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命定帝王复仇路  第021章 爱及阴谋一场空(修文后)

章节字数:3217  更新时间:12-05-29 0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什么?”她有没有听错?他的交易居然是让她一生一世守在他身边,虽然她也曾幻想过,可幸福真的会来得如此容易麽?是天放晴的时刻?还只是又一轮新阴谋的浮现?兮韵竟有些不知所措了。她还有选择的余地麽?答应或者不答应又有什么区别呢?从一开始就已失筹码的她注定没有任何决定的权利。

    “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了。”她从风自若的眸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炙热,直到这一刻兮韵才发现,原来他是一样的渴望,只是过往的那份交易将他们阻隔了千里之远。说着,风自若将她拥进怀里。他的怀抱很温暖,其发丝残留的茉莉花香不自觉地转移到兮韵身上。

    “你。。。。。。药还没吃呢?”兮韵的声音很小,小的怕是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得到。她示意风自若先将药喝了,否则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会受不了。之前身处雪韵宫内,雪痕只承诺过会当她归巢的羽翼,不会让她受到半丝的伤害,即便这属于帝王的承诺卑微的到最后也枯死殆尽,但至少兮韵从未将其置于心上,自然也就不会难过。可风自若给的不一样,他一言一句总会揪着她的心,也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不用顾虑她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风自若好像能够心领神会,端起药碗,一饮而尽,“现在行了吧!兮韵,你不要再逃避了,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为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

    曾几何时,哥哥也是如此……怎么又想起他了?好像只要处于风自若身旁,兮韵就会无端想到哥哥,若非两人生了不一样的脸,她铁定会将他认错。只是不同的是,哥哥会唤她为小兮,而他却只唤兮韵……

    就算是阴谋,兮韵也甘愿就此沉沦,她等这份迟来的温暖已经太久了,只是未来的路该何去何从?她真的能够为了这段情而放弃她复仇的使命麽?一段怦然心动的恋情,一段家族复仇的使命,苦心经营这么久的事业真的能够在风花雪月出现的那一刻截止麽?兮韵真的迷惘了,亦或是她根本无法做到,为何要让她在爱恨情仇之间徘徊?同样为她受过重创。。。。。。只是此番来得更加心痛。她真想抛开一切就此沉沦与他的怀抱中,可她真的可以麽?“我真的可以麽?”

    就在此刻,兮韵耳边又响起风自若动听的话语,“我风自若对情从未如此认真过,相信我,你可以的,他们也希望你能够幸福,你完全不必生活在他们已逝的枷锁中。”

    面对眼前赤裸裸的催情剂,她仿佛只能妥协。就这样,她静静倚靠在风自若怀中,这份宁静,她似乎已经遗失太久。从一开始,她就很依恋他的味道。若可以,就让时间止于这一刻,那她便不用再想过往与未来,不知这次拥抱过后,是会陷入更深的漩涡?还是就此打住?反正无论结果如何,她绝不后悔。

    “什么时候开始的?”先前兮韵一直以毁容的状态出现在风自若面前,她很想知道如此异样的情愫究竟从何开始?

    “具体何时?我自己也不记得了。那次将你救回。。。。。。你的容颜虽然尽毁,但你体内潜着的生存意志却丝毫不减,或许那时起,你就已经在我心里。”原本她不是一个爱掉眼泪的女孩,可在他跟前,她是完全透明的,她不必再刻意掩饰内心最真实的情感。积聚在心中的痛如浮于空中的云彩,再也承受不住重力的悬垂,如狂泉喷涌般洋洋洒洒下来。

    他将她的小脑袋轻轻枕于肩上,“哭吧,好好哭一场。”在他的肩上,她可以尽情哭,放肆哭,直到泪浸了他的衣,才肯作罢!

    “我睡多久了,你怎么不叫醒我?”醒来时,才发现仍置于他的怀中,只是他冰冷孤傲的瞳里一直有她,而围绕在他身边的也不再是冰凉的气息。他的眸,她一定在哪里见过!只要每次一凝视着他的眸,强烈的亲切感就会充斥着她的身体,这感觉在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有。她总觉得他们之间的联系牵扯不尽又千丝万缕,至于具体的,她也说不清楚。总之是剪不断、理还乱。

    “你刚刚睡得很安稳,不忍将你吵醒。以后……你也可以将我当做你的哥哥,风自若的肩膀永远为你敞开。”他一直凝着她的眸让她漂浮的心有了归宿。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为任何事情以身犯险,要是你真的出事,我该怎么办?”方才那幕惊险,许多封存已久的记忆一点一滴回到脑中,而刚痊愈不久的心又碎了满地。到最后,竟连她自己也分不清碎掉的究竟是什么?只感觉满口充溢着血腥的味道,若非心头还有一份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怕该随他一同倒下。

    曾忆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她还在奢求什么?故人已然归去,而她眼前的却是真是存在的。若有一天,连她可以唯一触碰到的东西都不在了,那么她就真的是一生再难寻觅。

    他搂着她的手稍稍紧了紧,怕一松手就会失去什么似的,她也是一样紧紧依偎于他,“不会了,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他的眉轻轻微蹙。

    “嗯。”她终究还是没能将他看透。“答应兮韵,以后都不要再蹙眉了,好不好?”他只要一蹙眉,她就会担心在风楼里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真的。说不定等到哪天一睁眼就会发现原来一切的一切仅是一场梦,是一场跨越生死很长很长的梦。

    兮韵一直守于风自若身旁,未曾离开过,她担心一离开就会有什么变数,这里面不仅牵涉着风自若还未愈的伤,还有一段若即若离的情。

    “兮韵,搁置了这么些天,我该去处理手头上的事情了。”是啊!他毕竟是风楼的楼主,想要让他一直守在她身边简直就是一种奢求。他也只有这般闲时,她才能尽情享受这份关怀,至于其它时候……似乎并不属于她。她有时甚至希望受伤的人是她自己,那他便会不离不弃守在她身边,若是可以限定受伤的期限,她希望是一生。

    “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回来。”兮韵总觉得这是离别前最后的遗言。

    他的一只脚已踏出房门,却又想起什么似的,稍在原地停了停,“兮韵,我喜欢你身上的白色浣纱,以后……你能不能就这样为我穿着,如此朴素却不经雕琢的装扮最适合你。”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小心翼翼地说出口。

    “小兮,这件白色浣纱送给你……我喜欢看你穿这件白色的浣纱……这样朴素的装扮才适合你。”他究竟是谁?哥哥对她说的这话又不经意间涌上心头,为什么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总会泛着哥哥的气息?

    “我知道这件衣服对你的意义,若你不愿意……就当我从未提过,你。。。。。。就全当忘记吧!”刚想跨出另一只脚。

    兮韵能感到他心间泛起的失落,她很怕从此遗失了这份专属的温暖。于是她小跑向前,从后背紧紧环上他的腰,脑门贴上他的脊背,她现在能抓住的就只剩下那份还未褪去的残温,“风,我不是有意的……只是。”

    他略微湿润的大手紧握住她的小手,算是对她的回应吧!“兮韵,我并没有怪你。我明白,以后。。。。。。我们会有一起的时间,陪你共同忘记那段不开心的时光。”

    “风,兮韵爱你。从此刻起,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除非你亲口跟我说:你不爱我了,不要我了。否则,我绝不离开。”

    “我也爱兮,风向兮保证绝对不会有这么一天。好了,乖,风真的要走了。”听了她的话,他失落的心稍有点平复。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月下独泣沐霜寒,此情却是无人解。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距风离开已有一些时日,她对他的思念不减反增。每日她都会穿着风自若最爱的白色浣纱,到风楼的另一端等他,可没回总是失望而归。

    真是归去的等待是一生,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转眼间,半月的光景一晃而过,风自若却再未出现过。

    站在楼的一端,抖动的白衣在她眼前拂过,这是风自若特有的标志。本想叫住他,可兮韵激动得连话都说不上了,只见他身后好像跟了一个人,消失多天的飞絮终于出现,可兮韵总觉得她的出现有些不太寻常。

    本想着多天不见,兮韵想给他一个惊喜,于是她来到楼的后面,可他与飞絮好像有什么急事,进房去了。

    房内传来的不仅仅是一段普通的对话,还是兮韵的催命符。

    “楼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如今形势怎样?”

    “不容乐观,我们绝大多数人都被雪痕俘虏了。”

    “怎会这样?”

    “他好像知道兮韵小姐并没有死,是冲着兮韵小姐来的。”

    “可恶。”

    “要不……”

    “不行。”

    “楼主本不就打算这样麼?莫非楼主动了真情,心软了?”

    “不是,只是最好的时机还未到……”

    原来一切真的只是她的一场梦,一场可笑的梦……兮韵的脑里除了残留的欺骗外,一片空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