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命定帝王复仇路  第005章 一世君主踏雪痕(修文后)

章节字数:2590  更新时间:12-05-19 16: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兮韵与其他入围者皆站得笔直,等待着管事姑姑的训斥,“好,除了刚刚那个该死的贱婢之外,你们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以后由我负责你们的饮食起居和教你们宫里的规矩,你们可以唤我为姑姑。至于是否能蒙得皇上恩宠,就得看你们的造化了。”

    宫里管事姑姑的权力很大,所有蒙受皇上恩泽的妃子都是经由她的引荐的,因此兮韵后事还得仰仗她。她容颜看似苍老,两鬓些许斑白,恍然的双眸带着哀伤。虽只一秒眼神的接触,但兮韵却觉得似曾相识,或许她们都经历过伤痛,所以她颇有感触。

    据说入宫女子,若是在下次选妃之前都还未得皇上召幸,便会被贬至宫女,分配到各个宫中,负责后宫妃嫔的日常生活。若她们进宫的时间满6年,可申请出宫嫁人,当然,想继续留在宫里的,便有资格成为管事的姑姑,虽然一辈子衣食无忧,但却必须得甘于寂寞。

    “管事姑姑。”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如此底气十足,昂首阔步的地他身着光鲜亮丽的太监服,隐隐透出的威望,兮韵能感到此人在后宫的地位非比寻常。

    果不出兮韵所料,待管事姑姑转过身以后,就谦卑地弓着腰,“请问太监总管有什么吩咐?”宫中的琐事都归他管,难怪就连跋扈的管事姑姑都对他卑躬屈膝的?

    “太后派我来问一下选妃的进程怎样?”

    “回总管的话,选妃暂告一段落,我在对她们训话,不知总管有何吩咐?”姑姑道出的每一句话都很谨慎,生怕遭来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谁不知道这调教新人是管事姑姑的事!啊?我可不敢越你的权。对了,太后让我来这里是带流云和子璇去内殿的。”宫中每个人说话的方式都很婉转,不然就算待在里面,也会是一种困难。

    姑姑也一早知晓流云和子璇的身份,所以刚刚复审时,对她们的态度明显好很多,她以后还得仰仗她们呢?看着流云和子璇随办事的总管离开大殿,兮韵的失落感顿时萌发心头,而其余的却是羡慕加嫉妒。不过兮韵随后就端正了心态,世人都说皇后为弃妇,这游戏都还没开始呢?她不一定会输,关键在于谁能俘获皇上的心?

    “无论你们以后能不能蒙受恩泽,你们既已入宫,那便是皇上的人。若是让我发现你们有私通之嫌,下场就如刚刚那个贱婢,明白麽?”为了在新人面前树立威望,说话一板一眼的。

    “知道了,姑姑。”

    “好了,累了一天,你们都先回房歇着吧!即日起,我会教你们宫里的规矩,以便你们早些熟悉宫中环境。”

    听完管事姑姑的训斥,兮韵与其余人各自回了房间。

    “兮韵,这么早?”一回到房内,飘零就为她斟了杯茶。

    “飘零姐,今天太后差人将流云和子璇带走了,一个是雪痕的远房表妹,另一个是尚书大人之女,皇后之位非她们莫属,只是这还得看太后的意愿。”兮韵眼中挂着担心,这份不安从开始延续到现在。

    “莫要担心,在你参加复审时,我偷偷潜到后宫打听了一番:雪痕即位前,有一个原配的王后,若她还未过世,那皇后之位自然属于她。”

    “过世?”对于雪痕,兮韵饶有兴趣,其间每一个细节都关系着她复仇的进行。令兮韵没想到的是:雪痕年纪轻轻就已成亲,而他的王后竟也过世。肯定受尽雪痕的虐待,最终生无可恋,便自尽。兮韵总是喜欢主观臆想所发生的一切。

    “嗯,据说王后比他小10岁,可谓是红颜早逝。”

    “什么?那不是比我还小!她是怎么死的?和雪痕有关麽?”兮韵总觉得王后的死与雪痕脱不了干系。

    “至于她是怎么死的?众说纷纭,至于真正的原因,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只知道后宫传闻:雪痕很爱她,为了她,他没有纳过别的姬妾,若她还过世,雪痕很可能为了她空设后宫。”

    “真是没料到,一个大魔头竟也有爱?”兮韵语中尽显讽刺,对于王后的死,她无丝毫悲悯。铁定雪痕上辈子造孽太深,至于王后,替他还债而生,替他还债而死。

    “但凡人心中都会有爱,雪痕虽罪无可赦,但是他也有爱人和被爱的权利。”飘零眼中又充满了复杂,只是这不同于之前,复杂中夹了几分期待。

    “王后死后,仅仅以生病之名昭告天下。更加令人费解的是:她死后,伺候她的丫鬟一夕之间全无,没人知道她们的去所?多半是遇害了吧!正所谓:空穴不来风。假若这件事情没有什么端倪,是不会传出这些谣言的。还有就是,王后的死给雪痕带来重生,至此,他浑身上下充满力量,在和上官凌翌的对峙中,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克了太原军驻守的好几个地方,可谓是旗开得胜。王后的死为他带来了胜利,也可谓是死得其所。”飘零感叹着,眼神始终处于飘渺。

    “既然他这么爱他的王后,那我岂不是一点机会都没了?”兮韵有些落寞,等了这么久,若是连接近雪痕的机会都没有,那她情何以堪!

    “兮韵,切勿焦躁。没错,他是很爱王后,可你别忘了,那里还有一个太后呢?”

    “这和太后有什么关系?”兮韵不解了。

    “皇室传宗接代的任务还得延续,就算皇上的心思不在其他妃嫔身上,但选妃之事绝非儿戏。身为一国之母的皇后是朝堂的象征,若长期悬于后宫,怎向世人交代?现在才刚开始,太后就命人将流云和子璇接走,看来皇上立后之事还是由太后说了算。只是最后究竟花落谁家?就要看谁对巩固新生的政权有利了。”飘零手中玩转着杯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身处这么不利的环境,她还能够这么镇静,兮韵真的糊涂了。

    “飘零姐,皇后之位是非她们莫属了,可雪痕呢?你也说他是断然不会再立别的妃子了,不是麽?”

    “此言差矣!皇后之位的争夺定会异常激烈,而此时无论谁当皇后,对皇上来说都是一样的。可太后就不同了,一个是她最喜爱的侄女,若将皇后之位给她,确实可解太后的相思之苦;而是兵子璇为兵部尚书之女,大梁的局势刚刚稳定,若立她为皇后,则可借她父亲的力量巩固皇权。为此,老奸巨猾的太后肯定会立尚书之女为后的。”飘零道得振振有词,仿佛皇后的人选就是子璇。

    “飘零姐的意思是……”

    “真到那时,子璇会成为众矢之的,先别说皇后就是弃妇,这太后强定的皇后,有可能会得宠麽?太后为保家族利益,定会立流云为贵妃的。这样一来,你便可趁雪痕情绪低落时乘虚而入。”

    “就算她们都不得宠,我又凭什么蒙受恩泽?”

    “王后名为莫兰,刚好与在冬天盛开的墨兰同音,正因为如此,墨兰成为雪痕的最爱。每年墨兰盛开之际,他雪一般的痕迹就会着陆于后院,而等它凋零时,他又会出现,示意着对死去王后的悼念。所以你必须得抓住这两个千载难逢的时机。”飘零眼眉上扬,似在传递着什么。“你要好好运用女人得天独厚的天赋,这给你。”飘零将一件墨兰颜色的锦袄递给兮韵。

    “这是?”

    “这是莫兰最喜欢的颜色,同样也是雪痕的最爱。等到时机成熟,你便着这衣裳去,接下来该怎么做?应该不用我教你吧!”飘零明白兮韵的领悟能力并不亚于她,便不再往下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