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命定帝王复仇路  第003章 冷潭边缘伤别离(修文后)

章节字数:2705  更新时间:12-05-19 16: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转瞬间,天皊四年到来,这期间临易水就像人间蒸发似的,再也没有出现过。临易水准备的书,兮韵已经熟于心间、倒背如流,而古琴也练得差不多,至于剑法,虽然之前已将剑谱参透,也结合内功心法,但却不知为何每次出剑时总会感到气血堵塞、胸闷气短。

    只记得临易水临走前说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等我归来日即你报仇时,切勿焦躁。”兮韵足足等了两年,若是他永远不回来,那大仇岂不是永远无法得报?她现在已经16岁了,韶华易逝不等人,怎能够不急躁?可天下之大,只有临易水一人能够帮助她,除了等,还是等。。。。。。

    杵在这儿,除了每天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其余时间,兮韵就到碧寒潭前坐着。久而久之,她仿佛明白了些什么:这寒潭好像具有魔力,即使她再心烦,只要往这一坐,就会感觉好很多。难怪世人都说:水能静心,山能励志。水因纯净,本身无杂质,因此可以洗涤我们被世俗所困扰的心;而山就不同了,它因高大魁梧,从而不断激励着世人向前,爬上顶峰,只有这样,才能够证明他们的存在。难怪这水可以孕育出像临易水般超凡脱俗的人?

    又在潭前坐了一天,可能是习武的缘故,现在她的听力相比之前更加敏锐,就连微风拂过的声音,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更何况是人的脚步与呼吸声?

    远处传来一阵若隐若现的脚步声,虽然此人竭力屏住呼吸,但哪里逃得出兮韵敏锐的洞察力?

    “是谁?”还未等闯入寒潭的人回过神来,她一个箭步早已越了上去,剑便分毫不差地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恩,看来两年的时间不仅锻造了一个可人儿,也成就了一个武林高手。看来比我预期的要好,你竟以将剑法练到如此境地。”临易水的嘴角微微上扬,依旧如此复杂且熟悉的眸却是兮韵盼望以久的。

    “就差一毫米,我便会葬送在你的剑下,可也正是这一毫米会让你葬送在我的手中。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是报仇中最忌讳的!”临易水的话可谓一语中的,无论她有多么的恨,但她就是狠不起来,这将会是她以后最致命的要害。

    “临先生,是你,你终于回来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复仇的时机到了,可她却感到胸口一阵发闷,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醒来时,她人已在床上了,而一旁的临易水则用及其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也不知道是关心还是责备?

    “临先生,我……这样的我还怎样报仇?”兮韵有些自暴自弃。

    “兮韵,你是不是觉得每次出剑时不受控制,而且经常胸口发闷、气血受阻?”

    “嗯。”兮韵很是惊讶,同时也有些不解。

    “我刚刚替你诊过脉了,发现你体内有一股强劲的内力在乱窜,而它已经控制了你的心脉。若不好好调理,则会导致走火入魔,血管爆裂而亡,这一切皆因你发剑的次数太过频繁。”

    “强大的内力?”她记得以前从未接触过武功,不过是学了一本武功心法,难道只这样就走火入魔了?

    “你是不是看了那本琴谱?”分贝稍稍上提。

    “嗯,有什么问题?”这不是临易水要求的麽?兮韵一头雾水,越发迷惘。

    “你是不是将这琴谱当作剑谱使用了?”临易水眼眸微微闪烁着,泛着担心,不过更多的是那抹不可思议。“唉,真不知道该说你聪明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临先生失望地摇摇头。

    “难道那不是剑谱?”她怀疑道。

    “当然不是。早在很久之前,江湖剑客错将这当成剑谱,终导走火入魔,看来你与他们的情况一样!”即便如此,他还是一如既往地镇定,仿佛世间没有什么问题能够难倒他。

    “原来那不是剑谱,可为什么看了它以后全身都变得活络了?”她甚是不解。

    “是,那确实可以当作剑谱,可那只是剑法速成的一个捷径而已,若无旁人的指导,就会出现昏厥的状况,并且出现的几率越大,你离死亡之期就越近。”

    “那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措施呢?”她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仇人笑开颜。

    “有是有,不过……你得?”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无法言喻似的。

    “我得干什么?先生不妨直说。”为报血海深仇,她整个人都豁出去了,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

    “我这里有一套独门内功心法,可以稳住你体内乱窜的真气,但这心法只传给本门入室弟子。若真想补救,那就只有拜入我的师门,认我为你的师父。”他眼中虽有些许隐忍,不过还是艰难道出。

    她连命都能舍弃,这又何妨?“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很好。”至此后,临易水成了兮韵的师父,他替她去除了体内的心魔,而她的剑法突飞猛进,真是因祸得福。

    “师父,现今你已归来,是不是表明我复仇的时机成熟了?”守在碧寒潭这么久,兮韵盼望着这一天能够早些到来。

    “切勿着急,兮韵。你知道师父这两年去哪了?”临易水很淡然,对兮韵何时能够报仇的事情并不关心。

    “师父的隐私,徒儿不敢过问。”兮韵心中虽有莫名的愤怒,但又不敢表现出来,她认识的临易水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定有他的道理。

    “两年的时间,我一直待在在汴军。”

    “汴军?师父去那干什么?”汴军就是兮韵在书中翻到的驻扎于汴州的雪痕的军队,令兮韵不解的是:若要勘探敌情,也是她去,怎么连师父也牵涉其中了?

    “天下两分割据,守于太原的上官凌翌一族和驻在汴州的雪痕一氏。刚开始,双方势均力敌,可后来汴军在战局中略胜一筹。为了取得雪痕的信任,趁其身陷囹圄之际,以身犯险救了他,而我给他提供的行军作战的计划,每每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自此,他封我为军师,此后作战,太原军全军覆没,天下得以一统,雪痕为君主。可世上皆是“狡兔死、走狗烹,一朝君主一朝臣,我料到雪痕肯定容不下我这个开国元老,所以我因病请辞。选妃是每个帝王的必经之路,他答应让你入宫为妃,算是对我的回报,一个女人又怎会影响到他帝位?你就以我妹妹的名义入宫去,入宫的事宜我都替你打理好了,至于以后怎样?还是那句话,得靠你自己的造化。”临易水娓娓阐到。

    原来过去的两年,临易水是替兮韵铺路去了,她的眼角微微泛湿。还真与世隔绝了,她竟连天下易主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

    “选妃大典即将到来,你也该准备准备,到了以后,那边自会有人接应你。”

    尤记两年前初来此处的场景,至今,此地的点点滴滴与她产生感情。特别是临易水,给了她再生,又替她铺平了通往荆棘方向的路,她欠他的真的太多了,怕是到了下辈子都还不清。

    兮韵去到屋内,扫视周围,就一简单的包袱,里面的剑、琴、书,还有那件白色幻纱,虽说离哥哥逝去已两年的光景,但哥哥的容颜依旧清晰浮现在她眼前,而那是他们之间唯一的牵绊。

    临易水送她来到冷潭边,兮韵觉得此刻潭水尤其冰寒。临易水在后,她在前,他们就这样一直走着,走着,她知道不久后他们就要分别,那可能是永远的离别。她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情感,转身扑向临易水的怀中,泪水也顺着脸颊狠狠下滑,“师父,我舍不得你。”

    他轻轻地抚着她的后脑勺,“傻丫头,不要哭,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也。。。。。。应该去做你想要做的和必须要做的事情。”

    此刻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兮韵轻轻离开临易水的身体,此去定是凶险万分,她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