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命定帝王复仇路  第017章 赋兮再生与不竭(修文后)

章节字数:3357  更新时间:12-05-22 16: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原来世间还有比兮韵更加悲惨的人事,至少她内心还承载了哥哥14年的关怀。现在的她即便已经毁容,但一路下来,并未遭受太多坎坷。夜晚的寂寥弥漫了整个夜空,但她们的心却是澎湃的,夜空的星星找不到家的方向,逐渐迷惘于远空的天际。可如今兮韵回想起来,她的确是个命好的孩子,每当身子濒临悬崖边缘,只能在空气不定的悬浮中存活时,总会有一丝光际浮于头顶,将她从漩涡里拽出来,或许就是这份及时的稻草让她即便容貌尽毁,也不会如此怨天尤人。至于飘零呢?明显背负太多,时间与路途的进程太快,以致她错过身旁很多美妙的风景,再回首尽是一场空,有的只有既定轨道上无休止的追逐。

    “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飘零较之前相比多了几分坦然,但凌亮的水眸依旧揣怀着许多心事,但兮韵知晓这一切:每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疗伤圣地,若不愿在人前展现,必定是其刻骨铭心的痛,而兮韵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去触碰那封存已久的裂痕,以免让掩埋伤痛的行为着世人耻笑。

    兮韵随飘零回了风楼,今晚她们同时忆起流于彼此间的过往。风扎在身上,并没有凛冽的痛楚,愈合已久的伤疤经再一次无情撕裂,才是最伤的。受尽世间真真假假浮尘的洗礼,她们都已不再具有安全感,甚至都以为眼前的一切不过是臆想,人醒了、梦就碎了。为了不让这份莫名的伤痛继续蔓延,她们睡在一张床上,即便不能够改变些什么,也能凭借对方的温度调理早已紊乱的气息。

    兮韵知道飘零并未睡着,她们只相差4岁,却相差近乎4世的痛楚。风自若对她们姐妹的恩情怕不止救命之恩那么简单,若非如此,她们也不会甘愿一直待在风楼中,为风自若卖命。今日还是她们相识以来,飘零第一次将她脆弱的一面呈现给兮韵,原来她也并非何事都洞察世事,只不过是多年来心中的沉淀罢了!

    “飘零姐,其实风楼主要救的人是你,而我恰是个巧合,对吧?”飘零是风自若的人,他没理由任其置于危险境地,从一开始风自若向兮韵提及飘零的事情,兮韵便有几分知晓,只是如今明确他们之间的牵连,兮韵就更加肯定之前的想法了。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我也知道你的心思:别看楼主平时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其实他是个再认真不过的人,他不仅赋予我们再生,还教我们武功,并且承诺我们姐妹:时机一成熟,就会帮我们复仇。你有所不知:风楼一直以来与朝廷对抗,而朝廷也盯风楼很久,只是还未摸清个中杀手分布脉络,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罢了!而我太过心急觅得复仇,扰乱楼主全盘计划,一知我有难,楼主不但没有怪我,还命人将我救了回来。本来楼主每个星期只回风楼2次,可自从你出现后,他回来的次数有所增加,且日趋频繁,怕是担心你出事吧?”清澈的眼眸中泛着微微泪光。可却让兮韵倍感迷惘,风自若的身影再一次浮现,一袭白衣兼带黑发的洒脱飘逸,那么精致毫无瑕疵的脸……飘零没有再开口,而兮韵的思绪也逐渐飘忽。

    “兮韵,你醒醒,你快醒来。”

    兮韵迷迷糊糊地,透沁的汗早已浸湿了她的脊背,额上滚烫的汗滴狠狠敲击着她才刚安静下来的心脏,迅猛的心跳之势夹杂着强烈激起的脉搏声,看似铿锵有力,却拂过残留着惊血的画面。猛地惊坐,兮韵又看到了浑身是血的哥哥倒在她的怀里,穿肠嗜心的痛与她的血液融为一体,喉间感触到的血迹就要喷涌而出,就差一个触目惊心的燃爆点。

    飘零感觉兮韵很是不对劲,眼神飘渺无一丝交际,她立马奔到床前,用手轻轻拂过兮韵的额头。

    “我还没那么容易被打倒,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缓缓舒着气,在平复方才惊起的情绪。

    “很好,楼主吩咐我带你去见他。”眉间有一丝隐忍,但字句还是从喉间道出。

    于是身着一淡蓝色的长裙,精致的系带优雅的缠绕着腰身,绿裙外的白色披纱被细小的粉红色珍珠妆点着,显得高贵而又素净。任瀑布似的乌发慵懒的披在柔弱无骨的香肩上,却没有用发簪挽起。镜中一张面无血色的脸毫无生气,苍白的唇称得她更加软弱无力,却未作丝毫修饰。兮韵再也不想多看镜中的人儿一眼,撩起面纱往脸上一装。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自容颜尽毁,眸子早已空洞。若连通往心灵的窗户都不在了,那她还剩下些什么?是身上这副不知该何去何从的臭皮囊?还是心逝后遗留下来的包袱与伤痛?苦笑着释怀,尽显讽刺。

    兮韵觉得这次会面来得不太寻常,这还是堂堂风楼的楼主第一次主动邀她,这让她心间拂过些许惶恐。为了解决飘零的事情,兮韵已在这里待了太久,她决定今日随飘零见了风自若后,便向他请辞。

    “楼主,兮韵小姐来了。”

    “进来。”这久违的且颇具磁性的声音隔着门房传入了兮韵的耳里,不仅长了一张女人般的绝美容颜,就连声音都隐约透着女人的娇媚。

    兮韵提起裙摆进了房门,而飘零随即转身将房门带上。房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茉莉花香,很清新、很好闻。只见面前挂着一袭白色的珠帘,想来风自若还真钟情于白色,不仅身着白衣,就连帘子也挂白色。

    兮韵上前掀开帘子,映入眼帘的不再是那个白衣翩翩的美男,而是一具置于浴桶中的赤裸上身。他的眼眸紧闭着,身旁侍女纤细的手指不断抚过他的凹凸有致的脊背,桶中时而泛起的温度绯红了他的脸颊,整个房间充斥着淫乱的气息。

    “不知风楼主有何贵干?”若非欠着他恩情,兮韵断不会在此多停留一秒。而他竟这般从浴桶中站起来,赤裸着身体,全身一丝不挂。

    “啊!”兮韵虽曾为雪痕的妃子,但她何时看过男人裸露的身躯?况且是在两个女人面前……可他却无半分羞耻心,拿起架子上的衣服往身上一披,淡淡道着,“你先下去吧!”

    “是,楼主。”侍候的婢女很是恭谦地退了出去,不敢有半丝多言。

    “冷兮韵,你先去外面待着。”即便他不叫她出去,她都已经待不下去了。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没过多久,一头黝黑的散发便掠过兮韵的眼眸,刚由内室出来,满头青丝凌乱地洒于肩上,还有些微湿。他微仰着头,神色静宁而安详,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只是这笑太过邪魅,而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兮韵很想去窥视,却又怕陷进去。他修长的指尖滑落在他胸前散落的青丝,动作甚是柔美。

    兮韵立马从他的视线中抽回,“不知风楼主有何赐教?我冷兮韵并不是忘恩负义之人,看在风楼主救过我的份上,风楼主的差遣,兮韵定当全力以赴。”从兮韵进来的那刻起便已知风自若岂会轻易善罢甘休!

    “报恩,哼,你以为我堂堂风楼主是何人?我救你跟你没关系,你无须跟我道谢。”看不出任何端倪,只有这般懂得掩饰之人才有资格当上这风楼的楼主。

    “那风楼主让我来是……要是没什么事,还望楼主准许兮韵请辞。”

    “我并不懂什么报恩之类的人情世故,我风自若向来只知买卖,这次让你来……其实是想与你做个交易。”嘴角微笑的弧度加深了几分。

    兮韵不禁一颤,“风楼主是在开玩笑麽?不知兮韵身上还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交换的?”

    “你应该知道我精通医术吧!就连飘零这么重的伤都让我治好了,至于你脸上……”他缓缓走近,眼眸好像定格在某个点上。

    “你要干什么?”那极具邪魅的身躯正向她慢慢靠近。

    “没干什么,就是觉得你的面纱太过碍眼,想替你取下罢了。”还未等兮韵有所反应,脸上的面纱已被无辜地扯了下来。

    对于他无理的举动,兮韵并未妥协,而是将面纱从他的手中拽回。

    “其实你长得本无可挑剔,只是还未到倾国倾城的地步,而现在你的容颜又被……唉!”他失望得摇摇头。

    “这好像并不关你的事!”若风自若让兮韵来只是为了奚落她,那他的目的达到了。将如此一张尽毁的容颜一丝不挂地露在一个连萍水相逢都算不上的人的眼前,对她来说本就是一种侮辱。

    “若我说能替你治好你脸上的伤呢?”仍不减脸上诡异的笑。

    “什么?”兮韵明白就算脸上的伤能够治好,她也再无机会进宫报仇,“还是算了。”有些自暴自弃。

    “若我说不仅能治好你脸上的伤,还能替你换掉原本的容貌,甚至能让你的容颜不衰,身躯不死。这样一来,你便不用担心复仇之事。不知这样的条件值不值得兮韵小姐跟我做这笔交易?”

    “什么交易?我答应。”虽然天下无免费的午餐,但风自若的医术确是不容置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