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命定帝王复仇路  第018章 情窦初开陷风楼(修文后)

章节字数:3078  更新时间:12-05-23 17: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哈哈,真不愧是我认识的冷兮韵,爽快!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不后悔?”他离她又稍近了几分,她几乎可以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而他炙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迷糊了。

    不过她立刻就从赤裸裸的蛊惑中走了出来,随即避开他的炽热,向后退了退,“风楼主,你可能也不是很了解我冷兮韵吧!没错,你是一个只对买卖感兴趣的人,而我却只对对我有利的事情感兴趣,既然风楼主的建议于我颇有利,兮韵哪有拒绝之理?”虽然兮韵还不知道风自若的下文,但她已经做好破釜沉舟的准备,如今能帮她的也只剩他了,不是麽?本想就此不作理会,摈弃如此利大的诱惑,回碧寒潭找临易水,可如此一来,寻仇之路便遥遥无期。。。。。。况且,她也不想再麻烦临易水,那个曾于她有恩的人,她想独自一人掌控属于她自己的人生。这样,她至少证明自己曾在世上存活过。

    “好,我就欣赏你身上的这份洒脱,成交。”他的眸一直凝视着她,似乎要看穿她心中所有的念想。只可惜兮韵不像其他人那般懂得隐藏自己,早在风自若见她的第一眼起,就已明了一切。

    “风楼主,说吧!兮韵接下来要干的事。”怎管倾城倾国貌,也无一副残骸来得重要。若无最后的躯壳,任凭灵魂再强大,怕也无法阻断仇人行进的步履。

    “给。”他将一粒白色颗粒状药丸递给兮韵,却面无表情。死神已在他身上附体,而死亡的气息逐步向兮韵靠近,等死神将他们腐蚀殆尽,两具躯壳便能融为一体。

    “这是什么?”难道真如兮韵先前所预料的那样?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不是说不后悔麽?怎么?一粒小小的药丸就将你无坚不摧的冷兮韵难倒了?我想还是算了吧!”他的瞳不再邪魅,而是透出一份蚀骨的冰冷,寒冷的气息包围着兮韵,一如初次见面时的不可接近。

    “什么算了?我冷兮韵才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兮韵一把夺过风自若手中的药往嘴里一放,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看,这样总行了吧!”

    “很好。”眼中闪过不屑,好像在昭示着:只是吞药罢了!并不能表示什么,也毫无说服力。

    吞下药丸没多久,兮韵感觉腹中有成千上万只蚂蚁钻过,蚀骨般的疼痛震碎了刚愈合没多久的伤口。不止如此,她的心间,胸口好像也有什么东西划过,摩擦的火棒瞬间坠落,燃起星星点点的火苗,且越泛越旺。霎那间,她身上的每个部位都不自觉地绞在了一起,而小腹间涌起的血腥味蔓延至心头。虽说兮韵天不怕地不怕,就算灵魂尽毁也不会跟死神妥协,可就是如此一个背负3世情仇的人儿最怕的居然是身体上泛起的痛楚。但凡出现疼痛,她就会钻进哥哥温暖的怀抱,好像只有那份特有的温馨之感才能消除她的痛,可现在却已失去了那份曾经的倚靠……

    眉间泛起的汗滴湿润了她的眼,身上的痛撩起了心中的伤,风自若的身影在她面前越发的模糊,他俊俏的面孔已变成了好几个。只是他眼中不再有之前那份蚀骨的冰冷与肃杀,反而多了些许隐忍。她的潜意识却在不住地叫嚣着,在真假边缘来回徘徊,她用尽全身力气努力睁大双眼,即便就这般尝尽世间疼痛,她也绝不妥协,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在坚持什么。那份钻心的疼痛来得越发猛烈,脊背渗出的汗浸湿了她的衣,而发髻也早已被汗清洗了一番。从她选择踏上这条路时,死神的脚步就已尾随着她,将其无情撂倒在地。。。。。。

    在倒地瞬间,兮韵清楚看见哥哥的身影,是要死了麽?只有将死之人,才会看到早已遗失的至亲。他们怕你放不下曾经的过往,又担心你不认得通往来世的路,所以来牵你上道。哥哥喜欢一切带有白色的事物,“白色象征纯洁,就像小兮一样,哥哥要一直身着白衣,只有如此,才不会迷失原本属于彼此间那份洁白无瑕的兄妹情谊。”也是如此,她才能一直感受着哥哥的温度与气息,直到有一天这份白蜕变了,成了血淋淋的一片……从那时起,她就明了,那份白如哥哥身上独有的温暖,都已不再属于她。

    兮韵在即将坠入湖底之际,一双大手紧紧拉着她,尽量不让她往水底沉。他们之间仿佛有着很深的情缘,她也很害怕就此落下帷幕,因此她不敢轻易放开那厚实的手掌。半晌,终于离开那片令她窒息的水域,那双手似乎感受到她不安的情绪,反客为主、紧紧握住她,只有哥哥才具有的温度,她悬在半空的心渐渐落下,额上的汗滴随着心情的平复得以渐渐风干。

    可贪婪的她不甘于此,想要的更多,她慢慢睁开双眸,欲见哥哥的心虽已落下,但仍保留着那份好奇心。不过现在的她已经很累了,她不想再穿梭于前方丛林的迷雾中,那样只会失了自己,到最后却一无所有。她只想静静倚靠在哥哥怀中……一切仅于此!睁开眼后却发现逝去的早已逝去,即便她很想停下脚步、驻足观赏,可现实的残酷告诫她一切都已不再如初时的美好,她只能义无反顾向前,即使前方的道路还未知。。。。。。

    庭前花谢了,行云散後,同来赏月人何在,月与灯依旧,风景依稀似去年。往日繁华,而今物是人非。小池依旧,彩鸳双戏。而今只道无情台城柳,杳杳无音信。奈何心死亦断肠,梦入芳洲路,欲语泪先流。唯有无情碧水流,醒时梦方破。

    “怎么是你?”兮韵梦方破、如初醒,她总喜欢于梦寻兄影,醒来却晓天不遂人愿。偌大的空房,只有风自若置于眼前,手依旧是手,只不过已不再是之前那双手。

    “不然呢?你以为是谁?你又希望我是谁?”既失落又期待,隐约中还带有一抹淡淡的哀伤。

    “哈哈。。。。。。怎会这样?”嘴角拂过的苦笑浸透了她原本的臆想。兮韵本以为方才服用的是毒药。倘若死了,便也一了百了,那至少不必成天被可怕的梦魇缠身。可兮韵的苏醒确也证实她服用的并非毒药,最初的密林之遇早就使其明了风自若的残忍,只是善良的她会时不时对他抱有一丝幻想,只可惜到最后才发现这一切仅是她的主观臆想。倘这就是兮韵要付出的代价——被此类药丸无情腐蚀,只要能觅得三世仇,这又何妨?为了哥哥,她甘愿独自一人承受,只盼望有一天地下相见时,不会那么狼狈。

    “为何风楼主不来得干脆些?倘若在我体内种下慢性毒药就是你所想要的,只要风楼主遵守之前的承诺,兮韵便受了。”兮韵最是憎恶如此婆妈的做法,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本是一个不公平的交易,游戏还未开始,她就已失了筹码。

    “哈哈,哈哈……”爽朗中兼杂诡异的笑声,“我还以为你冷兮韵多么耐打呢?就这样一粒小小的药丸,你便倒下了。看来终究是我太高估你了。”又转为之前的不屑。

    兮韵没有开口,而是死死地盯着他,却发现风自若的目光一直留在她的脸上,无半分转移,她甚至开始怀疑他是否有何怪癖了!他们两人的眼神就此交汇,很久很久,她都无法从他那闪着琉璃般光芒的眼睛中走出来。他好美、真的好美,好几次她都要这样陷进去了,可她却不能这样放任,她还有未完待续的使命。

    风自若迷离的眼眸好像也在害怕着什么,随即抽离。他站起来背对着她,就连背影散发出来的光芒都那么耀眼,她总觉得这个背影有着另外一个人的影子,只这怎么可能呢?兮韵努力说服着她自己:没必要为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就此沦陷。

    “风楼主,我已按照你的吩咐吞下药丸了,不知楼主何时遵守对我的承诺?”只要能如风自若之前所道的那般,承受再多的痛也是值得的。

    “我风自若就喜欢和你这样的人做交易、玩游戏。”说着,转身,一只手轻盈地挽上她的腰。

    不可置否,风自若的眼神的确很有射伤力。无论曾经的兮韵多么排斥眼前这个人,可现在的她却抗拒不了这份诱惑,只是任由他环着。

    正当兮韵陷入沉思之际,他轻轻放开了她,“看来你还挺享受?我早就说过,你这样盯着我,是会爱上我的。”兮韵再一次中了风自若的圈套,她面颊呈现出红赤状,就如天边最后泛起的那抹晚霞,点缀之际间泛起星星光芒。飞矢闪过的云彩再一次阻断兮韵脑里拂过的念想。

    “至于交易的细节,稍后再告知你。若要治好你脸上的伤,需要一样东西。”也不知何时,风自若已恢复到之前的冷淡,眸中一闪而过之际流出的丝丝无奈竟让兮韵陷入沉思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