他也无法原谅他自己。

    “是梅花,真的是梅花。你不知道的,娘亲最喜欢的是桃花,而不是很喜欢梅花,可是舅舅最喜欢的恰恰是梅花,但也受到了娘亲的影响,舅舅每次画梅花都化成桃花,又因为舅娘那妖娆的容颜,让舅舅认为红色的桃花太艳俗。所以,从此以后,舅舅每次画梅花,都会画成碧绿的桃花。舅娘和舅舅相识多年,又钟情于舅舅,他自然也是知道舅舅这个习惯的。他画的一定是梅花,绝不会是桃花。舅娘留下这样一幅图,是在暗示我们是碧殷楼,抓走舅娘的是碧殷楼,一定是。”南宫已经冷静下来了,她的语调很平静,眼神很平和,可是抓着凌二衣襟的手掰断了指甲。

    “我相信你,你先放松不要绷得紧紧的,我们马上回去告诉主人,让主人放心,也让主人赶紧去救公子。”凌二的声音很温柔,让南宫紧绷的身体和精神彻底放松下来。

    “真的吗?”南宫急切地问,眼中带着不自信,又带着渴望。

    “是的,夫人知道了也会为你感到骄傲的。我也是的,我很骄傲,为你骄傲。”凌二认真地注视着南宫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眼中看着凌二认真的神情,而中听到凌二的肯定,南宫脸上的笑容越裂越大,头靠着凌二的胸膛慢慢下滑。凌二紧紧抱住她,为她在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拂去南宫脸上凌乱的黑发,怜惜之情能够从眼中流淌出来。他从袖袋中掏出一根竹管,拔出竹管上的竹塞,一道黄光带着尖锐的响声,离弦的箭一般带着地穿过密密的树叶,冲向天空,“砰”地一声在空中绽放一朵碧绿的桃花。看着天空中的那朵碧绿的桃花,凌二抱紧怀中的南宫,无声大笑出来,眼泪顺着鼻翼流下来,滴进了脖子,一直流到心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