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命定帝王复仇路  第020章 冰眸冷魅锁心劫(修文后)

章节字数:4596  更新时间:12-05-27 00: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早就说过,你不要这样盯着我看,不然你是会爱上我的。”虽依旧邪魅,却少了之前的霸气,多了几分微弱与无奈。“你等我回来,不就是想要我手中的解药麽?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我风自若行走江湖多年,最看重的就是江湖道义。哪怕是死,也绝不会违背对他人许下的诺言。这一点早在你同我交易时,就应该明白。”

    他说得对,就是这份不带任何阴谋的江湖情节让她钦佩,甚至掺杂些许迷恋,也难怪他旗下的人都如此臣服于他!即便很不想,但她还是努力克制心间涌起的情绪,尽量不被他蛊惑的眼眸席卷,“风楼主,你还算是守时,不然我冷兮韵可就真的要陨落于风楼间了。”

    “哈哈,你说笑了,我是不会让你死的,再怎么说,你还欠我一笔交易。只要你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让你死,绝不会。”纤细的手指如蜻蜓点水般轻轻划过她的脸颊,就像是和煦的微风拂过,拾回她方才逝去的心。

    “见血封喉与背竹竿草,我已顺利带回了,你只需按我的吩咐服下。之后,我再开几副药让你好好调理,不出几日,你脸上的伤便会痊愈了。不过……说真的,我还蛮很期待你容貌恢复后的样子。”始终不减那抹似有似无的笑。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的笑总会在不经意间敲打着她的心。直至今时今日,她才体会到活着的重要性,有些东西已逝的人是抓不住的,只有在世的人才有机会。也不知何时起,那份身上原本的童真已消失不见。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那份久违的憧憬又重新回到体内,是那般熟悉,却又那样陌生。

    “好了,我很累,你先回房吧!后续调理的药,我会命飘零给你送去的。”吝啬的只剩下冰冷。感觉与他之间的距离又隔了好远、好远,她都已经卸下了身上的武装,为何他就不能多赐予她点微笑?先前未曾察觉,其实他笑起来的时候更加令她神往,与之前意气风发之势相比,今日他的脸上略显疲沓之色。

    既然他都已经表态,那兮韵只有先回房,可稍才平复的心情又重新跌回谷底。如今,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扯动着她的神经。

    “刚从楼主那里回来。”

    “嗯,你怎么知道?”

    “我记得。。。。。。今天是你与楼主的七日之约。”

    “飘零姐就是飘零姐,即便人不在风楼里,也能洞悉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这是楼主送来的药,我已经按照他的吩咐煎好了,你快来服下。真没想到,楼主居然会为了你……”眸中闪过的羡慕过于哀伤了。而就这短短几行对白让彼此意识到她们已不再如初般那样亲密,也不知为何?曾经以姐妹相称的她们竟多了几分生疏之感,没人能够料到其实一切早在其踏入风楼的那一刻起便已起了变化,若说是谁促成这份微妙,怕是没人能够道得清。

    兮韵接过药碗,碗中腾起的药味很是刺鼻,据风自若之前提到:煎药的过程与药理极为复杂,这两味药本就是剧毒,而各自所含毒的分量又不一样,若将两味药置于一起煎制,两味药的比例要控制得恰如其分,否则非但不能治愈伤口,还可能会导致新剧毒的产生。若真到那步田地,就算是华佗在世,怕也回天乏力了。不过这点兮韵大可不必担心,既然风自若对药理如此明了,那么如此简单的调配问题对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飘零在一旁督促着,在兮韵听来早失之前的那份亲切,有的就只剩一份责任。才短短数日,当初的雪韵宫、今日的风楼,一切都于悄无声息的变化中呈现着虚幻之境,当初的姐妹之情难道真的这般脆弱?难道一切真就只是兮韵的一厢情愿?

    除了怕痛,兮韵也很怕苦。尤记先前哥哥为了哄她服药,总会在药里放入少许的冰糖。眼角微湿,可现今,再也不会有这般体贴之人了。。。。。。

    “楼主怕你承受不了药的苦味,因此特意命我在里面加入少许冰糖,我还从未见过楼主这样。。。。。。细心呢?”也难怪兮韵总会在风自若身上看到哥哥的影子?一样的白衣,一样的冰糖,一样的关怀……只是……生了一副不一样的容貌,可依旧十分依恋的味道。服下药以后,她感觉好很多,没了之前的噬心之痛,也多了几分轻松之意。除了冰冷邪魅的眼眸与身上独有的冷酷无情之外,兮韵在风自若身上压根找不出半分缺点。对于谜一样的他,她总爱去不停的探究,直到这个谜题的答案完全被解开。或许到了那时,她就不会再那般迷恋他了。飘零早已开了房门,出去罢!

    日光透过窗缝折射到房内,虽依旧刺眼,却明显失了其该有的勃勃生机。总有那么一瞬间,兮韵感觉一切都如她脸上的肌肤在悄然变化着,只是能够诠释这一切的除了坐落在墙角的那株茉莉之外,根本不会有人去在意,而兮韵暂没觉察到的诡异正于风自若的房内演绎着。

    “事情办得怎么样?”

    “回楼主的话,药……兮韵小姐已经服下,不过她好像开始有些怀疑。”

    “只要你不说……她是不会知道的。”

    “属下先行告退。”即便存在什么异样的情愫,飘零始终不敢抬头直视眼前这个曾经对她有恩的楼主。除了臣属关系外,他们之间早已注定一辈子不会有何交集。这一点早在风自若为兮韵出生入死的那一刻,飘零便已知晓。

    接连七日,兮韵都于房中静养。飘零每日总会将配好的药送到房内,而药里会一如既往地置着冰糖,这糖不仅甜了药,也甜了兮韵的心。可为何每次服药以后,兮韵会有丝丝困意,总会一反常态,昏睡过去……她又何尝不想这样一直睡下去?那便可沉寂于自己勾勒的世界中,什么都不用思,也不必再烦恼些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醒来,却发现已日晒三竿,可迷乱的意识使她产生错觉,有了今夕不知何时之感。镜中投射着一张久违的面容,就连她自己也不识的容貌。没了之前纵横交错的伤疤,取而代之的一副花容月貌,若非置于梳妆台前,她还以为是哪个可人到了她的房中?或是处于梦中?今日已到风自若说的七日之限……容貌确该恢复。她将满头的青丝流于肩上,稍施粉黛,较之前的淡雅着装,今天她的面容终于有些红润。

    至今风自若都还未与她提及有关交易的细节,她始终感觉不妥。于是她不知不觉来到风自若房门前,可又想到之前他的反复无常,兮韵的脚步不住地在原地停了停。

    “我知道你来了,进来吧!”

    风自若的内力果真很深厚,兮韵还来不及敲门,他便已觉察。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后,依旧一袭白衣,只是多了一把古琴,而他好像并未注意到兮韵已踏入房中,只是忘我地弹起琴来。他弹得如此动听,余音袅袅,不绝如缕,那感觉……就好像是哥哥弹琴时的样子。

    听他弹琴,确不失为一种享受,只不过她进来这么久,风自若一点反应也没有,“恕兮韵愚钝,不知楼主何意?此次前来只为谈论交易细节,可否请楼主暂且搁下身旁之事,听兮韵一言。”

    琴弦倏的一下断了,他缓缓抬起头,迷人的双眸上下打量着她。对于兮韵的质问,他并未开口,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似在寻觅何故人,“你身着的白色浣纱很美,真的很美……”。毕竟兮韵是习武之人,可她却明显感觉今日的风自若无论是从说话的语气,还是呼吸的频率,甚至迷乱的眼眸都与平时不太一样。。。。。。就像是。。。。。还未等兮韵的思绪抽回,他的身体重心就已压向了她。

    兮韵的双手不自觉地抚上他的脊背,无论何时?她都好像无法抗拒风自若,而这次的感觉来得尤其强烈。

    “本想多给你些自由的时间,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送死了。你不是要来谈交易的细节麽?好,我就告诉你:其实在你踏入复仇之路的那天起,你就应该知道,一个女人最大的资本便是她的身子。而我要你交换的东西其实很简单,身处深宫这么久,该怎么做?应该不用我风自若教你吧!”风自若将兮韵一把拽开,他的身体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而兮韵之前心头泛起的臆想也随着风自若身体的抽离,顿时飘到九霄云外。

    一个尽负仇恨的她还能奢求什么呢?奢求交易之外存在的那丝渺小的例外,还是之前风自若施舍于她那微乎其微的关怀?有那么一瞬间,她还真是迷乱了呢?幸而风自若的话语将她彻底浇醒。

    “不就是那副臭皮囊麽?倘若楼主要兮韵给的便是这个,那有什么问题?之前兮韵还以为要用命来换呢?只要还能复仇,这点小小的牺牲,又做何妨?”风自若的鼻息越来越微弱,距离虽然很近,但她却已经听不到他的心跳声,知觉死亡的气息向两人逐渐逼近。

    之前身处雪韵宫,雪痕从未碰过她,因此她并不懂得什么男女之事。同样是交易,可为何较之前相比,兮韵心头微微掠过疼痛之感?她的手慢慢伸向她胸前的衣襟,想要解开身上的束缚,但她原本眸中燃起的一丝希望顿时变得黯淡无光,眼眸已无何焦点,她看不清风自若的表情,或许该说她从未看清过。现在的她就只想赶紧结束这场交易,然后继续走向本来既定的路。

    “够了,不要再脱了。”他用仅剩的力气对兮韵道出这句话后便又重新压回到她的身上,然后便失了气息。

    “风楼主,你该不是反悔了?还是又想出什么更好的交换方法?”心间的温度有些回升,是因为风自若关键时刻悬崖勒马了?是她的期待又有着落了?总之,更多的是迷惘于与未知。回暖的体温激醒了她的触觉神经,她感觉双手有些粘稠,定一看,原来是血。风自若后背的衣服已被血浸染殆尽,而他冰冷的眸也已疲倦地盖上,只剩那副精致的面容还暴露于空气中。时不时渗出的血惊鸿了她的眸,流逝的记忆在脑里一点一滴重演,她傻傻愣在原地,却已失了主意。

    之前在碧寒潭,临易水曾教授过她一些最基本的药理知识以及包扎的方法,以防万一。兮韵将昏迷的风自若扶到床榻边,利落地撕下裙边的衣角,小心翼翼地为风自若包扎已经化脓的伤口,处理好之后将其轻轻放置。虽说风自若之前那样对她,本想将他弃之一旁,可最终还是不忍心,毕竟风自若为了她的伤劳过神。兮韵杵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熟睡时候的样子,安详中却仍不失那份惊艳美,只是那蹙起的眉头悬挂在冰冷的眼眸上,似他昏迷时也在想着什么。

    “飘零姐,我知道是你,你还是进门来吧!我也正好有些事情想问问你。”与飘零相处这么长时间,兮韵早已熟知她走路的频率,再加上她身上特有的味道。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有什么疑问就尽管问吧!我相信你知道的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瞟了瞟身负重伤的风自若,兮韵眸中闪过心痛与不解,后又迅速收回,“飘零姐,你和风楼主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自从他为我寻来了解药,一切都变得很不一样,你是、他是,就连风楼里的人看我的眼神也稍带敌意。若非因为我,伤了你们一直忠心耿耿的楼主的性命,你们是定不会如此的。”

    “原本楼主让我瞒着你,可如今事情已变成这样,就毫无隐瞒的必要没错,楼主确实是为了你,楼主在为你寻药时,不幸中了朝廷的埋伏。之前楼主让我瞒着你,是怕影响你伤复原的进程。”之前兮韵只是想到这般剧毒,风自若拿到药有些困难,可没想到竟然遇袭了。现在兮韵才明白:原来一直以来都不是她一厢情愿,原来他的体内也是有温度的。受宠若惊的她泛着盈盈泪光。

    “楼主为你变成这样,照顾楼主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飘零将煎好的药交给兮韵后,就轻轻地退出了房门。

    兮韵来到风自若的床榻边,盯了他许久许久,仿若怎样都看不够。手不自觉地抚上他蹙起的眉心。也许是身处江湖久了的缘故,他很没有安全感,绝不允许任何人这样触碰他,即使还在昏迷。没过多久,他便醒来。

    “兮韵,对不起,我。。。。。。”凝在喉中的血痰将他剩余的话又毫不留情地堵了回去。

    “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明白。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之间的交易还没完,不是麽?还望楼主明示,需不需要兮韵继续刚才未完成的事情,还是楼主有更好的。。。。。。”

    “冷兮韵,你一定要这样麽?你好好地看着我。”不像之前那样冰冷,却多了几分生气与霸道。要是因为受伤,兮韵也能理解,可。。。。。。

    就是这双妖异的眸子让她沦陷。无论是他给的温暖,还是他给的屈辱,只要是关于他的一切都会在不经意间充斥着她体内的细胞,她感觉体内沸腾的血液正在燃烧。

    “冷兮韵,你听好了,我改变主意了,我现在想要做的交易是想让你一生一世待在我风自若的身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