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命定帝王复仇路  第010章 洞悉世察心镜明(修文后)

章节字数:2997  更新时间:12-05-19 17: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雪韵宫

    窗边的海棠叫嚣着春暖花开之际,只是每次眼看越冬时期就快过去,到最后才发现依旧身处寒冷,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次从窗外反射进来的那抹微弱的阳光不仅让海棠花有了一丝生机,也让兮韵未知的复仇之路略显平坦。途中的荆棘虽已去了一大半,孰不知突然显现的美丽才是最致命的。

    距离凤仪宫惊变至今已有一段时日,宫中再无特别之事,只是后宫之位却悬空着。子璇被废后,兵部尚书无丝毫动静,按理说他应向皇上或者太后求情、力保他的女儿才对,可他却此般过于平静。

    由于在雪云宫里处的时间太长,回到寝宫时已近处黄昏。夕阳的余晖泛着丝丝冷意,却并不寻常。此时的流云在兮韵眼里已不再是雪痕的妃子,就只是一个失去至亲骨肉的可怜母亲而已。

    宫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若非皇上嫡系血亲,是不能够在宫里缅怀逝去的故人的。据流云道:宫中有一及其隐蔽的处所,无人看管,但却经常闹鬼。应流云要求:陪同她到此处祭奠她已逝的孩儿,但愿来世能投个好人家,就不用遭这般罪了。

    “我的小祖宗,你去哪了?”兮韵一回宫,飘零就一步当做两迎了上去,生怕她会出什么乱子似的。

    “飘零姐,我刚从雪云宫回来,看流云失去孩子,也怪可怜的,所以就陪她说了会话。”前段时间兮韵想她时,却整日不见她的踪迹;如今连这点小事都要管着她。

    “兮韵,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皇后被打入冷宫,你将会是云妃最大的敌人,而你倒好?居然关心起你的敌人了!”与初次见面时那副复杂神情相比,飘零责备的意味越发浓烈。

    “好了好了,飘零姐,我知道了,你要是再不就寝,明日可要顶着个黑眼圈了!”飘零的斥责,兮韵就只随便敷衍了几句。

    无论飘零多生气,只要兮韵跟她撒个娇,她就没辙了。

    看着飘零离去的背影,兮韵暗自庆幸。未免太过招摇,她将头上繁琐的装饰全部取下,换了一身夜行衣,以防万一。

    这是什么该死的鬼地方?四周黑乎乎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她冷兮韵最讨厌不守时之人,不过念在流云刚失去孩子的份上,她就暂且不计较了。早知流云如此,她就多穿一些了。此时的风较白天相比,多了几分凛冽和刺骨。漫天的飞雪夹杂着墨兰花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而她却早已冻得瑟瑟发抖,脚底的寒气直逼头顶,脉搏渐趋微弱,再待下去,可不保证她还有没有知觉?

    不过令兮韵感觉不对劲的是:周遭开满了墨兰花,在雪月的映衬下,与天际渐渐融为一体。可她留意了一下身旁的墨兰花,枝与页并不是杂乱无章地生长的,而且周围的环境很清新,地上也没有太多的灰尘,不像是无人涉足之境。且别说是有鬼了!

    兮韵拨开眼前的密林,一步步朝前。。。。。。

    没过多久,就隐约看到面前伫立着一座宫殿,皎洁的月光倾泻在这房梁上,原本就静谧的宫殿多了几分神秘感。虽还未走近,但仅外在的装潢,兮韵就敢肯定这定非一般人能够居住的。

    好奇心驱使兮韵不断向前,她要一探究竟?为何云妃要将她骗来这里?莫非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

    房子比兮韵想象中来得诡异,刚一入内,房门就自动上锁,任凭她使劲全力,也开不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她倒要看看里面有什么?环顾四周,宫殿的四角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墨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青色的纱帘随风而漾。若非她独具的镇定,怕是早晕过去了。

    昏暗的灯光折射在四周的墙壁上,越向内,体内令人窒息的感觉就越强烈。她怎么感觉这个房间像是武林高手闭关的地方?仔细往四周看了看,这里并没有什么通风口,甚至连周围的空气都很稀薄,而这青色的纱帘又怎么会随风漂浮呢?更加怪异的是:同雪韵宫一样,宫壁四周都是用紫晶制造的,零星镶了几块魔晶石,

    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兮韵只感觉踏空,整个人坠了进去,在坠落的瞬间,她感觉呼吸全无。

    没一会,她就陷到了一座密室里。。若非学了一点武功,由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怕是早就香消玉殒了。她跌跌撞撞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里到处都是铜墙铁壁的,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算兮韵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难道她冷兮韵就要这样悲惨地死去了麽?若死是她最后的结局,那可不可以给她来得壮烈些?唉,兮韵真是悔不当初,世上能相信之人也就只剩下飘零与临易水了吧!

    既然此地有机关,定会有出去的地方。不管怎样,她都不能够坐以待毙。她冷兮韵可不是一个认命之人。眺望四周,光滑的墙壁一目了然哪会有机关?寻觅一番无果后,兮韵异常崩溃,她怎会落得如此境地?就在此刻,她想起了临易水。无助的她蜷在密实的角落里,静静地发着呆。

    兮韵的眼前突然闪过一抹奇异的光,她立马一跃,想要寻觅这光的踪迹。可一站起来,这光就不知道去哪了?不过她敢确定,这抹光一定与机关有着牵连。于是,她又重新蹲回角落处。这次仿佛来得更加诡异:那抹光又出现了,透过那抹光,她竟在墙壁上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站起来,缓缓向前,那女人的身影若有若无。她气愤地将手往墙壁上一锤,结果这铜一般的墙壁开了一个口。原来这女人的身影就是机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墙壁打开后,出现一个很大的房间,狭小的空间之外确有别有洞天之际。比起外面的宫殿,这里确是明亮多了,四周的通透不至于让她害怕。

    兮韵不知道勾到什么东西,狠狠地绊了一跤。她艰难地爬起来,原来是块石头,难道连石头都要和我作对麽?看到前面还有路,兮韵很是激动,拐过一个弯以后,她继续向前,可眼前的一切却让她讶异了。

    不远处,置摆着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人。玉床传来的寒气通过空气传到了兮韵的体内,虽相隔几米,但她却觉得整个人被封冻起来了。

    只见床上的可人儿鼻梁挺直却并不显得英气勃发,却让人觉得她整个侧面线条都非常的柔和,眼睛和嘴角都呈现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小巧可爱的耳垂上戴着一个珍珠耳坠,头上的发钗也都是金制镶以翠玉和玛瑙,配上身上华丽精致服装,整个人贵气逼人。好一副倾国倾城貌!

    兮韵来到床边,想要唤醒沉睡中的她,可任她怎样呼喊,都没用。心头不好的想法瞬间萌生。兮韵将手缓缓地递到了她的鼻梁上,她吓得向后退了退,虽然身上肩负仇恨,但她却从没看过四人,况且还是个“睡美人”?

    以前听临易水说过:这玉床可以治愈重伤,可若非皇室众人人或是江湖神医,是绝不会有这样的床的!莫非睡美人与雪痕有关?一想到这儿,兮韵甚是惊慌。

    “你的猜测没错,她确实和朕有关。”一声邪魅从兮韵身后响起。

    兮韵倏然转过身,“陛下。。。。。。你,怎么会在这里?”雪痕身上传出的杀气使兮韵不受控制地向后退了退。

    雪痕锐利的双瞳宛如测透了她的想法,在优雅的俊容上漾起淡淡笑意。金色的长袍,一头青丝披散在身后,全身散发着一种凛然不可侵范的气势,背后无翼,眼神中威棱四射。

    他慢慢靠向她,“这话应该是朕问你吧!你怎会在这里?”兮韵明显感到他身上泛起的杀气又加重了,只是他平静的眼中,看不出丝毫端倪。

    当前如此危急之际,兮韵想的就只有如何让雪痕相信她所说的话并且放了她,“是。。。。。。云妃骗臣妾来的。”语气略显微弱。兮韵能感到雪痕的武功不一般,若他们两人真的动起手来,兮韵未必能占上风。况且大仇尚未得报,怎能轻易如此?

    “你觉得朕应该相信你麽?你穿成这样。”他的气息越发逼近。

    “臣妾是因为怕遇到危险才穿成这样的,陛下,你一定要相信臣妾,真的是云妃骗臣妾来的。”兮韵知道她的解释很牵强。可为今之计,只有一搏。

    雪痕并未看兮韵,只是盯着床上的可人,眼里略带忧伤,兮韵还从未看到他如此呢?

    “你可知床上的人儿是谁?”

    兮韵摇摇头,“不知道。”她要是知道,就不会被吓到了。

    “她就是我的王后,莫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