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命定帝王复仇路  第007章 宠冠后宫妒倾颜(修文后)

章节字数:2932  更新时间:12-05-19 16: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上次墨兰园一别,兮韵就再也没有见过雪痕。落日的余辉懒洋洋的爬过后山那洁白而光滑的肌肤;暖暖地照在这片静谧的大地,天边的云儿飘过,像是在追随同伴的脚步,而她却只能呆在这冰冷的雪韵宫内。只是令她不解:他们才第一次见面,他就封她为兮妃。莫非他早就知道她名唤冷兮韵?可是不应该啊?

    她的册封大典并未像她想象中那般隆重,没有过多的赏赐,仅一句圣言“朕要你成为朕的兮妃,即日起,你就入主雪韵宫”。飘零同她来到雪韵宫,宫壁四周都是用紫晶制造的,经由阳光的反射,显得格外刺眼,上面还零星镶了几块魔晶石,给寝殿蒙上诡异之色。

    大婚那日,果真应验飘零之前的猜想,雪痕没有出现。自册封起,他就从未碰过兮韵,甚至不曾踏入过寝殿,兮韵对他的印象也仅停留在那深邃犀利的目光上。

    若从未想过碰她,那又何必封她为妃?难道帝王的承诺只流于形式?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门洒进来,未给偌大的寝宫带来一丝温暖,反而增添了几分肃杀的意味,就好像是黑夜来临之前最后的叫嚣。只是最终,连她自己都被卷入那泛起的旋涡中,不知何时起?兮韵竟已适应如此万劫不复之境。只是不同于之前,她无需独自一人承受蚀骨般的疼痛,飘零会一直守着她。

    寒冷漫长的严冬,即便身处屋内还会觉得冷,更何况待在外面?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后宫不得宠的妃子连鸡都不如!今天兮韵装扮得很随意,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只是拖着一绣着蝴蝶暗纹的白衣,一张不施粉黛的素颜,目光清冽,恍若千古不变的寒冰,一头青丝用一只木簪浅浅馆起,略显慵懒。兮韵独自一人蜷缩在墙角边,若有所思着什么,寒冷的气息无情地蔓延,真的好冷,或许只有体寒了,心才不会那么冷。

    此时,寝宫的门被人轻轻推开,飘零的青丝上占满了雪梓,虽才一天未见,但兮韵却感觉隔了几世纪那么遥远。不知何时起?兮韵开始依赖她了,她很是激动地迎上去,“飘零姐,你又到哪去了?”

    “就是去外面走走,天呐!我的小祖宗,你怎么穿得这样单薄?要是患了伤寒就不好了。”说着,将一件略嫌简单的素色长锦衣披在她的身上。

    “飘零姐,皇上从未来过这,我该怎么办?”好不容易才成为雪痕的妃子,现在的情况仿佛比之前来得更糟。

    飘零静静地坐在一旁,仍旧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飘零姐,你倒是说句话啊!”飘零的漠不关心着实让兮韵急了。

    “莫要心急,相信我,过不了多久雪痕就会来的,而你要做的就是如何应对。”

    “飘零姐,你可知,上次在墨兰园他便对我痛下杀手,如你所说,我侵犯了他的禁地,这可能是他对我的惩处。”飘零是临易水的人,莫非她也具有未卜先知的异能?

    飘零再没开过口,只让兮韵耐心等待。这些天的相处,兮韵感觉飘零不是简单之人,且不说她与临易水的关系,她最近诡异的行踪引起兮韵的注意。

    偌大的雪韵宫又陷入沉寂,窗外的雪景甚美,兮韵只心系仇恨,无心赏景,可惜了这副大好河山。这里发生的一切,窗边的海棠全看在眼里,它和兮韵一样默默等待花期至临。

    感觉门被人轻轻推开,“飘零,你说要怎么跟我交代?”半晌没人回应。“难道输了想赖账?看我怎么收拾你。”一个箭步越下床,飞奔至门口,映入她眼帘的不是飘零,而是那久违的深邃幽蓝的眼眸。

    今日他并未着龙袍,而是穿了一件洁净而明朗的白色锦服,内松外紧十分合身,外加一狐裘,发丝用上好的无暇玉冠了起来,相比之前的那份王者气势,倒是多了几分清新俊逸。

    由于惯性,兮韵没有站稳,整一个人扑到了他的怀中,他厚用实的胸膛接住了她。兮韵轻舒一口气,慢慢抬起头来,才意识到眼前的人就是多日不见的雪痕。

    兮韵赶紧从他怀中抽离,半蹲着,“陛下,你怎么会来……”微微颤抖。兮韵半蹲着,一动不动,就像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

    今天的兮韵依旧一身素装,只是不同于前段日子的蝴蝶白衣,一身窄袖紫衣,配以折裥密布、翠盖珠结的月白长裙,领口和裙摆都绣着小小碎碎的白色梨花,只是依旧那么单薄。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兮韵轻轻扶起。兮韵能感到他的眸子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好像在打量着什么?她不敢抬头,只是任由他看着。

    “怎么穿得这么单薄?”一样的问候,可兮韵却觉得多了几分讽刺,如此冷血之人竟也会关心起她来!

    未等她有所回应,他就将身上的狐裘解下来披在兮韵的身上,“披上吧!小心患了风寒。”

    他拉着兮韵的手来到榻边,温暖的手掌握着她冰冷的小手,终于迎来花开之际,可为何兮韵的心里空荡荡的,顿时间毫无着落。但这就是她希望的,不是麽?

    兮韵等候半天,他却没什么动静,只是握着她的手略微地紧了紧,“原来临易水的妹妹竟长得这样标志!先前看到你的画像,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直到前段时日在墨兰园相会,我才明白,那画少了一份童真与一双令人猜不透的冷眸。”

    提及这,兮韵就憋了一肚子火。几日前的凶神恶煞、后来的冷漠相对、如今这般深情款款。帝王心海底针,反复无常难寻觅。之前兮韵还觉得奇怪,原来临易水早就将她的画像给他看过了。”

    兮韵没有多言,只是静静听着,她想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

    “兮韵,你知道朕为何让你入主雪韵宫?”

    身处一旁的兮韵摇摇头。

    “除了皇后的凤仪宫,其余妃嫔的寝殿都以雪开头,如雪云宫、雪韵宫。原本宫中并无雪韵宫,后来应临易水的要求,朕才命人将之前早已荒废的寂寒宫重名为雪韵宫。”眼中泛起的苦楚让兮韵逃不开他的眸子。

    他又继续道着,像在对兮韵说,不过更多是说给他自己听,“你知道为何自你册封起,朕从未来过你的寝宫?”

    兮韵依旧摇摇头。

    “朕知道进宫绝非你的本意,不过朕不清楚你为何妥协?只是朕不想勉强你,不想你失去原本属于你的那份童真。”这完全不像一个冷血帝王会讲的话。

    确实是,进宫并非她的本意。倘若可以,她真希望长居在碧寒潭,偏偏天不遂人愿,肩负了三世帝王仇,命定入主帝王殿。

    “可今日,朕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下朝之后,本只想去后院走走,可没想到却到这儿来了。希望不会打扰到你。”

    “我是陛下的兮妃,皇上肯来是我的荣幸,又怎会打扰到我?”对于他的话,兮韵听听过罢,如有必要,她会应付式地回答一下,虽说并非出于本愿。

    “你真是这样想的?”他怀疑到。“朕答应你。。。。。。以后会当你归巢的羽翼,不会让你收到半点伤害。”

    这话在兮韵看来如此虚假和可笑,她并未理会。

    沉寂一会,他握着她的手渐渐松开,一把将她拽入怀中。本以为可以应对自若,可面对一个恶魔的挑衅,兮韵心乱如麻,无法自处,或许是因为她的心中还有别的牵挂吧!

    兮韵静静倚靠在他的怀中,但却不觉得心跳加速,只是拂过丝丝淡忘以久的伤痛。许久,雪痕将她轻轻放开,深邃的眼眸对着她,搂着她的力紧了紧,带有龙涎香的红唇印了上去,将她的唇齿撬开以后,他的吻就这样深深进入了她。兮韵没有抗拒,只是缓缓地闭上眼睛,青涩而稚嫩地回应着他的吻。她知道错过今晚,可能就没机会了。唇和唇纠缠了一番,他顺势将她压在下面,本以为会有什么惊涛骇浪,可他只是侧身一翻,将她搂在怀里过了一夜。

    四更天时,有人敲门,兮韵整理了下衣裳,便出去了,“再等会儿吧!皇上还在睡觉。”

    看着兮韵的衣裳半敞着,还有正在熟睡的皇上,皇上身边的太监总管很识趣地往门外退了退,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兮妃娘娘,我待会再来。”

    次日,皇上在雪韵宫就寝之事传遍后宫,原本冷清的雪韵宫因此增添了些许人气。以后连续好几天,雪痕都会踏至雪韵宫,只是每次只待一小会儿。兮韵蒙受圣宠,上门来的人自然络绎不绝,不过应飘零要求,她皆以生病之名拒绝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