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命定帝王复仇路  第014章 风流倜傥绝美颜(修文后)

章节字数:2799  更新时间:12-05-19 17: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兮韵被卷进了一个极深的漩涡,无论怎么挣扎都于事无补,可她的使命还未完。。。。。。此时的她只能用强大意志支撑着身子不再往下掉,其余的却什么也做不了。随着时间的流矢,覆压在身上的重物越来越多,她闭塞得无法呼吸,心头猛地一震,身子一惊,便陷了进去,即便她是多么的不想……

    可旋涡里仿佛并没有水,只是一个无止尽的黑洞,兮韵只能任由她的身子不住地下落,就连她自己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砰的一声坠地,她的骨架仿佛已经脱节,艰难地爬起来,却发现漩涡四周的布置很是特别:墙的西南方摆着一株盛开的茉莉,和煦的阳光从朱红的雕花木窗透进来,零碎地撒在一把支起的古琴上,粉色的纱帘随着风从窗外带进一些花瓣,轻轻的拂过琴弦,像吻着情人的唇,香炉离升起阵阵袅袅的香烟,卷裹着纱帘,弥漫着整间香闺,而琤琤的玉帘却为整间闺室提供了丝丝浪漫。。。。。。这样简单的摆设:茉莉、古琴尽勾起兮韵对哥哥的念想。

    “小姐,你终于醒了。”外面进来一个身着黑衣的女子,红色腰带的飘穗,连同她匝成马尾的辫子,一起在推开房门的一瞬间跃起,又落下,显得那么的鲜活而艳丽。看着她迈着轻快的步子,唇边带笑向我走来,配着红润的脸颊和明亮的双眼,她身上的一切都充满了奔放而热烈的生命的气息。

    “小姐,是哪里不舒服麽?”见眼前的女子盯她有些入神,她紧张道。

    “飘零姐,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兮韵紧紧搂着跟前的女子,她已经一无所有,她唯一能抓住的就只剩眼前这一抹短暂的瞬间。

    “小姐,你怎么了?”她很是不解地将蜷伏于怀中的兮韵轻轻推开。

    “飘零姐,我是兮韵。我们曾义结金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一切的过往,难道你都不记得了?”眼前的女子分明就是飘零,可较之前多了几分少女的情怀。一些个无法解释的谜团萦绕于兮韵心间,久久无法散去。

    “小姐,怕是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什么飘零姐,我是飞絮。要是你愿意,以后可以唤我为飞絮姐。”冷淡的话语中夹着丝丝怜香惜玉之意。

    “真的不是麽?”她确与飘零长得一样,但身上却多了一份飘零所不具有的少女情怀。

    “我真的不是你的飘零姐姐,但我可以将你当做我的兮韵妹妹,就算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吧!妹妹身上的伤还未痊愈,你将桌上的药服下,就歇下吧!”看到兮韵迷惘的样子,飞絮很明确地说道,不愿再给她任何幻想的空间。

    飞絮不仅长了一张与飘零一样的面容,就连对兮韵也一如既往的好,怎不让兮韵对她产生遐想?明明知道这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等一下,飞絮姐。”

    “兮韵妹妹,有什么需要姐姐帮助的?”

    “妹妹只想对姐姐说声谢谢”一定是飘零的在天之灵,让飞絮从天而将救了危在旦夕却背负着使命的兮韵。

    “妹妹误会了,不是姐姐,而是这风楼的主人外出办事刚好经过,才将你的命给拾回来的。”

    “风楼的主人。。。。。。救的我?不知这风楼的主人是谁?我想当面向他道谢。”若非风楼主人恰巧经过,怕是兮韵早就去阎罗王殿那报道了。

    提及风楼的主人,飞絮的脸色立马泛青,“风楼的主人很忙,就连我们平时都很少见到他,若没他的吩咐,我们是不会带你去见他的。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兮韵不禁对这风楼的主人感起兴趣来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就连他的手下都不愿多提及他一句?兮韵眼前不免闪过一副大魔头的模样,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一连卧床好些天,体力终于有些恢复,可脸上的疤痕一如她心里的伤疤怕是永远无法痊愈。兮韵却不以为然,她现在拥有的这副并不完整的生命确是飘零用她的一生换来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飘零发誓定用仇人的鲜血祭奠已逝的亡魂。

    这些天,兮韵没少到楼阁上坐着。偌大的风楼,她未曾见到飞絮口中提到的风楼主,连飞絮也杳无音讯,而负责兮韵饮食用药的是一个名唤小旭的人,她就同哑巴似的,一问三不知。据她的经验:这风楼肯定不是一般的地方,不然怎么连一个小小的丫鬟都能这般训练有素?

    在小旭的精心照顾下,兮韵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可她报仇心切,急于回到碧水潭。兮韵虽不太懂得人情世故,但她却是个恩怨分明的女子,再怎么说这风楼主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想临走前同他道声谢。

    于是淡蓝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虽不在乎已毁面容,但女子最起码的装束还是要的!如若不然,这副鬼样子还不将主人吓坏了,她撩上面纱,只有冰蓝色的眼眸浮于空气中,眼底尽显冰冷。

    寻遍整座风楼,没见到半个活人,兮韵感觉甚是无趣,于是下了风楼。先前都没察觉到:风楼被一片林子环绕着,林子周围开满各式奇花异草。周遭的一切与夕阳交相辉映着,虽有安逸,但更多的是从林中反射回来的肃杀与诡异。冰冷的气息透噬了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但是好奇心又不断驱使着她向树林深处走去,她总感觉这里表面上虽风平浪静,可深处却暗潮汹涌。

    “说,是谁派你来的?”极具磁性的声音中尽显冷酷。

    远远看到一个白衣男子伫立于林中,一旁站着飞絮,除飞絮外,还有好些个女子守在一旁等候待命。这些女子各显妖娆,百媚丛生,完全不逊色于这宫里的妃子,而在她们当中,飞絮是最特别的,兮韵能觉察到她与白衣男子的关系很不一般。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你只要说出你幕后的指使是谁,我就放了你。”没有再多一个字,冷酷且不容置疑。

    跪在地上的是一个穿着浅蓝色的纱裙的女子,头上柔顺的秀发轻轻盘起,脸上轮廓分明,也不失为一个美女。只是她究竟犯了什么错?白衣男子要这般对她。

    兮韵躲在树林后面尽量屏住呼吸以免被发现,好歹她的武功底子也不弱,闭气这种事难不倒她。

    “到底说不说?”白衣男子完全失去了耐性,他的魔抓伸向了跪在地上的女子,只见那女子呼吸困难,面目狰狞。

    许久,白衣男子放开了她,唇边撒着一抹阴冷的笑。

    “飞絮。”

    “是,楼主,将她带去万花阁。”

    与之前的抵死不从相比,她急忙匍匐于地,“风楼主,我说,我说。”

    白衣男子依旧无动于衷,“我已经给过你机会,现在我不想知道了,带下去,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就这样,那名女子被可怜兮兮地拖了下去。

    “戏看够没?”也不知何时?白衣男子早已站在兮韵身后。

    刚刚离得太远,只能看到男子的背影。现在他整个人映入她的眼帘,一袭白衣兼带黑发、是那样的洒脱飘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画,美得根本就不似真人。这种容貌,这种风仪,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他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袍子,就已超越了世俗的美,简直就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只是他冰冷孤傲的瞳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始终能感觉到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只是他的眸为什么看上去是那么的熟悉,他一出现,兮韵的心突然快速的跳动起来,强烈的亲切感充斥着她的身体。怎么会这样?

    看她盯他有点入迷,他靠她近了近,邪魅的气息充溢着她的细胞,“怎么这么盯着我看?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